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79章破墙救人

    不出所料,楼梯口就有林惊涛的人在盯着,只是李海既然有了防备,当然不会再走楼梯口了。他转到居民楼的侧面,这一面是直上直下的一堵墙,每层一扇小窗户,连个搁手的地方都没有。

    李海仰头看着这面墙,深呼吸一口,将神力在身上流转,最后集中到十指的指尖上,助跑了两步,腾身跃起,一把就抓住了二楼窗户上的铁窗格,然后一个翻身,就攀上了三楼的窗户!

    一眼看见里面是卫生间的格局,这会没有人在,李海伸手一掰铁窗格,神力到处,铁窗格顿时弯了,他缩着脖子钻进去,凑到卫生间的门口,听听外面没有呼吸声和心跳声,显然住这家的人还没回来。

    正好方便!李海再次确定了自己的感应没错,现在自己已经可以看见金线的那一头,就终结在眼前不远处,必定是隔壁的那一户无疑。不过,要怎么迅雷不及掩耳地冲进去呢?他可不想上演什么让人挟持住人质,然后搞谈判的狗血戏码,自己现在已经处在这么有利的位置了。

    想了想,他走到后阳台,上下一扫,就发现寒鸦正缩在隔壁的阳台外面阴影处,显然也是在等机会。他冲着寒鸦招了招手,然后把手伸过去,寒鸦攀着阳台边转过来,搭着他的手跳到这边阳台上。俩人进到屋里,李海指着面前的墙:“就在这后头,距离很近,一堵墙而已。能冲过去吗?”

    寒鸦点了点头,从腰间的一个包里,掏出一捆绳子来。李海很诧异地看着寒鸦,只见寒鸦随手在墙上用绳子勾出一个不太规则的五边形来,那绳子像是有粘性一样,服服贴贴地粘在墙上。然后寒鸦又掏出个很小的盒子,粘在绳子上,手摁着上面的按钮,对着李海伸出五根手指。

    李海还没明白,只见寒鸦在盒子的按钮上按了一下,然后迅速转到一边蹲下,同时手指开始回收,四根,三根——

    “我去,这是玩爆破啊!”李海赶紧也学着寒鸦的样子,转到一边蹲下,等到寒鸦的大拇指收起来,那墙上彭的一声,大概就比开香槟的声音大那么一点而已,可是整块墙皮看着就酥了下来。李海一跃而起,看见墙上已经是一个大洞,而且那些碎石灰尘的主要方向都是冲着对面去的,想必这爆破绳是特别设计,在破墙的同时,还会在对面的屋子里形成冲击波,以便己方突进。

    此时寒鸦已经顶着弥漫的灰尘冲了进去,李海身子一晃,也紧跟着冲入。屋子里惊叫连连,一片烟尘,李海的感官却是灵敏之极,凭呼吸就能确定陈雅洁的所在,再加上自己和林惊涛之间的金线联系,他一出手,就拉过了陈雅洁,第二次出手,就一把捏住了林2惊涛的脖子,手指稍一用力,本来就呼吸困难的林惊涛顿时一声不吭地昏了过去。

    察觉到陈雅洁身上一点气力都没有,也不晓得被人怎么了,李海心中怒火升腾,下手也重了一点,甩手把最近的一个男人给抽的腾空飞起,然后又是一脚踹飞一个,便发现屋子里已经安静了下来,除了他和寒鸦之外,再也没有站着的人了。

    看着李海一手揽着不省人事的陈雅洁,神情自若、眉心微皱地站在那里,寒鸦心中有些吃惊,虽然见过李海和海狗、音箱他们比试身手,可是寒鸦并不认为拳脚好就代表什么。这次的突袭,李海的表现却称得上是最顶级的特种部队人员,先是成功定位了对方的所在,精确到了某个房间,然后选定了突袭位置,突进之后空手制敌,真像是探囊取物一样!他刚才打倒了两个人,从对方的身手上看,虽然是遭到了冲击和突袭,但是依旧能反击,已经是很有水准了,这样的对手,在李海手下却是不堪一击,他不但救了人,还比自己多打倒了一个!

    现在也不是废话的时候,寒鸦也没兴趣多说话,这间屋子是解决了,外面还有人在呢。他掏出手枪来,冲到外面转了一圈。李海抱着陈雅洁也跟了出来,见客厅里坐着几个人,正在寒鸦的枪口下发呆,都是林惊涛带着的专家。

    他旁若无人地把陈雅洁放在沙发上,然后点了点其中一个:“你,叫你们楼下那两个上来吃饭。”那人看了看寒鸦手里的枪,忙不迭地点头,事实上他们更惊讶的是,这些人怎么会从里面出来的!而且看样子,那里面的几个人包括林惊涛在内,都已经被制服了。

    不用说,被叫上来吃饭的两个,一进门就被寒鸦给打倒了。他麻利地把所有人都拖了出来,除了林惊涛之外,全都用鞋带捆住了大拇指,撵到剩下的两间屋子里关上门,客厅里只剩下林惊涛和张彪,外加至今昏迷不醒的陈雅洁。

    李海慢条斯理地坐下来,看了看桌上的饭菜,骂道:“混账,我还饿着呢,他们倒是大吃大喝!来来,洗两双筷子,热几个干净的菜,咱们先把五脏庙喂了。”

    寒鸦眼中掠过一丝欣赏,走进厨房端了几个菜出来,又乘了两碗饭,就和李海对着吃起来。

    当林惊涛醒来的时候,李海刚放下筷子,正在给王韵发短信报平安,又让区海田打发那些本地的弟兄走人,再回去稳住明海公司的几个人,特别是韩美兰,这里面八成有她作怪!

