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44章天上馅饼

    和程潜第二次见面的时间,比李海想象中来得更快。他送完赵诗容回家,回程的路上就接到了程潜的电话,请他过去“谈谈”,口气倒是挺客气,一点都听不出有什么暗箭。

    李海倒也想快点搞定,大家要么摆明车马厮杀,要么就你好我好,井水不犯河水,现在这状况悬着好难受!

    两下一拍即合,于是李海就和程二少坐在了一间包厢里,当然那两位,华子和亮子,刚刚喝得烂醉,这会想见也难了。令李海有些意外的是,程潜选的是大富豪夜总会的包厢,这里可是杨四的地盘,可以说是李海的大半个主场了。选择这里谈判,到底是说明程潜有信心吃定自己,还是说程潜有意对自己示好?

    并没有叫小姐陪酒,程潜见到李海进来,先是寒暄了一下,然后就把所有不相干的人都赶了出去,端起一杯酒来,冲着李海道:“李律师,关于大兴股份的事,是我的手笔,没有事先沟通,也是我做事差了,先干为敬!”说着一口喝掉,这可是洋酒。

    李海心说你刚才喝的也不少,虽然是三打一,这会还喝?好吧,既然你都这么硬气,我身为钱神神使,酒量上还能输给凡人么?神力淬炼过的身体,素质比起常人好上太多,李海毫不在意,也是一口干掉:“程二少言重了,说开了就好,到底我的当事人才是大股东,利益相关,当时情况不明,只有谨慎从事。”

    程潜目光一闪,瞥了李海一眼:“李律师为当事人谋取利益的心思很正啊——听说,你的当事人,现在代表伍芊芊小姑娘行使股东权利的那个少妇,长得很正?味道不错吧?”

    李海看了看程潜,心说我能告诉你吗?转身你就给我卖到赵诗容面前去了!他正色道:“身为律师,自然要谨守本分,为当事人的利益服务,是我应尽的职责。程二少如果是想要和我的当事人合作,我可以帮你介绍,安排会面。”至于作主,他就算能对王韵有很大影响力,也不会在程潜面前露出马脚来。

    程潜看了看李海,哼了一声,把头仰在沙发的靠背上,对天长长出了一口气,看样子喝得也有点高了,需要清醒一下。过了一会,他还是保持这个姿势不变,慢慢道:“李海,赵诗容有个未婚夫,你知道吧?”

    “知道,不过还没见过面。”李海不动声色地玩着手里的酒杯。

    “嘿,这你都知道?那你还有信心?当初我对容容,那可是——算了,说多了没用,总之目前为止,我没戏,你也没戏,你懂么?”程潜仰着头朝天,好像天花板上有赵诗容的脸一样,那么专心地看着。

    李海哼了一声,其实他也很郁闷2啊!若是对手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明刀明枪拼过,谁赢谁输都在其次,好过现在这样雾里看花,束手束脚的,赵老爹虽然算是对他宽容的了,可是还是很严厉禁止他和赵诗容在这个阶段有太深的交往,他看得出来,赵诗容自己也在克制着自己。谈恋爱谈成这样,真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打算就这样放弃:“一年以后的事,不到那时怎么见分晓?想赢我,也得拿出真本事来,让我心服口服才行。”

    程潜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把手一拍李海的肩膀:“你说得对!老实说,我也是这个打算,要不,咱俩就一起等到一年以后,那个传说中的未婚夫出现了,一起公平竞争?”

    李海倒是没想到,连程潜都不知道,赵诗容那个神秘未婚夫的身份。虽然不了解程家的底子,可是程先生显然是从军队里出来的,一上手就能接管整个之江市的地下组织,而程潜,随便玩玩股市,都是几十亿的手笔,这一家的底子能差到哪里去?要是程潜都查不到那个未婚夫的身份,那只能说明这个对手,还真的是神秘得过分啊!

    话说回来,公平竞争?这叫什么话!他肩膀一抖,把程潜的手给弹开,冷笑道:“别玩这套了,程二少,我看得出来,容容根本没给你什么机会,公平竞争?你早就出局了!”

