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39章神通妙用

    其实,类似的故事,在国内并不是没有过,甚至电视剧都有过,做好事的反而被讹诈,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但是李海最担心的是:“如果这就是真相,那么我们即便痛心,也只能是加以谴责,骂几声人心不古。可是如果这种事和司法不公正搅合在一起,对于社会道德底线就是一次力量大到难以想象的击穿!而身为律师,朱律师,我认为我们是最需要人们对法律有信心的人群,从自身的职业前景出发,都不能鼓励这样的行为!你说,是不是?”

    朱贵樱不得不承认,李海这个大三学生的话,令她无法反驳!这就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所特有的那种力量吗?正因为年轻,又有所成就,所以格外能看清自己脚下的路,想想自己当年刚开始当律师的时候,不也有过这样一段吗?少年成名,多么美好的事啊——

    她看着李海坚持的眼神,脑中念头几转,最后也只是一声叹息:“李海,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但是人,都是看着自己面前这一摊的,谁都知道社会道德,但是谁都难以自我牺牲去维护这些道德,哪怕从长远看是对自己有利的!而且,既然是搞法律的,那么程序的正义,也是必须坚持的原则,如果原告方做工作,让法官违反了原则,那么问题不在于我们这边。”

    李海摇了摇头,凝视着朱贵樱,眼神中没有半点对于美貌的欣赏和沉迷,只有坚定:“朱律师,你说得没错,所以原告方的工作,我会努力去做,尽管这不符合我身为代理律师的职责。可是,我不能忍受,将来一见到路边有老太太需要搀扶,周围人都冷漠视之,除了打电话叫警察和救护车以外,没有任何人伸出援手,而我自己却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当事人之一!那样的话,我晚上一定会睡不着觉,后悔我今天没有竭尽全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他站起身来,拿上皮包,冲着朱贵樱点了点头:“谢谢你的饭,下次我回请你,再见,朱律师。”然后,就留下了朱贵樱在包厢中,独自一人,回想着刚才李海所说的话,还有他说话时的样子。好半天,她好看的丰厚红唇轻轻张开,一缕轻笑从中发出:“朱莎,你的学生不错呢!而且认真的男人,看起来好帅啊!我要考虑一下,如果把他从你那里抢过来,你是什么表情?”

    李海当然不知道自己慷慨激昂了一下,就被人给惦记上了,就算知道也不在乎,邰亚菲还惦记他很久了呢,有啥了不起?至于这个官司怎么搞,他已经有了决断,解铃还须系铃人,那个所长才是一切问题的焦点!要不是丫有意或者无意地弄丢了关键证据,哪里会有这么多事?

    “这个财迷心窍的神通,怎么还没有激发出来?”他忍不住了,打电话给黄伟,却听说他们正一起在胖子崔小翠的家里,给钱神盖神龛呢。没过多久,李海就听到钱神的神念在那里欢喜大叫:“有了,有了!本神的第二般神通,距离五通神又近了一步!”

    掏出钱神的本体五铢钱,李海将神念探入其中,只见钱神的神像也有所变化,一枚金光闪闪的铜钱,外面的光圈从一个变成两个,显然那光圈就是所谓的神通了。他神念一绕,已经明了这门神通该如何施展了。

    老实说,这财迷心窍的神通,说起来是很牛,可以直接用神力改变别人脑子里的念头,其实说穿了也不算什么。他能改变的,都是别人脑子里有价格的东西,换句话说,哪怕是完全没有这门神通的人,只要方法合适,价钱到位,也能收买了对方改变想法。

    李海这门神通,充其量也就是弥补了他这个毛头小子,不善于搞这种钻营收买勾当的短板而已,只不过,钱神的神通,自然不是一般的买通可比,若要改变对方的念头,所需要付出的神力,只有买通所需金钱的百分之一而已。而且根据钱神所说,这还是刚开始,如果和胖子崔小翠相同类型的信徒超过百人,这门神通可以将耗费的神力比例,降到千分之一以下。

    好比现在,当他下了车,在林沐晨的陪同下一起面会那位肥头大耳的派出所所长时,就算通过钱眼的神术,看出那所长对于说出笔录真实去向的估价是一百万,可是他要是想让对方安生地收下一百万,然后说出笔录的去向,那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一件事,人家所长凭什么信你?

    那么使用“财迷心窍”神通?那也要一万神力啊!虽说现在有两个信徒在帮着贡献神力了,可是李海还是不甘心,凭啥我白白从口袋里掏一万的神力出去?李海心疼的类牛满面,越发体会到朱贵樱所说的,任何人都知道维护道德的重要性,可是谁都难以牺牲自己去维护道德。

    心疼归心疼,还是出手吧!看着那所长对林沐晨哼哼哈哈,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李海就知道,常规的方法,那肯定是没法左右这混蛋的了。眼见林沐晨的眉毛已经开始竖起来,就要发飙了,李海刚想动手,头一次施展一下新到手的神通,忽然念头一转,打开钱眼,用见钱眼开的神通,往那所长身上照了一下。

    “我去,这家伙收的钱真是不少!”李海顺手拿个本子,开始刷刷写着什么。那所长嘴上应付着林沐晨,心里其实对李海也很好奇,他当然知道,现在之江市地下掌权的是基金会,而一手整顿基金会的主角,就是这位年轻得令人发指的白纸扇。老实说,见到李海出现在这里,所长的心里一直都在不停地敲小鼓,有道是老百姓怕混混,混混怕官,可是这官要是自己不正了,他也怕混混啊!

