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46章背后的阴影

    “金法官问你,你到底搞了什么鬼,吓得陈秃子把到手的案子都摔到地上了?”朱莎抓着手中的电话,很是好奇地问李海。

    李海一边吃着手里的披萨,一边含糊其辞地笑道:“没啥,我就是骂他秃头太亮,苍蝇站上去会打滑!”他当然是胡扯,朱莎也不当真,反正只要目的达到了,什么手段有啥关系?只是随意提醒了他几句,便笑道:“金法官夸你呢,说你反应快脑子活,可帮她在陈秃子面前出了一口气,有机会要好好谢谢你。”

    李海一怔,抬头道:“她谢我?是我该想办法谢她吧?”

    朱莎用手里的筷子点了点李海,道:“懂得这么想就对了!哪怕是关系好,也不能给对手留下机会,反正这种案子,双方都不差钱,谁都有可能私下里搞点小动作,咱们关系好,这就是优势,白白让出去那才是傻子了!不过话说回来,该说你是天生干律师的料呢,还是该说你是妇女之友,金法官这个人还是比较古板的,居然会第一次见面就对你印象这么好,主动给你接近她的机会?”

    李海大汗,妇女之友这种说法,太囧了吧?一想到赵诗容,他便有点笑不出来了,摇了摇头,把脑子里那些负面的东西都给甩出去,三口两口把披萨都塞到嘴里,拍了拍手,说道:“那朱老师,我该怎么和金法官接触?”

    朱莎笑了笑,道:“当然不是现在了,办案期间法官和律师是不能私下接触的,对手不是一般人,别让人抓住空子。我给你个账号,你让王韵通过安全的途径,给这个账号里打笔钱,嗯,一百万吧。”

    李海心说你倒是小看人家了,对手为了抢个立案都能当场拍出三百万去!虽然说大家现在关系比较近,可是如果那边拿出这样的筹码来,彼此数目相差太多的话,难保金法官不生出旁的心思来啊!他打定主意,反正王韵有得是钱,给自己这个律师都有五百万,给法官怎么不得差不多数目?也好帮金法官壮壮胆子,作出个不利于大名鼎鼎的富豪哥的判决来!

    披萨吃完,案子也谈得差不多了,从立案到开庭,总得十天半个月的功夫,李海也就不去想那么多。倒是对于那个彪子,他更加上心一些,只可惜自己没法下决心帮助警方,不然请林沐晨出马去查查这家伙到底有什么秘密,倒也适合。

    正琢磨着呢,门一开,赵诗容捧着一盒披萨进来,看样子是要送给朱莎吃的,没想到李海已经先送进来了,俩人刚打了个照面,赵诗容脸上闪过慌乱,随即宁定下来,微笑道:“原来你们已经吃上了,那我把这一盒送给李主任去。”

    看到她转身又出去了,李海心下有些黯然,知道赵诗容这是有意避开自己。可知道又能如何呢?问题就摆在那里,可自己却找不到解决的好办法。甚至于,他还很没有出息地想,赵诗容选择这个时候说出来,倒还是件好事,如果俩人的关系再进一步,感情再深一点,自己还能这么平静吗?

    他的情绪变化,朱莎一眼就看了出来,她敲了敲桌子:“怎么了,你俩?”

    李海摇了摇头,他不是信不过朱莎,不过赵诗容告诉他的事情,非常私人,说出来也得不到什么帮助。只得岔开话题:“没什么——朱老师,今天立案,那要几时开庭?”

    法律课上会讲的,是规定好的审限,不过具体到实务当中,那就很扯淡了。李海刚刚也是听了朱莎的讲解,才知道对于法院来说,所谓的法定审限几乎就是湿透了的窗户纸,轻轻一捅就能破,而且是想怎么捅就怎么捅。

    当然这是法院对诉讼当事人的态度,当事人可没法这么玩。朱莎笑了笑:“金法官说了,她那边应诉通知书已经发出去了,等被告方提交应诉书吧,总要十天半个月的。现在是咱们抢了先手,对面要做好准备,增加把握,总要时间准备一下的。不过,这段时间你也别闲着,多和王韵接触一下,想想看这官司到底要怎么打,有问题随时找我。”

    李海应了,看看差不多该上下午的班了,正要出去,朱莎忽然想起来:“今天是星期五了吧?上次我让你去订做的衣服,应该做好了,你别忘了去拿一下,另外,这是周日晚宴的请柬。”说着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硬卡纸来,烫金的表面,大红的字体,摸上去毛茸茸的,貌似很高档。

