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215章挖坑埋人

    李海正埋头吃粉丝呢,抬头一看,顿时眉头一皱,只见一个工人正从那女生身后挤过去,宽大的工装裤都掩不住两腿间的撅起部位,从俩人的身体距离来看,显然刚才是这工人撅起的部位顶到了女生的后背。

    见到刚才还嬉笑颜开的女孩子一脸羞愤,李海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这一拍不要紧,他还没说话呢,周围的七八个工人齐刷刷转头瞪他,那个刚刚“顶”了女生的工人更是居高临下用挑衅的眼神盯着他:“小子,你有什么不满意?想出头,也得看看自己的身板!”

    环顾一周,李海发现自己附近的七八章,居然全都被这些工人占据了,总人数不下三十人,最近的学生都在十米之外。换了是一般人,被这么多膀大腰圆的工人围着,别说是个学生了,就算是特种兵都要掂量一下。

    李海却怡然无惧,缓缓站起身来,盯着那工人的眼睛,沉声道:“道歉!”

    “哟,从哪蹦出你个臭虫来!”那工人一句话,引得哄堂大笑,附近坐着的学生发现这边不对劲了,匆匆忙忙买单走人,更远处的人则一边吃一边在伸着脖子看热闹。

    李海正要说话,衣襟被那女生拉了一下,只见她一脸惶恐,拼命冲自己摇头,意思显然是让自己不要追究了。李海笑着拍了拍她,踏上一步,和那工人只有一米的距离,又说了一遍:“道歉!”

    那工人见李海居然不怕,眼睛微微眯起,忽然一张嘴,一口浓痰直奔李海的脸而来,骂道:“滚蛋!”

    要是能被这一口痰喷到,那还叫钱神神使吗?白天李海才躲过一颗子弹呢!他闪电般地抄起桌上的一次性杯子,把那口痰抄在杯子里,然后一把糊在那工人的脸上,不等那工人反应过来,伸手揪住他的脖子,然后脚尖一踢那工人的膝弯,那工人顿时单膝跪地,耳朵边传来震耳欲聋的断喝声:“道歉!这是最后一次!”

    轰的一下,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三十多号工人全部站起来,有拿镐头的,有拿撬棍的,甚至还有个抄起了铆钉枪,也不晓得能不能找到电源。这阵势当真吓人,那两个女生面如人色,拼命冲着李海摇头:“别打了,我们也不吃了,也不要道歉什么的——”

    话音刚落,有个看似领头的工人站出来,伸手一拦,瞪眼道:“打了人就想走吗?要走也行,把我们吃的单都买了吧!”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是正常的小冲突,李海也不为己甚,只是寸步不让地回瞪那些工人:“一群大老爷们,欺负小女生算什么本事?马上道歉,否则就去警局,法律责任什么的不说,让你们明天浪费半天工是最起码的。”2这么晚了,涉案的又是这么多人,如果去警局,处理完了出来多半能拖到天亮时分,这还是李海不动用任何资源的情况下。

    那些工人果然脸色大变,看似有些动摇了,哪知领头那个陡然圆睁双眼,抄起手中的铁锹,对着李海的脑袋就平拍下来,大喊道:“打死你个城里崽子,欺负我们农民工吗!”

    卧槽!李海顿时怒火上升,这么点小事,这混账居然就下死手!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李海单手一伸,架住了那柄铁锹,底下很没有技术含量地一脚踹出去,一条黑铁塔似的大汉顿时滚地不起,气息都闭住了。

    人群一阵骚乱,眼看就是大规模斗殴的局面,李海把抓在手里的铁锹一挥,锹头朝着自己,锹棍向附近几个眼露凶光的工人敲下去,就跟“打地鼠”一样,哪个敢跳起来就照头一敲,力道不轻不重,刚好能让人晕一下,却又没什么后遗症。

    几十个人对一个人,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够得着,即便是算上手里的武器长度,对李海能有威胁的也就是附近几个人而已。更外围的工人已经看得傻眼了,这人是在打架还是在玩?怎么就能把这些人都一个个敲得晕头转向,站都站不稳,偏偏连晕倒的都没有一个!

    敲了一圈,看蠢蠢欲动的人群有了冷却的迹象,李海把手里的铁锹随手扔开,冷冷地环视一周,被他看到的工人们几乎都是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想要报复的气焰又淡了不少。他走过去,抓住正在向后蹭的那个肇事者,拎到那两个女生面前,往地上一摔,冷声道:“道歉!”

