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75章叫你老公

    一场癫狂过后,王韵就跟一滩泥一样,手指头都动弹不得,只有喘气的份。李海躺在她身边,又开始有点迷茫了,这样下去,几时是个头?

    他正在发呆,王韵好容易有了点气力,爬起来,将还在颤抖的身子死死贴着李海的脊背,双手用尽力气抱紧他,连双腿也绞上来,把头埋在他的背后,发出猫儿一样满足的哼哼声,呢喃地叫了一声:“老公——”

    李海心里一颤,这个女人,真的是全身心都放在了他的身上!想到那一夜,王韵终于得到了自由之后,崩溃的哭泣眼泪,李海心里充满了怜惜,他转过身来,把王韵的身子搂紧,就像要把她的腰肢搂折了一样。王韵哼哼着,有点花容变色:“我,我真的受不了了,明天再要,行吗~”

    李海也知道自己现在的体能,确实是超人了一些,而且他要说的不是这个:“刚刚叫我什么?”

    王韵身子一抖,眼睛里流露出怯意。事实上,她刚才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随即就担心起来,自己忽然这么叫法,会不会让李海担心自己逼着他负责任什么的,要知道俩人关系能维系下来,王韵一直都是在从李海那里寻求慰藉的角色,她实在是没有一点自信!按理说,自己年纪不算很老,长得又很漂亮,还身家亿万,不知多少男人会像嗅到腥味的苍蝇一样扑过来,可是对于那些男人,王韵实在是信不过。

    从小到大,她真正能信任的男人,就只有李海一个。这辈子,王韵都不会忘记,面对着几方势力的强势,李海为自己争取到的一纸离婚协议,让她真正获得了自由,那一刻的李海,真的是帅得无法形容,男人有担当,莫过于此!也正因为对于李海这么信任,王韵才会将自己的一腔感情全都寄托在李海的身上,哪怕明知李海对自己未必有多爱恋,可是只要有一天的好日子,她就要百倍珍惜。

    因为,或许以后的数十年人生,自己就要凭借着和李海在一起的这点滴记忆活下去啊!

    她惶恐的眼神,尽管闪躲着,却也逃不过李海的眼睛。微微叹一口气,李海轻抚着王韵的脊背,笑道:“叫的挺好听的,以后在房里就这么叫,不过在外头,我还是你的律师,知道不?”

    “啊!”王韵不由自主地惊叫一声,双眼在李海的脸上搜索着,想要看出他的心思来。然后,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她喜极而泣,这是李海看她的眼神最温柔的一次!尽管也带着保留和迟疑,可是对于王韵,这足够了,要知道这是李海第一次,主动让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朝前迈进!

    她不顾一切地抱着李海,脸上带着笑容,眼角却挂着泪,一叠声地2叫着:“老公!老公!只要你愿意听,我叫一百声,一千声都行!你还要么,躺好,让韵儿来!”说着,不等李海如何,她将李海的身子放平,腾身而上,对着小李海坐了下来,然后蹙紧眉头长长地嗯了一声。

    李海一阵舒爽,可是看王韵的表情却好像带着痛苦:“怎么了,弄疼你了?”话说,他自从修炼了二段神打之后,这本钱真不是一般的强悍,之前王韵就多次哀告他不要那么用力了,当然在那种时候,李海是肯定会更加用力的。

    王韵忍了忍,挂着笑容摇了摇头:“有点痛,没事,一会就好了。”说着,腰身就开始转动,可是动了没几下,眉头越蹙越紧。

    李海觉得不对了,赶紧把她抱下来,打亮了灯朝底下一照,瞪了王韵一眼:“还不痛,这都破了,出血了!”他拿出药水来,用棉签蘸着在破皮的地方轻轻擦着,忽然觉得有东西滴在自己的头上,抬起头时,却见王韵已经是满脸泪水,哭得不成样子。

    “有这么痛?”李海刚问了一声,王韵一把抱住他的肩膀,拼命摇头:“不,不痛,一点都不痛,我,我心里,快活得要死!老公,你对我真好!”

    看着这样的王韵,李海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一次不是为了自己对以后的担心,而是发自内心地怜惜王韵:“傻女人啊!你就不懂,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这个样子,你以后——”

    刚说了两句,王韵就用嘴唇和香舌封住了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过了好半天,她才放开李海,满目柔情地望着他:“你别那么想,老公。真的,我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男人能让我快乐了,老天耍我,让我在这个时候遇到你。你知道我怎么想?我才不去管以后,我会记住你和我在一起的一分一秒,以后半夜一个人的时候,不管你去了哪里,和谁在一起,我凭着这些记忆,都不会冷了。老公,你什么时候想走,你就走,什么时候想起我了就来找我,韵儿永远是你的,只要你在和韵儿在一起的时候,想着我一个人,就够了。”

    她把下巴搁在李海的肩膀上,用脸颊轻轻地擦着李海的鬓角,说话的声音变得像做梦一样:“这样子,就够了,真的够了!再要更多,我就太贪心了,会遭报应的——”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啊!这温柔,这无怨无悔的依赖,当真是个铁汉也要化成汁水了,就算理智还在拼命提醒李海,以后俩人的关系或许不会一直保持这样,人心都是会变的,可现在他是真的被王韵感动了。想那么多以后有什么用呢?一天一天好好过吧!

