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43章诡诈(下)

    来时是做王韵的车,走的时候李海只是一个人了。不过云龙山庄这里的服务真是令人叫绝,停车场的小弟看到他一个人出来,用对讲机和里面交流了一下之后,居然主动派了一辆车送他回市区,也不知是出于谁的指示,当然那开车小弟的脸色不会多好就是了。

    李海花了五百块小费,让开车小弟把自己送到楼下,却没忙着回家。他在烧烤摊子上坐下来,点了一堆吃的,可怜见的,他可是没吃晚饭啊。

    一通狂塞,等到腹中饥饿稍解,他才开始慢慢思考,重点就是自己和彪子之间的联系。身为一名律师,缜密的思维能力是必不可少的,哪怕你不当刑警,可是类似的思维一定要有,不然遇到刑事案要怎么帮嫌疑人辩护?所以李海也不敢偷懒,甚至不惜动用了神力强化自己的思维神经,将自己今天和彪子接触前后所有的蛛丝马迹,全都在脑子里像是电影回放一样来回检索。

    结果令他很沮丧,他实在看不出,自己和彪子之间,除了那点意气之争外,还有什么纠葛。五百万,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蓦地,他眉头一皱,从公事包里套出一张纸来。今天,对于他这个法律系的学生来说,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一天,因为他第一次接到了官司,成为了代理人。对于自己的第一次,李海当然很看重——别笑,男人和女人一样,对第一次都是很重视的——所以他把委托书复印了带在身上,准备回家收藏起来,原件当然是放在事务所归档了。

    就在这份委托书上,他找到了同样的数字:五百万!这是他的代理费,当然这是一个天价,一般律师打这类官司,能有个一万诉讼费就可以偷笑了,李海这是特殊情况,他基本上是拿命在拼,所以开口要了个高价。

    今晚这一关过去了,一百万算是落定,剩下的四百万,要等官司打赢了,小女孩芊芊的抚养权被王韵争取到,才能到账。不过不管怎么说,五百万这个数字,就合同而言是杠杠的。

    看着这数字,李海陷入了沉思:彪子对自己的估价,恰好和这份合同金额暗合!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另有玄机?——

    想了一会,终究是信息不足,李海吃饱喝足,掏钱结账,将将走到自己楼下,电话陡然响起。他拿起一看,心头顿时一暖:“朱老师,你好,我没事,律师函已经交给富豪哥,他是当众签了字表示认可。”

    朱莎在电话里大大吐了一口气,也不晓得她憋了多久?知道有人为自己这样担心,李海心里自然是很感动的,不过那边电话里的声音忽然换了,有个略带沙哑又很干练的声音响起:“小李,听得出我是谁不?”

    “哎呀,林警官啊,那能听不出吗!”李海心说我正要找你呢,还是朱莎老师对我好,都想在前面了:“林警官,我倒是正想找你,不过先说好,如果你这次想要让我以身犯险,搜集富豪哥的犯罪证据,那我可不干啊!”他可是被上次那一枪给吓到了,要不是林沐晨说要引蛇出洞,至于冒这么大的风险么?

    林沐晨没想到他的反应是这样,很是尴尬地干咳了两声:“你想多了!富豪哥早就不是一般的罪犯能形容,谁敢动手抓他?不过我说你小子胆子肥了啊,发财了不起么,敢看不起警察?”

    李海连声否认,随即将自己对于彪子的担心告诉了林沐晨。林沐晨一听就叫了起来:“张彪!我知道他,这小子最近跳的厉害,刚刚上位!你放心,我这就叫人盯着他!说好了啊,不是必须要你参与,不过如果你能帮着把这家伙抓起来判罪,我考虑——”

    我说咱能不这么玩不?李海赶紧用个随机应变之类的话头,把林沐晨给糊弄过去了,放下电话,才算松下来。看看已经走到了家门口,他正要掏出钥匙开门,忽然感觉身后有人,猛地一转身,声控自动亮起的楼道灯下,在上去半层的台阶上,赵诗容正坐在那里,双手支着腮,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他。

    李海和她对望了一会,赵诗容也不说话,也不起身,就是这么看着他。李海低头看了看手机,已经快十点了。难道说,赵诗容今晚就一直坐在这里,等他回来?