    程潜眼睛一瞪,他也是将门之后,憋到这会算是好脾气了,赵诗容是他心头的一根刺,被李海就这么戳中了,哪里忍得了?酒劲一冲,挥手就是一记耳光,口中嚷道:“你个混蛋——哎哎!”却是被李海伸出手指,在手肘窝上一点,顿时半边身子酸麻,说话声音都变了。

    程潜这才想起,大哥说过这小子特别能打,特种兵精英都能打好几个!自己这下,可是自取其辱了。

    李海点开他的手,站起身来,抻了抻身上的衣服:“二少喝多了,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如果想要和我的当事人谈合作的事,明天再和我约时间。”

    他转身要走,程潜抱着胳膊,叫道:“站住!李海,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告诉那个王韵,配合**作的话,事成之后我分她三亿,最多三个月。”

    三个月,三亿!李海很想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个操作法,可是想想还是忍住了,心说我回去翻翻证券法和相关的条例再说,你们公子哥可以随心所欲,我当律师的还是要尽本分。他也有预料,先前那石保罗可是买通了财务总监,在报表上作假了,这程二少的操作手法显然不会很光明正大。

    果然,第二天中午,他陪着王韵,跟程潜再次共进午餐,席间程潜就把自己的方3案透露了一些。说起来也没什么了不起,无非就是先在财务报表上作假,把业绩做低,让股价再跌一截。因为伍豪身亡,股份归他的小女儿继承,这大兴的股价最近一直在阴跌,如果报表出来业绩不佳的话,很可能出现大滑坡,到时候程潜可以低价吸纳,然后再放出转让新药专利的利好消息,同时放出风声,年底可能会有优惠的送配股方案,股价势必掉头向上,一进一出之间,成本不会很高,收益却相当可观。

    具体会赚多少,程潜当然不会说,只是轻描淡写地道:“放心,这公司,我现在也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去打听打听,谁坐庄的时候会抓这么多非流通股在手里?这就是个保证,我绝对不会乱来,损害大兴的整体利益!”

    王韵听了也很是心动,尤其是程潜最后说的那一条,还真是看不出,在大兴乱来,对他有什么好处。她看了看李海,想听听他的意见。

    李海眉头紧皱,程潜说得是很明白,但是李海却觉得,这里面问题不少,首先就是,报表作假和新药专利有水分,这两件事如果揭露出来,大兴可就臭了大街了,到时候股价一跌到底,被证监会勒令停牌都有可能!而事情一旦进入操作层面,这主动权可就捏在程潜的手里了,等于大兴的命脉掐在人家手上!联系到之前,程潜动手操作时根本不跟大兴方面通气的作派,李海很担心,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

    另一个问题就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真的很多了,要知道大兴的流通股份,有百分之三十五,假如自己这边不动,任凭他在股市上收购流通股的话,万一对方收到了足够的筹码,反手来个收购,那不就傻眼了?

    他看着程潜,这程家二少相貌堂堂,一脸阳光的微笑,丝毫看不出有半点阴影,是奸是忠,脸上怎么看得出?李海沉吟片刻,才道:“王小姐,这个操作的流程中,有很多不合法的地方,风险很大!我个人的建议是,不要接受这种合作,身为公司大股东,炒作股价不是您的利益所在。”

    程潜脸色顿时一沉,不再看李海,而是盯着王韵:“王小姐,你的意思呢?”

    王韵很犹豫,三亿,这可不是小数目,赶得上她现在大半个身家了!而且还是现金,坐收三亿,都不用她动手!为此担一些风险,值得不值得?可是李海说的,也让她很担心,王韵不是小门小户的女人,她知道上层人士的手法,规则和法律,根本就不放在他们眼里!这里面的事情如果出了岔子,可以肯定,程二少什么事都不会有,而她身为公司大股东,独立董事,却有可能会遭到证监会的调查。

    紧皱着眉头,王4韵一声不吭,程潜坐在她身边,看着这少妇如描如画的五官,再看看李海,心说你小子倒是好手段,这么个极品少妇,又是身家亿万的,弄上手不要太爽!偏偏你个混蛋,还惦记着赵诗容,看我不整死你,别以为我大哥就能护得住你!

    眼见王韵犹豫不决,程潜故作大方,把手里的酒杯一放,慨然道:“我知道,大家初次合作,王小姐对我程二不是那么有信心!不要紧,生意不成仁义在,王小姐守法经营,总是好事,不过我手里握着这么多股份,占用资金太多,等大兴股价上去了,肯定会抛出一部分,到时候王小姐有没有兴趣吃进一些?”

    王韵眼前一亮,这个建议,才真正打中了她的心坎,如果能再吃进百分之十的股份,那她就手握超过一半的股权,大兴就绝对是她的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