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29章水深水浑

    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召开,按理说,是需要提前发出通知,还要请律师来审查,程序是否合乎要求。通常的准备周期,是需要十天,甚至更长,不过这次的董事会,只是确认一下伍芊芊继承了伍豪的财产,依法由她的监护人来行使股东权利。当然,董事长一职,原本是伍豪担任的,现在伍豪已去,王韵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掌管这家公司,所以不出预料的话,大兴需要重新选举一位董事长的人选出来,但这次临时召开的董事会里,并不包括这一项。

    李海纵然聪明(其实真正聪明的不是他,是钱神),可是毕竟经验不足,他的社会经验甚至连一般的上班族都不如,当然也就想不到,这种上百亿的大公司,其高层的一举一动,究竟会牵引到多大范围内的注意!

    等到第二天上午十点钟,他和王韵一道,来到大兴公司在江南新区的总部大楼时,董事会一行人集体出迎,浩浩荡荡接近二十人,这结构可比当天明海公司开会的时候,那董事会的规模大多了。也好理解,毕竟一个是上市公司,一个只是有限公司,复杂程度相去甚远。

    这家公司是伍豪放在明面上的产业,公司的市值,按照现在的股票市价来计算,是高达一百五十多亿;而人员方面,他也是用这家公司来安置自己的一些手下,也从来不让这家公司掺合到自己那些灰色的行当之中,所以很轻松就能剥离出来。

    这样的经营方式,也使得这家公司的人员心中,对于伍豪普遍是相当崇敬。上到白发苍苍的副董事长,下到董事会秘书,乃至前台的迎宾,对于穿着白衣服,戴着白花的伍芊芊小朋友,这位伍豪留下的唯一骨肉,都是关爱有加,小姑娘依偎在母亲的身边,倒也不怯场,只是眼圈红红的,显然是被这些人的热情感动,也想起了刚刚去世的父亲。

    不过,李海却能敏锐地察觉到,这些人对待王韵的态度,就不是那么友好了。想想也是,王韵并不是伍豪的遗孀,而是俩人先离了婚,然后伍豪才出的事,甚至于还没有离婚时,俩人的感情就不怎样。“没准有些人的心目中,还会把王韵当成是利用女儿,谋夺伍豪财产的黑心前妻角色?”

    李海正琢磨着,那位满头白发的副董事长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面前,还主动伸出手来:“这位就是小李律师吧?最近我老儿这对耳朵里,可是灌满了李律师的名字,作出了好大的事业啊!”

    李海脑海中立马搜索出先前准备好的资料:大兴公司副董事长,梁东来,今年已经七十多了,当初伍豪刚从之江市崛起的时候,梁东来就给伍豪当管家,后来年纪大了,大兴公司成立,伍豪才把他派到这家公司来,给了一些股份,等于是让他看着这些洗手不混的老手下。在那之后,杨四才蹿上来,成为伍豪最得力的助手。现在的持股比例,应该是百分之一点二。

    “梁老!你好你好,小子不敢当梁老谬赞!”对着这样的老人,李海不能失了礼数,况且这梁老和道上的人关系匪浅,想必也知道了自己在新的基金会里扮演的角色吧?

    梁老微微一笑,显得甚是慈祥,用力握了握李海的手:“年轻人,后生可畏啊!不过,我老头子倚老卖老,有句话想提醒一下小李律师,少年人,血气方刚,戒之在色!”

    这话听得,有点刺耳啊?李海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老头的意思,是不是要自己别被王韵的美色给迷惑住了?“还真是倚老卖老啊!话说要不是这么多人在这,我看你满头白发的给你留点面子,否则就回你一句,老年人戒之在得!”

    李海心里嘀咕,嘴上忍着没说,梁老也没多停留,大手一挥,众人一起上电梯,王韵反倒被拉在了后面。只是这一个小动作,就充分显示出了,王韵在这些人的心目中,还真不是什么众望所归的角色!

    王韵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身子微微颤抖,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委屈的。李海轻轻走过她身边,拉起伍芊芊的一只小手,伸手示意王韵:“王姐,走吧,上去开会了,放心,我们只是来走个过场而已。”

    会议召开,按照规则,董事长不在,董事会由副董事长梁东来主持召开,先是为伍豪默哀三分钟,然后才各自落座。少不了一番自我介绍,这可不是客套,公司最大的股东忽然换了人,董事会的决策架构势必要有一场大变化,而大家也都清楚,王韵完全不懂经营管理,眼下她最多是代表年幼的女儿行使大股东的权利,却无法直接插手董事会。那么她身为大股东,对于董事会即将发生的变动,这份影响力就不容小觑了。

    所以,哪怕以梁东来为首的一些董事,对王韵不以为然,不过也有些想要扩大自己在董事会中话语权的家伙,对于王韵就很有些谄媚了。

    梁东来看在眼里,神色变得有些冷冷的,也并没有发作。等到大家自我介绍都完了,他拿起一只放大镜看了看会议议程,慢慢念道:“请王韵女士的代表律师李海,宣读前任董事长遗嘱,以及王韵小姐行使股东权利的声明。”

    李海站起身来,向在座各位鞠了个躬,正要开口,忽然下首一个独立董事,名叫石保罗的,忽然阴阳怪气地说道:“代表律师?我怎么听说,李海先生现在还在念大三,律师实习都才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啊?怎么就能在这样的场面上宣读文件了?不晓得证监会的规则里面,有没有要求?”

