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14章总裁程某

    初次见面之类的话说了一些,这位“程先生”倒没什么架子,对李海还很是客气,带着几分热情,叫人觉得恰到好处,不远不近,不高不低,李海先是怡然自得,过了一会却惊醒过来,这人待人接物的分寸把握,真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程先生废话不多,先是对李海表示了感谢,感谢他对于音箱一伙人工作的配合,然后叹气:“不过,我们两边前面的所有努力,被这一炸,可就全都毁了。之江市势必要经历一场大整顿,目前所有的势力,都要重组,我们有足够的力量,情报也不缺,但是现在最要紧的,是能够减少这段时间对于之江市的经济造成太大的损失。”

    经济损失吗——李海很无语,不说诸多内情,光是在之江市机场发生了这样一次恶劣的事件,落在跑道上的飞机还炸飞了,几百条人命瞬间毁灭,对于之江市这么一个旅游城市的打击该有多大?更别说,程先生这边主导的之江市整顿行动,可以肯定将把现有的地下势力结构全都清扫一空,而这些经济链条要重新建立起来,并且发展壮大,为之江市的经济发展提供推力,又不知要多久了。

    程先生看着李海,正色道:“小李,我知道这不是你的责任,你做过了,也提醒过,但是终究还是发生了。我现在关注的是,之前你给过殷队长他们建议,要他们在整合之江市的势力时,跟着钱走。老实说,这个思路我很感兴趣,现在你有没有兴趣,参与到新的重组中来?”

    李海发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对方居然给出了这么一个建议!突然有些好笑,自己这些日子是走了什么时运,帮王韵打一场离婚官司,结果不但没得罪伍豪,反而得到了信任,成为了伍豪的私人法律顾问;然后帮着办理之江市的交接工作,结果居然又得到了新大佬的赏识,受到了这样的邀请!可是这么一来,自己岂不是真的就成了个给地下组织服务的律师?

    其实李海也不是那么抵触这个角色,律师本来就不是主持正义的角色,只是为委托人提供法律服务而已。他真正要考虑的是,程先生的这个建议,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可不认为,自己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戴得起这么大的帽子,别的不说,光是程先生刚刚进来,举手投足谈话进退,跟自己这个陌生人的第一次交谈,就能把彼此距离分寸把握的精确无比,这样的内涵,李海自问他最少五年内是不可能学到的。

    如果程先生听到了李海此时的心声,多半会大笑出声。这种交际的本事,至少有一半是天生的,另外一半则是从小不断的历练培养,李海如果不能接触到那个层次的社会圈子,并且融入进去的话,别说五年,一辈子都赶不上!

    不过,李海心中轻轻一笑,他是没有这个本事,但是又何必一定要走这条路?他从容道:“程先生,我需要考虑一下,不过首先我想知道,程先生到底是想要借助我哪方面的能力?”

    程先生的眼中多了几分笑意,眼前这个年轻人,显然很有发展的空间,即便是现在看着还很嫩,也已经走在了正确的发展道路上。“我们对于伍豪驾驭之江市的手段,原本已经做了很深入的研究,可是现在看来,还远远不够。原本伍豪如果还在,可以向他征询,但是他一死,这个庞大的组织马上分崩离析,在我们所接触到最值得信任,又最了解这个组织运作情况的人当中,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原来如此!李海恍然大悟,今天这个邀请,并不是空穴来风,更不是因为他能打,而是在他和音箱等人交接之江市各路势力的过程中,他都曾经自觉不自觉地,运用手中的法器,还有自己的神通,来梳理和震慑相干人等。他身为钱神的神使,对于人员之间的钱财往来,自然是敏感无比,那些让人一看就头大三圈的账簿,到了他手里顿时原形毕露,背后的种种利益链条纤毫毕现,无所遁形。要不是有这一手,即便有杨四的鼎力配合,音箱他们也不可能接班这么快。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王虎那边之所以采取这么暴烈的手段,也是看见音箱他们对于之江市的掌控进展顺利异常,所以不得不抢先动手。

    明白了这一点,李海就有些心动了,不管后果如何,起码从能力方面,他是肯定可以胜任的。他还在犹豫,程先生又开始加码:“这样,我作主,聘请你为之江市科技发展基金会的法律顾问,如果你拿到执业律师资格,马上升为律师团首席。顾问费你随便开,每年一张空白支票,另外我听说伍豪曾经答应过,等交接办完了,送你一层楼?现在他人不在了,这层楼算我的,我名下在之江市有五幢五星级写字楼,你任选。”这个所谓的之江市科技发展基金会,也就是现在明面上掌控着之江市地下势力的组织名称,伍豪那些见得光的产业转让出来,都放进了这个基金当中,现在当然是程先生作主。

    李海俩手一摊,不假思索地答道:“程先生既然这么慷慨,我还能说什么?只能略尽绵薄了!”这回答之快,之顺溜,连李海自己都有些吃惊,我说咱们虽然是钱神神使,可是也别这么没节操好吧?下回,嗯,该装矜持还是要装一下的嘛!

