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204章顺手图利

    此言一出,李海不禁暗骂老东西脸皮真厚!没错,从王韵那论起来,自己和这老头的关系确实不那么简单,叫声伯父完全应该。不过,我埋了你二儿子,又抓了你三儿子,这种情况下,还能想起论亲戚,这种脸皮也真的只有此种老狐狸才能装备了。

    他干咳了两声,发现自己已经落了点下风,当即向另一个方向转进:“改日若有机会登门,自当好好叙叙私交。不过,王老,既然是谈法律事务,那就是公事了,咱们说公事,不参杂私人情分,你说是不是?”

    王老头看着李海,忽然叹了一口气:“造化弄人啊!要是当初,我大女儿没出事,王家和伍豪的关系一如当初,你就算是年纪小了点,当我的二女婿也使得了。那我王家,如今又会是何等兴旺?气数,气数啊——”

    我说,你老不要这样一副老丈人看女婿的口气好不好?我头皮都发麻,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李海这会才知道,什么叫姜是老的辣,这王老头亲自上门找自己谈判,已经是落在了全面下风,可是他就能从自己没法反击的方面入手,摆出这种姿态来,弄得自己就算想耍流氓都耍不下去。当然,王老头这种手法,也得看是用来对付什么人,李海再大能,他的社会经验还是太缺乏了,耍流氓这种事,能比得过羊城第一老流氓王家庚吗?

    所以他也只好沉默,眼看着那司机已经在腾冲城外绕圈圈了,心知王老头终究是有求于自己,李海倒也不着急。王家庚叹了一会气,见李海纹丝不动一言不发,心中骂了一声小狐狸!又道:“李律师,老朽年纪大了,心里念得就是儿孙,如今大女儿二儿子,都不在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惨事,已经经过了两回,你忍心看我再经一回吗?”

    似乎他的这个说法,让前排的司机和副驾驶位的年轻人都有些激动,不过李海是怡然无惧,只要不是面对大队人马和猛烈的火力,他现在还真的是百无禁忌。也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李海慢悠悠地道:“这种事,确实是可免则免,老先生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不过,事情都不是我找出来的,都是砸到我头上来的,如今要怎么个走势,我怕我也没有什么发言权啊!”

    副驾驶位子上的年轻人,听到这里终于是按捺不住了,呛声道:“姓李的,你别以为我们是怕了你!你装什么装!”

    “闭嘴!”没等李海出言,王家庚已经严辞斥责,让那年轻人忿忿地不再说话了,方道:“李律师,年轻人血气方刚,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老朽也是见过点世面的,如今这事,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只要李律师你有个态度,剩下的事我们自然知道怎么办。”

    其实,李海心里一直在盘算,双方的立场和这件事的走向。听得出来,老狐狸装假该装假,这句话倒是真心实意的,看样子他在背后,已经和程先生那边沟通过了,事实上如果不是程先生和基金会给李海做后盾,王家对付他的手段不知道会有多严苛激烈!而现在,基金会程先生那里一声不吭,这边王老头却主动找上了门,可见王老头所说的不错,事情的走向,需要自己拿出个态度来。

    如何抉择?李海并没有想多久,他只是看着王家庚,正色道:“我李海不是睚眦必报的人,但也绝对不当滥好人。王老,你出来江湖这么多年了,应该知道我现在的处境,需要的是什么。你们能让我满意,我就可以放手。”

    这回轮到王老头沉默了,他不是不能低头,这次来找李海,事先就做好了低头的准备。但是真正面对李海,看着这张年轻的面孔,王家庚就算是再怎么老脸皮厚,有些话也说不出口。他干咳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递到李海的面前。

    李海接过来一看,眼皮就是一跳:这张纸上,写着一长串文字和数字,不是楼宇物业的地址,就是债券股票的代码,最下面是一串数字,总值超过五亿!钱神已经嗷嗷叫了起来:“好多神力,好多神力!李海,多要一点,不敲白不敲,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闭嘴,我有分寸!”李海很是不爽,我这正需要冷静的时候,你来火上浇油,添什么乱!他皱着眉头,把这张纸平摊了手里,看着王老头:“王老先生,以王家的能量,应该知道,这些东西对于别人来说很有份量,对我来说却只是多耗费一点时间而已。”

    副驾驶位子上的年轻人又怒吼了:“姓李的,别得寸进尺!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们玩这种一唱一和,一个红脸一个白脸的把戏,不嫌累么?李海不等王家庚开口训斥,便冷笑道:“王老,手下人这么不懂规矩,需要不需要我帮你教训一下?”