    因此见到李海在那不说话,然后开始写个不停,所长心中就像是猫抓一样难受,难不成你在给我做笔录吗?他咳嗽一声,故作严肃状,官架子还是要摆一摆的:“小李律师助理,你在那写什么呢?”毕竟是派出所所长,职业上天然就比律师高了一头,所以称呼也很别致,直接管李海叫律师助理。

    李海头也不抬,继续奋笔疾书,嘴巴里开始念叨:“八月二日,收到五笔,现金共计八万三千五,另有一块手表,两瓶酒,一箱烟;八月一日,收到七笔,现金共计十二万,另有金链子一条,价值八千四百二十二元;七月三十一日,收到五十五笔,乖乖,这是月底结算?现金共计七十五万——”

    他才念了几句,所长脸色大变,真的是变成猪腰子脸色,还是过了好几夜的那种,劈手夺过李海正在书写的那张纸片,浏览了一下,已经开始肥大的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这李海,写下的一条条账目,居然和他自己所记下的账目分毫不差,只少了送款方的代号!

    他又惊又怒,正想发作,李海一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汪所长,你放心,我什么证据都没有,纯粹是乱写。不过,如果明天在原告方的证据目录里,见不到那份笔录,或许证据就会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跳出来呢?”

    “你敢威胁我?!”语气是歇斯底里,音量却压到最低,李海看着这样的所长,一眼就看出他的外强中干来,冷笑道:“哪里,我怎么敢威胁你呢,汪所长?我只是在讲个小故事而已,橙子姐,你作证,我有说过什么威胁汪所长的话吗?”

    林沐晨对于这样的局面突变,也有些应接不暇,好歹算是明白过来,看出李海不知怎么的,抓住了汪所长收黑钱的证据,以此来强逼对方交出那份笔录。心说,你有这样的大杀器在手,怎么不索性拿下了他呢?难道那份笔录,那个小官司,在你眼里比这个贪官还重要?

    刚要发作,脚上一痛,却是被李海踩了一下,而且踩得不轻!痛得林沐晨眉头一皱,再看李海的眼神时,却发现李海眼中出奇地严肃,一派不容置疑的模样,林沐晨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翻着白眼道:“是啦,汪所长,我什么都没听到,李海不就是随口说些数字和财物吗?难道和你有什么关系?这样不好啊,汪所长,我们的政策你是知道滴!~”这是职业口吻都带出来了。

    别说,汪所长一听到这句话,顿时矮了半截,他可是对着无数人,说过无数次这句话了,也见惯了各种各样的人,在自己面前的模样。听到林沐晨说这句话的时候,汪所长立马脑补出来,自己面对着穿着和自己身上同样制服的人,听人家对自己说“我们的政策你是知道滴”这句话,他哪里还嚣张得起来?就凭李海刚刚胡乱写的这些东西,要说他手里没有确凿的证据,汪所长打死都不信,这简直比自己记的账还精准!

    他连忙开始赔笑:“那个,李大律师,我是随口说说,开个玩笑,你别当真啊!这样,我们所里对于档案的管理呢,是有些混乱的,我马上组织广大干警抓紧整理,一定会在最短时间内找到那份笔录,送交法庭!”

    李海眨眨眼睛,心说你既然这么乖觉,我都不忍心做掉你了!他瞅瞅林沐晨,只见橙子警官对自己横眉冷对,心里不由得有些歉意,不过他手上是真的没有证据啊,就算想掀翻这贪官,也是无从说起——况且,把这家伙做掉了,对他李海又有多少好处?

    他敲了敲桌子,便站起身来,背着手走了出去,扔下一句:“记住你的话,汪所长!你说话算数的话,我的记性就会很差了,差到什么账本都想不起是在哪里看过的。”

    汪所长大喜,居然这么就被放过了?要知道他这些年可是捞了不少,肥得很!哪怕这位李律师不想拿下他,可是捏着这样的把柄,还不得充分利用,把自己榨干为止,哪能就一份笔录就放过了?他转念一想,看看还在自己面前坐着,气鼓鼓的林沐晨,心中顿时恍然大悟,肉疼的脸上直抽抽:姓李的混蛋,你这是要给老子彻底断根啊!

    恨归恨,可是他还可以选择调走不是?换个地方,照样可以重新开始收钱啊。汪所长对林沐晨开始陪上笑脸:“林指导员,你放心,这个所长,我一定尽快让给你,只是请你高抬贵手,容我有个运作的时间,找个还能过得去的地方调走,行不行?”

    咦,怎么会是这样的神展开?林沐晨眨巴着眼睛,心里还是有些迷糊,嘴上却是哼了一声,习惯性地打官腔:“看你的行动了,汪所长!”然后便起身,用和李海一样的动作,背着双手慢慢走了出去。

    汪所长看着这俩人的动作,气得牙痒痒,可是一个都惹不起啊!没奈何,开始翻电话本,看看自己能运作到什么新岗位上去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