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71章朱莎崩溃

    朱莎坐在办公室里,面前放着自己的手机,心烦意乱得很。当天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个噩梦一样,死死地缠绕在她的周围,让她一直忘不掉,有生以来第一次,在一个男人的面前出现难以抑制的生理反应,让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她知道自己有夹腿综合症,这是从少女年代就开始的,不过这毛病不起眼,也没什么副作用,她就没当什么大事。后来年纪大了,处了几个男朋友之后,朱莎发现这几个男朋友,居然都没法让自己有什么兴奋的感觉,即便是拉手和拥抱,甚至是亲吻,她都始终很平静,可有可无的。反倒是偶尔几次的夹腿,令她快乐异常。

    逐渐地,对于夹腿的依赖越来越深,相对地,对男人的渴望就越来越少,甚至到了抗拒和男人有身体接触的地步。能入了朱莎法眼的男人,当然都是很出色的,出色的男人往往就比较缺少耐性,或者说不愿意牺牲,谁也不肯将就一个能看不能摸不能吃的女朋友,尤其是,这个女朋友外表看上去还极为性感亮丽,姿态又很高,让人很想去征服她。

    于是,经过几次失败的恋爱经历之后,朱莎对于男人彻底失望,与此同时,她的夹腿综合症也越来越深,到了近乎条件反射的地步。多少个夜晚,当她按照经验,把自己两条令人垂涎欲滴的长腿绞在一起,紧紧压迫着自己最敏感的地带,从而忘形快乐的时候,没有人能想到,在高高在上、视男人如无物的朱莎大律师背后,还有这样的一面!

    可是,一场意外,还有那该死的气囊刺激,令朱莎的这一面在李海面前曝光了!而李海,不仅是个男人,还是个年轻的男人,更是朱莎的学生!

    老实说,如果李海不是朱莎的学生身份,说不定朱莎还不会这么尴尬。没准,这会是个另类的好开端呢?李海身为个男人,本身的条件也是很好的,虽然年轻,虽然生涩,不过朱莎对他的前途还是很看好的。

    但是,学生!朱莎一想到这一点,就开始厌恶自己了,自己怎么会这么想,岂不是和隔壁陈江原那个专门搞女学生的烂人一个档次了!李海就算不是自己的学生,俩人也相差了整整十二岁啊,这样的差距,怎么弥补?

    “莎莎!”朱莎揪着头发,猛地尖叫了一声,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思维有点不受控制,竟然在很认真地评估着自己和李海有没有可能发展!这样是不行的,莎莎,你要坚定立场!

    勉强冷静的结果,朱莎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她真的是这么难以面对李海,也许趁着现在陈江原有意排挤李海的机会,索性让他离开天平所,会是个过得去的解决办法?

    2此刻,朱莎纠结的就是这个问题。早上,她好容易下定了决心,打了电话给李海,想要说说这个问题,可是才响了一声,朱莎就慌慌张张地把电话又给挂断了。这是违背她做人原则的!朱莎做事,一向是公私分明,想到李海因为自己的私心,在没有犯什么错误的前提下,却要被迫离开天平所,这样不公平的事,朱莎怎么能容许自己做得出来?

    可是,让李海这样留下来,自己又要怎么和他相处?要知道,李海现在起,最少两年时间内,都会是实习律师的身份,很多案子他自己是没法独立代理的,都必须要挂在朱莎的名下,俩人的面对面交流根本没法避免啊!而现在,一想到李海那张年轻英俊,又气质非凡的面孔,还有他看似纤细却又蕴含着惊人力量的身体,朱莎就有点腿软,不由自主地两条腿就会绞起来!

    心理学上,这其实很正常,一件事对人的印象越深,就越容易形成条件反射。以往朱莎在夹腿寻求快乐的时候,她的注意力是集中在下面敏感处受到的摩擦和压迫上。可是在经过那次事故之后,当天晚上她在自己家里就又经历了一次,比在车上更加强烈的峰潮,而那一次,从头到尾,她的脑子里全都是李海的影子,都是李海那诧异迷茫中,带着火热的眼神!那次车祸,最终让朱莎身体失控的,不就是李海的手推动了气囊么?

    把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双腿之间,朱莎紧紧咬着嘴唇,最近她养成了这个习惯,因为一旦她的条件反射源变成了李海,一天中兴奋起来的次数,比以前多了很多,她不想自己变成个随时失控出丑的荡妇!

    眼睛望着眼前的手机,朱莎保持着这个姿势,已经好几个小时了,期间她除了接几个电话,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办公室,甚至连午饭都没有吃。她在等李海回拨过来,虽然早上自己只让铃声响了一声就挂断了,但是李海看到是自己打来的,应该会回拨过来吧?可是,朱莎又有点希望李海干脆别打回来了,她完全想不好,自己对李海该说什么!

    突然,电话铃声又响了!朱莎的电话是很忙的,早上响过几十通。她很期待有电话来,因为一旦涉及到公事,她的心才能平静下来,继续做那个令人尊敬的律师兼老师;可是每一次电话响起,她的心又禁不住一抽,生怕那就是李海打来的。

    这一次,她看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顿时双腿间不由自主地一阵抽搐,把自己的左手夹的都有些作痛:是李海!这家伙终于回拨了!

