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32章:香烟美人

    林惊涛不走也不行了,这都出绿了,他也不是傻子,就冲这冰种正阳绿,哪怕是才开个小窗,都能卖到二百万左右的价,何况这还有一大半没切开呢?再不走,在这里看着李海这小子发财得意吗?只是想不通啊,这明明是下降通道,怎么会突然大反弹呢?抢反弹果然是一门高难度的技术活啊!

    陈家兄弟也灰溜溜地走人了,陈雅洁倒是恭喜了李海两句,又约定了明天就到天平事务所去找李海,才和俩人告别。

    最终这块石料在又切了一刀以后,被倪胖子叫价三百五十万给买走了。倒不是他愿意当冤大头,实在是周围好多人虎视眈眈的,价格生生被抬了上去,再说看这料子的样子,怎么也亏不到哪里去。

    这价格倒是比李海用钱眼照出来的神力上限还要高了,多出来的那五十万应该算是虚高了吧?这事也让李海对于钱眼又多了一份认识,中学的政治课就教过,这价格和价值未必是完全统一的呢,瞧,这不是应验了?看来以后要找机会多看些经济学价值理论方面的书啊!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之后,倪胖子对李海倒是另眼相看了,不说李海这运气,就是他手里这几百万,也值得交个朋友了,做生意的嘛,人脉是最重要的资源啊!说不得给李海留了个名片,当知道李海是在天平律师事务所工作时,倪胖子又是一阵惊叹,连说以后有机会要合作一下,李海心里就好笑,你就这么巴望着要找律师吗?

    全都忙完了,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晚上七点都过了。李海看看天色全黑,摸了摸肚皮:“学姐,今天我发财了,咱们就开一回洋荤,吃这五星级酒店——哎,我知道你肯定吃过,我没吃过啊,陪我呗。”

    赵诗容手一伸,捻着那张银行卡,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海:“对哦,某人一天就赚了几百万呢,太牛了!听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你今天是不是烧包的厉害啊?想干什么坏事啊?”

    李海想也不想:“哪能,男人有女人管着就不会变坏了。”话一出口,他就有点后悔了,这话是不是太暧昧了一点?天地良心,我那卡真的是在你这个女人手里管着啊!

    赵诗容脸一红,伸手把银行卡拍了过来,没好气地说道:“拿去,谁来管你了!你去花天酒地吧,我可要回家了。”她把手一招,这五星级酒店门口多的就是出租车,瞬间开过来一辆,赵诗容闪身就钻了进去。

    李海还在那发愣呢,怎么好好的说散就散了?想要留下赵诗容吧,却发现自己还真没什么好借口,俩人现在是什么关系都没有呢,天都黑了你不放人家回家?想请人吃顿饭都得叫人给面子啊!

    还好他脑子够快,立马冲上去拍着车窗喊:“学姐,这里头还有你二十万呢!”

    赵诗容把车窗摇下来,笑嘻嘻地丢下一句:“记得就好,存你那当饭钱吧,别花光了没钱还我啊!”出租车一溜烟就走了,李海心里这个气,你个司机赶着去投胎吗,油门踩这么快!

    也懒得走了,李海索性就转身上了三楼,在酒店西餐厅里坐下,准备享受一下从没享受过的高级餐厅。侍者很是恭敬地过来,倒是没有出现很多小说里那些服务人员狗眼看人低的场景,大概是掩饰得很好吧。

    点菜方面,李海就弱鸡了,这菜单上面的东西,他很多都没听说过,怎么点法?倒是服务员小姐很是耐心地帮他解说,出主意,点了几样招牌菜,又开了一瓶红酒。李海肚子里算了算,乖乖隆地动,这就要两千多了,还要加收百分之十五的服务费呢!

