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53章宣判波澜

    走出法庭的时候,张威航已经是面如死灰,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原本铁板钉钉消失了的笔录,居然又出现了!那是撞人事件发生之后,被告第一次接受警方的讯问时所做的笔录。在这份笔录上,被告清楚地承认,确实是他走得急了,不小心撞到了原告的母亲,然后把老人送到了医院。

    有这一份证据在,这案子就可以说没什么好争议的了。被告一方,顶多是在赔偿的数额上争取一下,而身为被告律师的张威航,被这意外出现的笔录给震得面无人色,方寸大乱,根本就没有办法提供有效的帮助,还是朱贵樱老道,尽显大律师的风采,虽然也是出其不意,但她的应变就快了很多,最终把原告超过八万的索赔额,减少到了仅仅三万,赔偿方案也是按月从被告的账户上扣除,三年还清。事实上除去通胀的因素,被告最终赔偿的金额,也就和原告当初要他赔的两万多相差无几了。

    绕了这么一大圈,花了律师费,赔上诉讼费,最终得来的还是这么个结果,被告方,那个小伙子,简直就是欲哭无泪。在他的注视下,张威航连和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要知道这也是他第一次正式上庭!四年的法律念下来,第一次出庭,本指望一炮走红,谁知道——“这都是李海那个混蛋的错!”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张威航早就犯下几百次谋杀罪了!可是李海看着被告和张威航那难看的脸色,却一点都不同情,如果被你们这么搞法,最终得手的话,对于我们这个社会,对于那些有心做好事的人,对于那些需要帮助的老弱病残,会是多么沉重的打击?王八蛋,杀了你都不嫌多,仅仅是输一场官司简直是太便宜你了!

    宣判之后,李海和身边的宋婷击掌相庆,宋婷的脸上满是惊喜,笑得跟一朵花一样:“李海,还是你有办法!怎么找到那份笔录的?”

    李海笑了笑,那个所长既然很识相,不但交出了笔录,还承诺调走,让出位子给林沐晨,他也就不为己甚,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咱们说话得算话呐?“学姐,天机不可泄露啊,总之这官司你是赢了,要请客么?”

    宋婷呸他:“你好意思,这案子本来就几千块律师费,你来了还分走一半,我拿什么请你啊?忙了快一个月,才赚了两千块,我容易么!”

    原告那位科级干部,也过来和两位律师握手,不过却显得不是很满意。李海能猜到他为啥不高兴,在他心里,己方证据确凿,他又做好了法官的工作,这案子本该是他大获全胜,想怎么拿捏对方都可以。可是最终的结果,却是对方那位美女大律师力挽狂澜,把赔偿金额一减再减,而且都是有理有2据,让人无话可说,这么一通流程走下来,让人觉得好像是己方吃了亏一样。此人大小是个官,心里能痛快嘛?

    李海也不放在心上,这个案子,他并没有深度介入,甚至和原告的交集都不算多,主要精力都放在那份笔录上,只要最后不弄出令人扼腕的事来,他也就足够了。和原告握完了手,见原告转身朝庭上走,李海心中一动,伸手拉了他一下,原告转头过来,诧异中还带着点不爽:“什么事,李律师?”

    这脸色可真够难看的!李海心里也不爽了,过河拆桥没你这样的吧?不过为了自己好,他还是指了指旁听席的方向:“看到没有,那两个和被告律师说话的人,那是记者。你现在过去和法官握手,人家只要轻轻加上一笔,这案子立马就能披上司法黑暗的外衣,你信不信?”

    记者!原告顿时一惊,对于官员们来说,防火防盗防记者,这几乎已经成了本能了!立马对李海改颜相敬,这小律师不错啊,想得周到,就是刚才庭审辩论的时候说话少了点,可能办案经验不足吧。他再度和李海握手,道:“谢了,李律师,咱们以后多联系啊!”

    你这算是有意提携我吗?好吧,一个科级干部,成事不足,坏事有余,不要得罪的好,李海微笑相应,然后原告绕了个道,躲开可能碰到那两位记者的方向,径直闪人了。

    宋婷和李海一道,来到被告席前,朱贵樱站在那里,主动伸手,脸上笑容也很自然:“打得不错,两位新同行。”

    这位和朱莎齐名的美女律师,今天让李海领教到了她的厉害,握手的时候,李海一边体会着那冰凉的小手奇妙的触感,一面摇头:“还是你厉害,朱大律师名不虚传啊!”