    李海经她这么一说,才想起周日还有这么一档子事。不是他脑子不好使,实在是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情绪波动也不小,对于才刚刚二十岁,大学才上了一半的他来说,确实是个考验。

    接过请柬,他倒是想起来了,这不是个和赵诗容重新拉近距离的好机会吗?上次就是赵诗容陪他去量尺寸的呢。

    走出朱莎的办公室,来到赵诗容的桌前,李海将自己的意思说了,孰料赵诗容却是婉言谢绝:“我不去了,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李海,你也认识地方了,只是取一下而已。”

    李海看着赵诗容的眼睛,看到对方抵受不住,低下头去躲开了为止。他轻轻吐了一口气,脸上居然还露出了笑容:“说得也是,那就不麻烦你了。”转身,拎起公事包就走了出去。

    赵诗容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一阵酸楚。这样对他,是不是有点残忍?可是当断不断,日后岂不是更难受?她低下头,把脑袋埋在自己的双臂之间,努力地想要让自己不那么烦恼。

    走到事务所前台的时候,李海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不管和赵诗容的发展如何,这日子不是还得过下去?何况自己又不是完全没有了希望!看赵诗容的样子就知道,她对自己还是有点在乎的,起码昨晚自己还抱了她呢!

    前台正对着大楼的电梯,李海正等着,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自己,转身一看,原来是前台两个接待之中的一个。

    作为一家大律师事务所的前台接待,这两个妹子长得都是很出挑的,其中一个身量高一些,气质也较为出色,另一个就比较小家碧玉了,笑起来甜甜的,可以说各有各的好,平时所里的年轻律师们出来进去,有事没事都要逗上几句的,有些很显然就不是光嘴上兜搭那么简单,企图已经非常明显了。老实说,如果李海不是刚来没几天,自己又一直很忙的话,他也真的不介意加入这个行列。

    叫他的,正是那个小家碧玉,李海记得她应该是姓王,叫啥不晓得:“王小姐,有事?”

    王小姐笑眯眯的,两只眼睛像弯月牙一样:“小李,谢谢你的披萨啊,你这是去哪?”

    李海哦了一声,看看电梯还没来,乐得和小美女多说两句:“去取点东西,顺便找当事人聊聊。”

    王小姐双手捧腮,看着李海的眼神软绵绵的,连声音都有点软:“好厉害!说起来,你才来实习几天啊,又是在校生,就接了这么大的案子,赚那么多!是不是去取什么重要的证据啊?”

    李海顿时有点飘飘然起来,想想也是啊,虽然他心情不大好,可是这几天做的事,在旁人眼中那可不得了,一下子就是一百万的律师费到手,后面打赢了还能有四百万!扣了上交的部分,总共也能拿到差不多四百万,这可是很多律师干几年都未必能赚到的!

    说句闲话,律师这一行,干得好的话,收入真的是很高,年收几千万以上的在之江市起码超过十个人。但是广大基层的律师,那可就未必有这么风光了,一般而言,入行几年站稳了脚跟的律师,一年下来收入能有三四十万的样子——有人要叫了,这还不够吗?称得上是金领了啊!

    别着急,这里说的只是收入,你没看支出呢?别看律师这些收入,名义都是劳务所得,没什么成本的,事实上身为一个律师,平时的花费大得超乎想象,有的甚至能达到百分之八十!一年辛苦下来,还真未必能存下什么钱。

    所以李海这一票做下来,真的是一步就跨过了很多律师几年都没有走完的路。原先他还没觉得,这会在王小姐崇拜的目光中,他才真正有了些意识。一高兴,他把手一挥:“什么啊,就是去拿一下衣服,我在源泰昌订做的,不是什么重要证据!”

    在王小姐“啊是源泰昌啊好高级”的叫嚷声中,李海趾高气扬地走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关上之前还很是潇洒地向两位前台妹妹挥手告别。他却没看到,电梯门一关,王小姐就离开了前台,一溜烟跑到洗手间去,摸出手机来发了个短信:“李已离开,去源泰昌。”

    电话的那一端,一个男人的声音:“很好,说好给你的数目,马上打到你账上,我们可以继续合作。”王小姐喜滋滋地应了,又有些良心发现地问:“哎,你们可是保证了,不会用什么暴力手段的啊?”

    那男人冷冷地笑了起来:“放心,我们只是找他聊聊天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