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73章天价吐血

    “赌?怎么个赌法?”李海眉毛一扬,林惊涛见他上套,更加起劲地解释:“李律师说我抢你看中的货,我林某人也是光明磊落的,想必是李律师看中了我这里的什么货。这么办,咱们各自拿十块石料,都解出明料来,看哪边的价值高,赢的,就得对方一半的货,如何?”

    这赌约,看上去是李海占了大便宜,林惊涛的货可有六车,是李海的三倍!如果算赔率的话,这就是三赔一了。可是事情不能这么看,李海的车上货色明显不如林惊涛那边,人家那几个专家也不是吃白饭的,再加上抢了李海不少货,怎么看都是他的赢面更大。

    一车大约是两千斤重,按照这里的单价,石料的成本就是两百万。李海手一挥,从寒鸦那里拎过一箱钱来,把盖子掀开,往林惊涛面前一放:“哪有那么麻烦?真金白银才叫赌!林先生,我们一赔三,我输了,这箱钱就是你的,你输了,给我三箱,或者给我三车货,随你便!”

    林惊涛顿时就“明白”了:李海买货,可以用公司的卡转账,可是这赌钱,他可不敢用公款,这两百万肯定是李海自己带过来的,想要捞点自己的私利!好啊,要赢就赢你的体己钱,最好是逼得你狗急跳墙,最后把主意打到明海公司的公款上,这样我叔叔再查出来,让你小子吃牢饭!

    越想越有道理,林惊涛很是豪爽地一拍巴掌:“好,就是这样,我马上让人去取现金,六百万,等你!”他想得很“聪明”,自己这几车货的表现都很不错,真实价值多半是要超过成本的,你李海拿两百万就想收我的货,美不死你!却不知道,李海其实根本不在乎他那堆垃圾,他就是想要摸摸现金,那可是六百万神力啊!

    李海二话不说,拎着钱箱子到了解石机旁,把箱子盖掀开,直接放在解石机旁边。这场面可是新鲜,别看在这里的人,出手都是几十上百万,上千万的手笔也常见,可是这红彤彤的一箱子钞票放那,视觉冲击力还是很强的!

    顿时一群人围了过来,虽说很多人都知道昨天有人在这大赚了几千万,可是大多数都不认识李海本人。有那认识的,向自己相熟的朋友介绍李海就是那位识玉能手,顿时一传十十传百,旁边的人也都晓得了,都来了兴趣,这位年轻人,这是要搞什么名堂?

    李海也不言语,闷头开始解石,不过林惊涛就是奔着让李海出丑来的,哪能容他玩低调?当即让张彪去宣扬自己和李海的赌局。

    张彪心里战栗,又不好不答应,他还捧着林惊涛的饭碗呢!偷偷看李海,正在那里闷头解石,好似没注意自己,他壮着胆子在人群里把小话四处2这么一传,大家都起了兴趣,解石本来就很吸引人了,何况还有几百万的赌注呢!

    不大功夫,另外三个保镖都从银行回来了,每人提着一箱钱,也放到李海的钱箱子旁边,四个装得满满的箱子一字排开,盖子掀起,红彤彤一片看上去真是叫人兴奋!

    李海这会心里笃定了,到了翻牌比大小的时候,他也没空玩什么低调,选出来的石料都是最值钱的。前两刀,那是故意削层皮,都没见翠,这一刀,他昨天解过那么多石料,也有点经验了,顺着石头纹路中的“藓”一刀下去,然后泼水一冲,顿时一片惊呼:“出翠了,出翠了!好绿!”

    林惊涛心里一惊,他也一直盯着李海解石呢,当然看到那刀下惊心动魄的绿意,疑似帝王绿!这是翡翠中最难得的颜色,只要看到过的人,都会感叹古人用词的精准,翠意欲滴这种字眼,真正描绘出了这种浓绿的美丽,那真的好像是有水滴出来一样!

    水一浇,那绿意已经很明朗了,确确实实是帝王绿!而且看地子,也不差,至少是高冰种。当时有人着急地征得李海的同意,抓着****上去,顺着那切开的窗口往里面照,然后就断言:“里面地子更好,有可能出玻璃种!”

    这可不得了!别看小说里动不动就玻璃种帝王绿的,其实整个翡翠市场,一年都未必能出几块这样的料子,李海这一块切出来的还只是高冰种的帝王绿,已经令人群激动起来,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朝里面张望,更多地是举起手机、平板和摄像机之类的设备,开始实地拍摄玻璃种帝王绿出炉的过程,有的就开始往微博上推了!

    林惊涛手都有点软了,他也知道玻璃种帝王绿的料子一旦出来,是个什么概念,只要这块料子里能掏出一副镯子来,那不用说了,光是李海这一块料子,价值就超过五千万,这还是有价无市,这种料子都是不会在市场上出现的。

    “不,不能是玻璃种啊!不能是玻璃种啊!”林惊涛一个劲地念叨,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笃定能赢的气派。旁边有新来的,不清楚状况,就是来看玻璃种帝王绿的,听见他这么念叨,都横着眼睛看他,心说这什么人啊,难得有机会看到这么极品的料子,你怎么还拆台呢?然后才听见同伴解说,人家这还带着赌注呢,看见没,几百万现钞就放那,谁的石头更值钱,谁拿走!