    宋婷也是摇头叹气,同样是女人,她心里对于朱莎和朱贵樱这样的前辈,真是打心眼里奉为偶像:“今天算是知道自己的差距了,以后还得多多努力像你学习啊,朱大律师。”

    朱贵樱笑眯眯地,一点也不在意官司输掉,反而还向李海道贺:“李海,这案子这样的结果,你可以放心了吧?其实,你应该相信,我们的法律虽然还有很多不足,但是总体并不是坏的法律啊。”

    李海心说我能相信吗?要不是我开了金手指,压服了那位帮助毁灭证据的派出所所长,这事最终会是个什么结果!他正要说什么,旁边有人很不客气地插嘴:“请问原告律师,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会临时增加证据目录上没有的证据?”

    按照法律规定,原告方的证据,需要和起诉状一起呈交法庭,起诉状后面就会有个证据目录。而原先起诉的时候,这笔录就丢了3,所以目录上自然没有这份笔录。张威航和那两位南国旭日的记者,站在李海的侧后方,一脸怨毒地看着李海,恨不得从他脸上啃一口下来似的。

    干嘛,这是要集火攻击我吗?李海淡淡一笑:“不好意思,添加这证据,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的,张律师,你有问题的话,应该当庭向法庭质证,在这里说,不觉得有点晚了吗?”

    张威航脸色顿时又难看了几分,他那时都被笔录的出现给打懵了,哪里还知道换个方法反驳?而朱贵樱则比他冷静多了,也曾就此质证过,当然程序上是全无问题的。

    见张威航吃了瘪,洪记者挺身而出,目光闪烁地望着李海:“李律师,请问你对于本案中这份笔录的突然出现,有没有什么内幕可以说说?”

    李海看白痴一样看他:“洪记者,请问你今天早上吃饭了没有?”

    洪记者一愣,本能地觉得这话不是好话,马上反击:“李律师,我认为你的问题,和我所问的无关,我不需要回答。”

    李海一摊手:“对啊,我也觉得你的问题和本案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需要回答。”

    “你!”洪记者大怒,如果这里不是法庭现场,旁边还站着两个法警,他说不定会朝李海脸上来一拳,这牙尖嘴利的律师,太可恨了!这还是先前吃过了李海的亏,知道这律师不好惹,除非有把握获胜而且不会留下证据,否则还是认怂的好。

    黄记者见状,情知今次是讨不到便宜了,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李海不是还要和我们南国旭日杂志社,打那个明星名誉权的官司么?好,我这就上报老总,这个官司打定了,而且还得让你到羊城来,到时候占了地主之利,看你还狂不狂?他皮笑肉不笑地拉着洪记者,还有依旧难以冷静下来的张威航,转身就走,朱贵樱朝李海和宋婷点了点头,也走了,不过却是走了另一个方向。

    顷刻间变得空空荡荡的法庭,看得宋婷叹了口气,一边和李海并肩朝外面走,一边抱怨道:“李海,我觉得我真的不行啊,原本这案子,只要有了那份笔录,是十拿九稳的,可是没想到,朱贵樱这么大能,我简直没有任何反驳的机会,道理都让她说了。”

    李海深有同感,别说宋婷,他也一样,虽然并不特别在意,可是当时面对朱贵樱咄咄逼人的词锋,他也觉得难以招架。这是经验和智慧的差距,不是钱神能够帮他弥补的,只有慢慢积累了。

    出了法庭,司机小从已经把车开出来了,李海正要邀请宋婷上车一起走,后面一辆白色大众按了按喇叭,车窗摇下来,露出的居然是朱莎那张冷艳4的面孔:“小李,小宋,上车吧,中午一起吃饭。”

    朱莎这是有什么事么?李海刚要拉开车门上车,忽然听见不远处有个女人笑道:“哟,有饭局啊,不介意添我一双筷子吗?”

    朱贵樱?李海扭头一看,果然,穿着一件大红裙子,正在款款走来的,不是朱贵樱还是谁?可是朱大律师,你不缺这一顿饭吧,怎么会上赶着凑朱莎的饭局?回头再看看端坐在驾驶座上,纹丝不动的朱莎,虽然俩人都保持着风度,可是李海怎么感觉,这一块的气压陡然升高,让人有点呼吸困难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