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201章财迷心窍

    昨天杨明才从李海手上买了块料子,还花了天价,今天他就来挑衅李海,这人脑子有问题么?

    其实不然,杨明有他的想法,买料子归买料子,那是生意;恨李海归恨李海,恨到买凶来杀李海,那是私人恩怨。身为一个商人,哪怕是商人中的纨绔子弟,杨明这个钻石小王子,还是不会和钱过不去。

    不过,他今天之所以跳出来和李海过不去,是因为听说了李海遭到袭击的事——但凡消息灵通一点的,都知道腾冲昨晚上出大事了,何况杨明从李海那里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他还把这消息“及时”告知了自己请来的杀手呢,谁知今天早上,看到李海全须全尾地出现在这里,一根毛都没伤到,他心里这个火大啊,怎么你就是不死呢!(其实李海还是伤到了几根毛的,大腿上被子弹擦过,裤子破了,汗毛当然也燎着了几根)

    杨明是纨绔子弟,纨绔子弟的一大特点就是对于自己瞧不上的人,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除非他自己没兴趣。这个屡屡杀不死还出来碍眼的李海,此刻已经成了杨明的眼中钉,一股火气上来,他就挑衅了。

    殊不知,李海正惦记他呢,你这混蛋,一言不合就买凶杀我,这笔账不能就不了了之了!他冷笑着应道:“杨总,我的眼力当然是一般了,顶多也就是开几块极品翡翠出来卖给你而已,那块料子杨总要是看不上,要不打个折再还给我?”

    杨明大恨,尽管那块料子收进来花了大价钱,但是还算得上是一笔好买卖,可是李海这小子太不上道了,生意上的事情归生意上的,怎么能和私人恩怨搅在一起呢?他却不想想,刚才是他自己先在嘲讽李海的眼光的,这就叫气人有,笑人无。

    想要找出点话来还击,却发现一时还真没办法作出有力回击,只得暗自发狠,有本事你们到了续签原钻采购合同的时候还这么横!他倒是生气不忘了赚钱,低声和身边的顾问佟老说话:“佟老,你刚才也听见了,那几块料子价值如何?要是合算,咱们拍下来。”

    李海耳朵极好,杨明声音那么低,他还是听见了,心说这人简直是奇葩啊,嘴上嘲讽,暗地里却要抢拍,难道那主动嘲讽居然是障眼法?起初李海还以为,这家伙就是嘴上说说,所以没当一回事,甚至林惊涛还因为杨明的话受了点影响,没有下大决心去抢那几块料子,结果被杨明果断出价,到了拍卖截止的时候,有三块落入了他的囊中。

    明标拍卖的规则,不是像拍卖行里那样,一块一块举牌子,那得拍到什么时候?是采取了一百块一组,一个小时为限,这期间买家可以通过手中2的竞价终端出价,出价结果可以在大屏幕上看到,也可以主动查询和锁定在手中的终端上。

    这样的规则,虽然不大可能意气用事互相抬价,但是一旦有几家同时看中一块料子,还是有可能出现争抢的情况,对于主办方来说相当有利。林惊涛一时手软,没有拍下那几块料子,心中有些不甘,可是看李海稳坐钓鱼台,一直没动作,他又有点疑心,李海不会是随口忽悠他吧?

    忍不住试探性地问道:“李律师,这一组没有你看中的好料子?”还有半截话没说出来,你自己不出手,却弄了几块料子让我拍,不太厚道吧!

    李海心说要不是冲着你那笔咨询费,我才懒得理你!小声道:“林总,你要是不放心,不妨马上去交割了,把那几块料子解开来看看,是赚是赔。”

    林惊涛一想也对,马上安排人去办。这种拍卖,跟赌场很像,赚到钱的人,很可能继续投入,所以每一场之间,会有半个小时的间隔,就是让人去交割和解石,看看是赚是赔。

    林惊涛沉不住气,一边和李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一边心不在焉地等着手下的结果。杨明本来还想刺李海几句的,想想忍住了,自己也派人去解石去了。时候不大,两边的人都回来了,脸上表情几乎一模一样,都是眉飞色舞:“赚了,赚了,大赚!”

    林惊涛一合计,听李海的话拍下那几块料子,已经赚了七千多万,登时喜出望外;然后再看前面杨明手下的表情,林惊涛狠狠一拍大腿:“悔啊!要不是一时手软,这一组就能赚到一亿了!”敢情杨明也赚了四千万,倒不是他抢下的那几块料子不够好,而是因为竞价的缘故,买进的价格高了,所以赚头也就小了。

    林张氏到底是经验老到,看了看林惊涛:“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回你该知道了吧?”