    他走到赵诗容的面前,蹲下来,双眼始终凝视着女孩的眼。隔了好一会,见赵诗容始终不说话,他轻轻咳嗽一声:“学姐,进屋说话吧。”

    赵诗容好似在做梦一样,骤然惊醒,轻轻啊了一声,下意识地摇了摇头,然后才恢复了思考,说出话来:“不,不用了。李海,我是担心你,想看看你是否安全。”

    被人关心,被人担心的感觉,很沉重,也很温暖啊!李海心底都像要被融化一样,尤其是来自这么一个美丽大方,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女孩的关心,真是令他有点飘起来的错觉,以至于他的声音,都像是从取暖器里吹出来一样的柔软:“学姐,我没事,真的,王韵至少在这点上没骗我,富豪哥很爽快。咱们还是进屋说吧,坐这,那个,扰民?”

    赵诗容眨了眨眼,出乎李海预料的,并没有笑,也没有脸红,甚至,她的脸色变得有点苍白。好似是经过了很艰难的斗争,她低声道:“李海,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你应该知道。”

    李海心中,立刻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轻轻点了点头,膝盖弯下去,把重心都放在自己的脚掌上,这样一来,他的身体和赵诗容离得很近,近乎是面面相对。

    离得近了,他才看得清楚,赵诗容的眼中,不复往日的活泼和温暖,几乎是满满的沉重。刚刚的温暖还在心中,却发生了这样的转折,李海心里也很难受,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冲口说道:“学姐,不管有什么事,你只管说吧,我都能抗得住,我也会帮你承担。”

    赵诗容的眼睛里,就好像是夏天的傍晚,随着一阵风吹来,蒙上了一层迷雾。她慌忙低下头,避开了李海的视线,摇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好容易,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才把这句话给说全了:“我有个未婚夫!”

    呼!李海心里,仿佛吹过了一阵风,把他心头的沉重,吹走了好多,立时感到轻松了很多。不过同时,这风带走了沉重,也带来了凉意。

    他知道,赵诗容选择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件事,显然她已经有了决定。如果她有意让彼此之间的关系发展下去的话,那么就会对这层关系隐而不谈,等到确定自己值得她作出另一种选择的时候,才说出来,让自己和她一起面对,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而现在,俩人之间只是刚刚开始超出朋友和同学的范畴,赵诗容却深夜前来,说出了这个事实,这就说明,她在之前已经想好了,要将彼此渐渐失控的关系,拉回到正常的轨道之中。

    苦涩在李海的嘴里酝酿,哪怕彼此关系发展的时间并不长,李海对于和赵诗容的发展还没有来得及加上更多的期望,他此刻还是难以抑制地感到失望。不过,事情已经是这样了,赵诗容显然也不好过,又何必让大家更加尴尬?

    他勉强振作精神,伸出手去,拍了拍赵诗容的肩,入手是意外的微微颤抖,令他也是心中一颤,到嘴边的话差点就说不出来:“想不到啊,学姐你从来没提过呢,你的未婚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赵诗容继续摇头,让长发遮住脸,隔着头发说道:“我没见过,是我爸以前和人说好的。他一直说,那个人很不错的,会对我很好,等我大学毕业时,就让我们见面。”

    “嗯,我爸说,不勉强我一定要和那个人在一起,但是,希望我能给他个机会,大学不要谈恋爱就好。”

    说到这里,赵诗容就不再说了。李海的心里,似乎又燃起了一点希望,原来不是要结婚那种,只是保留这个人选,所以别人还是有机会?可理智告诉他,他是在空想!人的感情是无法控制的,赵诗容这样的选择,只能说明自己不足以让她下决心!

    蓦地,他的心中生出一种不甘,不服,不忿!凭什么,一个从没见过面的家伙,要挡住自己的路,要束缚住自己的心?赵诗容的决心不够,那就说明自己不够好,很简单的就是,让自己更好,对她更重要,更不可缺少!

    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李海双手已经抱住了赵诗容的肩膀!赵诗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开始挣扎,怎奈李海双臂用力,将她牢牢箍在怀里,对着赵诗容的耳朵,低低,但坚定地说道:“学姐,我不会放弃的,到你毕业的那天,让你看看,我和那个人,谁更适合你!”

    赵诗容忽然不挣扎了,身子也变软软的,靠在李海的肩膀上。她才二十二岁,还没谈过恋爱,仅有的几次心动,也被那道无形的束缚给掐灭了,她心里难道没有火焰,没有愤懑?李海的这句话,就像是引燃了柴堆一样,让她那股压抑在心底的火焰猛地喷发出来!

    靠在李海的肩膀上,二十二岁的赵诗容,第一次在男人的肩头留下了泪水。第四十二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