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80章股权赔偿

    从李海和寒鸦冲进来到现在,大约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不但打得天翻地覆,说话都说了好久,可是陈雅洁一直没醒过。李海听寒鸦说了,这应该是灌了**之类的药物,所以一直昏迷。

    其实李海本来有点担心,生怕林惊涛给陈雅洁灌的是什么激发生理渴望的药物,那就不好办了。既然听说只是昏迷,药性过去就会醒来,他也就不着急了,任凭陈雅洁就这么睡着,自己先办要紧事。

    想想也是,一般人哪那么容易搞到这种药物?情趣小药店里卖的那些多半都是假的,林惊涛身边这几个保镖总懂得一些。

    现在正经事都办完了,李海收了林惊涛的股份,勒索不勒索的他也不放在心上,就算林惊涛事后向法院起诉,他也不怕,他还没傻到直接就拿着这纸合同去工商办股权转移手续的地步。身为律师,办事必须要有这点思维,不能和混混一个档次吧,所以李海到现在才来唤醒陈雅洁。

    技术上很简单,李海倒了一杯凉水,手指蘸上往陈雅洁的额头上洒去,其实是用手指向陈雅洁的神魂中输入了一道清心咒。不一会,这咒语就起了作用,将陈雅洁从昏迷中唤醒,只是药力一时还残留着,她迷迷糊糊地,搞不清楚状况,第一反应是抓紧身上的衣服纽扣。

    “瞧你做得好事!”李海狠狠瞪了林惊涛一眼,大男人对付个女人居然要下药!你这种人,到了监狱里就是每天捡二十遍肥皂,晚上还得睡在马桶边上的货色,人渣!

    他也不方便上去安慰陈雅洁什么的,只好等着她恢复神智,看清楚形势。陈雅洁倒不愧是个干练的职业女性,虽然头脑还有些昏昏的,可是看清楚了现场的局面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挣扎着坐起来,朝着李海勉强笑道:“是你救了我,海子?”

    李海点头:“陈姐,你没事就好了,幸亏我们来得快。现在人是控制起来了,这事怎么处置,报警还是私下解决,你说了算。”

    林惊涛顿时面如土色,不是都说李海这人说话算话么,怎么刚刚收了我价值将近一亿的股份,转脸就不认账了?殊不知,他如果是给了上亿的现钞或者是黄金,李海大概就会很仗义地,在陈雅洁醒来之前就把他给放走了,股份这玩意,后手太多,不得不防啊!

    他刚叫了一声,寒鸦随手扇了他一个小耳光,顿时说不出话来了。陈雅洁见林惊涛被摆布的惨状,一直冷静的眼睛里也露出了恨意:“海子,报警我是不想了,林家和我家毕竟是几代的交情,闹出去都没面子——”李海心说没面子的还有你自己吧?不过这正是他要的结果,也不吭声。

    陈2雅洁续道:“不过这家伙可恶,不好好收拾他,叫他知道痛了,难消我心头之恨!”刚说到这里,陈雅洁眼前一晃,李海把刚刚林惊涛签的那份股权转让协议给放到了陈雅洁的面前,这份上,只写了转让方的名字,还有签名,受让方却是空着的。

    明海公司的股份价值几何,陈雅洁当然知道,一看这份合同价值将近一亿,她看李海就很是惊讶,这样的大手笔,李海居然毫不在意,直接送到了她的手里!可是在旁边,林惊涛的心可是凉了半截,他才明白,李海刚才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而他的盘算,眼看着也要落空了!

    没错,林惊涛并不担心自己把股份转让给李海之后会怎样,他根本就没打算乖乖履行这合同。签是签了,可是法律上有一条,受胁迫或者欺骗所签订的合同,从一开始就是无效的,他有这么多人证在,回去以后大可以提起诉讼,让法庭宣布合同无效,反过来还可以告李海一个敲诈勒索的罪名,嗯,还有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

    但是,如果这股份是交给陈雅洁的,他就很难挽回局面了,因为陈雅洁和他的关系不同一般,俩人的婚约虽然不是法律认可的,但是两家说定的事,知道的人很多,甚至直到现在,陈家是提出解除婚约了,林家也没表示接受,还在扯皮呢。他俩之间有什么股份的转移,那是再正常不过,陈雅洁可以编出大把的理由来,说明这股份是正常的转让,跟胁迫什么的无关。

    况且,事情在他俩之间展开,真要是把什么都摊出来说,林惊涛绑架和**陈雅洁的罪名可就妥妥的不能辩白了,到时候陈雅洁身为受害人,顶多是不拿这点股份,小事一桩而已,他林惊涛可就得去蹲监狱。嗯,林大少虽然草包了一点,不过也知道他这样的人,到了监狱里会是个什么下场的。

    “李海,大大地狡猾!”林惊涛心里恨得是咬牙切齿,偏偏又没办法,现在真的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李海本身就是律师,他能考虑不到事后的种种收尾吗?自己跟他玩这种心眼,那真的是自讨苦吃啊!