    第二天,就是翡翠公盘的正日子了,一大早,王韵就3爬起来,在厨房里帮李海做早餐。不过她不会做事,笨手笨脚的,忙了半天也就煮了一锅白粥,水还放少了,粥不像粥饭不像饭的,回头看到李海站在厨房门口,她急得脸红,使劲推李海:“你出去,这顿饭我来做!”

    李海看得直摇头,好在有陈雅洁起来帮忙,要不然这早上看来是要饿肚子了。吃饭的时候,王韵发自内心的喜悦,和对李海的痴缠,陈雅洁都看不下去了,连声干咳:“哎哎,你们注意一点啊,这还有俩大活人看着呢,都快被你们酸死了!”

    王韵拿白眼翻她:“不服呀?你是吃饱了不知饿汉饥呀,有个未婚夫还给退了,就见不得别人好么?”怪异的是,明明有俩大活人坐在旁边,可是对于寒鸦,两个女人都是视而不见一样。

    陈雅洁脸色有些黯淡,看来是王韵这话令她有些不愉快,王韵也知道自己失言了,赶忙又哄她。李海在旁边看着俩人拌嘴,却想起来,自己可是见到林惊涛了,陈雅洁怎么个心思?经过昨天那场赌局,自己和林惊涛这仇可是结得大了,如果陈雅洁心里还想着林惊涛,被他利用的话,那么自己身边可就多了一个定时炸弹了。

    他拈起一个荷包蛋,装作随意地道:“对了,陈姐,昨天我才见到你以前那个未婚夫呢,林惊涛,是他吧?也来这里参加翡翠公盘呢。”

    陈雅洁一怔,随道:“哦,那不奇怪,他家里是珠宝世家,在明海总公司势力大得很。”见李海不时打量着她,陈雅洁把脸一正:“李海,你想什么呢?要是信不过我,我这就回之江去,本来就是陪着王韵来的,现在看这样子,她是不需要我陪了。”

    王韵哪里肯放?连忙拉着陈雅洁,不让她走,李海也帮着圆场:“哪儿的话,就是见你们说起了,让你们知道一下这人在这,免得回头见到了意外。话说陈姐我还信不过么,我明海公司的股份,还是你给帮着弄过来的呢。”

    陈雅洁横了他一眼,不言语了。说起饭后的安排,李海发现翡翠对于女人的吸引力果然是惊人的,这俩明明都是打酱油的角色,却对于今天开始的翡翠公盘交易踊跃无比,非要和李海一道去。去就去吧,李海正好也不放心让俩女人单独活动,现在这腾冲可是鱼龙混杂,出点事的话,不远就是边境线,还真的是防不胜防。

    等到收拾好出门时,陈雅洁和王韵就有点发呆了,因为李海和寒鸦俩人来来回回地朝吉普车上扔箱子,一连扔了二十多个,把吉普车的悬挂都压得向下沉了不少!这些,难道都是钱么?

    李海搬完了,见俩女人瞪着眼睛呆看,不由道:“这都是昨天开出料4子来,现场卖的钱,昨天太晚了,银行都关门,只好带回来,今天家里没人,得先送到银行去存起来。”

    王韵捂着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这,这得多少钱?你到底卖了多少料子啊?”

    李海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没卖多少,大头都搬回来,放地下室呢,这里也就五千万出头吧。”嘴里说着,心里却是有点爽的,从昨晚到现在,钱神一直在拼命叫,本大神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神力啊!那调门,和以前某位光头明星演的著名小品里面,经典对白很相似,让李海很乐。

    五千万,这还没多少?别看王韵从小生长在大富之家,可是她也不能把几千万这么不当一回事,尤其这看来还只是零头!李海这小子,发迹得真是太快了,遥想当初自己刚刚请他的时候,几百万都能把他震得找不着北了,那才多久前的事?这么想着,王韵忽然又是一阵柔情,李海崛起的全过程,貌似都是我见证的呢,这不叫有缘,还什么叫有缘?

    车子开出门,不远处的一间民房里,张彪手里拿着望远镜,嘴巴里就惊叫起来:“看那车胎瘪的!难道是把那些现金都放车上了?”

    他身边,另一个保镖悻悻地道:“这小子倒是手快!没关系,现金没了,还有那些石头呢,就不信他能把几车原石都搬走!走,进别墅去!”

    却不知,李海从倒后镜中收回了目光,心中冷笑:“傻鸟,只要你是图我的财,就逃不过我的感应啊!进别墅,只怕你有命进去,没命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