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27章颓废橙子

    如果陈江原知道,现在掌控之江市的基金会,就是由李海来担任白纸扇的,不晓得还会不会因为李海不给他面子,就这么气恼。可惜的是,别说李海自己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就连基金会接管之江市的地下组织,都还是刚刚发生的事情,陈江原虽然是大律师,对于黑暗面的信息也算敏感,却又怎么可能接触到这么核心的信息?况且他也不是和这方面接触多的,天平律师事务所因为是之江大学法律系老师们办的缘故,平时接的案子都还是比较正面的,道上兄弟一般不找他们。

    现在被李海驳了面子,陈江原心中恼怒,却一时想不出什么理由来搞定李海,这人摆出了一副惫懒的架势,而律师事务所的事情向来都是商量着办的,上下级隶属关系很不明确,李海虽然是实习生,却不是跟着陈江原的,他就算要发作,也得看看朱莎的面子。

    他看了看朱莎,那意思这是你的人,你看着办吧?李海笑嘻嘻地,他可不认为朱莎会帮着陈江原说话。

    可是世间事,不如意者真是占了大多数,朱莎居然点头:“李海,我觉得这个案子,很能锻炼新人,你帮着宋婷去办吧,办得漂亮些。”

    不是吧,朱主任,你居然帮那个地中海说话!李海满心郁闷,但是朱莎的面子,他无论如何都要给的,做人不能忘本啊!只好耷拉着头答应了。

    例会开完,李海一出来,就看到区海田区总那带着谄媚的笑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这边是分分钟上亿的生意,那边却是两个人分两千块提成,还没什么事情好做的官司,落差何其大!”这一对比,心情更差,冲着区海田挥了挥手,扔下一句“等会!”转身就跟着朱莎进了她的办公室。

    还没等李海开始诉苦,朱莎先敲了敲桌子:“李海,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意见?”

    “那啥,朱老师,我不接行不行?纯粹浪费时间啊!”李海的理由刚一抛出,朱莎的眉头就是一皱。不得不说,朱莎的气场几乎是天生强大,加上她是李海的老师,积威之下,这一皱眉,让李海都有点心虚,可是再一想,我也没错啊,现在我的时间何其宝贵,办这么低端的案子,我吃的亏谁来弥补?

    朱莎看着他,淡淡道:“李海,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随便一个案子都是几百万,这种小案子没什么兴趣了?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你一个月前还是个学生,还上着我的课,而你到现在,连一次正式开庭都没有过?你就真的觉得,自己已经算得上是大律师了吗?”

    李海一窒,他必须承认,朱莎说的有道理!他虽然现在看似混得不错,可是在律师这个行业中,只打过一个离婚官司,还是靠着和解协议才搞定的,他真的算不上什么,那种高身价,只是个特例而已,现在出大价钱请他当法律顾问的,谁是冲着他的律师水准?可是话又说回来,条条大路通罗马,不靠专业水准都能上位的话,那么又何必追求专业?

    朱莎是什么人,既是老师,又是大律师,像李海这样生猛的新人虽然少见,不过类似的心理,她是再明白不过。见李海有些挣扎,她放缓了语气,轻声道:“李海,你很聪明,记忆力很好,你可以当个很棒的大律师。当然你的人生,或许最终不会走这条路,不过现在既然你在这个位子上,就好好地积累,以后总不会吃亏的,你说是不是?至于官司本身,也像你说的,其实不是单纯靠律师能解决的,我让你接办,是因为这个案子,可能会出现很糟糕的局面,希望你能做点什么。同时,也帮助一下我们的老朋友。”

    老朋友?李海倒是被朱莎这最后一句话给吸引住了,当事人难道还是熟人吗?不过,朱莎随即揭开了谜底,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个莫名其妙丢了笔录的派出所,今天刚刚换了新的指导员,而这个新任指导员,就是林沐晨!

    见到林沐晨的时候,李海几乎认不出,面前这形容憔悴,没精打采的女警,就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橙子警官!显然特警队的解散,让林沐晨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而这个新岗位合不合适她,相比之下倒是个次要的问题,因为从短短的几句交谈中,李海半点都没感觉出,林沐晨对这个岗位有什么想法,不管是干劲还是怨气,一样都没有。

    这下子,李海算是有些明白,为啥朱莎说他要帮帮林沐晨了。因为这个案子中,派出所丢掉的笔录,绝对是关键证据,而这个黑锅到现在都还没人背,只看自己这边律师到访,警察们全都避如蛇蝎,就可见端倪了。林沐晨要是这种状态,八成这个黑锅就得落到她的头上,反正特警队都已经背了一个超级大的黑锅了,不在乎多一个,官场上最多的就是落井下石。

    李海皱着眉头,看看办公室里也没旁人,就是自己和宋婷面对着林沐晨,他索性把手里的采访笔关了,站起身来给林沐晨续了一杯茶水,笑道:“橙子姐,咱们真是有缘啊。这笔录丢的没头没脑的,相关的证据也采集不到,其实我们过来也就是走个形式,橙子姐,这好不容易你有空了,中午给个机会给我,小弟请客,正宗潮州菜!”

