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57章妩媚女警官

    李海差点笑出声来,这女警官忒有意思了,嘴上叫的凶,思路却已经被自己透露出的信息给带了过去。好容易让对方的注意力转移,他赶紧打铁趁热:“林惊涛,是一家珠宝公司的经理,他的未婚妻叫陈雅洁,是我本案当事人王韵的好朋友。王韵会到我们所来,请朱主任和我代理她的离婚官司,就是陈雅洁推荐的。而且这个人,对我有所成见。所以他会出现在那里,我直觉是很有问题。”

    林沐晨直起身子,眉头紧锁,眼珠乱转,显然是在动脑子。不过她的反应倒是不慢,很快就明白过来,又把沙发扶手一拍:“你别耍花样!你跑到赌场去是做什么?不知道那里全是道上的人,随时都会有人对付你吗?咦,不过你居然能全身而退,还赢了这么多钱,一定有问题!老实交代,我们的政策你是知道的!”

    李海脸上肌肉一阵抽抽,林沐晨前面的话还罢了,最后那一句也不知是不是条件反射,可放在这里说出来,简直是把他雷得外焦里嫩啊!要说你们的政策,确实大家都是知道的,不过知道归知道,怎么理解就见仁见智了!

    起码,对李海来说,要他坦白从宽是不可能的,如果被林沐晨知道,他居然是个神使,还能和一位神灵沟通,时不时可以施展些神术,天晓得会有什么后果。从此失去自由,沦为各种研究或者是利用的对象,这种下场可能还是最好的结果了吧?更糟糕的切片研究基因改造神马的,也不是不可能啊!换个角度来说,或许失去自由还能给他换来些别的东西,比如体制内的各种特殊待遇,但是李海现在过得还挺好的,他不想有大的改变。

    所以,他虽然了解政策,但是也只能是选择抗拒从严了:“林警官,我交代,我交代。我就是憋的慌了,想出去散散心,顺便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想要对付我。这个赌场,看场子的人是我朋友介绍的,所以我还比较放心,能安全回来也是他送我回来的。不过林警官,赌场都是不合法的,你要非让我说在哪里,我可不敢说,那不是出卖朋友吗?”

    林沐晨被他气得乐了:“你还挺讲义气啊?那成,那你的事我就不管了,让你的义气朋友来保护你吧!看看他们是保护你,还是拿你去换暗花!”

    说着,她站起身就要走,李海赶紧堵着门口,其实对林沐晨说假话,他也是逼不得已,谁让他有难言之隐,而且没法子一洗了之呢?不过面对着好心担心他,保护他的林沐晨,李海心中是不无歉疚,所以更不能眼睁睁看着林沐晨一怒而去了。他忙道:“林警官,林警官!你这话说得我可不过意了,我哪能不知道好歹呢?道上的人,信得过的是少数,信不过的是多数,再说我也是一时昏头,压力太大了哎,理解万岁吧林警官!”

    听到他这么说,林沐晨的脸色倒是有些缓和了下来,看看李海,才不过二十岁,还是个在校的大三学生,家庭条件也不是有钱有势到底那种,却已经卷入了多次事关生死的事件中,面临了这么大的压力,一时举止失措,也是说得过去的吧?

    虽然心里已经原谅了他,可唠叨一下是免不了的,于是接下来,李海就领教到了林沐晨的另一种嘴皮子功夫,一会说他要戒骄戒躁,脚踏实地啊,一会说他要看清楚自己的位置,不要好高骛远啊,一会又说一山还有一山高,别仗着自己有点身手,就瞧不起人,自以为所向无敌,要知道打死的都是会拳的,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李海耷拉着脑袋,老老实实听训,哪怕脑袋听得一阵阵发涨,也只能忍着,心里却在想,怪不得行政处罚措施中,有所谓的“训诫”这么一条,意即对于行政违法当事人,执法人员可以予以训诫,说白了就是言语教育训斥一番。当时在课堂上学到的时候,同学们还在嘀咕,这算是哪门子的处罚措施?可今天在林沐晨这里领教了,才知道法律的规定果然不是没有道理,这“训诫”处罚真的很可怕!尤其是执法人员是女性的时候,杀伤力更加巨大!

    好容易,林沐晨说得口干了,李海自觉地泡了一杯茶递过去,林沐晨手拿着茶杯,看着李海老老实实站那,忽然笑了起来:“算了算了,说这么多,也不知道你能听进去多少。得了,还是说说这案情吧,你说见到张彪和杨四在一起,他们说什么?”

    李海长出一口气,心说总算是训诫完了!他忙说:“不知道,我是进包厢的时候才发现的,当时彪子不让我走,杨四倒是态度不错,说这个暗花出来,针对了我,就是不给富豪哥面子,因为富豪哥是认可,他们夫妻这次的离婚官司,要交给法院来裁决的。所以为了解决当时的争端,我就和彪子赌了一把,大家抽一张牌比输赢,我运气好,抽了张ae就赢了他五百万,这不是?”

