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49章明海翡翠

    李海真正的目的,也就是黄记者说的这样!生出这个事端来,有派出所的处理笔录在,两个记者也都道歉认错了,足以证明是记者先对他存有恶意。如果这两位记者回去再作出一些不利于他的报道来,那么很简单,只要把今天的事实揭露出来,起码可以把水搅浑,不是处于一味防守的状态。

    其实,他已经摆平了那派出所所长,笔录都找到了,可谓是釜底抽薪,这两个记者原本也闹不出什么大事来。可是对于这种拿钱的记者,李海实在是痛恨无比,你身为记者,就不该收钱,否则客观何在?更不用说,你这收了钱,还是来对付我的,我不折腾你折腾谁?

    见两个记者走了,他看看也大中午的了,几个律师同事陪着他一直到现在,索性大手一挥,请客吃饭!高宗保也在其中,这可不是他有多热心,实在是他和李海同在朱莎小组里,面子上也得过来,现在一听说李海要请客,当即叫嚣着要吃大餐!

    朱莎却驳回了:“李海,虽然你伤的不算重,不过还是休息一下,烫伤还是要忌口几天的,我看你先回去休息,改天好了再请客吧。”

    李海心说我这伤不碍事啊,这水泡随时都能消下去!想想而已,现在还得装着,好在赵诗容也在,便腆着脸向赵诗容道:“学姐,帮我熬粥吧,我受伤了呢?”赵诗容脸上顿时红了,恨恨地白了他一眼,这不是等于在众人面前公开俩人的关系了吗?可是他爹都说了,不许正式谈恋爱,得等到一年以后再说啊!

    有心断然拒绝吧,这家伙肩膀上好大一个水泡,看着也心疼,最终赵诗容是扭头疾走,抛下一句:“我去买点东西,你自己回家!”算是避开了尴尬场面。

    李海讪讪地,跟朱莎和众律师同事道别,自己上了车,转了个圈到家,发现赵诗容拎着好几个袋子,却已经先到了,正在那里付出租车费呢。

    司机小从知趣地没上楼,李海和赵诗容前后进了屋,往沙发上一躺,打开空调,嚷嚷:“其实在外面吃多好,我肚子饿死了!”

    赵诗容不来理他,自己去厨房忙活,一边弄着菜蔬,一边奇怪,怎么昨晚才做饭给他吃了,今天换了个地方又做饭呢?这么快就成了煮饭婆了吗?想到深处,姑娘忽然害羞起来,偷眼看李海,却发现他已经不在沙发上躺着,而是跑到书桌上开始写字了。

    赵诗容一时好奇,把粥煮上以后,走过去看,李海抬起头来,冲着赵诗容笑笑:“学姐,你看我这字如何?”

    赵诗容和李海同学两年,辩论队里常见,当然知道李海的字是什么德行,还为此取笑过他,今天可是大吃一惊2,这字不是一般的好了!不敢说是自成一家吧,但是已经算得上有骨头了,讶然道:“李海,你什么时候练的?”

    李海一阵得意,晃了晃手里的神笔,当然不会明说,这是文章之神帮我在写呢!事实上,现在李海练字已经成了习惯,每天必练,要不然他实在是害怕,万一哪天被神力侵蚀了身体,侵蚀了灵魂,成为神力的奴隶,那可就惨了。“练得还不错吧?学姐,以后你可不用再说我的字难看了!”

    原来,是因为我说他的字难看,所以他才偷偷练字,不知不觉已经练得这么好了吗?赵诗容心底一颤,周围人喜欢她的太多了,她一直都没有怎么在意过,至于李海,虽然大家都在一个辩论队里,经常接触,但是李海其实并没有对赵诗容如何暧昧,他之前一心都是在和蒋艳交往的,这也是赵诗容一直有些小不爽的。可是今天,看到李海练字的成果,她知道,这绝对不是一天两天能练出来的,李海背地里是这么在意我对他的看法的吗?

    李海看赵诗容在那里发愣,心里有些奇怪,把手在赵诗容的面前晃了晃:“学姐,你怎么了?想什么呢?好吧好吧,我的字可能还是不够好,我接着练就是了——”话还没说完,赵诗容忽然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李海的脸上飞快地亲了一口,然后转身,闪电般地冲进厨房,把门砰地一关,不出来了。

    李海愣愣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是闹哪样?倒是不知道,赵诗容这么看重人家字写得好啊,居然就为了我写的字,就亲了我一下?慢着,这一下亲的意义重大啊,这会不会是学姐的初吻?了不得,不得了!李海光顾着为这是不是赵诗容的初吻激动了,却完全不知道,这只是个美丽的误会而已。

    这还真的是赵诗容的初吻,后果就是等粥熬好了,赵诗容的脸还是红得好像麻辣小龙虾的壳一样,甚至都不肯陪着李海一起吃饭,直接走人了,李海想留都留不住,只能请司机小从送她走。

    在家吃完午饭,想想似乎没什么事做,李海翻翻手机记事簿,忽然想起来,自己是不是应该关注一下,明海公司那边的情况了?话说自己刚刚惹了程二少,手头这神力是越多越好,上次区海田区总告诉过自己,云南那边的翡翠交易公盘也快开始了。

    打了个电话过去,区海田毕恭毕敬,将这边的进展汇报了一通。新的部门已经组建起来,人虽然不多,好歹有个架子,重要的是,明海公司的资金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足足五个亿!对于仅仅是一个分公司的之江明海来说,五亿真的是很多了,一年的预算也就十亿出头而已,可见这个公司还真的是恪守了当初3的承诺,将一半的预算交给李海,来开辟这个翡翠原石的市场。

    他索性也不在家呆着了,给司机小从发了个短信,告诉他自己的去向,然后自己打了个车去明海公司。到了地头,区海田在大厦门口等着,态度比电话里还要来得恭敬,以至于前台的迎宾看了,都很奇怪,这位公司新近的风云儿,到底为啥对这年轻人如此尊敬?