    陈雅洁脑子还是昏昏的,一时没想到这里面的种种曲折,只当李海这一亿的股份是替她要的赔偿,心中不由得一阵感激。李海从小和陈家兄弟是同学不假,可是大家关系一般,彼此间还经常打打闹闹的,只是陈雅洁比他们大了将近十岁,她大学毕业的时候,李海他们才刚刚上初中呢,这些孩子间的事情,陈雅洁并没怎么放在心上。

    人就是这样,时间长了,总是会有点亲近的,现在李海是救了她,还替她争取了这么大的利益,陈雅洁哪能不感激?她用手扶了扶额头,觉3得还是有些昏昏的,脑子转不灵,便道:“李海,这事你来决定吧,我授权你,作为我聘请的法律顾问,向这个人要求赔偿。”

    李海心里写个囧字,大姐你好轻松啊,法律顾问那都是放明面上的,而私了这种行为,除了极个别的情况之外,法律上都是不保护的呀!不过,李海要的也就是这个名义而已,他也不推辞,走过去拍了拍林惊涛的肩膀,冲他笑了笑。

    林惊涛被他一拍一笑,吓得魂都要飞了,立马放弃所有的幻想,宣布全面投降:“李律师,你说,你说什么都行,我个人名下没多少财产了,家里管得也挺严的,不过我可以让我的公司配合你,这次多拿点货,对了对了,你去买些便宜的原石,然后我高价收进,最多就是公司吃亏,专家们走了眼。”

    李海眨巴眨巴眼,听着倒是有点心动啊,要不要这么操作一下?还是不行,这玩意涉及到欺诈了,虽然林惊涛也是同谋,可他是受胁迫的啊!所以还是站在陈雅洁的立场上,事后收一部分律师费比较保险。

    他摇了摇头:“不需要那么麻烦,林先生,你因为自己的品德问题,觉得对不起陈小姐,所以决定和她解除婚约,同时将这些股份送给陈小姐作为赔偿,这是你甘心情愿的吧?”

    林惊涛还能说什么?只能点头称是,又写了一份东西,按照李海的要求,把退婚的事情都说了,至于什么自己的品德问题,他本来就不干净,小蜜情人少不了,随便捡一个写上去就搞定。一边写,林惊涛心里一边骂娘,本来就认定了陈雅洁和李海之间有勾搭,现在更是敲定转角,不然我俩的婚约关你屁事啊!只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干出了丑事还被人抓到,他自己回去都得不到家里的支持,也就死了报复的心。

    这个写完了,李海才放心了,前因后果俱全,林惊涛身边的人又都被他赶到房间里去了,没有人证的存在,到哪里打官司都不怕。顺手把那张股东的身份证也给揣到包包里,跟林惊涛写的这些都放在一起,然后往陈雅洁的面前一放:“陈姐,都搞定了,这些股份就是你的了,没有任何问题。”

    陈雅洁点了点头,现在她的脸色好了一些,人也清醒了许多:“办得好,李海,你是个好律师,这一次的律师费,我给你一半。”

    李海吓了一跳,一半也有五千万啊!不过律师费这玩意,现在确实是越来越贵,早就超越了司法局颁布的那些标准,很多律师都是和当事人约定了,打赢官司能拿几成,某些成算很少的官司,拿一半也是有的。好像这笔股份吧,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陈雅洁别说是发一笔了,就连自4己都保不住,拿出这些来酬谢自己也是应该的。那剩下的一半,则是陈雅洁自己的补偿,天公地道。

    他也不客气,就笑着点头:“那可要谢谢陈姐了。得了,这地方多呆也没啥意思,咱们走吧。”冲着寒鸦使了个眼色,寒鸦拎着地上还昏迷的张彪站了起来,这个人,当初还算计过李海呢,哪有那么便宜就放过他?

    陈雅洁也不管他带着个大活人要做什么,却望着地上的林惊涛,咬了咬牙,低声道:“李海,你能不能给我几分钟?”

    李海心说这还带诀别的吗?好在看陈雅洁情绪稳定(这词现在变得很别扭),他也不怎么担心陈雅洁会干出啥事来,就和寒鸦一块走出了房门。倚在门外,寒鸦掏出烟来,李海不怎么抽烟的,也点了一根,俩人相对吞云吐雾,李海却竖着耳朵在听里面的动静。

    隔着门,陈雅洁说话的声音也不大,李海耳力虽好,也只听了个大概,似乎是在说两家的交情,骂了林惊涛几句,接着就是噼啪两声,打耳光了。从始至终,林惊涛都是一声不出,多半是想着别吃眼前亏吧。

    过了一会,陈雅洁出来了,胸膛还在起伏不定,情绪有些激动,眼圈都是红的。三人带着个张彪,下楼上了区海田开的车,绝尘而去,这座楼上的烂摊子,就留给林惊涛去收拾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