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67章驼铃如梦

    背后是一盘很大的棋?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李海心里吐槽,一般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意味着听众要做好准备,牺牲点什么东西了,要不然这盘大棋要怎么下呢?可是这盘棋和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和大兴制药有关?

    对于他的疑问,赵诗容也是迷惑不解,其实赵诗容就是发现黄依依进了李海的房间,很久都没出来,放心不下过来打个岔,随口编个理由而已。这句话里的意思,赵老爹是跟她提过一下,不过也是语焉不详的,她又知道多少?现在就是想掰都掰不出来。

    即便如此,赵诗容心情却很不错,李海果然是立场坚定的好男人,这种送到嘴边的肉都不肯吃,令人刮目相看啊!赵诗容之所以会过来敲门,心中其实是有点小阴影的。和李海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带着镣铐跳舞,那一纸飘渺的婚约,能禁得住彼此的身体不过于接近,可是朝夕相处言笑不禁的,赵诗容发现自己对李海越来越在意,心防也是越来越脆弱了。

    这样下去,她真的害怕,一年以后那个婚约,如果必须要实践的话,自己该是多痛苦?李海又会多么痛苦?倘若今天李海做了什么事,虽然赵诗容和李海之间关系未定,说不上什么背叛不背叛的,可是赵诗容心里,对于李海却又能多坚持一段时间了。

    有时候,男人太优秀了,也不是好事啊!赵诗容有点开心地这么想着,却不肯说出口,要是说出来了,李海太得意,而且岂不是暴露了自己过来敲门的真正目的?她才不要,女人不能太主动,这样会被男人看轻的,一定要男人主动,自己半推半就才行。

    俩人议论了一会,依旧不得要领,李海倒是看得开:“既然是有大事,那么到了火候,程先生想必会告诉我的,现在么,我反正不知道,想做什么都随心所欲,不也很好?至于程二少想怎么对付我,明天我回去,后天就上飞机去云南,等我回来,程先生也应该从京城回来了,有他主持大局,我还怕什么?好了,也累了一天了,学姐早点休息吧。”

    一夜无话,第二天起来,俩人找到邰亚菲告别,恰好今天姚诗儿没什么戏拍,陪着俩人一起吃了早饭,然后目送他们上了车。车子刚启动,姚诗儿忽然追上来,连连敲车窗。李海赶紧吩咐小从停车,摇下车窗来,没等他问什么事,姚诗儿在他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嬉笑道:“奖励你的,不吃潜规则,好样的!”说完就跳到一边,咯咯笑着冲李海挥手,那意思你可以走了!

    李海愕然,心说没想到啊,居然有这样的意外收获,这算不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他失笑,把车窗升起,回头看见赵诗容似2笑非笑地看着他,不禁有些尴尬:“呃,算不上什么吧——”看看后座蜷缩着身子,冲着他微笑的黄依依,李海也掰不下去了,只好装傻。

    赵诗容也微笑着没说话,心里却也是有些燃烧起来:这男人,看样子很抢手啊!哼哼哼——而且李海,你不知道吗,你不吃潜规则这一件事,感动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姚诗儿哦!不过我是不会让你知道的,免得你太得意,更加抢手了!“有机会的话,是不是该让李海知道知道,我也是很抢手的呢?好像不行哎,已经有个程二少出现了,要是那几个也杀出来的话,会不会把李海直接吓跑了?”

    赵诗容独自小烦恼,李海独自小得意,黄依依独自小计算,司机小从独自掌着方向盘,从竖铺到之江几百里的路,车里的四个人就这么沉默地过去。

    一直到了之江市区,李海刚想问问黄依依的家在哪里,先送她回家,不想手机却响了起来,居然是海狗。他接起来,笑道:“狗哥,这么热情,军航那边不是安排好了吗?别告诉我有变动啊,这会临时买机票可麻烦!”

    海狗的声音却意外地严肃:“少废话,李海,行程有变,你别回家了,直接让小从送你去建桥机场,军航的班次他知道,寒鸦在那里和你会合。如果有什么必须带的东西,告诉我在哪里,我去你家取来,带到机场给你。”

    这么急?李海心中一紧,随即便明白过来,这肯定是程二少那边有了动作,海狗是怕自己出事!而既然军航是安全的,则这动作,多半就是那位魏岳公子的老爹安排的,政法委的手可伸不到军用航班上。

    男人说话,心照而已,也不用啰嗦太多。李海去看翡翠,就是凭一件放大镜,还有自己的一身神通,没有什么必须带的东西,当即谢过了海狗,冲着赵诗容说明自己的行程改变:“原定明天的航班飞云南,不过这军航看来不靠谱,临时提前了,我这就得去机场,要不先送你回家吧?”

