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53章理直气壮

    这一嗓子叫出来,顿时就是一阵哗然,周围人的脸色全都变了。出老千这句话,平时说起来很好玩,可是在赌场里叫出来,那就是非常严重的指控了,万一真的是有人出老千被抓到,那砍手砍脚真不是笑话!

    李海也恼了,忒么你输钱就说我出老千吗?忍你一晚上了,你还蹬鼻子上脸了!他也把桌子一拍,用更大的声音吼回去:“你丫放屁!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出老千?把话说清楚了!老子要是出老千,哪只手出千砍哪只手,要是没出,你哪只眼睛看到就挖你哪只眼!敢不敢?!”

    大烟鬼只是一时恼怒,情急之下冲口而出,上过赌桌的人都知道,最恨的不是赢家,而是赢钱就闪的人啊,现在李海一晚上在那装逼,玩牌就玩牌吧,没事还弄个放大镜照啊照的,左手还弄枚铜钱在那玩来玩去的,看着何其不爽?所以一怒之下,顺口就喊出了这三个字来。

    谁知李海的反应出奇激烈,倒是把他给憋住了,他哪里知道李海是怎么出的老千?这时已经被逼到墙脚了,他眼珠四处乱转,一眼就看见那个和赌桌最不和谐的东西了:“放大镜!这放大镜一定有鬼,能透视,你用来看牌,你出老千!”

    李海一愣,什么叫瞎猫碰到死耗子?这就是了,这家伙怎么就知道,我的放大镜能透视呢!他冷笑一声,拿起放大镜,递到大烟鬼的面前:“来来来,你来试试看,能不能透视?”

    这会桌子边上已经围了一圈人,赌场方面也是如临大敌,好几个经理,外加刀哥带着七八条壮汉,把这张桌子围的水泄不通,生怕有人趁机闹事。听说大烟鬼指责李海的放大镜是出千道具,倒是有些人也有点疑心,实在是没见过什么人上赌桌会带着放大镜的,你当这里是赌石吗?虽然都带着个赌字,可是根本不同行的好吗?

    大烟鬼骑虎难下,硬着头皮把放大镜给接过去。他也知道,李海这么理直气壮地把放大镜交给他,那就意味着这玩意即便是真有问题,也不是他能看出来的。果不其然,他用这放大镜横看竖看,除了放大的效果不错,看着很清楚之外,那牌上该什么花还是什么花,前后半点不透。

    到这份上,他也真的是找不出什么岔子来了,可是鸭子虽死,这嘴还是要硬的:“你的东西,当然有机关!要不然,你好好的又不戴眼睛,打牌还有用放大镜的吗?”

    李海冷笑一声,关于这一点,他也早就想好了说辞,从大烟鬼的手里劈手把放大镜给抢了回来,指着桌上的牌道:“我是听说,很多人爱在牌上做暗记,所以才带着放大镜来,只是以防万一罢了,这也能算出千吗?”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是点头。确实,牌桌上的花样层出不穷,往牌上做暗记,就是其中的一种,尤其以打麻将为甚。扑克牌的玩法很多,做暗记的机会倒是不多,很多赌场为了防止这一节,所用的牌都是当场打开的新牌,而且用一次,马上就销毁了,也就是说,赌客接触牌张的机会就是抓牌的那一次,哪怕是做了暗记,那牌随后也不会再在桌上出现了。

    虽然如此,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是会有人想法在所要用的牌上做暗记,因此李海这种想法,也不能说没有道理。

    赌场方面当然是不能说什么,他们也理直气壮,这都是你们赌客对赌,关我赌场什么事?反正不管输赢,你们都要交抽水的。

    经理知道李海是刀哥领进来的,索性也不言语,刀哥则是上前,拿起放大镜来,煞有介事地检查了一下,然后交还给李海,摇头道:“我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这位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说?”

    大烟鬼这会一股气也泄下去了,垂头丧气地道:“是我搞错了,不好意思,剩下这些钱,我也不要了,当作是赔罪吧。”他也知道规矩,虽然说事情没闹大,可是赌场方面最忌讳的就是有人出老千,他哪怕是拿出剩下的几十万来当做赔礼,也要赌场方面和李海肯给这个面子。

    李海哪有那闲工夫和他计较?因此刀哥出来只是说了两句,他就点头同意,把大烟鬼那剩下的三十多万拿了二十万,算作是赔礼,剩下的就给赌场方面“消除影响”之用了。这么算下来,他今晚算是大赢了一票,前后总共是赚了有一百七八十万的样子。

    见他要走了,刀哥也没留,所以说赌场最恨有人闹事,就是这个道理,本来玩得好好的,输赢都不算啥,被这一闹,赢家除了拿钱走人之外,哪里还有兴致继续玩下去?赌场的财路,可就这么给断了啊!

