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203章羊城老王

    这一天的明标拍卖落下帷幕的时候,李海和林惊涛都收获颇丰,腰包里各增加了两亿和三亿的资金,李海还留下了一块最大的顶级紫翡翠,准备拿回去给公司的工匠们练手。至于杨明,虽然又奋起余勇来叫了几次价,无奈方寸大乱,失去了冷静的判断,结果是惨不忍睹,切一块垮一块,到这一天结束的时候,他甚至已经耗尽了带来的资金,无力再赌了。

    不过,李海也不是没有烦心的事,寒鸦带着他入住的别墅,昨晚被王豹用航模飞机轰了个支离破碎,虽然别墅结构坚固非同一般,居然没有被夷为平地,可是在五公斤高爆炸药的威力之下,也只剩下断壁残垣,肯定是没法住人了。

    别墅地下室里的那些翡翠原石,李海倒不担心,寒鸦请来的人自然会妥善处理,中午打来的电话,说是已经用军航托运回之江市去,直接送到李海在之江的家中去。当然李海也为此承诺了不菲的护送和运输费用,相比起那十亿价值的原石来,也就不算什么了。

    住处倒是个问题,好在之江明海公司这次来了五个人,订了五个房间,原本是给李海预备的,结果他自己跑去弄了间别墅住上了,现在么,虽然多了王韵和陈雅洁两个女人,挤挤倒也可以住。

    大家在外面吃完了饭,李海正张罗着要大家调整住宿,王韵却摇了摇头:“我和雅洁已经定了机票,待会就赶回昆明,明早的飞机回之江。”

    走这么急?李海眉头一皱,正要说什么,王韵却用眼神止住了他的话,眼中带着一丝恳求,却显得很是坚定。李海看着她的眼睛,才明白过来,无论是从什么方面来说,王韵都不宜和他走得太近,再加上王豹这么一闹腾,她再留下来,也没了前几天那种卿卿我我、什么烦恼都不在乎的轻松。这么走,才是最聪明的选择。

    “女人,你别对我太好啊——”李海心中百感交集,却说不出什么话来。王韵看着他这样,眼睛里也是亮晶晶地,却强笑道:“想什么呢,我这次可赚大了,一块玻璃种祖母绿的料子,回去就找人雕一副镯子出来,带着炫炫,等不及了呢,嘻嘻!”

    那块料子,当然是李海送给她的,其实为了这块料子,钱神没少和李海唠叨,那是几千万啊,不能卖了钱,换了神力之后,再用钱去买首饰来送女人吗?李海承认,从钱的角度来说,钱神这种安排是最好的,他得到了神力,王韵也得了首饰。为此,其实他也有点纠结过,可是现在看着王韵的眼睛,听着她强颜欢笑的说话,李海蓦然发现,自己对王韵真的没那么好,那块料子在王韵的心中,显然早已经超越了单纯的金钱和首饰价值,那块美丽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上,凝聚着王韵对于腾冲七日的所有美好回忆。

    坐在吉普车的后座上,根本不管前面开车的寒鸦和副驾驶位子上的陈雅洁,李海把王韵紧紧搂在怀里,不住地亲着,感受着怀中这具动人娇躯的温度不断上升,王韵的呼吸声越来越大,鼻腔里漏出来的气息咻咻,甚至连前面陈雅洁的呼吸都有点不对了。出了腾冲,李海才下了车,王韵抱着头不敢看他,生怕看上一眼,就舍不得了。

    有寒鸦送她们回程,李海当然是放心的。他看着夜色中远去的吉普车,心里沉甸甸的,自古最难消受美人恩,自己所给予王韵的,真的值得她这样无怨无悔地信赖吗?唉,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只希望,彼此能够尽量多一些快乐,少一些伤害吧。

    他从怀里掏出一根烟来,点着了,站在路边抽了一会,就等到了一辆过路的帕萨特,而且还肯带他回市区。

    上了车,李海才发现自己走眼了,这车里的装饰,哪里是帕萨特能有的?分明是辉腾啊!话说这两种车,真的有很多人会搞错,因为从外型上来说,根本就是一模一样的;貌似厂商最初研发这种车型的初衷,就是为了满足部分有钱人低调的倾向,所以才故意设计得跟帕萨特差不多,其实辉腾这车的价值,少说也是一百多两百万,在国内市场算得上是顶级豪车了。

