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24章绝不妥协

    李海是钱神的神使,不是杀神的神使,要说到杀人的手段,那绝对是很逊色了,举凡什么诅咒啊,画符啊,下毒啊,点穴啊,这类杀人伎俩,李海是一概不会,不光他不会,钱神都不会——话说回来,要是钱神会这些,那他还叫钱神吗?

    但是要真杀人,也不是没有办法的,李海就想到一招,人体最靠近体表的致命处,莫过于颈动脉,他刚才稍稍拂了王虎的颈动脉一下,就能让王虎意识迷糊一下。如果真要杀人,李海只消运起点金手,放他几万神力出去。这点金手是运使神力最基础的法门,按照当初钱神所讲述的,是真的可以点石成金,将物质的分子转化,只不过这耗费的神力,和点出来的金子价值相去甚远,很不划算就是了。而且点出来的金子,也不稳定,一段时间过后神力耗减,还是会变成原样。

    李海只要把点金手朝王虎的颈动脉上一放,从表皮往里的一段变成黄金,这人还有什么活路?那是稳死的!不过他也有顾虑,这法子使出来,几乎是当场就会要人的命,如果马上检查的话,因为是从表皮开始使用点金手,必然有一块皮肤是黄金质地的,这一查不是要查出问题来?

    他正目露凶光,却又有些犹豫,程先生目光如炬,已经看了出来,他是上过战场的,对于杀机有种无形的感应,而李海这个嫩雏,哪怕本事再大,他也从来没杀过人,更不要说大庭广众下公然取人性命了,这心里转的念头,脸上不知不觉就流露了出来。

    程先生忽然一笑:“好,王先生远道而来,诚意还是有的,我们找地方聊几句。李海,你也一起来听听,帮我参谋参谋。”

    李海被他一叫,蓦然抬头,双眼和程大少一对上,顿时浑身一激灵,心说我这是怎么了?看程先生的目光,显然已经知道我想动手杀人了!这么一对眼,李海那股杀机没来由地就消减了,再听程大少的意思,是要他一起来,心说,也罢,先听听王虎到底有什么筹码!

    对于程先生同意和王虎对话这一点,周围的黑老大们是有些不满的,不过程先生虽然新来,背后靠山可硬,之江市道上刚刚被他秋风扫落叶地清理了一番,连驻军都帮着干活,有道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这明着肯定是拗不过的。况且李海也跟着一起进去,黑老大们心里可明镜一样,要说现在最容不下王虎活着的,多半就是李海这位新进白纸扇了。有他在,王虎好受不了!

    李海先给王韵递了个眼色,示意她放心,然后才跟在程先生后面,一起到了旁边一间屋子里。这里是伍豪原先的书房,房门一关,这里就像是一个小世界一样,内外声音全部隔绝,在这里说话倒是放心。

    王虎大大咧咧地找了个沙发,一屁股坐下来,程先生微笑着,海狗拖了一张椅子,放在伍豪的书桌前面,正正面对着王虎,然后程先生便坐了下来。——他并没有去坐伍豪的那张椅子,但是依旧占据了主位。仅仅是这个细节,便将程先生的身份地位显露无遗,现在的之江市,富豪哥的地位已经被程先生所取代了!

    李海抱着胳膊,和海狗一边一个,站在程先生的侧后方,冷冷地盯着王虎。

    王虎倒也光棍,刚刚吃了李海那么大的一个闷亏,现在也跟没事人一样,从伍豪的房间里翻出一盒雪茄来,自己削了头,拿出根火柴烤了一会,等香味出来了,然后点着了,笑眯眯地道:“哎,富豪哥的雪茄,现在是抽一根少一根了!程大少,你不来一根?正宗哈瓦那雪茄,好东西!”

    房间里三个人没一个理他。王虎自顾自吞云吐雾了一会,也笑不下去了,讪讪地道:“程大少,我知道这次我是做得有些过火了,我爹也教训我了,这次如果我搞不定,就别活着回羊城。程大少,给条路走吧。”

    程先生淡淡地摆了摆手,也不知是不是在扇开王虎喷出的烟雾:“王虎,事是你做的,局面是我收拾的。你现在要我给你条路走,你凭什么?”

    王虎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程先生这个军方出来的悍将,居然会用这种方式和他对话,这分明是道上谈判的时候才会说出的话啊?本能地感到有些不妙了,可是他今天既然来了,就是抱定了破釜沉舟的决心,仍旧硬着头皮说下去:“程大少说得是,这么着,别的条件不用我说,如果大少那边的老大能接受的话,应该会打电话过来——”

    话音未落,程大少的手机铃声就响了,李海心中顿时一沉:这个时候电话响起,就说明王虎那边上层的运作起到了效果!难道说,真的要让王虎逃过这一劫?

