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87章墙皆透风

    哪怕是二段神打练成了第一层,不管是自我感觉还是真实实力,李海都已经是真正的搏击高手了,可是在室内面对七八支枪,还都是在这样精锐的特种老兵手里握着,外加一个神出鬼没的狙击手,老实说,如果没有金刚不坏身的神符加持,李海绝对也是一个挂字没商量。

    而他现在,真的没有加持金刚不坏身的神符!这时候再想施展这个神术,也有些晚了,因为在这些人的枪下,李海真的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他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就把海狗给放开了,然后站在那里,高高举起双手,表情平静。倒是海狗,嘴里骂骂咧咧地爬起来,一边揉着自己被李海拧过的关节,一边冲着四下招手:“收起来收起来,干啥这是?我就是想跟他过过招,又不是想要这小子的命。”

    这句话说了,音箱也点了头,那七八条枪才收了回去,唯有墙角那狙击手寒鸦,仍旧用一种让人如芒刺在背的眼神,盯着李海。

    海狗看着一脸平静的李海,似乎又有点怒气上冲:“小李,你功夫了得,又是读法律的大学生,我本来很佩服你。可是你刚才说的话,真是屁话。你拿了那个富豪哥的钱,就这么帮他说话?”

    李海眉毛一挑:“那么,我说得没错,你们打从心底里,就是看不起这捞偏门的,还觉着自己能管好他们,是不是?”

    这话一出,海狗也不吱声了。其实李海说得一点都没错,当兵的心态,和干黑道,那肯定是天壤之别。能打肯拼的战士,到了黑道上有组织有技术,肯定是高人一等,但是这跟他们当兵的时候相比,天差地远!对于真正的兵来说,干混混这一行,如果会感到如鱼得水,那才是怪事。

    李海看着屋子里的这帮人,心中忽然生出一阵感慨。他不知道,这些人出现在这里,背后到底经历了什么,或许其中牵涉了诸多利益纠葛和博弈。他也不想去问,因为这不关他的事,但是他真的确定,如果以这种心态去接管之江市的黑道,他们肯定会搞出乱子来!

    “我姑且当你们都是当兵的出身,在我想来,当兵的有一点,那就是战场上没有规则可言,只要能达成目的,什么战术都可以用。所以你们瞧不起混混,我想不应该是因为他们捞偏门不守法,而是因为他们档次不够,说得没错吧?”

    李海看看音箱,再看看海狗,见他们都不说话,权当是默认了,便又道:“可是这不是打仗,这是生活,是过日子的地方。混混们也是在讨生活,只不过他们没别的赚钱本事,或者说,这样赚钱对他们来说最熟悉,最容易。你们现在来了,你们都很厉害,会杀人,会组织,有背景,但是你们改变不了一点:这之江市,以后会跟着你们的人,他们每天要做的,还是过日子,还是讨生活,还是赚钱。不是杀人!”

    他说到这里,猛地把桌子一拍,声音也大了起来:“既然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你们就要正视现实,要改变的是你们,不是这之江市的混混们!你们要做的是带着他们赚钱过日子,不是带着他们去打仗!这是屁话吗?海狗哥,你再给我说说,是屁话不?”

    海狗阴沉着脸,一声不吭,脸上胀得都发紫了,可是李海说的话,他否认不了。不光是他,屋子里所有的人,脸色都很难看。李海的话,不光是打击了他们的自尊心,更是摧毁了他们在接手这个任务之后,好容易给自己做好的心理建设!难道说,就必须要同流合污吗?什么贩毒,**,这些事,要他们去做?

    最终开口回答李海的,还是音箱,而他的态度,让李海也是大吃一惊:“小李,你说得有道理,可是要这么搞,我们过不了自己这一关。现在我们来接手,这已经是事实了,我认为你想让我们改变看法,还不如老老实实指出一条路来,先做起来。”

    他的意思李海也明白,之江市现在这个样子,是伍豪定下来的,可是现在换人了,伍豪都要靠边站,之江市的混混们如果不听话不好管,那最终是大家都不好过,混混们其实也没有选择的余地!李海笑了笑,拍了拍巴掌:“音箱哥说得对,这就是现实,大家都要妥协。其实我倒觉得,上头的意思,是首先要保持之江市的稳定,那有些事,未必要着急做,比如一些犯法的生意,你们不想搞,但是现在不是动的时候,那就先不要动。当务之急,先让之江市的混混们,认识一下你们。”

    这一点,他是在看一部警匪题材的片子时领悟到的。一个老警察和小警察出去,找道上的线人要消息,小警察软硬兼施,那线人就是不买账,可是老警察一出马,叫干啥干啥,痛快无比。小警察困惑地问老警察,为什么都是警察,他的手段和老警察也没什么区别,老警察说话就是管用呢?老警察很简单的一句话:“因为他不认识你。”

