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200章坚强后盾

    感慨归感慨,到手的钱不收,那还是李海么?当然,这是冲着他的神使身份来说的,本性来说,李海还真不是那么看重钱的人。

    进入会场,林张氏忽然手机响了,她看了看屏幕,不动声色地告了罪,然后走到外面接听电话:“程二少吗?昨天李海遇到了刺杀,不过他很厉害,不光是没事,还把杀手给抓住,送到警局了。我们的计划?恐怕也失败了,他对于翡翠原石鉴定,确实有一套,昨天赚了好多,足够还本付息的了,程二少,你放心,这份利息少不了你的。”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是郁闷:“怎么什么招都收拾不了这小子!算了算了,那点钱先放你那,我要用的时候再说,先这样,别去招惹那小子了,免得打草惊蛇。”

    电话挂断,林张氏看着手机上的画面,很是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心道:“你程二少平时牛哄哄的,怎么就动不得一个小实习律师呢?也怪了,查不到这李海有什么背景啊,为什么程二少这么忌惮?”正往回走,一抬头,却见李海也从里面走出来,手机放在耳边,显然也是出来接电话的,大家见面相互笑笑,林张氏不禁有些好奇,这会李海是在跟谁通电话,神情很庄重么。

    能让李海神情庄重的人,当然有不少,这一个算是最特别的之一,因为李海从很多天以前,就在等着这个人给自己打来电话,却一直等到了今天。

    “程先生,现在可以说了。”李海的心情,并不象他的声音那么稳,程卫国的态度,直接关系到他还能不能得到基金会的支持,关系到他身后还有没有人!如果程卫国放弃了他,那么李海顷刻间就会面临极大的危险,哪怕是使尽了浑身解数,恐怕也顶多能自保,这对于他来说,是个很大的损失。

    程卫国的第一句话,就让李海放下心来:“李海,我弟弟给你添堵了!我做哥哥的,替他给你赔个礼,请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李海很没出息地承认,自己有点被感动了!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什么衡量,以程卫国的身份,还有他与程潜之间的兄弟关系,如果他选择帮亲不帮理的话,谁都没法说他有什么不对;而他,居然能对自己说出赔礼的话来,李海怎能不为此感动?

    一瞬间,之前因为程潜的所作所为,而给李海造成的种种压力,全都涌上了心头,李海深呼吸了几口,才能让声音继续保持稳定:“程先生,你言重了,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程二少也没有作出需要你赔礼的事情来,如果能到此为止,那我会很高兴。”

    程卫国笑了笑:“你能这么想,最好!李海,这次你的应对和反应,我很满意,通常年2轻人在这种情况下,能像你这么冷静的,不多!你回到之江的时候,程潜应该已经回京城了,我也还要在京城呆一段时间,你和音箱、海狗他们好好看着家,有机会来京城,我让程潜给你敬酒。没什么事的话,就先这样!”

    程卫国的军人出身,电话上就反应出来,好大一件事,三言两语就说完了,以至于李海放下电话,很是花了一点时间来咀嚼他话里的含意。首先,程潜大概是不会再在之江给自己制造什么麻烦了,程卫国一个电话就把他给叫了回去。这并不奇怪,程潜敢琢磨着来之江,通过大兴制药捞钱,还不是指着程卫国和基金会的势子?如果还是伍豪时代的之江,借他个胆子也不敢!

    这件事一去,李海心头都松快了许多,别看他一直表现得很硬气,但是来到腾冲公盘拼命捞钱,就是为了应付程二少,他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现在这重压力一去,顿时呼吸都为之顺畅了许多,嗯,对了,待会可以把这个消息告诉王韵,让她也高兴一下。

    其次,程卫国的话语中,对于李海还透出一种意思,就是他之前一直没发话干涉,似乎是有点考验李海的意味在里头,而李海的考验成绩,看来也是很令人满意,不但令他继续信任自己,让自己管理基金会的财务,更等同于发出了邀请,让他去京城。

    “去不去京城的,两说,现在我的根还是在之江啊!”李海摇了摇头,忽然想起来,自己应该先给赵诗容打个电话报喜吧?他拨通了赵诗容的电话,还没等开口呢,赵诗容先兴师问罪:“李海,你去了云南就撒欢了是不是?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

    李海大汗,还真是这么回事啊!赶紧给自己辩解,什么忙啊,什么拍了几十亿的原石啊,什么被人刺杀啊,几条一说,赵诗容立马就被吸引住了,连声追问:“怎么了,怎么会有人刺杀你,是谁主使的,杀手抓到了没有?”

