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09章寸步不让

    什么?!李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怒目圆睁,瞪着林沐晨:“你们这是和对方做了什么交易吗?王虎这混蛋,搞出这么大的乱子,几百条人命,一架飞机!你们不去抓他,让他逍遥法外,而且居然还有脸说,他会把手伸到之江市来,让我去对付?林沐晨,你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是**养黑狗皮吗?!”

    李海真的是出离愤怒了,这么大的事情,王虎居然能不受半点牵连!这瞬间他的脑子里,已经下定了决心,血债必须要血偿!

    林沐晨脸色铁青,也怒气冲冲地回瞪着李海:“你小心说话!现在没有证据显示,这次的事件是王虎制造的!正相反,目前已知飞机上歹徒的身份,都是之江市的混混或者相关的人员,他们曾经提出的要求,也仅仅是要我们释放前几天抓的几个黑老大!我们要是现在就去抓王虎,那才是乱抓人!”

    李海呸地一口唾沫吐在地上,一点都不把林沐晨的理由当回事:“哄孩子吗?要不是王虎的手笔,他敢说能设法说服飞机上的人投降?你们不抓,我自己动手,总之不会给你们留下任何证据!”

    林沐晨也急了,本来这些天来,她们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神经一直保持着高度紧张,甚至每天最多都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特警队上下始终要枕戈待旦,已经是极度疲劳了;而到了今天,先是闹市追逐劫持人质,随即就是劫持飞机,最后是一场大爆炸,还不晓得之江市的警方会有多少人因为这场爆炸而受到牵连。这时候,她的内心已经是在被火烧火燎一样,哪里还禁得住李海这样的对待?

    刷的一声,林沐晨从腰里把枪就掏了出来,指着李海,大声道:“你给我站住!现在不许你胡来,你要是不听话安分,我就把你抓起来,关到你老实为止!”身旁的警察也不晓得他俩说些什么,都在那里忙来忙去,陡然看见林沐晨掏枪了,还以为发生了什么,立马也都掏出枪来,一起指着李海,口中嚷嚷着:“别动!趴在地上!”

    李海凝眉怒目,但终究还是慢慢地蹲了下来,双手按在地上,仅存的理智提醒他,现在还不是发作的时候,冤有头,债有主!同时,他也认清了一件事,如果警方真的找不到王虎和这件事有关的确凿证据的话,那么这场大爆炸,最倒霉的将是刚刚接班的音箱一伙,还有就是之江市现在的警察部门。这样的话,搞不好还真的会让王虎那边从中受益!

    此时李海的双眼中,火焰腾腾跳跃,也不知道是飞机残骸上燃起的大火映在眼里,还是他内心的怒火喷了出来。林沐晨见到他这样,心里蓦地一软,犹豫了一下,把枪又收了起来,挥手让周围的警察也收起枪,上前蹲在李海的面前,沉声道:“这次的事件,一定会有人出来负责,但是李海,那不是你的职责。还记得吗,你是律师!是伍豪的私人法律顾问!你现在最需要做的,是保护你的委托人的身后权益!我想你应该能想到,在这个方面,你一样可以对付王虎。”

    李海逐渐冷静下来,他知道,林沐晨说得没错。伍豪虽然已经交出了手中大部分的产业,和所有的地下势力,但是他的名下,依然有许多动产和不动产,核心部分更是还有一家上市的医药公司,仅此一项,就价值上百亿元!就像林沐晨刚才说的,如果这些产业落到了王虎的手里,他确实有可能通过这条途径,把手再伸到之江市里来。

    电光石火之间,李海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终于恍然大悟,为何爆炸会这样发生!原本,这个时候飞机爆炸,除了用意外来解释之外,很难说得通,因为歹徒正在释放人质,显然是警方作出了一些让步,或者是谈判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这种时候,歹徒看到了一定的希望,怎么会忽然引爆飞机?

    可是,如果这次事件的背后是王虎在操纵,那就说得通了,因为这完全是针对伍豪的遗产分配而来的!飞机要爆炸,这是王虎早就确定好的,他之所以拖延到现在,是为了让相关和不相关的各方都弄清楚,这次飞机劫持事件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现在接管了之江市地下势力的这些人操之过急,从而也就证明了,他被剥夺了到手的之江市地下掌控权,是个错误!

    既然飞机注定要爆炸,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让这个爆炸的利益最大化——当然是指王虎的利益。按照遗产继承的规则,在飞机爆炸这种情况下,如果死者之间是有继承关系存在的,那么就要推断出死亡的顺序,从而拟定遗产分配的份额。哪怕伍芊芊和伍豪同时在爆炸中死去,但是因为伍芊芊比较小,是伍豪的合法第一顺位继承人,那么法院也会推定,伍豪的遗产是先由伍芊芊继承,然后伍芊芊再死亡,她的遗产按照法律,将由她的直系亲属来继承——也就是王韵,她的母亲!