    原先那五百万的本票,赌场又原封不动交了回来,剩下的账目算清楚,刀哥又拿来一百五十万的本票一张,剩下二十多万给李海装在了包里。今晚从头到尾,这个刀哥都很帮李海的忙,这临走了,李海忍不住,用钱眼的神术照了照刀哥,却见这人的头顶是一片清明,居然对自己没有任何估价,没有什么想要从自己这里获利的想法。

    居然还真是为了王冬的面子?李海心里知道,这可是承了人情了,他从包里抓出几摞钞票来,五万块,往刀哥眼前一递:“刀哥,今天我运气好,也多承你的照顾,这点小钱,给刀哥吃红的,可别推!”

    刀哥本已伸出手来推拒,可看到李海很是认真的样子,他迟疑了一下,也就接下了,点头道:“本不该收你的钱,这么着,大家当是交个朋友,我手机你记一下,有事以后可以直接找我。不过看你学生仔的样子,也没多少能和我们这种人打交道的机会,赌场,我劝你还是少来,久赌必输!”

    身为赌场里面看场子的,能对赌客说出这种话来,又没有从李海这里获利的心思,这就真的是良言规劝了。李海是知道好歹的,很是认真地应道:“嗯,我也就是偶尔来一下,绝不沉迷!不过刀哥,你可能不知道,我是学法律的,以后想当律师,说不定啊,咱们打交道的机会还多着呢。”

    刀哥一怔,显然没想到他居然是学法律的,随后笑了起来:“那倒是,打官司么,免不了的!那成,咱们就交了朋友了。”

    李海和刀哥交换了号码,才知道刀哥的真名叫钟建,不由得啧啧称奇:“刀哥,你这名字起得不好,干这行怎么能起这名呢?”

    刀哥可不傻,看来关于他名字的笑话也不是头一回听见了,哈哈笑道:“没事,这年头玩弩箭的是少数,中箭也不算啥,只要不中枪就好。”

    俩人相对一笑,李海背起包正要走人,陡然间背后有人叫了一声:“李海,李海律师!”

    他下意识地一回头,答应了一声,哪知却没看到什么熟人,只有大烟鬼很是得意地望着自己冷笑。李海先是一怔,不晓得这家伙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又为什么在这里叫出来,随即,大烟鬼又嚷嚷了一嗓子:“李海律师,是代理了富豪哥离婚官司的李海律师吗?久仰大名了啊!”

    我草!李海大怒,他看出来这家伙是什么打算了,要知道李海现在身上,可是背着五百万的暗花呢!只要是道上的人,不管是谁,能够让李海退出这件离婚官司,就能去领取这五百万的暗花,那可是五百万啊!

    李海现在这么紧张,又是打电话给林沐晨,请求特警的保护,又是着急忙慌地找现金来帮钱神晋级,想要修炼神打,也就是因为这暗花的存在。这会暗花刚出才一天,他李海又不是什么之江市的名人,估计道上都没有什么人能把他的本人和名字对上号的,总要查几天才行,这就是他的缓冲时间。

    可是在这地方,被大烟鬼嚷了这一嗓子,那可就完全不同了,要知道在这里混的,十个里面有八个是和道上有联系的!就算是剩下的那两个,还能没听说过富豪哥的大名吗?可以说,就是这一下,李海的脸就能被很多人给记住了,而他身在这家赌场,带着几百万正要走人的消息,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之江市的黑道!

    “混蛋!”被人阴了这么狠的一下,李海哪里能忍?他立时运起神打来,虽说二段神打还没有开始修炼,不过这升级之后,好似神打的威力有所增加,至少他不需要刻意去想,脑子里自然而然就知道,该如何出手,如何用力了。

    在旁人的眼中,只见李海闪身后退,速度也没见多快,那大烟鬼也有意识躲闪了,可是那一拳却还是不偏不倚地正中鼻梁中间,大烟鬼的惨叫声还在喉咙里没发出来呢,李海一掌横切,正中他的喉结,顿时把这声惨叫给闷了回去,变成一声好似杀鸡一样的闷哼。这还没完,李海脚下一抬,膝盖正中要害部位,大烟鬼喉咙剧痛,叫都叫不出来,整个人已经变得好像大虾一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了。

    一拳,一掌,一膝盖,干净利索地放倒了大烟鬼,就连一旁的刀哥都看着有点愣神,道上见过会打架的多了,可是动作如此简洁,并没如何发力就能打出这样效果来的,着实不多!这小子,到底是学法律的,还是学散打的?

    李海放倒了大烟鬼,其实也就是出一口恶气而已,他正要转身走人,忽然瞥见大烟鬼手上的手机,那显示灯一亮一亮的,好似正在通话中。

    李海顿时敏感起来,这家伙当众叫出自己的名字,难道还是交给什么特别的人听的?他拿起手机来,那手机上的通话画面顿时变成了断开状态,显然是对面挂断了,可就是这通话画面上所显示出的对方姓名,让李海顿时恍然大悟:“林惊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