    李海心说侥幸!还好有这么多事,才能掩盖住王韵过来陪他的事实。老实说,他没给赵诗容打电话,至少有一半是因为身边有个王韵的存在,下意识地就想要回避和赵诗容通电话,心虚啊!忙把自己的情况简略说了一遍,赵诗容听说是羊城王家派来的杀手,老三王豹领头,狠狠地道:“羊城王家这帮混蛋,居然这么大的狗胆!这回,谁都别想护住他,非要王豹这小子坐一辈子牢不可!”

    李海叹气:“得了,学姐,咱们都是学法律的,国内哪有坐一辈子牢这种事?就算是死缓,多花点钱,十几年也就出来了,这回他是运气好啊,没死人,爆炸和持枪,都可以有办法减轻量刑的。算了,这事不去说他,至3少从现在起,王家应该老实点了,有个王豹关在里头呢。学姐,刚刚程先生告诉我个好消息,你猜是什么?”

    赵诗容很淡定地道:“他把程潜骂了一顿,勒令程潜马上回北京去,不许再来之江胡闹了,是不是?”

    李海大奇,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喜道:“学姐,你帮着使劲了。是不是?”

    赵诗容的回答很狡黠:“没,我凭什么帮你使劲啊,你是我什么人?哼,程潜自己打电话告诉我的,还说临走前要请我吃饭呢,我不给他面子,直接叫他赶紧滚蛋,在这惹人厌,嘻嘻!”

    李海心下感动温暖,赵诗容嘴上这么说,可他听得出来,必定是出力不少,很简单的道理,程潜就算打电话给赵诗容告别,也不会把他自己被程卫国臭骂一顿的事给说出来,谁愿意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这么丢脸?赵诗容的消息,一定是有她自己的来源。

    想想自己身边陪着个女人,在这里快活了好几天,连个电话都没给赵诗容打过,这一刻李海真的内疚了,他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口。赵诗容见他不说话了,反倒松了口:“干嘛呀,我跟你开玩笑呢,程潜是给我打电话了,我可没搭理他。你在外面好好保重啊,早点回来,都快开学了,我还得跟你商量商量我出国留学的事呢。”

    嗯?李海的心思马上就被分散了:“出国留学?学姐,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李海这么说,换别人会很诧异,现在国内的高等教育不如国外,这几乎是公认的了,本科毕业出国留学,几乎都是看有没有条件出去,而不是愿意不愿意出去。

    可是事有特殊,对于学法律的来说,这一行真的是太有中国特色了,一个学法律的想要在国内吃得开,不管你是当律师还是进公检法,出国留学的经历都起不到什么作用,相反还会有反作用。除非是知识产权、国际贸易和金融,这类跟外国人打交道的法律事务,才会要求出国留学的经历,因为在这些领域的法律规则,说白了还是老外制定的。

    赵诗容叹了口气,好像并不想多说,只是道:“你回来再说吧,见面商量,就这样吧,我要出门了。”

    收了电话,李海若有所思,赵诗容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压力?他的心,蓦地就回到了之江市,简直是一刻都不想多呆了。不过,想抬腿就走可不行,刚刚收了人家几千万的咨询费呢,而且自己的手上,也还有五亿多的资金没有花出去。

    做人要有始有终,李海终究还是决定,站好最后一班岗吧。他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发现明标拍卖已经开始了,林惊涛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看到他进来,本想埋4怨他几句,怎么出去打了这么久的电话什么的,想想还是忍气吞声,现在对李海,林惊涛真的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拉着李海坐下,林惊涛就指着大屏幕问李海:“李律师,这一批,你都看过吧?给个意见呗。”

    李海翻了翻神魂中的记忆,发现这一组一百块原石,并没有性价比很高的,自己甚至都没有出价过,便随手点出其中几块价值最高的。林惊涛面色踌躇,似乎想说什么,又不敢明说,前排忽然有个人转过头来,对着李海冷笑了一声:“原来李律师也就是这点眼力啊,这几块料子,价值都几乎等同于是明料了,谁看不出来?林总,我看你们公司,这次是要当冤大头了!不过你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关我什么事。”

    杨明!你这混蛋,怎么还在这碍眼?李海的火气腾地就上来了,本来程潜这事一了,如此好消息,加上王豹被抓住了,他的心情好得不行。可刚才忽然听说赵诗容要出国留学,李海本能地觉得这事可能和自己有关系,就有些不爽了,恰好这时候杨明不知死活地凑上来,李海登时想起,这小子还请了杀手来杀自己,为的就是一点颜面之争!

    这种混蛋,你不就是要面子么?那我今天,就狠狠削削你的面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