    林沐晨打开箱子看了看,啧啧连声:“你还真奇葩啊!外面悬了五百万的暗花在你身上,你就自己去赢了五百万回来,怎么,是准备一旦有事,就花钱保命吗?这招不错!”

    李海倒是没想到这一层,不过既然林沐晨觉得这样比较合理,那就顺着她说得了!当然他更关心的,还是自己已经开始渐渐接近的真相:“林警官,我也觉得很奇怪,照理说,这个暗花是不该出现的,谁这么大胆子,敢捋富豪哥的虎须?这可不是针对我一个人的!要是顺着这方向查下去,没准能有收获。”

    林沐晨却摇头:“你不懂,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我们警察虽然因为职业关系会接触的比较多,但是终究隔行如隔山。况且暗花之所以是暗花,就在于难以追查到源头,否则不就成了悬红了?这条路你就别想了,杨四那边查下去可能还比我们更有把握。倒是你说的林惊涛这家伙,值得查查,假如这件离婚官司,涉及到诈骗之类的,这家伙就是一条很好的线索。”

    李海一拍大腿:“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可是也不合理啊,假如整件离婚官司都是欺诈,那么富豪哥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岂不是他自己也被耍了?谁那么大胆子!”

    林沐晨斜着眼睛看他,嗤笑道:“是啊,我也很奇怪,这世上有的人胆子就是那么大,偏偏跑到赌场还能赢五百万回来呢,都赶上你打官司赚的律师费了!哎,我干这个小警察有什么劲,拿钱那么少又累死累活,还得保护你们这些有钱人,这世上怎么这么多不合理的呢?”

    李海听得好生尴尬,可是林沐晨的话语中,却有一句,陡然触动了他的心思:“五百万,都赶上你打官司赚的律师费了!”

    原先,他只是偶尔想到,自己最近以来碰到的钱数,几乎都和五百万有关,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可是林沐晨这不经意的一说,就像是打开了一扇窗户,照亮了他思维中某个没有意识到的角落!五百万,这是王韵给自己的律师费数目,也是彪子一开始对自己的估价数目!

    假如这两个数字的相同,并不是巧合呢?假如,这根本就是一笔数字呢!李海的思维中,终于找到了王韵和彪子之间,可能有的一丝联系!

    只可惜,他这个线索,又是没办法和警察说的,你怎么解释彪子这边的五百万?人家确实是和五百万有关,不过是输给你五百万而已,要不你把这事解释一下?

    所以,他还是只能憋在心里,等林沐晨发完了牢骚,承诺会好好调查林惊涛和彪子之间的关系之后,恭恭敬敬地把林沐晨警官给送出了门。

    林沐晨坐在楼下的警车里,却没有忙着发动车辆。她静静地思考了很久,才打了个电话给朱莎,将自己所得的信息,还有一些分析,跟自己的这位律师好友分享了一下。随即,朱莎便一个电话,打给了陈雅洁,只是两人没说几句话,就吵了起来,随即不欢而散,各自挂了电话。

    这些,李海当然是不知道了。一来他虽然是神使,可离全知全能的境界还早着呢,别说是钱神了,就连传说中高高在上的玉皇大帝,想要调查下界的事情,还得仰仗千里眼和顺风耳这样的小神呢!全知全能,那只有西方的大神才有这么大的口气;

    二来嘛,他现在又有新的事情要忙了。是什么呢?当然就是他期盼已久的二段神打了!

    此时在他的脑中,流动着一段文字,讲的就是这二段神打的修炼方法。其实神打这种神术,自古有之,凡是能够沟通神灵的人,不管直接还是间接,都会想尽办法借用神力。这当中有些人,因为沟通的是好比三坛海会大神哪吒、灌江口二郎真君,或者是关圣帝君,这类武力值超高的神灵,因此借用神力之后,就能够施展部分武力,这便是神打的由来。

    这种手段一旦出现,立时就在信众当中风靡一时,很简单,暴力手段,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很管用的啊!别的神灵信众们当然是眼红无比,凭什么大家都是信仰神灵借用神力的,我们就是比人家低一头,就是打不过人家?

    此种抱怨,对于神明们来说也是非常值得重视的,因为这关系到大家团结信众的能力啊!因此几经周折,这神打的神术就形成了一个系统,即便不是战斗系的神灵信众,也可以用神力锤炼自身,使得其战力逐步强大起来。这样的神打,当然一开始是不能和那些战斗神灵的神打相比,毕竟术业有专攻么,不过能逐步强大起来,修炼到后面,面对着战斗神灵信众的神打,也可以不落下风。

    现在钱神传授给李海的,就是这神打法门的二段修炼方法,可以利用钱神的神力,循序渐进锤炼自身,使得李海的肉身也逐渐强大起来,才能跟得上超前发展的神魂和感官。

    既然是神打,这法门当然不同于世俗的武术练法,也不讲究什么经络啊运气啊导引之类的,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要和钱朝夕相伴,密不可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