    林沐晨翻了个白眼,甚至这个白眼都翻得有气无力,看得出是没什么兴趣的,不过她也不知怎么的,忽然又点头了。宋婷是无可无不可,这个案子她本来就是茫无头绪,现在任凭李海摆布好了。

    饭店包厢,点完了菜,李海刚叫上菜,林沐晨把手一伸,接过菜单来:“急什么,我要喝酒!”也不管李海怎么看她,刷刷点了四瓶五粮液,点完了继续翻白眼:“李海,你请客,不嫌我点太多吧?”

    我去,大姐,这四瓶酒就得五千多啊!李海心都在滴血,也不晓得当事人会不会给报销?八成是不会的,总共索赔才八万多的案子,谁来管你这一顿大几千的饭钱?不过,看林沐晨这个状态,是想买醉啊,得了,舍命陪君子,不对,舍命陪女警,就当还人情吧。

    酒菜上齐,林沐晨也不客气,抬手倒了三个杯子,宋婷吓得脸都白了,还好林沐晨也没为难她,直接找上李海:“李海,今天啥都别说,就陪我喝酒,喝完你送我回家,也不用回派出所,成不?”一仰脖,先干了。

    你都干了,还问我成不成?李海心说昨天我才喝了好几斤啊,今天这又是——难怪当律师的到了中年全是脂肪肝酒精肝!得,他也干了,把杯底朝林沐晨一亮:“橙子姐,啥也别说了,咱们喝,宋律师不喝酒,待会让她负责送咱俩。”

    “好,爽快!”林沐晨大力拍着李海的肩膀,这才一杯下肚,怎么说话就有点大舌头了呢?林沐晨接下来的表现,充分说明了,什么叫酒不醉人人自醉,这人要是心里不痛快,喝白开水没准都能醉过去,五粮液那就更不用说了,林沐晨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七八两下肚,就已经不省人事,而李海这个陪酒的,到后来已经成了专业倒酒的,他自己都没喝几口。

    宋婷原本还挺担心,自己要怎么对付俩醉猫呢,结果李海一挥手:“宋学姐,这事你不用管了,我叫司机来送。”宋婷大喜,心里又不禁慨叹,瞧人家这律师当的,才几天啊,都有专车和司机了!这个学弟,真是,啧啧!

    林沐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晚上了。她茫然睁开双眼,看着周围,散开的瞳孔渐渐聚焦,熟悉的景象令她很快想起:“这不是莎莎的家吗?我怎么到这里来了?”

    “你醒了?”朱莎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一碗酸辣汤:“喝了吧,你酒量又不怎么样,喝那么急,不醉才怪!李海也是,都不晓得劝劝你啊?”李海在旁边坐着,笑嘻嘻的,也不辩解。

    林沐晨看着手里的酸辣汤,有滋没味地喝了两口,慢慢停了下来,过了一会,有细微的呜咽声传出,眼泪水一滴一滴,都落在酸辣汤里。朱莎走到她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林沐晨反手搂住朱莎的腰,把头埋在她怀里呜呜地抽泣起来,嘴里还叽里咕噜说着什么。

    李海有些不方便看了,却又舍不得不看,朱莎被林沐晨这么一搂,那胸前的凸起格外明显,简直就是要人老命啊!尤其是,他还从来没见过,穿着家居服系着围裙的朱莎,格外添上了温柔的气质,这要是偷拍几张照片,在之江大学少说能卖个几千张吧?

    林沐晨哭的时间不长,倒是不好意思的时间更长一点,末了才转过头来,对着李海凶巴巴地威胁:“小李,今天的事你给我全都忘掉,不然我让你好看,听到没有!”

    “是,是,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记住!”李海高举双手表示无辜,肚皮都要笑破了,橙子警官也有这样一面啊?

    朱莎看林沐晨已经冷静下来了,也就坐了下来:“橙子,过去的都过去了,眼光还得往前看,之江市还是需要特警队的,你总有用武之地。不过眼下这个案子,搞不好你要被动啊。你心里有数没有?”

    林沐晨切了一声,脸上重新又恢复了几分神采:“我今天才到,这笔录丢了关我什么事?不过我倒是听说,那个所长,因为怕背这个黑锅,在帮着疏通法官,想要让那个被告赔钱调解了事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