    赵诗容看着李海镇定微笑的脸,蓦地心里一阵激动:这就是男人啊,明明是有事要发生了,却说得这么轻描淡写的。李海,你忘记了,我是军人家庭出来的,军航是什么概念,我比你清楚啊,你这种借口,真是拙劣的可爱!

    她的手指微微颤抖着,努力告诫自己,既然李海不想让我担心,我就要装作不担心,要不然他会失望,也会不安心的!“不用,你着急赶航班么,在路边把我放下,我自己叫车回去就好,大白天的很方便。”

    座位后面的黄依依默默地望着俩人,她很不甘心,但是又很明白,现在自己如果出声,硬要宣示自己的存在的话,只会3适得其反。她只是心里默默地想着,有一天,我也会占据现在赵诗容的位置吗?

    李海看着赵诗容脸上的笑容,最终点了点头,吩咐司机靠边停车。车子停稳,赵诗容拎着包跳下车,然后挥手叫李海,李海探出头来,不想脸上又被亲了一口,而且和姚诗儿那一口相对称,亲的也是用力得很。

    赵诗容也来这手?李海还没反应过来,赵诗容把他的脑袋一推,推回车里,然后大声道:“安心去云南吧,等你回来,保证什么事都没有了!记得带礼物给我啊,要不然我不饶你!”

    捂着脸上刚刚被亲的地方,望着赵诗容挥手时故作镇定和坚强的神情,李海只觉得一股热流冲上心头,眼睛里的世界都有点模糊起来。这一刻,当真是百万大军挡在他的面前,他也绝对是“虽千万人,吾往矣!”

    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他只是握紧拳头,冲着赵诗容挥了挥,然后拍了拍座椅:“小从,开车,去建桥机场!”甚至,他都没有从倒后镜里去看一眼赵诗容的身影!

    小从应了一声,不知怎么,李海觉得他这一声,和平常有些不一样,也或许是想多了?不过,开了一会,小从忽然轻轻哼起歌来,而那歌声,从一开始就是颤抖着的:“送战友,踏征程,耳边响起驼铃声——”

    “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兄弟!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一直到机场,小从的嘴巴里始终哼着这首歌。李海也一直没说话,见到海狗,和他握了握手,从他手里接过机票,然后就走进了闸口。

    在那里,是个面目普通的男人,动作轻松自然,如果你不去特意看他,甚至根本意识不到这个人的存在!想来,这就是寒鸦吧?他和寒鸦握了握手,感到寒鸦的手不像他的人那么冷,温暖而坚定,这才像是抓狙击枪的手。

    走出候机厅的时候,他回头望了一眼,见海狗和小从并肩站着,正在看着他们,便用力挥了挥手。没想到的是,小从忽然大声唱了起来:“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

    然后,海狗也跟着唱了起来,比小从唱得更大声。这里是什么地方?军用机场,到处都是当兵的,一听到这首歌,全都站住了朝这边看。然后,当他们发现,是两个男人正要上飞机,另外两个一看就是军人出身的正在唱歌的时候,情不自禁地,也跟着哼了起来,低沉的喉音在整座候机厅里回荡着。

    李海眼底一热,赶紧转过头去,脚下加紧了步伐向外走去。如果再听一会,看一会,他或许会忍不住流下眼泪来吧?

    寒鸦紧紧地跟着他,亦步4亦趋,不需要排练,俩人的步伐似乎很快就协调起来。而李海,也感到这位一直神秘莫测的狙击手寒鸦,和自己的距离变得接近了一点点。这就是战友情吗?小从看到赵诗容送别自己的那一刻,才唱了起来,是不是赵诗容那出身军人家庭的情感自然反应,让他想起了战士出征时的情景?

    走上停机坪的时候,他轻轻说了一句,是对自己,也是对寒鸦:“我忽然有些遗憾,此生没有当兵!”

    他只是有感而发,哪怕是见多了对于军队的赞颂,那些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都不如刚才那简简单单的小合唱,给他的印象来得深刻,军人这个团体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给他如此鲜活的感受!

    并没有指望得到寒鸦的回答,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寒鸦居然回应了:“是,男人不从征,人生不完整!”

    惊异地看了一眼寒鸦,李海笑了起来,心头的阴云被一扫而空,区区跳梁小丑程二少和魏岳之流,算得了什么!

    然后,他才顾得上看眼前的停机坪,传说中的军航——嗯——嗯?怎么,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