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36章代理费

    李海一直保持着沉默,陈雅洁的脸上也渐渐显出失望来。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朱莎也准备适时出声婉拒了,李海却忽然开口道:“好!如果富豪哥真的当众承诺不会迁怒于我,那这件案子的律师费,我总共要五百万,一百万先付!”

    啪的一声,朱莎手里的铅笔都被掰断了!她愕然望着李海,完全想不通他怎么会作出这样的决定,难道这男生在赚了一大笔钱之后,居然膨胀至此,所有的人生理想都集中到了赚钱上面,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了吗?

    陈雅洁和王韵倒是大喜过望,对于李海的狮子大开口,虽然不能不鄙视一下,可是考虑到全市都没有一个律师敢接这官司,人家要这么多也情有可原吧?生怕李海反悔,陈雅洁赶紧敲定:“好,说定了!那立刻就签代理书吧?”

    “等一下!”

    朱莎可急眼了,昨天看你这孩子还有点做事的样子,今天怎么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起来了?走极端也没有这么快的吧!这种事是那么好碰的吗,那可是富豪哥啊,正常人都会敬而远之的狠角色,你个初出茅庐,不,准确地说是连茅庐都还没出的货色,就敢往上扑?当真是要钱不要命吗?

    不由分说,朱莎撂下了陈雅洁和王韵,拽着李海到了隔壁的会议室,把门关上之后,双手往桌子上一撑,瞪着李海的眼睛,沉声道:“李海,你是不是不知道富豪哥是什么样的人?还是你有什么困难,几百万都不够用的,所以拼命要挣这个钱?”

    我是钱神神使,我胆子大,别人不敢做的事我就敢做,但是这种事我会告诉你吗?李海搔了搔头,想了想,才道:“朱老师,这事吧,我不是冲着钱去的,我只是觉得,这就是当律师的应该做的事。不过呢,既然别人不敢做,那我就可以要高价,能赚钱为啥不赚?其实我就是这么想的,很简单。”

    朱莎很是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看得李海一阵眼晕,所谓的大美人就是朱莎这样,无心的举动都蕴含着性感。当然朱莎本人是没有故意性感的意思,她是真的对李海无语了:“这是律师应该做的事?你以为你是英雄,拯救大美人于水火之中?李海你醒醒吧!王韵一个女人能跟着富豪哥这么久,还给他生了个孩子,现在想离婚就能离婚,这是简单的女人吗?赚钱,我怕你有命赚没命花啊!”

    朱莎的眼睛很大,眼神很凌厉,平时上课的时候不动声色,显得很女王的样子;不过现在带着情绪说话,眼神波动不停,看起来却别有一番风情。李海很是快意地欣赏了一个够,等到朱莎停下来,他才高举双手做投降状:“朱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那么狗血上头。不过,律师的责任,不就是帮助当事人解决法律问题吗?她请我做代理人,我帮她解决问题,就这么简单,这就是律师应该做的事吧——那个,我没说错吧?”

    看着李海的眼神,朱莎渐渐安静了下来。她坐下来,沉默了一会,低声道:“都想好了?”

    “嗯,我都想好了。”李海说:“朱老师,你要我想清楚,以后该做什么,我想过了,暂时我还是想把律师做好。所谓的好律师,第一是专业,第二不就是出名吗?这件事看上去有危险,不过想透了,其实也没怎么样,我只是个拿钱办事的,只要别强出头,富豪哥火气再大也烧不到我身上,小心一点也没啥大不了的。”

    朱莎长长呼了一口气,再没有二话,起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用内线叫小妹拿了几份代理合同进来,李海和王韵在上面分别落了名字,双方的雇佣关系这就算成立了,而首期的代理费用,一百万真金白银,王韵很是痛快地当场划账,交给了事务所——没错,这钱当然不能全都给李海一个人,事务所是要抽头的,所以朱莎也在合同上署了名字,这样她可以凭借合伙人的身份,得到最大限度的分成,然后转手交给李海就行了。

    律师助理,小律师,他们所收到的代理费用,通常都要给事务所里上交一部分,大致是在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之间,甚至还有更多的,这要看各人所要的待遇。而像李海这样的实习生,理论上应该是处于被压榨的阶段,朱莎以合伙人的身份,可以堂而皇之地一刀下去,收走他一半以上的代理费!不过朱莎没有这么做,基本上是全额转发了,仅此一项,李海就承了朱莎好几十万的人情!

    “怎么办,欠朱老师的人情越来越多了啊。”李海又想挠头,不过想想也就安心了,所谓债多不愁,反正是欠了人家的大人情了,慢慢还就是,有啥好想的?只不过,有这样的好老师,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啊。

    他在这想着,全不知整个律师事务所里面已经翻了天了。总数五百万律师费的代理合同,这样的大数目,放到几位合伙人身上都是很显眼的,竟然被李海这个入职才不过三天的大学实习生给拿下了!教那些干了几年十几年的律师们情何以堪?哪怕不羡慕嫉妒恨吧,强势围观一下总是免不了的!