    林惊涛喏喏连声,忙向李海拱手点头的:“李律师,对不住了!这回我一定全听你的,请你还要不吝赐教!”

    李海有心不搭理他,我都帮你把咨询费赚回来了,还想怎样?不过,看到前面的杨明蠢蠢欲动,好似在竖着耳朵听后排讲话,就知道这位钻石小王子尝到甜头了,心想正好,跟着我走,你等着吃亏吧!

    他便将声音故意放低了,给林惊涛说了几个号码,这声音是极低的了,前排的杨明就算耳朵竖得像德国牧羊犬那么高,也没法子听见。他急得是抓耳挠腮,转念一想,我何必非要知道那几个号码?盯着林惊涛,他拍什么我就抢拍,以本伤人就是了。

    殊不知,世上有李海这样的怪胎,他不光是告诉了林惊涛哪些料子比较有价3值,甚至还告诉他这些料子大致的合理价位!基本上,李海只是把自己之前通过钱眼所看到的价值,打了个对折告诉林惊涛,不过即便是如此粗放的估价,也让林惊涛是惊叹不已,难道说这世上真的有能看穿石皮,看出里面翡翠真容的天眼?

    事实上,李海到现在对于翡翠原石的区分和鉴定,都还只是停留在一些感性知识而已,那还是他亲手操刀切了那么多翡翠得到的。要让他准确说出一块原石当中有什么极品翡翠料子,他还真的很难说清楚,搞不好红翡说成绿翠都有可能!

    不过,凭这个给杨明下个套,那是绰绰有余了。杨明打什么主意,李海一猜就能猜到,你不就是想和刚才一样,以本伤人抢拍么?一般来说,也很难有人能比较准确地估计到,翡翠原石中翡翠的价值,那真是差别太大了,就算是开了窗的半明料,里面的翡翠大小,还有种水变化,都很难判断。

    所以杨明才信心满满地准备继续抢拍。下一组的一百块之中,林惊涛只出手了五次,而这五次,无一例外全都被杨明抢了去,气得林惊涛是怒发冲冠瞪眼跺脚,恨不得上去给杨明的后脑勺来一巴掌,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这么肆无忌惮地抬价!

    李海却在一边暗笑,别看杨明抢得欢实,实际上这几块料子的成本都被抬得很高了,杨明抢下这几块料子,最多是打平而已,赚不到什么钱。

    这回杨明期望值高了很多,亲自去交割和解石去了。趁着他不在,李海对林惊涛小声道:“林经理,待会你配合一下,这一组中,有几块料子赌性太大,你不妨抬一抬价,等到别人抢上去了,就直接撤身,这一组只有两块比较有价值的,你先让我。”

    林惊涛连续被杨明抢拍,也明白了局势,要是不能把这搅屎棍给弄出局,自己今天还真是有点麻烦了!不过,对于李海所说的,抬价然后及时抽身的策略,他也是心存疑虑,这可不是拍什么古董字画,原石里面的价值谁也看不透,就算你李海是铁口直断吧,那到底该抬到什么价位呢?高了砸手里,自己吃亏,低了人家拍去赚钱,不还是我吃亏么?

    左思右想难以决断,身边的林张氏忍不住捅了他一下:“惊涛,你想什么呢?快点出价啊。”

    林惊涛一惊,看看林张氏,忽然想起她刚刚对自己所说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来,一咬牙,心说李海啊李海,你可是已经把我坑到家了,这回总不要再坑我了吧?须知盗亦有道啊!——这个凌乱就没法说了。

    总之,林惊涛是一咬牙一跺脚,两三次出价中,就把李海指明的那几块原石价格给抬了上去,4都是翻着跟头地涨价。前面杨明忍住回头看对手表情的冲动,心中冷笑不已:“想吓唬我么?不知道我是厦大毕业的吗?我跟!”

    这场面,倒让李海想起了赌场里曾经的一幕,梭哈玩到后来,不就是玩这一套么?看来赌就是赌,不管赌的是什么,赌注大小,玩的就是一个心跳!他也出价了,当然是针对他看好的那两块原石,林惊涛正在擦汗紧张呢,看见李海出价,猛然想起一件事来:“李律师,你就不担心那小子也跟着出价抢拍?他可是也知道你的能耐!”

    李海一笑,嘴上说:“不怕,不是有你林经理在前面吸引火力么?”手上却并起食中二指,神力灌注其中,不快不慢地伸过去,在杨明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

    神通:财迷心窍!第一次发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