    像这样的豪车,怎么会半路停留下来拉个不认识的人?李海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了。这车里除了他之外,坐着三个人,司机和一个年轻人在前面,李海坐在后座上,旁边是个头发花白的斯文老者,看上去像是那种大学教授,年纪六十岁朝上,面色和蔼,满脸红光,一看就让人心生好感。

    即便是偷偷用了钱眼,李海也没发现这老者有什么异常。不过,当他把目光转向前排的司机和另外一个年轻人时,就看出不对来了,这俩人对他是杀机暗藏!只是不知为什么,都没有什么动作,甚至都没有从后视镜中注视他。

    李海不为人知地皱了皱眉头,忽然伸手入怀。这个动作,顿时激起了前排两个年轻人的反应,俩人的身子都是微微一动,眼光也盯向了后视镜,显然一直都是在用眼角的余光关注着李海的动向,不过,李海也发觉,自己身边的老者,放在膝盖上的手指轻轻地摇了摇,于是两个年轻人都没有发作。

    “看来这老头才是话事的人!”李海有了判断,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来,递给老头:“老先生,多谢你载我一程,这是我的名片,这个人情,我是要还的。”

    老头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把名片接过来,就着车里的灯光慢条斯理地念着:“之江市明海珠宝首饰有限公司翡翠事业部部长,之江市科技发展基金会首席法律顾问,之江市天平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哎呀,年轻人不简单,真是年少有为啊。你这个人情,想必是很难得的了,我老头子受之有愧呀~”

    别装了——李海笑了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先生这话里的意思,是不是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

    老头把名片攥在手里,转过头来看了看李海——这是李海上车以后,他第一次正面看李海。而这一眼,却让李海有种脖子后面的毫毛都倒竖起来的错觉!李海长这么大,只有一次有过这样的压力,那就是在云龙山庄的三方摊牌之夜,当寒鸦在屋子外面,用俄制的vss微声狙击步枪瞄准他的时候。

    这老头,好厉害!李海不动声色,全身的状态都调整到了最高,左手抓着右手的手指,让别人看不清他手指的动作,实则右手的手指微动,已经在左手的掌心画了个金刚不坏身的神符,十万神力砸出去,那也顾不得许多了,只要一有什么变故,他把这张神符往身上一砸,两个小时之内都是刀枪不入。

    所幸,老头那凌厉的眼神,只是一放即收,随即就恢复了那种大学教授的斯文面目,呵呵笑道:“说来正巧,我这次匆匆赶到这偏僻的小地方,是因为我那不争气的小儿子,在这里惹上了官司。来得急,没顾得上请律师,不知道李律师能不能接受我的委托?”

    李海心中一动,心说不会这么巧吧?不不,这当然不是巧合,不过昨天才发生的事,这老头今天就能在路上载上自己,光是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对方付出的代价和潜藏的能量了!他笑道:“我很愿意,不过不凑巧,明天晚上我就要飞回之江了,恐怕没半法帮令公子辩护。况且,我只是律师助理,还没有拿到正式执业资格,如果令公子惹上的是刑事案件,那我是没法帮忙的。”

    民事案件,法庭允许普通公民作为代理人,所以律师助理们也可以单独办案;不过刑事案件的辩护人,这个就是非正式执业律师不可了。李海开学以后才上大三,而根据国家法律规定,大四了才能报考律师资格考试,所以他要拿到这个资格,基本上要到毕业的时候了。

    当然,这只是李海在装糊涂而已。两边哑谜打到这个份上,老头也放开了,呵呵笑道:“李律师!这案子么,别人来打当然是不成的,不过若是你来接手,我相信一天之内,便可有个结果了。老朽姓王,羊城人。”

    李海已经猜到了,一点也不惊讶,只是点了点头:“原来如此,王老有什么指教?”

    王老头,自然就是羊城王家现在的掌门人,王龙、王虎、王豹还有王韵的亲生父亲。对于这次见面,李海有些意外,不过也只是一开始而已,此刻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王老头既然亲自出马,那就是要谈判,而不是继续喊打喊杀了,哪有总波士亲身犯险的道理?

    见这个年轻的对手镇定从容,王老头心中微动,如此底气十足,倒也不亏了他亲自出马了,倘若是交给自己的大儿子,说不定还压不住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老头用手指虚点了点李海,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他一笑起来,简直就跟脸上刻着“老奸巨滑”四个字一样,说出来的话,更是令李海脸上有些挂不住:

    “李律师,你是不是应该对老朽换个称呼,比如,嗯,伯父之类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