    电话铃声响了一阵,程先生目光微眯,手上抓着手机看着来电,却没有去接。李海心中更加阴沉,程先生如果马上接了,可能他的决心还没有动摇,可是他现在不接电话,以这种方式来向电话那头的人表示抗议,却很有可能说明,他已经做好了实质性让步的打算!

    电话铃声一直响着,终于断了一下,李海站在程先生身后,分明看到他手机上飘出一个未接来电的显示。王虎显然也看出了内中玄机,神情更加轻松起来,然后电话再度响起!

    这一次,程先生很快接了起来,放在耳边一直听着,并没有说话。虽然如此,以李海的耳力,这么近的距离,听得已经足够清楚,连他也暗自心惊,电话那头的人说话语焉不详,有些东西他根本就没理解,可是光是他理解的那些,就涉及到省级高官和大军区参谋长的人选调整,还有数百亿的产业!花这么大的代价,只是为了保王虎一条命?李海横看竖看,都不觉得王虎这夯货能值这么多钱!

    果然,说到最后,电话那头也只是告诉程先生,双方都有交换,都有所得,算是一次本方占了不少便宜的交易,而王虎的生死,只是这交易的一个部分而已。但是,既然已经达成了交易,那边的人也劝告程先生,杀这么一个人无足轻重,反而是要为此失去不少,其中说得最重的就是一句话“大少,现在有人说,我们拿下伍豪,只是为了自己当黑老大,而不是为了让之江市换个天!”

    李海最怕的就是这个!王虎要死,那是从黑道的规则来说,身为伍豪的小舅子,他煽动伍豪的手下动手杀了伍豪,这种行为是必须报复的。而从现实方面来说,现在王虎能够煽动和收买的人,全都被程先生和李海的一通整顿清扫光了,他现在就是想伸手进来之江市,都没有可能,对于程先生来说,这个人并不是非杀不可。而从高层来说,那就更不用说了,这个层面上有什么非此即彼的事情存在吗?只要筹码足够,把自己亲爹卖了都行!

    而现在,电话那边人所说的,也就是在这一点上规劝程大少,你的身份,还有拿下伍豪的初衷,都决定了,你不能用黑道的规则来做事,不能就这么杀了王虎!在对方已经付出了足够的筹码,上层觉得已经足够的情况下,你就得收手!

    程先生一直没有说话,李海也始终悬着一颗心,而王虎脸上的笑容却在慢慢扩散,要不是顾忌着眼下的处境,对面还有个身手极为可怕的李海在,他说不定都已经捂着嘴巴,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难道,真的就让这混蛋走了不成?!李海心中怒火渐升,可是理智还在约束着他,现在程先生还没有说话,毕竟他才是老大!

    终于,电话那边的人似乎该说的都说完了,程先生才开口了,他一开口,就让王虎脸上僵住,让李海喜上眉梢:“之江市,是我们拿下来的,对方也已经默认了,王虎炸飞机,是在搞破坏!你现在要我放手?以后别人还服我们吗?而且你别忘了,那飞机上除了伍豪,还有二百一十四条人命,现在还有五十二个重伤员,在iu里面朝不保夕,生不如死!你要我放手?你摸摸自己的心口,还有你脑袋上的国徽!如果这是黑道的规则,那我就混黑道了!”

    啪的一声,程先生直接把手里的电话扔了出去,正砸在王虎的脸上,这手机可是军用品,结实得匪夷所思,王虎脸上立马就开了花,各种颜色一起飞溅出来!他刚叫了一声,身子从椅子上直蹦起来想要狗急跳墙,李海和海狗几乎是同时窜了出去,四只手一起扭住王虎的胳膊,瞬间就让他动弹不得,然后海狗手往下一摸,把王虎身上两把枪,三把刀,还有什么皮带火机之类的全都摸了出来。

    程先生站了起来,走到王虎面前,照着王虎的脸上吐了一口吐沫,骂道:“混蛋东西,为了泄你的私愤,就敢拿几百条人命殉葬!你还配当个人吗?不怕告诉你,凡是这次有份闹事的,我全都种了荷花,老子在境外杀人从来没手软过,今天杀你们这些人渣,也别想我手软!李海,这个人交给你,拿去到江山机场跑道下面活埋了,祭奠那几百条冤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