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99章信徒

    李海端坐在沙发上,脊背挺得笔直,目不斜视。赵诗容站在茶几边上,离着李海有两步远,不过离沙发主位上的那个人更远一点,似乎是以此来表示她的立场,还是稍微有点倾向于李海的。

    不过现在,真正控制场面的,显然是沙发主位上的那个男人。刚刚这人提着枪对着李海,要不是赵诗容及时冲出来拦住了,弄不好他还真的就敢冲着李海开枪!以李海的神打功夫,他全力发动的话,神经感官起码是可以跟得上子弹的,当时他看得很清楚,这个男人手上的动作,已经是准备击发了,不过瞄准的并不是他的要害部位,而是腿部。

    这一枪当然是没打出来,加上这男人的身份,多半就是赵诗容的老爸,李海又能计较什么?也只有乖乖地回到客厅里来,准备接受审问了。

    赵诗容的老爸穿着海军的白色军服,军衔什么的一看就不低,肩膀上虽然只扛着一颗星星,可架不住没杠啊,而且那星星还是金色的!身边当然少不了警卫员,不过在听赵诗容吞吞吐吐地说出了李海的身份——她的“同学”之后,老爷子第一反应就是把警卫员和参谋都给撵出去了。

    他盯着李海看了半天,然后又看了自己的女儿半天,然后又在李海和自己女儿之间,来回看了半天。最终从鼻子里重重哼出一声:“容容,你现在翅膀硬了啊,居然敢带男人回来,还是晚上!”到底是女儿,这话没有说得太露骨,不过赵诗容的脸已经一阵红一阵白的了。

    “爸,不是那样的,他送我回来,一会就走的——”赵诗容软弱无力地辩解着,倒不是完全因为心虚,更因为这个没有发生的事,要怎么说才能让自己的老爹相信呢?

    赵老爹又哼了一声,放过自己的女儿暂且不理,冲着李海,他的问话反而没那么冲了:“小伙子,自我介绍一下吧。”

    李海赶忙站起来,大声道:“叔叔好!我叫李海,是之江大学法律系学生,暑假过了读大三,现在在天平法律事务所实习!”

    “坐吧坐吧。”赵老爹脸上居然还露出了一丝微笑:“不错,挺精神的,又是同学,又是在一起实习的,难怪——小伙子,你喜欢我们家容容不?”

    赵诗容啊的一声,扭头就跑,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里没法呆了!当然也没跑远,就是跑到楼上,然后停在楼梯那里,竖起耳朵听着下面动静。

    李海也有些囧,不过这种对话,其实也挺合他的心意,有什么话敞开了说就是。他挺起胸膛道:“是,我很喜欢您女儿,想要和她进一步交往。”

    赵老爹摆摆手:“坐下说,别站着了。”等李海坐下了,他才摇了摇头:“小李啊,看你小伙子挺精神的,现在年轻人的事,我也不想管,不过呢,我家容容,现在是不能和你谈恋爱的,原因么,就很复杂了。”

    李海心中一沉,看来又是那个什么未婚夫了!哪怕他心里再有底气,还是有些不平起来,这什么世道了,还搞指腹为婚那一套!

    赵老爹到底不是一般人,从李海的神态中就看了出来:“是不是容容已经和你说过了?哎,小伙子,别不服气,这事吧,当然是有来由的,不过年深日久的,也就不忙说了。我倒也不是一定要让容容嫁给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男人,不过既然答应了人家,总要留个机会,要是到了约好的时间,那边人来了,我这边说一声女儿跟别的男人走了,那怎么交待?”

    李海一皱眉,他从赵老爹的话里,听出了些不寻常的内容。犹豫了一下,反正今天撞上了,索性就问个清楚:“难道说,连叔叔你也从来没见过对方吗?”

    赵老爹猛地把脸一板,他这一板脸不要紧,顿时客厅里气压骤然降低,李海连呼吸都有那么一点困难了,幸好他的神魂和感官都早就经过了钱神神力的强化,比常人强得不是一点半点,稍微调整一下,依旧行若无事。

    赵老爹目光一闪,对于李海的表现倒有些惊讶,语气却并没有丝毫的缓和:“该让你知道的,你自然会知道,总之你就记住一件事,一年之内,我女儿不许谈恋爱,你追也是白追,要是多纠缠的话,我找人揍你!”

    年轻气盛,李海又是钱神神使,绝无仅有的身份,见这样子,低头服软也是没用,索性也就站起来,冲着赵老爹一点头:“我知道了,不过赵叔叔请放心,我是不会就这么放弃的,纠缠不纠缠的,那得赵学姐说了算,至于你老人家找人来揍我,未必揍得着我,天不早了,我就告辞了,叔叔再见!”

    他大踏步地走出去,门口两个警卫员对于他最后的放肆言语,听的是一清二楚,眉毛都立起来了,什么叫揍不着你?你小子未免太狂了点!俩警卫员一左一右,堵着门口,冷眼直视李海,也不说话也不动手,就是不让路。

    赵老爹被李海这几句话也是气得不轻,来个稳坐钓鱼台,你小子口气不小,看你怎么过这一关!