    然后,听者的眼神就变了,看着林惊涛很是怜悯,赌这么大,还碰上人家开帝王绿,这倒霉催的!算了,咱们看咱们的热闹,别理这人了。

    在林惊涛的绝望祈祷,和围观群众“不负责任”的期待中,李海也不敢自己乱切3了,开始一点一点地磨石头皮。好在这块料子很给力,薄薄一层不起眼的石皮,下面就是柚子那么大一块圆圆的翡翠,李海不一会就擦了出来,金老板颤抖着双手,“请”过来拿****和放大镜看了半天,然后激动无比地高声叫道:“玻璃种,里面绝对是玻璃种!外面是高冰种!”

    轰地一声,围观群众大喧哗起来,拍照声响成一片,更是议论纷纷,每个人脸上都是兴奋地红光满面:这么大的料子,光是镯子就能划出两副来!外加坠子和戒面什么的,这块料子如果打成首饰,价值绝对是九位数朝上!这些年翡翠市场的疯狂涨势,大家都是有目共睹,而且是越高级的料子,涨得越离谱,像这样一块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即便是这些做翡翠生意的老手,都不敢想象最终成交会是什么价格!

    好吧,说错了,围观群众并不是每个人都红光满面的,林惊涛的脸色就惨白惨白的,这,这混蛋,竟然开出了这种极品料子,这可是做梦才能梦见的极品翡翠啊!他甚至都有些庆幸,自己能亲眼见到这样一块翡翠从原石里绽放出光芒的全过程来,可是一想到,这代价是六百万的现金,他就肉痛得站都站不稳了!和赌注的损失相比,更令他咬牙切齿的是,李海,这个令他大丢面子的仇家,居然是这块极品翡翠的拥有者!

    一瞬间,林惊涛甚至有种冲动,让自己的保镖掏出枪来,直接把李海打死,抢了这块翡翠直接走人!不是开玩笑,如果不是仅存的理智,让他想到这里不是可以撒野的地方,他真的想要这么干了!帝王绿玻璃种的翡翠,不用眼睛看,是绝对体会不到,为什么这种翡翠会是极品了,那种美丽,真的是会让任何亲眼目睹的人为之沉迷和陶醉,甚至为之铤而走险,干出什么事都不稀奇!

    听着周围的议论,看着人们热切的眼光,全都被自己手中的翡翠吸引着,李海的心中却是别样思绪。有神力护体,他的神魂牢固,自然不会轻易被外力所动摇,这翡翠虽然美丽,他也只是欣赏而已。可是身边人们的眼神,却令他很是惊诧,这翡翠之中是不是有什么神力,能够吸引人的心神的?看这些人的样子,和那些赌场里失去理智的赌徒们,真的好像啊!

    对于他的疑问,钱神给予解答:“不用多想了,翡翠玉石,原本就是制作法器的原料,诸般神力法力皆可灌注其中,天生可以吸引神念,这些凡夫俗子哪里把持得定?不过其中并无本神的神力在内,你就不必介怀了。”

    这翡翠这么值钱,居然没有钱神的神力?李海越发好奇了,这钱神的神力,到底是个什么性质,黄金白银里面有,钞票4里面有,翡翠里面却没有?他到底是现代人,科学观念深入人心,哪怕遇到的是钱神,自己成为了神使,这样荒诞“不科学”的事情就在他的身上发生,李海还是很想搞搞清楚。

    接下来,他也懒得自己解石了,就站在旁边,指点解石的师傅,把他剩下的九块石料都解了开来。围观人群的惊呼声是此起彼伏,李海这十块料子中,当然数第一块玻璃种帝王绿最极品,不过后面的也都不差,满绿的就占了六块,剩下的都是玻璃种——嗯,因为近年来老坑石料的数量渐少,加上人们对于翡翠水头的重视,帝王绿的价格要远超玻璃种。好比一块阳绿玻璃种的,另一块是帝王绿高冰种的,那么后者的价格可能是前者的两倍甚至三倍!

    总体算下来,金老板给出的评判是,李海这十块料子,价值达到三亿一千万!

    林惊涛挣扎着,也让自己的那些面如土色的专家拿出十块料子来,至少应付一下差使吧?不出意料,这十块料子当然赶不上三亿的天价,不过输得也实在是太惨了一点,即便是精选出来的十块料子,还是有三块完全垮掉了,剩下的也多半不尽人意,最终价值甚至只有一百多万!

    林惊涛这才意识到另一个问题:搞不好,他这六车货,连成本价的一千二百万都赚不回来?再看看李海手里的帝王绿,林惊涛只觉得胸口发热,喉头发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