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51章豪赌

    王冬事先已经打了电话,李海到了这间仓库外面,就有个光头中年男人在外面等着。

    接上了头,那光头男人自报家门,说是大家都叫他刀哥,李海也就跟着这么叫。刀哥很是爽气,说是王冬介绍来的,想玩两手,那肯定不是问题,便带着李海进了仓库,从边上的一个小门进去,却是个电梯,下去之后,一开电梯,登时就是一种莫名的气味扑鼻而来。

    李海正想说这是什么味这么冲,钱神却大声赞叹道:“好浓的铜臭味!”

    铜,铜臭味?别逗了!李海半信半疑地问刀哥:“刀哥,你们这里空气好像不大好啊?有股臭臭的味道。”

    谁知刀哥瞥了瞥他,眼神很是怪异:“这里的通风绝对是专业级别的,空气质量比京城的米国大使馆还要好几倍,你要说加湿器里放的香水味道,那还好说,臭臭的——你鼻子是不是有问题?”

    李海被说得一愣一愣的,敢情这味道还只有自己能闻到?钱神大为不满,又再次向李海强调了神灵是从来不说假话这个铁律,对这个不称职的神使耳提面命了一番,才解释给李海听:“凡人无知,无法和钱神沟通,因此是不能成为神使的。然而钱神的神力威能无边,即便是无知凡人,也要为之拜服,其内心无穷**,就会和这神力结合在一起,于是便会散发出铜臭味来。这味道,用鼻子是闻不到的,因为铜臭味,染污的是人的神魂,使人神智昏迷,所谓的利令智昏,就是这个道理。”

    李海听得连连点头,说实话,和钱神打交道这么久,他头一次觉得钱神也是这么高大的!经常听人说,某某人身上全是铜臭味,通常这都是形容人暴发之后,除了钱什么都没有,做事为人都被钱所影响,失去了本来的真心。现在才知道,原来冥冥之中,真的是有铜臭味的存在,钱神的神力,混合着人本身的**,就形成了这样的铜臭味,染污了人的神智!

    “咦,照这么说,我整天都用钱神的神力来施展神术,比如玩神打啊,还有用神力帮助自己记忆啊,都是在神魂里面做文章,会不会也被神力给染污了?”李海猛然想起这个茬来,大为紧张,钱神则是不屑一顾:

    “倘若你的神魂会被神力就这样染污了,也就不配做神使了!这一节,你大可放心!”

    李海顿时放心下来,却听见钱神后面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不过俩人神交,他还是能听得见:“只是你若是在夜游神的境界,就开始修炼二段神打,到时候这身子受不受得了神力的锤炼,倒是个未知之数——”

    李海差点跳起来,敢情你倒是从来不说假话,可你也没把话说全啊,二段神打还有这么坑爹的缺点呢?

    见他要发怒了,钱神忙着安慰:“放心放心,本神自有万全之法,包你可以安心修炼二段神打便是,说不得还有些额外的好处。眼下不忙说,先帮本神晋级了再说!”

    李海一听,也只好先这样了。所谓的帮钱神升级,钱神现在是处于草头神,要想升级到夜游神的境界,须得用二百万神力,以点金手的神术,施展在钱神的神体,那枚五铢古钱上,如此便可令钱神晋级成功了。

    事实上,钱神的升级,只需要一百万神力便可以成功了,可是,李海现在只是草头神的神使,他的点金手运用起来,神力损耗极大,哪怕是用在钱神的神体上,也还是要损耗一半。现实就是这样,心痛也顾不得了。

    虽然是急着办升级的正事,可李海也清楚,他总不可能说跑到赌场来,啥话不说,换一堆现金就完事。做样子也要作出赌一场的样子来吧?

    装模作样,跟着刀哥走到一张赌台边,李海一看就来了精神,这赌场里大部分的玩法,他根本是试都没试过,唯有这个最简单,轮盘赌,看准个号子压下去,按照赔率吃赌注就是。

    李海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先从怀里把五万现金掏出来,往面前一放,然后四下张望,立刻发现自己似乎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他是玩现金的,那些二十一点啊,梭哈啊之类玩法的牌桌上,现金都是一堆一堆的,可唯独这轮盘赌,几乎所有人都是用的筹码!

    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轮盘是一张桌子上好多号码,一个号码就那么大的地方,你要放多少现金上去,堆得连旁边的号子都挤满了,别人还怎么下注?也只有用大额的筹码来玩了,反正李海放眼看去,不少人手里的筹码都是金色或者透明的,那都是一百万和五十万的筹码。

    低头看看自己面前,五万块现金红彤彤的,堆起来也不算很薄了,可是怎么感觉自己就跟个没见过世面的暴发户一样呢?李海这个囧啊,正想起身换个台子,大不了就去玩梭哈,自己起码懂得规则呢。

    可这赌场里的人,心态就和街上的不一样了,李海这么大模大样地把一摞现金往面前一放,那还是很引人注目的,有那输钱输得正不爽的人,立刻就盯上了他,当即出言挑衅:“哟,这是来个有钱的?这位大户,准备怎么下注啊?咱们也跟着沾点光看看!”

