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90章又见老千

    接下来的几天,李海忙得四脚朝天。白天他要做律师所里的工作,阅读和整理案卷,帮着朱砂做些事,还要去法院去呈交离婚协议。最终这件在之江市广为人瞩目的官司,是以法院主持的调解结案的。

    有人说了,既然双方都达成协议了,那不是可以直接撤诉,去民政局就完了吗?说这话的人就没考虑到,离婚这种事,到民政局只要九块钱而已。或者有的地方民政局会收些照相的钱,但是这离婚和结婚不一样,结婚的时候喜气洋洋,你多收点钱人家也不来计较;离婚的时候没几个痛快的,民政局要是敢多收钱,说不好办事人员都得挨揍。

    相比之下,法院打离婚官司,这诉讼费用就高很多了,尤其是牵涉到大笔财产分割的案件,这诉讼费经常会到上百万的规模。伍豪和王韵离婚这个案子,即便离婚协议上最终并没有涉及伍豪名下那庞大财产的分割,而只是大约四亿的财产交给王韵,那相应的诉讼费也要大几十万,将近百万的程度。当然相比起国外的离婚,好比米国那种,咱们的离婚成本还是很低的了。

    像这么大的一块肥肉,法院都吃到嘴里了,哪能轻易吐出来?于是这件案子,最终还是在法院解决了,不过是以调解的形式,也就是说双方在法院的主持下,达成一致的协议,这个协议直接就具有和判决同样的效力,李海拿着这个协议,就能去民政局开个绿皮本本出来。比较搞笑的是,他那天进了两次民政局,第一次进去是帮王韵领了离婚证,第二次则是帮伍豪——谁让他现在又是伍豪的私人法律顾问了呢?

    这件案子办完了,李海的收获极为巨大,这可是他平生第一件案子,结果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结果却是名利双收,嗯,顺便还得到了一个真正的大美人,怎么看都是赚了。结案那天,李海又发现了一个额外的收获,法院的金法官,排除干扰抢到了这个案子,结果什么外界的压力都没有,顺顺当当就赚了一票,她也长出了一口气,对李海就看着很是亲热,拉着李海的手问长问短,还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了,哪里像个法官,倒是像个邻居大妈。

    当金法官得知李海还在上大学,也没正式女朋友的时候,那眼神就跟看到了碗里的肉一样:“哎呀,那你可要抓紧啊,我跟你说,现在好女孩子难找,多少人盯着呢!”

    李海就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抓紧的,二十岁的年纪大学没毕业,就已经前途光明兜里多金了,到哪里不是女孩子上赶着找他?金法官这话,其实应该反过来听,女孩子要抓紧李海还差不多。

    估计下面就要上演相亲之类的戏码了,李海满心无奈,可是他也没法子,金法官到底是法官,要说律师这一行最怕谁,首先是公安,其次是法官,公安跟你可以不讲理,法官可以让你没饭吃,这都得罪不起啊。当然李海要是拉下脸来,也是得罪得起的,但是没必要不是?人家到底是好心。

    只好推说自己忙,还没想好找什么样的。金法官倒也通情达理,事实上给李海这样年纪的男生介绍女孩子,确实不怎么好介绍,太年轻,心性都没定,而且这男人以后年纪大了事业有成,就想找那年轻听话的,你现在介绍个年貌相当的,也未必能走到最后。

    金法官真正遗憾的是她自己的女儿,现在才上高一,她自己当然是很自豪,觉得自己家的女儿聪明伶俐又漂亮,走到哪里都出挑。看到李海这么出色的小伙子,本能地就想往自己碗里划拉,而且她是法官,她丈夫也是法官,不过是本省高级法院的,如果女婿是当律师的,那这事业可就优势太大了。

    但是想归想,金法官也是老派人家出来的,女儿上高一的时候,她总不好明目张胆地介绍男朋友,传统观念总得上了大学,甚至是大学毕业工作了才好谈恋爱。所以金法官也只好放过了李海,只是摆出了亲热的态度,要求李海要多走动常联系,一边心里打着算计:要不,先请李海给女儿当个家教什么的?原本请个大学生给高中生当家教很平常,但是李海这小子现在一个案子都几百万的律师费了,要请他当家教得怎么个请法?这可得回去和孩子她爹好好合计合计!

