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64章潜规上门

    这个意外的插曲,李海并没有放在心上,倒是姚诗儿事后专门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这个魏岳也是之江市追过来的,听他吹嘘,他父亲似乎是之江市政法委的一个领导,口气是很大,叫他小心一点。

    李海连声叹气:“诗儿,你说我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对头?这事得怪你吧,以后可不能再随便乱说了。”

    姚诗儿听他的口气很轻松,也笑道:“好啊,那咱们就假戏真做,这样就不叫绯闻了,只能叫新闻,那我也不用乱说了哦,李律师,你觉得怎样?”

    说笑一会,挂了电话,李海把魏岳的身份和赵诗容说了,赵诗容恍然:“怪不得,这家伙没见过你,听了姚诗儿的话就能辨认出你的身份。而且知道你是谁还敢动手,政法委的爹很了不起么?”

    李海心说你有那么个爹,肩上两颗星,还没杠杠,当然不觉得政法委的爹有什么了不起了。我这边可是基金会一大摊子,基本上生意都在政法委的地盘里呢,他那边只要稍微拿捏一下,估计手下们就要叫苦了,到时候这怨气还真是冲着自己来啊!他走到一边,电话打给杨四,杨四听说他惹了魏岳,由头还是为了个女明星,也是为之无语:“这个魏岳,他爹是政法委的副书记,也是靠着巴结富豪哥,才能走上来的。现在对基金会也算是照顾,我这边也和他见过了,打过招呼上了供。你放心,顶多再放点血给他,他不敢翻脸的,要不然我手里有的是办法弄他。”

    李海听他说,这才放心了。过了不大一会,杨四电话又打过来,语气却有些变化:“事情有点不对劲,我刚才打电话给姓魏的,嗯嗯啊啊的,阴阳怪气还不吐实话,被我拿话点了,才问我,基金会现在到底是姓程还是姓李?听他的话音,好像是一定要你摆酒向魏岳赔罪才行。”

    基金会姓程还是姓李?李海的心里一突,难道是程先生发话了?随即觉得不对,现在程先生在京城,这么点小事谁去告诉他?打死他都不信,魏岳他爹能有这通天的门路!而且程先生如果要敲打他,基金会内部就可以摆平了,更不需要放风到外面去。

    这么一想,之江市除了程先生,还有个姓程的会和自己过不去的啊!“程潜?是他在背后策划,要对自己不利吗?”

    李海皱起眉头,他并不怎么怕程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可是有程先生的面子在,他也不好把程潜收拾得太厉害,而且现在也说不好,程潜会怎么对付他,自己就算打电话给程先生,又怎么说呢?说你弟弟到之江市来做生意,我觉得不爽,你让他回去吧!这种话说出来,等于是逼着程先生2在他弟弟和自己之间选择,李海没有任何把握能占优势!

    所谓的疏不间亲,道理就是这样,程潜怎么说都是程先生的弟弟,想要借程先生的势来对付他,最后只有自己吃亏。

    李海才发现,自己现在看似风光,其实还是沙滩上的城堡,根基不牢啊!如果失去了基金会这层皮,自己还剩下什么?

    赵诗容见他一直皱着眉头,忍不住问了,李海也就说了,这没什么好瞒的。赵诗容想了想,道:“程潜找你的麻烦,归根结底还是你挡了他的财路,这个魏岳只是跳梁小丑,不管是他还是他爹,有程家大少在,都掀不起什么风浪来。李海,要不我找我爸出来说句话,程潜肯定不敢放肆。”

    李海看着赵诗容,看得她有点不好意思了,嗔道:“看什么呀,眼神贼贼的,跟你说正事呢!”

    见赵诗容发嗔了,李海才笑道:“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你爹可是巴不得我自己滚开,别来缠着你呢,他就算肯帮我说话,代价多半就是叫我自己识相点滚开,你说我能愿意么?我可是顶着你爹的枪口,才能坚持下来的啊!”

    赵诗容脸上一红,心里却甜滋滋的,可是随即又替李海发愁,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怎么办呢?其实也很简单,李海只要认输了,程潜看在他大哥的面子上,也不会多难为他,而且说到底,那大兴制药公司又不是李海的,他只是王韵的法律顾问而已——

    可是,看李海的眼神,赵诗容就知道,他是绝对不会选择这条路的。士不可不弘毅,这是李海告诉她的,抱着这样的信念做事,李海才能够坚持到了现在,有了这点成就:他怎么可能为了自保,而坐视程潜把自己委托人的利益给吞了?