    明海公司翡翠事业部,是在李海的建议下成立的,可是这个部长真是名副其实的不管部长,到今天才第一次露面,还是心血来潮的结果,公司里有人认识他才怪了!听说他来了,董事长不在家,那位声音甜度惊人的董秘韩小姐,笑盈盈地出来迎接:“李部长,今天终于有空来视察了吗?不知道翡翠事业部什么时候正式开展活动呢?”

    李海有些尴尬,确实是他有点不像话了,那天提出个建议,其实是很大胆的,这明海公司的董事长气魄不凡,居然就答应了,哪怕是有他的一亿多资产放在里头做担保,也是对他的极大信任,这开了一炮就撒手不管,可不是要被人抱怨?“啊,韩小姐,我今天就是来部署,下一步如何开展工作的,韩小姐如果有空,不妨也列席会议?”

    韩小姐要的就是这句话,她实在很好奇,李海到底想怎么赚这笔钱?他可是承诺了收益的,要让公司的年利润比去年翻倍,而去年公司赚了百分之二十,那李海的目标就是百分之四十啊!

    等李海走进大会议室的时候,人已经到齐了,七八个人,有男有女,年龄结构也是老中青都有,当然年轻人多一些,年纪最大的是个老行家,貌似还有几分眼熟,似乎就是当初李海被林惊涛邀请去参加拍卖会时,陪着林惊涛的那位专家,想不到也加入进来了。

    这位专家已经是五十朝上的年纪,对于李海印象深刻,不管是谁,如果一晚上就切出几百万的原石来,本身只出了几万块,都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吧?见到李海进来,他居然带头鼓起掌来,余人反应稍慢,也跟着鼓掌,李海走路都有点轻快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啊!

    “咳咳,谢谢大家!我们现在开会——”他刚来了开场白,门被推开,那位林董事也走了进来,满脸堆笑:“听说翡翠事业部今天开第一次会议,我能不能旁听一下,李部长?”

    李海一阵腻歪,你和林惊涛是一家子,当我不知道吗?不过到底他也是公司的执行董事,自己在公司的股份照比人家可差多了,总要给几分面子,况且这会议记录,执行董事想看到还不是一句话?他点了点头,也是笑嘻嘻地:“林董事请坐,可以旁听,不过请不要发表意见。”4

    林董事脸上肌肉一阵抽搐,强行堆出来的笑容都维持不下去了,这混账小子居然这么不给自己的面子!想发作,这里是翡翠事业部,不归自己管,李海说了算也是应该的;想拂袖而去,又怕错过了抓李海岔子的机会,如果不能第一时间掌握李海的行动计划,又怎么针锋相对地给他挖坑呢?为了给自己的侄子出气,也为了斩断李海伸进明海公司的爪子,林董事决定,忍了!

    翡翠事业部的几个人,连同董秘韩小姐,都有些傻眼,李海这个初来乍到的小股东,刚刚上任的翡翠事业部部长,居然对公司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几乎是说一不二的执行董事林先生这么不给面子,而林先生竟然也唾面自干!这个世界怎么了?早上起床的姿势不对吗?

    李海心里倒是打起了精神,这是所谋者大啊,才不顾脸面的损失!他看林董事在角落里找个位子坐了下来,也就不再理会,继续开会。先是表扬了一番,翡翠事业部同仁们的办事效率,这么快已经把架子搭了起来,然后便提起云南的翡翠公盘:“一年两次的翡翠公盘,既是国内最大的翡翠原石交易场合,也是一年市场价格的源头和风向标,以往我们公司是没有在这方面下很多功夫,今年我们要大举入货,争取打开新的局面!”

    他一言说罢,可谓是掷地有声,但会议室里却没人鼓掌,包括区海田在内,好像都觉得他还没说完一样,都在看着他。见李海停住不说了,区海田这才反应过来,率先鼓掌,其余人稀稀拉拉地跟着凑趣,彼此的眼色却有些诡异。

    还是董秘韩小姐身份超然,旁人都在眉目传情,只有她举手发言了:“李部长,不知道你在这次翡翠公盘上的策略是什么呢?我们公司是有资格报名参加的,可是我们临时决定,都请不到国内顶尖的翡翠石料鉴定专家,这么仓促的情况下,李部长有多大把握?”

    李海这才了然,他自己觉得自己不含糊,钱眼之下,不管那翡翠在原石里藏的再深,都无所遁形,可是别人不知道他有这本事啊,又怎么能对他有那么大的信心?他干咳一声,笑道:“很简单,我说买什么,那就买什么!”

    哗的一声,林董事笑出了声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