    李海当然不知道金法官是打这个心思,其实他最怕的不是这个,他是怕金法官想潜规则他这棵嫩草!好在总算是脱身了。

    但是最令他忙活的,还是那些道上的事。伍豪执掌之江市地下世界二十年,这可不是说笑的一件事,他要引退的消息一传出去,之江市顿时好像投下了一颗原子弹一样,各路人马表现各异。好在这件事的推动各方力量强大,官面上、音箱他们一伙加上伍豪,三管齐下,总算没有生出什么大乱子来,顺顺当当地把之江市的权力给交了,从此以后,伍豪在之江市的实体产业,就只剩下一家搞生物制药的上市公司,外加大富豪夜总会了。

    忙完了这些,前后花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李海才算是放松下来,现在要紧张的不是他,而是警察和音箱他们,之江市会不会乱起来,能不能真正做到平稳过渡,接下来一段时间才是最关键的。相比之下,伍豪则是更加轻松写意,他干脆就带着女儿芊芊和妹妹伍丝棋,出国旅游去了。

    他这一走,倒是给李海出了个不大不小的难题:王韵怎么办?一个星期以来,李海都没给王韵打过一个电话,这倒不是他一点没想起王韵,可是一想到王韵,他就想起王韵的通讯都是被监控的,而且自己的电话,现在多半也被监控了。想想自己跑到王韵那里享受温柔,然后林沐晨开着车在下面等着——李海不禁一个寒战,这念头再也别想起来了。

    可伍豪走了,还带着女儿,李海就有点放心不下了。他忘不了,那天王韵寂寞的眼神,因为他的存在而变得是怎样的欢欣。现在芊芊都不在了,她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一个人在家里的日子得有多难熬?

    想来想去,李海还是掏出手机,下定了一不怕死二不怕泄密的决心,给王韵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听见电话里传来这样的声音:“你好,我是王韵,我现在出门旅行中,如果你有什么事,请在嘟一声后留言。”

    王韵也出去了?李海有点傻,倒不是因为这个感到意外,他意外的是,怎么王韵不声不响就出去旅行了,自己一点都不知道?他原本以为自己在王韵心目中是很重要的哩!然后李海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原来是王韵自动设置的,一旦接到李海打来的电话,就给他回复:

    “小李,真高兴你终于打电话给我。我知道你不方便,我自己也想出去散散心,就和陈雅洁一起去了欧洲,回来再找你哦。”

    李海挠了挠头,原来人家不是离了他就活不下去啊!咳!

    好在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个认知相反让他感到心理负担还减轻了很多。这是星期六的晚上,李海一直忙,现在终于松了下来,他很有点出去轻松一下的冲动,正好和王冬也很久没聚了,反手一个电话打给王冬,却发现这家伙居然是在刀哥看场子的那家地下赌场!

    李海大为意外,那家场子,严格来说也是富豪哥的外围产业之一,不过只是得到了富豪哥的首肯而已。在经过了交接之后,这家赌场里原本属于富豪哥的股份是交给了海狗,他这会过去,多半会和海狗碰上,因为刚刚接手,音箱和海狗他们这伙人,必定是会在各处坐镇,逐步树立他们的威信的。

    不过,李海又想了想,这算什么呢?自己不过就是去玩玩而已,反正赌钱这事,谁都能沉迷,就是他不会,钱神的神使,还能禁不住铜臭味对神魂的冲击吗?

    李海背上包,打了辆车来到那家赌场所在地,刀哥亲自出来带着他进去。所谓一回生二回熟,那天晚上刀哥和王冬一道去绕城高速上接了李海,大家关系又亲密了很多,李海也知道刀哥确实是个仗义可交的人,见了面透着亲热。

    王冬也是在这里打发时间,其实他也有暑假实习单位,就是他爹的厂子,可是王冬是学财会金融的,这一行要么就是出来单干,他肯定没这本事;要么就是在那里和大堆数据图表打交道,他又坐不住,所以干脆就是挂个名,然后整天玩。其实这才是大多数大学生的暑假常态,相反像李海这样,大二到大三的暑假都能忙事业忙得四脚朝天,在王冬看来简直就是比尔?盖茨那种大学直接辍学创业的猛人才有的状态。

    他正在那里百无聊赖地玩老虎机,见到李海来了,立马把装筹码的小筐递给他:“海子!来来,你来玩,我看你玩,上次听说你在这赢了不少啊,我可是一直输!”

    李海心说我赌钱可是靠的“钱眼”作弊,像老虎机这种纯粹博几率的,我反而不擅长啊!他也不在意,坐下就开始往里面扔筹码,然后拉手柄。

    玩了一会,王冬就大叫无趣了,倒不是李海输钱,他倒是也赢了一点,问题是李海的表现,丝毫没有赌性可言,就跟喝白开水一样!

    他没好气地抢过筹码,刚想说什么,陡然间听见不远处有人嚷了起来:“你这分明是出老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