    然后,他就张大了嘴,只见李海伸出一只手来,左右一划拉,脚下骤然加速,瞬间就从两个警卫员中间挤了出去!而那两个警卫员,明明看着李海伸手过来了,而且也不是多快多猛的样子,想要伸手去挡时,却反应不过来,胳膊和李海一碰就跟麻了一样,使不上半点气力,眼睁睁看着他从俩人中间闯了出去!

    直到李海消失在大门外,赵老爹才算是定了下来,仔细回想刚刚所看到的那一幕,倒是有些回味起来,过了会,又摇摇头。那两个警卫员低着头慢慢进来,像是要认错一样,赵老爹随手就把他们都撵了出去,转头冲着楼梯的方向喊道:“容容,下来吧,你那同学走了!”

    赵诗容冷着脸从楼上下来,其实心里乐得不行,老爹啊老爹,你也有吃瘪的时候?

    父女天性,赵老爹看着赵诗容的表情,还能不知道女儿心里想得是什么?无奈地摇头:“女大不中留啊!不过容容,咱们可是早就说好了,到你毕业,见到那个李叔叔的儿子之前,都不准谈恋爱,你说话还算数不?”

    赵诗容撇了撇嘴:“我说话当然算数,我又没有和李海谈恋爱,今天他请我吃饭,我请他来家里坐坐,就这么简单。”

    赵老爹拿手指点了点赵诗容:“容容,你就别骗爸爸了,你是什么脾气,要是不喜欢这个小子,你会请他来家里坐?嗯,也姓李啊,倒巧了。”

    赵诗容见缝插针,赶紧给老爹洗脑:“对,是姓李,叫李海,可本事了,别看才来事务所实习半个月,都已经独立办案了,第一件官司就赚了几百万律师费呢!”

    换个人,听到几百万总要为之动容一下,可赵老爹是什么档次,眼皮子都不动一下,也就是哦了一声:“那还行么,不过别的我不管,总之一年以后李叔叔带着儿子来,你得给人家一个机会,容容,你明白不?这是死命令,不许讨价还价!”

    赵诗容撇了撇嘴,出奇地却并没有多郁闷,因为从老爹的态度中,她很敏感地察觉到一点,老爹对于李海的印象,似乎还不错呢——

    李海大步朝外走去,越走越快,不一会干脆是跑了起来,脚下大步流星,嘴唇闭得紧紧的,一直从这片别墅区跑到了主干道上,有出租车了,才在路边慢下了脚步,缓缓地走着。刚才的那一幕,并没有给他过多的愤怒和不满之类的情绪,但是也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这么跑了一阵,才把心口的一点闷气给吐了出来:“反正就是这样了,慢慢走着瞧吧!”

    他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本来是想回家的,转念一想,又掏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然后跟司机说了个地址。

    不大功夫到了地头,这里是一片老小区,建成时间大约是十五年前,对于最近几十年来城市发展天翻地覆的之江市来说,这已经算得上是最老的一批小区了。环境当然不能和新的商品房相比,斑驳的墙面,黯淡的灯火,狭窄的街道,李海走在小区的道路上,反而感到了几分亲切,比起刚才赵诗容所住的那片别墅区,这里更令他想起自己的童年。在老爸好不容易攒够了钱,买了现在住的房子之前,他也是在这样的小区里住着。

    敲开房门,迎面一股怪味,还有李海刚刚发展的第一个信徒——黄伟那张谄媚的脸。没错,这里就是黄伟的家。

    进屋一看,李海也有点皱眉,这屋子不大,老式的二室套,六十平米左右的面积,家里也没别人,按说应该也够住了,可偏偏这屋子就能被黄伟弄得满满登登,放眼望去连下脚的地方都不好找!而且那味道,简直比大学四年级男生的宿舍还难闻,大学男生宿舍好歹四年还会彻底打扫一次呢,这屋子多久没有大扫除了?这简直就是挑战人类生存极限的环境啊!黄伟这家伙,怎么在这种地方活下来的?李海都感到好奇了!

    强行用神力封闭了嗅觉感官,李海站在那里,冲着黄伟点了点头:“黄伟,你准备好供奉伟大的钱神了吗?”

    黄伟诚惶诚恐跪倒在地,当真是五体投地,连话都不敢说,冲着李海连连磕头:“是,是!伟大的钱神神使,小人已经准备好了!”

    昨天李海收服他的时候,也已经将一些信徒的基本要求告诉黄伟,譬如一个神龛,供奉钱神的神像,这肯定是必须的,另外平常也需要用神力和祭品供养,每日参拜,可以保佑这信徒百病不生,财源滚滚,五谷丰登六畜兴旺——这都是套词,打从古代传下来的,钱神是个新神,李海这神使更是生瓜蛋子,也不晓得忽悠人的诀窍,随口乱说,反正这信徒的神魂都已经收归五铢钱之中了,还怕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