    这句话,李海想过很久,后来才明白,在道上,人们相信的不是法律这种明面上的规则,规则更多的是依靠个人权威来维持的。老警察所谓的认识,就是让人认同他的规则,他的权威,让人相信他所说的话。而这,不是颁布一条法律,说几句话,甚至杀几个人,所能达到的,必须是想掌权的人,把自己的处事原则,摊开给所有人看,让所有人知道他的名声,才能达到效果。

    这也正是黑道无法禁绝的根本原因所在,就是因为主流社会的规则,总有管不到的地方。简单来说,就是法和非法的区别。不合法的事情,未必就不存在,恰恰相反,从法律诞生的第一天起,也就诞生了非法的事业和非法的人。这是他们大学法律专业第一门课,法理学上学到的知识。

    音箱看着李海,眼里也有嘲讽的笑意,一句话,恰好说到了李海的心坎里:“小李,你说得倒是透彻,可我想问问你,你身为律师,却帮着这些人做不合法的事,你心里怎么想?”

    李海眨了眨眼,把手一摊:“我是律师,我受人委托提供法律服务,仅此而已。至于抓罪犯,那是警察的职责,判刑,是法官的职责。”

    海狗愤愤不平,余人也大多面露鄙夷之色,李海却是坦然,还能保持微笑:“我能选择的,就是是否接受当事人的委托,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是正式执业律师,没资格代理刑事案件辩护的。弄不好,等到我能穿着那身行头上庭的时候,需要我帮助辩护的人,就是你们其中一员呢?别忘了,现在可是你们要来接手,当这些混混的老大了。”

    “果然是当律师的材料,一张利口啊!”音箱皮笑肉不笑,拍了拍手,又叹了口气:“好吧,我们别废话了,眼下要交接,资料我们都有了,具体的人员,我想你也未必认识吧?”

    这个自然,李海又不是一直跟着伍豪混的,还是要由杨四出面组织,必要时伍豪也要亲自出面打招呼。具体和哪些人接触,以什么方式,需要注意什么,李海这里已经拿到了伍豪的表态。他征得音箱的同意,再次坐到了那电脑上打开的之江市三维模型前,一条一条地把自己记下的内容添了上去。

    在他打字的同时,音箱转身去了另外一个屋,对着屋子里的几个身穿警服的人摇头苦笑:“你们也听到了,我看他说得有道理,眼下还不是着手清理的时候,还是等我们先接手了再说。倒是橙子啊,你推荐的这个小子,立场很有问题啊!”

    林沐晨正是其中之一,此时脸色也很不好看,恨恨地咬牙道:“我看在好朋友的面上,才给了他这个机会,想不到这小子一头就扎了进去!”警察和律师之间,关系是很复杂的,哪怕是在律师最强大的英美,警察们对待律师也没多少好脸色。而在中国,就更是如此了,现在眼看着自己一直照顾着的李海,居然变成了这样,林沐晨心里能痛快嘛?

    反倒是音箱,转过来又劝她:“好了,他现在到底也没办什么错事,伍豪也确实要退下来了,以后我们发话,这之江市道上还有谁会请他?”

    林沐晨摇头不语,眼睛盯着监视器上的李海,心里却在发狠:好小子,我这么护着你,你居然堕落成这样!看来是要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才是一个法律人员所应该做的事!

    李海当然不知道,自己又惹上了新的麻烦,其实就算林沐晨站在这里,他也还是这么说,他真的是问心无愧,其实在中国的老百姓心目中,善恶是非从来有一杆秤,从来都不是和国家法律完全重合的,况且,他现在做的事,连违法都根本谈不上呢!

    把自己所知的交接事项,一一录入到那模型之中,再输入了一份日程表,上面有伍豪安排好的几次活动,依次将之江市几个行业的事业交接都安排好了,他才站起身来,冲着海狗伸出手:“事情就是这样了,如果你们没意见的话,就这么办,有什么问题,我们及时协商。”

    海狗不予回应,李海也不在意,还能不让人闹别扭吗?他冲着屋子里的人都打了声招呼,随即转身出去。

    走到招待所的门外,本以为自己要打车回去了,孰料一辆警车摇下车窗,林沐晨的头探出来,丢下冷冰冰的俩字:“上车!”

    李海挠了挠头,还是上了车,叫了声“橙子姐”。林沐晨没搭理他,开了一会,却忽然道:“李海,你说,要是我告诉朱莎,昨晚你是在王韵家里过的夜,她会怎么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