    见林惊涛醒来了,李海把手机揣起来,指了指沙发上的陈雅洁:“说吧,怎么回事?别耍花样,这里是云南,我只要掏钱,大把的方式可以让你人3间蒸发,哪怕是报警,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林惊涛真是万念俱灰,怎么会变成这样?派人去抄李海所住的别墅,结果去的人两手空空回来,还心有余悸,要不是看出点厉害来及时收手,恐怕那两个有点名气的雇佣兵都能折进去!而顺利地利用韩美兰,把陈雅洁骗了出来,还没等他做什么呢,李海就杀到了,如同神兵天降,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李海是怎么把自己给打倒的,脑子里能记住的就是一声巨响,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差距过大,有时候确实是会让人失去斗志,原本林惊涛也不是那种坚韧不拔的性子,骨子里他就是个公子哥而已。不过,面子上还是挂不住,他扭过头,不理会李海,心里却在打鼓,生怕李海给他上刑什么的。

    李海也不来管他,伸脚踢了踢张彪:“起来吧,都醒了还装?有什么就说,没准我会给你个机会,活命!”

    张彪吓得从地上弹起来,跪在李海面前连连磕头:“李老大,你大人大量,都是这混蛋让我做的,我可没想找你报复啊!”他可比林惊涛识相多了,王虎那么狠,背景那么深厚,进了之江市都是一去不回,李海想要收拾他,绝对是下得去手的。

    当下竹筒倒豆子,把能说的全都说了。林惊涛劫持了陈雅洁,是想要逼她重新履行俩人的婚约,为此甚至不惜下药,准备来个生米煮成熟饭:“这混蛋说了,陈家是很保守的家风,几个家长对于悔婚本来就意见不一,如果俩人有过关系,林惊涛再说点好话,多给点好处,陈家大致还是会同意重新履行俩人的婚约的。幸好,这混蛋虽然是下了药,不过因为等到公盘那边关门了才过来,所以没来得及做什么。”

    李海看了看林惊涛,哂笑道:“还多情种子呢?你想娶陈姐,是想要借着陈家的关系重回之江吧,就那么想对付我?”

    林惊涛心惊胆战,哪里敢多说话?李海见他吓得体如筛糠,话都说不利索,也懒得再问了,把桌子一拍:“现在落到我手里了,林先生,还是跟上次一样的规矩,想法子赎命吧!上回你放了两百万的股份给我,这回能给我什么?”

    林惊涛犹如落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似的,忽然就来了精神,他是万万没想到,李海竟然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一改刚刚闭口不言,他连声叫道:“李律师,李律师!你放过我,我帮你拿到明海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决不食言!”

    李海一脸的嫌弃,这人真是渣到一定程度了啊,买命钱都不肯自己出,要从自己的族叔那里去弄来,而且这家伙多半还是串通自己给他的族叔设局,把股份给坑走了,黑锅让自己背,4他顶多是被自己蒙蔽了而已。这如意算盘打的,噼啪响啊!

    他冷笑一声:“林先生,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现在是买你的命,难道还要我去动手拿?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还不能让我满意,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实在的,他也没打算真要了林惊涛的命,如果林惊涛是那种不屈不挠的敌人,他或许会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可就冲这家伙只敢绑个女人下个药什么的,李海真的懒得对付他,这种角色根本就上不得台盘啊,真是白长了这副好皮囊。

    可是林惊涛不知道啊,易地而处,他已经被李海给打懵了,自己觉得小命都操于人手,哪里还能冷静下来估量形势?听见李海说得严重,他连忙膝行几步,叫道:“不不,李律师,我不是这个意思,明海公司里,我还有百分之十的股份,不过是用了个假身份,身份证我都带着,你如果知道公司的股份构成,就该知道真假。”

    他掏出两张身份证来递了过去,李海接过来一看,一张自然是林惊涛的名字,另一张却也是有记忆的,正是一位公司的股东,只不过李海并不认识而已。他打了个电话给韩美兰,什么都不说,就问这个股东的身份和持股比例,韩美兰正心虚呢,见李海不问别的,正是如蒙大赦,一五一十都说了,情况和林惊涛说的一般不差。

    李海点了点头,走到隔壁房间,就用林惊涛这里的电脑和文印器材,弄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出来,身为律师,这点本事自然不在话下。只用了十五分钟,他就打出协议来,让林惊涛签了另外那个股东的名字,还顺带写了收条,表示已经钱货两讫。

    看过协议,李海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将协议收起。林惊涛见他脸色平和,只当是危机已经过去,刚要站起来说两句话缓和一下气氛,李海却把桌子又一拍:“有这么便宜么?林惊涛,你还得对陈姐交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