    王家庚面露难色,那年轻人却已经弹了起来,就在狭窄的前座上半转身,反手就是一个巴掌,快得异乎寻常!

    “好快!这是要看看我到底有多少实力吗?”李海心中暗惊,单论出手速度的话,这个年轻人甚至比音箱和海狗那群特战兵都要来得强悍,和自己修炼到二段神打第二层的手速都不相上下!只不过,李海的神魂反应,比他自己的动作还要快了无数倍,这是神打的特殊性质所决定的,因此同样的手速,他却可以凭借着高速的反应神经,让自己的动作更加精准。

    一抬手,他便格住了前座年轻人的手掌,只觉得手腕一沉,那年轻人变招奇快,已经来抓自己的手腕了。李海微微冷笑,手腕一翻,已经把那年轻人的手压在下面,随即一压,手背撞手背,只听咔吧一声,那年轻人的前臂发出轻微的骨裂声音,还好他见势不妙收手得快,否则就有可能要脱臼!

    倒不是说李海比这年轻人真的强了多少,李海现在的阶段,是二段神打第二层,还没完全练成,表面上的实力,他也就和这年轻人半斤八两——由此可见,王家这回派了这个人出来,还是很有底气的。只不过,李海强就强在反应和神魂,对方的动作再快,在他眼里都是慢动作,那还有什么难对付的?况且前排对后排,这天生的劣势,就算那年轻人只是想试试李海的身手,一触即收,也是无法弥补的。

    这年轻人倒也硬朗,吃了亏了一声不吭,身子完全转过来,换一只手又要出击,此时王家庚才出声呵斥:“混账!太没规矩了!自己打十个耳光!”

    那年轻人二话不说,伸到一半的手马上缩回来,朝着自己脸上就是一巴掌,一掌就打得五颜六色,两掌就血花四溅,真下狠手!自己打自己耳光,不但不手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李海看得有点牙酸,索性不看,随他去折腾,冲着王老头道:“王老,若说我要什么保证,那也是多余的,时机不成熟,你们自然不会动手,若是我失了势,被你们抓到时机,要我相信王家会有仇不报,那还不如相信老虎会吃素!”

    王家庚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这样的对手是最难对付的!李海的意思,他很清楚,如果他口头作出什么保证,保证王家不会记仇,以后不会报复,这种话李海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谁都清楚,做生意或许要讲信誉,讲到恩怨仇杀,那可就没什么信用可言了,仇恨这东西,是那么容易放下的吗?所以,才会有斩草除根这种说法!

    但,王家庚毕竟是王家庚,他清楚,李海身后的靠山,或许会保护他,但绝对不会支持他和自己的王家全面开战,那样的牵扯可就大了!

    见王家庚不动声色,对于自己这么近乎赤果果的话都没什么激烈的反应,李海也知道,该是自己摊牌的时候了:“这样吧,王老,过些日子,我要去羊城办件案子,南国旭日,是我这次要交涉的对象。”

    王家庚目光陡然犀利起来,盯着李海看了一会,却见这个年轻的对手,目光坚定毫不动摇,既不发狠也不胆怯,就是一副智珠在握,什么都不担心的样子。老头的心里,泛起四个字来:“后生可畏!”江湖这么老了,王家庚自然知道,就是这样的对手,最难对付,他知道自己的界限在哪里,也知道自己该索取什么,能抓住多少,不贪,也不怯,你无法威胁他,也无法收买他!

    两人的目光交错,半晌,王老头的脸上才泛起一丝微笑:“南国旭日,就这么简单?”

    李海也微笑道:“是的,南国旭日。等我到了羊城,对付了南国旭日,自然会带走这些东西,那时候,想必王三公子也就可以安全回家了。”他冲着王家庚扬了扬手里的那张纸,老东西,别妄想能省下这一笔,五个亿呢,我不怕钱多咬手!

    王家庚显然有些意外,他没料到,李海居然也能这么轻快地拉下脸来抓钱!不过,到了他这个地位,钱财真的就是个数字了,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真的就不叫问题。所以他伸出手来,朝着李海,俩人的手掌的空中一碰:“一言为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