    而王韵一旦继承了这笔财产,李海不难想到,她的生命也会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王虎只要再干掉王韵,那么就可以合理合法地吞掉这笔数额巨大的财产!三个人,一根链条,在那链条的彼端,是王虎已经张开了的血盆大口!而这,正是王虎让飞机爆炸的原因,甚至为了以防万一,比如法院受到警方的压力,推断伍芊芊死在伍豪之前之类的情况出现,他不惜让歹徒先释放了人质,当伍芊芊下了飞机之后,再引爆飞机,这样谁都没法让伍豪死在伍芊芊后面了。

    这个混蛋,竟然是如此的狠毒!想通了这一切的李海,终于镇定下来,怒火压下,理智重回他的心头。天意,让他出现在这里,从不可能的境地中,救出了伍芊芊,那么王韵现在反而暂时安全了,最要紧的,就是保住伍芊芊的命。

    他站起身来,对着林沐晨点了点头,然后指着伍芊芊:“橙子姐,芊芊归谁管?出了事谁负责?你也该明白,芊芊现在能活着,对于王虎来说是个意外,否则只要芊芊死了,他再去干掉了王韵,那么这些财产就全都是他的了!”

    林沐晨也是懂法律的,哪怕对于这些民法的规定不怎么熟悉,但是被李海这么一说,她也明白过来了。看着混乱的火场,林沐晨沉思片刻,拉着李海道:“本来交给我们警方,是最保险的,但是现在这件事一出,警方势必会焦头烂额,而王虎身后的人,能量不小——李海,你有没有把握,保护好这个孩子?”

    不经意间,李海却想到了赵诗容,想到了赵诗容老爹那一身海军服,还有肩膀上的两颗金星。他重重点头:“橙子姐,我有把握!请你马上向高层报备,这个孩子交给我来监管,我只相信你,别的警察谁来都不能接触孩子。然后我就把孩子带走,具体的下落,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看到林沐晨犹豫不决,他又加了一句:“我真的有把握,橙子姐,你知道我的本事!”

    想到李海刚才救出姚诗儿时惊世骇俗的表现,林沐晨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她走到一边,通过对讲机和上面沟通了一会,把情况简单介绍了一遍,虽然经过了一些争论,但是现实如此,警队的上层很快同意了。

    这时候,医生对伍芊芊的初步检查结果也出来了,负责检查的医生,口中除了“奇迹”这两个字以外,再也无法有别的评价:这么大的爆炸,这个小女孩居然是只是受了一点轻伤,身上不知道被什么杂物划了几道小口子,然后就是磕磕绊绊的软组织挫伤,真正严重的伤势一点也没有!

    清创包扎完毕,李海看着仍旧呆呆地两眼发直的伍芊芊,心里不由得一阵疼痛。这段时间来发生的事,对于这个年仅五岁的小女孩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一些。父母离婚,舅舅冷血地利用他来威胁父亲,然后母亲和舅舅决裂,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高高兴兴地跟着父亲出外旅行,努力地试着去适应父母离婚后的日子,没想到晴天一声霹雳,居然发生了飞机爆炸案!父亲和姑姑,就在那片大火之中,恐怕再也见不到了,这么小的孩子,能承受住这么大的打击吗?

    “王虎,你罪该万死,罪该万死!”李海狠狠地咬着牙,死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连续深呼吸之后,勉强才把脸部的肌肉松弛了下来。他走上前,轻轻抱起伍芊芊来,柔声道:“芊芊乖,叔叔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听到“妈妈”的字眼,伍芊芊犹如玻璃一般呆滞的眼睛,稍微转动了一下,眼里的视线慢慢聚焦在李海的脸上。然后,她也只是看了看李海,便把头埋在李海的肩膀上,一声不吭,也不动弹,就像睡着了一样,可那眼睛,却分明还是睁着的!

    李海心里疼得刀割一般,从医生手中拿过一件白大褂,裹在伍芊芊的身上,这不仅是为了保温,也是为了不让有心人辨认出伍芊芊的身份。现在的局势紧张,越少人知道伍芊芊的生死,就对他越有利。他用力抱紧手中这个柔软的小身子,和杨四两个悄没声息地从火场中离去,走了两步之后,他又转回来,把手机还给了林沐晨,然后才走出机场,上了杨四开来的车。

    然后,他拨通了赵诗容的电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