    他是咋舌,钱神可是痛心疾首了,在那里大骂李海败家,你要花钱也成,先让我把那些神力都吸收了啊!直到李海没好气地回答他说兜里还有将近四万现金,都是让你钱神吸收过神力的钞票呢!钱神这才不言语了。

    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李海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把那瓶酒喝了一半下去了。望着手中红色的酒水,他有些恍惚。自己的生活,怎么就忽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两个月前,自己还只是个家境很普通的大学生,一个月前,自己得到了一枚神钱,里面有个钱神,宣称自己成为了他的神使,可以使用他的神力,施展各种神术;而今天一天,自己就赚了将近四百万!四百万,那是自己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呢?李海迷茫了,很自然,因为从小到大,他生活的环境,他周围的人,他受到的教育,都从来没告诉过他,要如何过这样的人生,怎么样做个有钱人。红酒很好喝,虽然有点酸;西餐一般般,不如大排档;坐着的沙发很软,陷下去就有点上不来了;灯光有点暗,伴奏的钢琴声声入耳,带着微微的醉意,李海真的有点迷茫了。

    身边有一阵香风吹过,一只白皙的小手伸到面前,指甲上涂着玫瑰色的指甲油,声音很绵软很好听:“帅哥,借个火。”

    李海抬头,只见一个女人站在自己的桌边,离自己很近,另外一只手上夹着一根细细的女士香烟。是来借火机的?李海没想那么多,把桌上的火机递过去,女人接过火机的时候,好像不小心碰了一下李海的手指,李海只觉得凉凉的,心里好像也有点酥酥的。

    女人把烟点着,便把火机还了回来,说了声谢谢,这一次并没有碰到李海的手指。然后,她转身,在李海斜对面的一个位子上坐下来,从包包里拿出个水果手机,在那玩了起来,侍者很快送来一瓶喝了一小半的红酒,看样子她是这里的常客,存得有酒在这里。

    李海脑中不经意地想起赵诗容走的时候说的话来:“男人有钱就变坏!你尽管花天酒地去吧!”似乎,这是个花天酒地的好对象?他仔细地打量着女人,穿着并不暴露,甚至有几分端庄,雪纺纱的白裙子下露出的小腿纤细笔直,看着很赏心悦目。脸上画着妆,灯光下看着也不是如何浓,相貌很是秀气,睫毛长长的,玩手机的时候不停地颤动,叫人心动。

    要怎么上去搭讪一下,没准能有艳遇呢?李海开始很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了。

    “我朋友告诉我,如果一个男人在四十岁之前要靠花钱来找女人,那就是个渣男人。”

    忽然耳边响起这么一句话,李海吓了一跳,起先还以为是钱神说的话,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个女人的声音!

    他吓得赶紧站起身来,刚刚那点小心思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说话都带着点结巴:“朱,朱莎老师!”

    淡淡的香风中,朱莎在李海对面坐了下来,先是伸手拿起红酒看了看,又瞥了一眼菜单,似笑非笑地盯着李海:“怎么,想要做渣男人吗?”

    说起女王气场,朱莎比赵诗容这样还在学校里打混的大学生不知强了多少倍,那可是在跨国集团谈判桌上都能hld住全场的!被朱莎这么一盯,李海什么念头都没了,何况朱莎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本身就是很震撼的一件事。他挠着头皮讪笑,过了会才反应过来:“找女人,花钱?我没有啊朱老师——等下,你是说,这女人——”是小姐?这话他终究没说出口。

    朱莎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是啊,不然你以为,你这一身打扮,举止动作,显然都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消费的菜鸟,谁会好端端看上你,给你来一场艳遇不成?”

    我擦,这女人哪里像小姐了?纯粹就是个良家少妇的气质啊!李海忍不住又打量了一眼,那女人察觉到了李海的眼光,正摆出个好看的姿势,忽然发现李海这边居然已经坐了一个女人,从背影看上去还很有竞争力,顿时脸色一变,随即站起身来,走到不远处,朝着另外一个男人说了一句话:“帅哥,借根烟。”

    李海顿时吐血,我擦你能换个手段不,这边借个火那边借个烟,下回搭讪是不是要借护垫啊!这下他才明白过来,果然这是个小姐了,否则谁会这么白痴的搭讪方式,花痴么?不过话说回来,被这么白痴的搭讪方式搭讪了,自己还沾沾自喜地以为有艳遇,那自己是不是也很白痴?

    朱莎眼里透着笑意,脸上的表情可没变:“我听说有人今天赚了大钱,所以特地来瞻仰一下,没坏了你的好事吧?”

    “哪能!”李海大汗,忽然察觉到朱莎话里的一层含意:“咦,朱老师,你怎么听说我今天赚了不少?”也不知怎么的,他对于朱莎的回答,有了一份莫名的期待,以至于心跳都有点加速:赵诗容,是她告诉了朱莎,让朱莎来看着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