    见赵诗容也开始发愁,李海反过来宽慰他:“别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程二少在之江市没什么根基,他就算能放风出来,也顶多是让我借不到基金会的势,他自己也没法用基金会做事。我想他是想通过政法委来收拾我,可我是律师,只要小心一些,政法部门又能拿我怎样?”

    赵诗容更是急了:“你说什么孩子话,平时上课都听得多了,那些人发起蛮来,吃亏的律师还少么?多的不用,随便找个由头关你十天半个月,给你下个刑事处罚,让你从此当不成律师,你还能怎么办?”

    李海当然知道她说得是实话,律师怕警察,就怕在这里,律师软也就软在这里,职业生涯都捏在人家手里,腰杆又哪里能硬得起来?不过,我李海可不是普通的律师啊,我还是钱神的神使呢!只要和我面对面,那“财迷心窍”的神通还没开过张呢,程二少又算得了什么?3

    想到这里,他发现一件事,那就是只要有足够的神力,他就什么都不用怕!钱神适时跳出来显摆:“小子,你现在才明白么?神使这个身份,才是你的立身之本啊!忘记什么都别忘记这个,还不赶紧给本神去挣神力,找信徒!”

    李海很难得地没有反唇相讥,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神力啊神力,这次去云南搞翡翠买卖,能为我赚到多少神力?可指望这条路救命呢!不对,救得不是自己的命,而是自己的腰杆,真要是没有办法了,面对程二少的压力,自己还能挺直腰杆做人吗?

    明天就要回之江市了,后天就上飞机,李海索性也不着急回去了,这里竖铺不是之江市辖下地区,魏岳他爹手再长,一时半会也伸不到这里来,想要在这里设局对付他,恐怕还欠点火候。

    他干脆和赵诗容在竖铺逛了起来,东看西看,到处游荡,赵诗容先还替他着急,后来见他始终胸有成竹的样子,反倒佩服起来,说他逢大事有静气,自己老爹也最欣赏这种人了。其实赵诗容心里也想好了,大不了自己回去求老爹出来说话,至于以后和李海能不能继续发展,那就看缘分了,顶多拖个一年,等到那个自己都不晓得是何方神圣的未婚夫出现,应付完了老爹的差使,再开始也行啊!是自己的缘分,总会来的,不是吗?

    情窦初开的少女,总是这般单纯地坚信的,赵诗容这么想的时候,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李海在她的心目中,已经占据了一个极为特殊的地位。

    俩人玩了一圈,就玩不下去了。倒不是不好玩,四处看人拍戏还是挺有趣的,时不时还能遇到些电视上的熟面孔,带来些惊喜。可问题是,李海和赵诗容走在一起,实在是太招星探了!邰亚菲能看出来的东西,别人当然也能看出来,李海的独特气质,赵诗容的秀丽容貌,俩人站一块,要多抢眼有多抢眼,站在片场旁边,那些从业人员能不注意到他们么?

    实际上这也是竖铺能吸引众多做着明星梦的年轻人到来的原因之一,在这里遇到什么星探的话,你基本上不用怕对方是假冒的,可以直接带你去试镜啊,用不着跟着人家到个什么莫名其妙的地方去拍些莫名其妙的照片。

    可是李海和赵诗容不在此列啊,被那些星探骚扰急了,好说歹说还是有几个一直跟着,就跟广场上要饭的一样死追不放说个没完,李海有些恼火了,直接亮出自己的名片来,上面清楚写着华美公司法律顾问,那些星探统统大吃一惊,这么年轻这么帅,居然是华美公司的法律顾问?甭问,就算人家想入行,差不多也是邰亚菲碗里的菜了,都别惦记了,走吧4。

    好容易打发了这一堆,眼看又有一堆不知情的想上来骚扰,李海实在撑不住了,拉着赵诗容落荒而逃,大热的天俩人都是一身汗,回房间洗澡吧。

    洗完出来,李海披着浴巾,在房间里吹风呢,门外有人敲门。他以为是赵诗容敲门,想想也省得麻烦了,就把大浴巾在腰上一围,就这么下面真空上面全开放,去开门了。

    一开门,他有点不好意思,对方的脸也红了:“李律师,打扰你休息了——”原来不是赵诗容,而是黄依依!

    李海讪讪地:“有事吗?”看着黄依依的打扮,简简单单的白色短袖衬衫,牛仔短裤,青春热力逼人而来,好身材曲线毕露,脸上又带着一抹羞红,李海不觉想起之前邰亚菲所说的话来:你已经被利用了,拉她下马对你也没有多大好处,如果事后她再到你碗里来了,你吃还是不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