    两个女生早已看傻了,这是拍电影吗?居然真的有一个打几十个!而李海的气质相貌,外加打人都打得这么潇洒,更是形成了一道道光环,罩在他的身上,晃得两个女生眼花缭乱,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直到李海把那民工丢到自己的面前,才惊觉过来,原来这帅哥是为了我们才打人的!

    登时红晕上脸身子发软,尤其是首当其冲的那个,更是桃花心思翩翩飞,想象着李海是不是要讨好自己,才这么卖力,幸福得都快晕倒了,哪里还管这工人道歉不道歉的事?跟帅哥比起来这算神马呀!

    那工人被李海敲了几下脑袋,已经是晕头转向了,被李海这么如提婴儿一般地拎来摔去的,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他低着头道了歉,然后怯生生地偷眼去看李海的表情。

    本来就这么大点事,虽说李海很是气愤那个带头的下手狠毒,不过又能怎么样呢?道了歉也就算了。

    他摆摆手,示意这些工人该干嘛干嘛去,于是工人们才赶忙上来,把领头那个扶起来。想必这些工3人也没胆子继续在这吃东西了,李海正要再开吃,猛然间身后一股恶风,可是方向却不是冲着自己的!

    李海猛然回头,眼前的一幕令他难以置信:领头的那个工人,竟然用铁锹一下子砍断了同伙的两根手指!

    然后,这领头的把手中的铁锹一丢,迅速退到周围的工人之中,扯开嗓门嚎叫起来:“救命啊!杀人啦!大学生杀人啦!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啊!”两个女生正对着李海发花痴呢,根本没看到这一幕,听见他的嚎叫才回头,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鲜血淋漓的手,马上又尖叫。

    如此神转折,让李海都有点发愣了,不过他马上醒悟过来,这小子居然是在栽赃!两根手指,这样的伤害在法律上算是伤残,够得上刑事处罚了。

    但是,李海心中冷笑,你要栽赃也挑个人,我是学什么的,要是能被你这个建筑工人给栽了脏,那还用混吗?他二话不说,掏出电话来就打,口吻当然是非常专业:“吗,之江大学美食街发生打架斗殴,目前有一人受了轻伤,报案人李海,之江大学法律系三年级学生。”

    他把电话就这么开着,往衬衫的胸前兜里一揣,都是带录音的,这也可以为自己提供证据。他指了指还在嚎叫的那个工人,慢条斯理地道:“你别喊了,怪难听的,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等警察来处理吧。话说,你不会是受人指使来陷害我的吧?这手段也忒没技术含量了。”

    那工人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李海居然这么淡定,还一眼看穿了真相。他确实受人指使,在这里设局陷害李海,不光是他,这里三十多个工人,每一个都拿了人家的钱,当然大部分都是帮着做伪证,拿钱不多,只有他这个领头的,还有那断指的拿钱比较多。

    这工人发傻,李海却不理他了,又指了指正在地上哀嚎的那个断指,摇头叹道:“你说你,有点出息成不?两万块就卖了两根手指头,你当这是胡萝卜呐说切就切?而且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人家要对付我都是要下大血本的,你怎么不得要个一两百万?哎呀,我知道了,其实人家给你的是五万,不过这小子密了三万下来,你说你冤不冤。”

    断指也傻了,下意识地回嘴:“你,你胡扯,总共五万,先给两万——”

    “二狗,闭嘴!”领头那个赶紧上去捂他的嘴,这里可不光是他们的自己人,还有个排档老板,还有俩大学女生呢,被他们听去可就完蛋了!而且他更惊的是,李海怎么就能知道二狗拿的是两万,自己这里还有三万?难道说,自己不光是接了个栽赃陷害的活计4,背后还有一盘更大的棋!好吧,到了这个地步,已经超出了他可怜的想象力了,大脑有死机的迹象。

    李海眼中金光一闪即逝,心中冷笑:跟我斗?不光你那两根手指头白切了,我还要看看,是谁敢这么对付我!

    几百米的远处一辆警车内,两个人也在面面相觑:“我说,这小子不会是早就知道了吧?还是随口唬人,刚好被他蒙着了?”

    另一个稍微镇定些,一边发动车辆,一边道:“有什么分别,咱们要怎么办他就怎么办他,就算他早就知道了,没有证据还不是白搭!”随着警车发动,警笛也开始呼啸,这一出戏才刚刚开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