    李海一看,说话的是个瘦竹竿,感觉像是个吸毒的,眼睛都凹进去,精神却显得很是亢奋,也不知是刚过过瘾了,还是赌得正上劲。被他这一说,李海还真就不走了,不就是压一把吗?我现在正缺神力呢,你要是上赶着送过来,不收岂不是对不起你?

    他把手里五摞钞票掂了掂,笑道:“钱是没多少,上桌无大小,先看看手气吧!”手一抛,那一万就扔在了二十八号上。

    那大烟鬼冷笑一声,也不去管李海了,聚精会神地盯着骰子的轮盘里的走势,手下倒是很快捷,噼里啪啦下了好几个号子,赌注总有十万朝上了。剩下的几个人也都纷纷下注,各有各主张。

    李海看也不看,其实他根本就是随便乱扔的,钱眼虽然很好用,可是这个轮盘,在数字没出来之前,每个数字上能有多少价值,那也是无法确定的。换句话说,除非是赌场作弊,事先就定好了会出什么数字,那样的话,李海用钱眼的法器,倒是能看出哪个数字有钱。像现在这样,大家安生凭运气凭眼力,他还真没什么优势。

    可谁知道,这骰子最后定下来,李海看得是目瞪口呆,居然就真的不偏不倚,落在了二十八号上!这一刻,他算是体会到了赌徒的心情,真是捶胸顿足,刚刚怎么就不把自己那本票也压上去呢?

    要知道这二十八号,可是三十倍的赔率,他的一万下注,现在已经是变成了三十万,假如刚刚压了五百万本票的话,现在就是一千五百万!不对,对不起啊数学老师,是一亿五千万!一激动,李海差点连这么简单的算数都做错了!

    一亿五千万,就这么从自己的手边溜走了啊!要不是有钱神的神力镇住神魂,李海真怕自己也会心理失衡。到这时,他算是明白,为啥这赌博会叫人上瘾了,不说别的,就这一下,换个别人来,有几个能承受得住?他难道不会想着,我这次错过了一亿五千万,下次就不会错过了!

    所谓上瘾,也就是这么一步一步,不能自拔了。所以很多人赌博会上瘾,输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都还不知悔改,或者就埋怨,说是赌场设套引诱他们上当。设套或许是有的,可是更多的,还是这赌博本身,真是个大陷阱啊!铜臭味之说,其来有自,决不是钱神虚言啊。(钱神继续大叫:早告诉你,神是不会说假话的!你还不长记性!)

    好在,李海毕竟不是常人,迅速就平静了下来,看着那一万变成三十万,在荷官不解的眼神中,他示意自己还是要现金,于是李海的面前很快就摞起了三十四万现金,这可就是不小的一堆了,哪怕放成两叠,也都快顶到李海的下巴了。

    大烟鬼当然是继续输了,眼见李海一坐下来就押中个单数字,虽然赌注不大,可是看得就是不爽,忍不住又开始冷嘲热讽:“我说,这真是屎手能抓花,新人上阵压塌桌啊!”

    周围一片哄笑,李海虽然不大熟悉他的黑话,不过这意思倒是听懂了,大概是说自己是赌场新人,所以运气特别好。确实是有这种现象,很多人一开始打牌或者赌钱,基本上运气都挺好的,打麻将是起手一副好搭子,打牌是一手傻子都能打赢的牌,于是便一步一步走下去了。

    对于这种败狗的狺狺,李海当然是懒得理会,他本来就不是冲着赢钱来的,这张桌子他没把握赢钱,当即抱着三十四万现金,转战梭哈赌台去了。当然在他捧着这些钱的时候,钱神是毫不客气,争分夺秒,已经把这些钞票上的神力都收入了囊中。大烟鬼一拳砸了空,气得直哼哼,好在这轮盘赌又一轮开始,他当即全神贯注,生怕错过了一点骰子的运动,也顾不上和李海怄气。

    “还差十万,还差十万了!”钱神在那拼命叫唤,李海恨不得神魂也有耳朵,可以让他捂住:“知道了,知道了,这就给你换钱去!”

    他找了张梭哈的台子坐下来,这张桌上除了他和荷官之外,只有四个人,其中倒有一半是用现金在赌的。有个胖子,正赢得满面红光,面前也是一堆现金,外加筹码,少说也有上百万了,一看来了新人,还是捧着一堆钱来的,当即咧开嘴大笑起来:“好,好搭子,俺就爱耍钱,耍那些筹码木有意思,都见不着钱!”

    这人一张嘴,李海就觉得被口臭熏着了一样,其实口臭还是其次,主要是这铜臭味,真是中人欲呕,整个赌场里的人,身上铜臭味最浓的,大概就是这位了!听他说话就知道,赌博用筹码都不过瘾,非得要看到现金,这得是多爱钱?就连钱神也在那里感叹:“真乃本神难得的诚实信徒也!等到五通神的境界时,你就要开始发展门徒,像这样的好材料,可得多多留心,否则单单累积神力,是无法再向上晋级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