    李海眼神一凝,这个石保罗,他事先做过功课,是北方一家投资机构派过来的代表,这家机构持股比例超过了百分之十,所以拥有了独立董事资格,不过在伍豪的时代,是一直和伍豪保持统一步调的。却没想到,会公然向自己发难!

    他不慌不忙,笑了笑:“石董事这个问题很好,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对于董事会的召开和决议,是需要由执业律师加以审查,但是我现在并不是大兴董事会聘请的律师,而是王韵小姐个人的代表律师,更是伍豪先生生前聘请的私人法律顾问,是可以以公民身份担任的。”

    石保罗愣了一下,想不到李海这小子,年纪轻轻,又是在校学生,面对人的突然质疑,居然还挺沉得住气!他当然不是想要用这个问题就难倒李海,不过是杀一杀李海的气势,为后面的计划铺路罢了。此刻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石保罗当即换上笑脸:“对对,到底是学法律的,就算不是律师,也胜过我这个外行啊!小李律师,请继续。”一面说,一面和在座几个人飞快地交换了几个眼色。

    李海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全都看在眼里,心中不禁冷笑,看样子今天第一天开会,还真有人想跳出来搞事?要真有那不开眼的,少不得要给你们瞧瞧我这个之江市新扎白纸扇的厉害!

    两份文书宣读完毕,梁东来率先举手,董事会全票通过,由王韵代表伍芊芊行使股东权利,也通过了任命王韵为独立董事,加入董事会。这一点,看得出来,梁东来都不是很愿意,可是王韵现在手上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傲视所有股东,哪怕不是绝对多数的持股,至少加入个独立董事不成问题,别人想拦都拦不住。至于选举公司的董事长,那就不是这董事会能搞定的了,得召开股东大会,那一般都得两个月的准备期。在这段时间,梁东来就以副董事长的身份,代行董事长权利。

    到了这一步,按照李海和王韵商量的,今天就算是到此为止了。谁知,还没等王韵说话,梁东来咳嗽了一声,又看了看议程:“那么继续下面的议题吧,伍芊芊小朋友,是在这里旁听,还是到外面玩一会?”

    王韵一愣,李海当即举手:“梁董事长,王韵小姐作为新的独立董事,并没有接到新的议程,无法合理行使权利。”

    他本想说会议押后,看得出今天很有些人蠢蠢欲动啊!不过梁东来呵呵笑道:“是我疏忽了,秘书,给王董事一份我们的议程。不是我着急啊,实在是有几件事情拖不得了,今天这个会议必须要作出决议,否则公司会承受很大的损失!好在事情都有个眉目,只是需要王董事表示一下意见。”

    搞突然袭击么?李海心中冷笑,倒也不忙了,从董事会秘书小姐手上接过一份议程来,眼睛一扫,就递给王韵,同时脑子里已经把这议程上的事项捋了一遍。

    从表面上看,确实有两件事是刻不容缓了,一件是年中的报表,这个是需要向证交所提交,并且向社会公布的;另一件,则是关于公司研制的一种新药,有人想要购买专利,或者是合作生产,谈判也有了初步结果,需要尽快审批。

    按理说,这两件事,确实都是走走过场的,董事会举手通过就完事,有问题是要监事会提出的。可是李海不得不多个心眼,这么大一家公司,伍豪走了以后顿时没了擎天柱,会引来多少贪婪的视线?至少就他所知,这公司里可还有羊城王家的股份在呢,只不过王虎死了,那边今天只是派了个律师来做代表,一直都没说话而已。

    一般人到了这个时候,也就两种选择,一种是坚决要求延后表决,把报表和谈判资料都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另一种则是随大流表决。可是李海是什么人?堂堂钱神神使,要是这点小场面都搞不定,以后还有脸成为天庭正神的神使吗?

    他用一种,跟梁东来很像的憨厚笑声,呵呵笑道:“这样,就听董事长的,今天把这两件事给解决了,免得公司受损失,股东受损失!这样,先说说报表的事,请哪位介绍一下?”一面说着,一面从兜里慢条斯理地掏出了一件东西。

    梁东来一看那件东西,脸上肌肉微微一抽,这年纪比自己小了五十多岁的小子,掏出的居然是和自己手中一样的家伙:放大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