    “莎莎,你要冷静!要冷静!就像以前一样,不管说什么,语气不能有破绽!”朱莎拿起电话来,连续深呼吸3,然后有意识地挪开双腿,很不雅观地分得开开的,这样可以对自己少一些生理刺激。然后,她觉得自己做好了准备了,才打算接听,就在这个时候——

    电话居然挂断了!

    一瞬间,朱莎几乎要出离愤怒,倘若李海现在站在她的面前,朱莎说不定能直接把电话砸到他身上,指着他大骂:李海你还是不是男人!我这个女人当着你的面出了那么大的丑,我都有胆子主动给你打电话,现在还敢接你的电话,你居然敢不等我接听就挂电话?

    理智上,她也知道自己这样想并不对,电话断掉可能有很多原因,断电啊,有电话进来啊,有事啊——但是,对于朱莎来说,她那根弦,这段时间来实在绷得太紧了!而这个鼓起勇气却没接到的电话,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朱莎把手机重重拍在桌子上,然后把脸伏在自己的双臂间,无声地抽泣起来:她,实在坚持不住了。

    李海掐断了手机,动作也很迟疑。他并没有想到,对面的朱莎是那种状态,只是单纯地觉得,自己似乎没有准备好,能够像往常一样面对朱莎。嗯,虽然朱莎在他面前出了丑,不过李海是个男人啊,男人见到个漂亮女人,在自己面前流露出如此媚性的表现来,他会有多尴尬?甚至,李海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他对于能够见到这一幕,心理感觉还是很幸运的。

    他之所以为难,理由和朱莎不一样,他是担心自己从此对朱莎多了很多男女方面的遐思,这种状态对于工作和师生关系,都是很不好的,更要紧的是,赵诗容也和他们俩一个组,都在朱莎的手下工作!在自己已经无限接近的女朋友面前,和女上司之间发生办公室暧昧,嗯,想想是很过瘾啊,做起来的话,你是怕赵老爹手里的枪不够多吗?

    “也许,趁此机会,离开天平所,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期然地,李海脑子里居然出现了这个念头,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离开天平所,在此之前他可是从来没想过,即便是受到了另一位美女律师朱贵樱的力邀,即便是遭到了陈江原主任的无端排挤。可是,谁让他和朱莎之间,忽然就出现了一个几乎无法解开的死结呢?

    “唉,算了算了,且顾眼下,这事回去以后再说吧。”对于朱莎没有及时接听电话,李海也有点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好像这电话没打通,责任可不在我啊!他却不想想,自己也只是让铃声响了三声就挂断了,正常情况下一般人接不到都很常见。至于朱莎如果再打过来,那也挺好,就听听朱莎怎么说,再做打算呗。

    可是,这一天,直到半夜,朱莎都没有再打电话过来。

    4 李海也没去多想什么,他已经下意识地开始逃避这个难题了。眼下他最关心的,是如何趁着这次翡翠公盘的交易,让自己的神力积累到,足以应付程二少的迫害的地步。尽管海狗、赵诗容,甚至是自己的司机小从,都流露出帮忙的意愿来,但是李海从来不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几乎是在李海下楼的同一时间,寒鸦也从他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不大功夫就热好了饭菜,俩人狼吞虎咽地对付了,李海便道:“寒鸦哥,要不今天再去金老板那里看看?”

    寒鸦有些诧异,如果李海是这个打算的话,干嘛要从金老板那里换四百万的现金出来?因为金老板那里很方便,什么卡都能刷,根本不需要带大额现金。关于这一点,李海也想好了借口:“总不能都给自己赚私房钱,我看到好料子也要收进来,那时候说不定就需要现金了。而且今天去金老板那里,估计不会需要昨天那么久,也可以去别的场子看看。”

    至于去完金老板的场子,再去哪里,李海也不以为是个问题,昨天光是那个仓库区,有人进出的大门就不止一个了,可见金老板做的生意,也不会是独家。

    寒鸦以为然,便锁上了门,俩人带着昨天的四百万现金,又开车来到金老板的场子。大白天的,人比昨晚多了一些,可是场子里的光线还是一如既往地黯淡,人家就是这个风格,你爱来不来吧。

    看到李海又来了,金老板依旧笑脸相迎,而且还显得很开心,李海就奇怪,这老板当真这么厚道么?不过看了看场子里的形势,他才明白过来,今天来这的人,比昨天多了几成,更重要的是,买主们十分踊跃,对于金老板场子里的石头都好似很有信心似的,一车一车不要钱一样搬出来。

    金老板笑呵呵地说道:“李老板,都是你大涨之后带来的财水啊,你看这人气,附近几个场子都比不上我了!看看,尽管看,今天我又调了一批新货来,刚刚上架!”

    李海心下坦然,这真叫你好我好大家好啊,恭喜发财恭喜发财!他跟金老板客套完了,正要转身去看货,身后陡然有个人冷笑起来:“姓李的小子,你也会看翡翠原石么?不怕赔得回家的钱都没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