    程先生显然很满意,他最讨厌的就是人扭扭捏捏装假,明明心里想要,嘴上不说,等人家给出来了,又要故作清高。李海这种反应,虽然是看在钱的份上,不过却又显得很理直气壮,叫人没法讨厌。他站起身来,伸出手,李海赶紧回握,然后再坐下来,程先生这态度又不同了,包括刚才一直站着的音箱,也被他叫着坐了下来,显然刚才是把李海当外人,现在就是自己人商量事了。

    这种小细节的处理,又让李海学到了一手,不过他的注意力,马上就被程先生的变脸给吸引去了,只见程先生把茶几重重一拍,脸上怒容浮现:“王虎这个混蛋,狼子野心!大家商量好的事,没拿到就没拿到,事后来搞这种手段,当真以为我们是法院,需要证据才能搞人嘛?混账东西,国家讲究的就是安定团结,就连境外势力都不敢这么搞,他敢搞,还敢炸!这混蛋,饶不了他!”

    李海连连点头,他之前痛恨王虎,却并没有多么深思过,自己为什么这么恨王虎。为了王韵,为了伍豪,为了伍芊芊?似乎都不大对头。直到程先生这么一说,他才恍然大悟,这就是高度,别看话说的漂亮,好像是场面话,可是放在这里,放在这件事上,那就是大实话,就是大局观。王虎的错,就错在他真的是丧心病狂,已经跨越了某道不能跨过的界限!

    李海看了一眼音箱,发现音箱还是显得很冷静,只好自己发问:“程先生,那我们要报复吗?”

    程先生看了看李海,忽然又笑了起来,拿手指点着李海:“小李啊,我看你还真的是有点适合在这条道上发展,你的思维天生就和我们不一样啊!我们是想着要怎么去维持大局,你想的就是报复。”

    李海大窘,心说你说的大局,我可真的不懂,我又不是官员!话说现在官员当中,真正愿意讲大局的又有多少,还不是为了官帽子?似乎看出了他心里的想法,程先生摆了摆手:“李海,你别看不起官员,很多时候你们觉得官员可笑,只是因为你们不懂而已。而且讲大局的人很多,未必都要做官,好比我,不用谁来说,一碰到这种时候,我想的就是整个国家,是老一辈的事业如何继承和发展,你信不信?”

    李海默然,隔了一会,才点了点头。他并没有用钱神的神通去看,钱神的神通和神术,也没法让他有洞彻人心的本领,可是程先生这几句话,就是有种发自内心的感觉,让人不能不信。他还好,音箱坐在旁边,听到程先生这几句平淡的话语时,连呼吸都瞬间急促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如火一般的军旅生涯?

    程先生好似也有一点点激动,过了一会才道:“多的话不说了,我说你的思维和我们不同,不是说你不对,正相反,殷队长,我觉得我们这次吃亏,就是吃亏具有这种思维的人太少,否则的话,不可能想不到,那边会采取这种手段。我敢肯定,这绝对是王虎那混蛋自作主张,现在那边上层都是被绑架了,骑虎难下呢!这种时候,我们就不要讲那么多规矩,就用道上的规矩办!李海,你的建议是什么?”

    李海心说我也不是道上混出来的啊,这种事你问我?可是问到头上了,他也就有话直说,反正我怎么说是我的事,决策还是你:“现在很简单,王虎过来抢地盘,失败了就做掉我们这边的前老大,然后煽动底下人起来闹事。抓人杀人那是官方的事,我们要做的,一是显示我们的决心和实力,那就是要报复王虎,一定要尽快干掉这混蛋,二是谁不服的,我们不能交给警方来处置,而是要让他没饭吃,没人听他的。这方面,我可以帮忙。”

    程先生和音箱面面相觑,他们都没有想到,李海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这小子难道真的是道上混大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