    这当中,高宗保和王三金自然是少不得的,俩人看李海的眼神都是难以言喻的复杂。假如没有之前的纠葛,俩人或许也就是单纯的羡慕嫉妒恨一下,可是现在就不同了,当一个很有可能是敌对立场的人取得了这样的成就,你是什么心情?是不是感到受到了威胁?

    反正,高宗保和王三金就是这么想的。高宗保皱着眉头,蹲在洗手间里抽烟,也不知在想什么;王三金则是跑到行政部那里打听了一下,得知李海接的是富豪哥的离婚案之后,俩眼顿时一亮,跑到写字楼外面,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张二少,是我,李海接了这么件案子——嗯嗯,我只是讲了讲八卦而已,是吧,我可什么都没做啊?哈哈哈!”

    对于身边和背后涌动的种种暗流,李海即便是神使,也不是全知全能的。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如何完成这个任务。

    和王韵谈了好一会,了解了自己需要知道的信息之后,眼看快到中午了,王韵拿起皮包,戴上墨镜,微笑道:“李律师,中午一起吃饭,再聊聊这案子吧?我请客。”

    好像很光明正大哦?李海刚要答应,会议室的门砰地推开,赵诗容卷着风直冲进来,脱口就问:“你不要命了?这种案子也敢接?!”

    李海赶紧站起身来,心说赵诗容这一上午也不知道跑哪里去办事了,到现在才知道这个大消息?他刚要回答,王韵却先伸手出去:“这是赵律师吧?我要谢谢李律师,除了他之外,真的没人能帮我了。”

    不得不说,王韵似乎天生有种楚楚可怜的气质,哪怕只是这么淡淡的一句话,李海听着也觉得心里发软,这女人,真的不简单啊。

    但是,有道是同性相斥,赵诗容对此可就不怎么感冒了,她先是飞快地和王韵握了握手,上下打量了王韵几眼,而后对李海说话时就带着冷笑了:“难怪啊李海,这样的案子都敢接,真是英雄大丈夫——”

    我汗,怎么又这么酸?李海听出不好来,可是当着王韵和陈雅洁的面,他又不好把自己对朱莎说的话再说一遍,正在着急呢,王韵悄然摘下墨镜。她的脸上,还是那一块青一块紫的,半边脸都肿的厉害,赵诗容只看了一眼,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王韵也没怎样,只是拉着赵诗容的手,诚心诚意地道:“赵律师,我真是很感激你们事务所肯接我这个案子。朱律师中午有应酬,我请你和李律师一起吃饭,聊聊我这案子该怎么处理,好不好?虽说富豪哥答应了一切都交给法庭来判决,不过要是官司打不好,还不是白搭么?以富豪哥的身份,他想请什么大律师请不到!”

    李海冷眼旁观,只见赵诗容对着王韵这个少妇,就连话都说不完整了,心中暗叫了得!这苦肉计使的,真是杀人于无形啊,王韵甚至根本没说自己这伤势是怎么来的,只是把脸上受伤和自己要离婚,丈夫是黑道大佬,这几件事在赵诗容的眼里一串起来,就形成了先入为主的印象。面对着一个处于这样可怜境地的女人,赵诗容这种还带着青涩的大姑娘,哪里是对手?

    知道归知道,李海暂时也没打算和赵诗容仔细分说这里面的关窍,现在得利的是他自己啊,没看赵诗容已经身不由己地被王韵扯着一起吃饭了吗?这不正好给了自己弥补与赵诗容关系的机会吗?那还说啥啊,闷声大发财吧!

    王韵拉着赵诗容的手走在前面,陈雅洁和李海并肩走在后面,一行四人中三个是大美人,李海享受着路人的致敬目光,自我感觉也颇为良好。四个人分开两辆车,陈雅洁开了辆奔驰sl的小跑车,载着李海跟在王韵的宝马3后面,从后视镜里看了李海一眼:“怎么样,帮你找了件好案子吧,要不要谢谢我?”

    李海惬意地把自己的身体在奔驰车的座椅上抻开来,笑道:“陈姐,说老实话,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到底是想成全我,还是想害我?我打了你两个弟弟,又让你未婚夫很没面子,你为啥要帮我?”

    陈雅洁好像是没想到李海会这么开门见山,默然片晌,才道:“李海,我没说假话,这件官司,真的是没有一个律师敢接,也只有你这样的新人,又有胆子,才最合适。至于你和我弟弟,还有惊涛的事情,那和我无关。我这么说,你信不信?”

    “你这么说,我就这么信。”出乎陈雅洁意料的是,李海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就这么很干脆地应了。看到陈雅洁哑口无言,李海很是快意:“陈姐,叫你一声姐,认识也十几年了,虽然走动不多,你的人品我还是知道一点的。其实有时候,我也挺羡慕陈家哥俩,能有你这么个姐姐。而且今天这案子,说是你介绍过来的,可是接不接,决定权在于我自己,后果自然是我自己来承担,好也罢坏也罢,我李海虽然年轻,这点担当还是有的。”

    陈雅洁又是一阵沉默,再没有说话,直到饭店停车场,下车之前,她才幽幽叹了一声:“你能这么想,那是最好。不过,你要注意,和王韵保持距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