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27章:玄奇法器

    法器这个词汇对于李海来说,一点也不陌生,看过那么多络小说,里面法器多了去了。不过他心里也明白,那都是作者们口胡的结果,哪能当真?最起码他就没有在那些修真小说中,看到过类似钱神这样的存在。

    而且,他更觉得奇怪的是,这钱神一会一出的,前面说是让自己拥有一只钱眼,相当于是固化了一项神术“钱眼”,这会怎么又说到法器上了?

    “很简单,若要固化神术钱眼,必须登坛做法,准备祭品,看你小子这般火烧眉毛一般的着急,肯定是等不及了。”钱神解释道:“本神英明神武地决定,先将这法器用钱眼神术祭炼出来,你便可用以施展钱眼神术,看穿大千世界!等到以后有机会了,再用法术,将这法器炼化到你的一只眼睛里,便可永久固化了。”

    李海大喜,这多好!他原本还有些打鼓,把自己的一只眼睛固化了神术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现在这就简单了,相当于配一副眼镜而已!赶紧连声催促:“快快,麻利的,动手动手。”

    钱神没好气理他,只让他把那枚古钱握在手里,和钱神的本体五铢钱贴在一处,过了一会,就说:“好了!”

    这就好了?李海赶紧低头一看,只见手里的古钱只剩下一枚,就是钱神本体的那枚五铢钱,古钱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放大镜!嗯,没错,就是玩古董啊玉石啊这些专家经常抓在手里的那种放大镜。

    李海这下算是彻底放心了,想不到钱神居然不声不响就祭炼出了一件法器出来,这古钱变成放大镜,铜币成了玻璃器,居然也没什么动静!话说回来,法术本来就不需要多么浩大的声势吧,那不都是浪费能量的表现么?好比李海之前用点金手的神术时,顷刻间黄金变沙土,也是悄没声息的。

    他攥着放大镜,正想找个借口上去试试这玩意好不好用,林惊涛恰好转头过来,看到他手里拿着个放大镜,顿时眼睛一亮,心里一动!“小子,你还真把自己当根人参啊,其实你就是个萝卜!以为拿着放大镜就能混充老专家?今儿非让你赔得当裤子不可!”

    林惊涛也是这行里钻营多年的人了,哪里看不出李海的心理活动?新人下场都是这样的,看着人家在那里热闹,自己心里跃跃欲试,这时候只要让他尝到点甜头,立马就会陷进来了,林惊涛这么多年的生意做下来,见过不知多少人就这么一脚踏进这个圈子,输得底儿掉。

    他不动声色,就当没看见李海手里拿着放大镜,指着会场左边一片说道:“小李,想不想试试看手气,练练眼?瞧见没,那边一片,都是杂石料,没有上拍资格的,咱们到那挑三块,切开看看,没准有好运气呢!你放心,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

    赵诗容眉头一皱,她也不懂翡翠石料的鉴别——事实上就没什么人敢说自己真懂的,无非是经验多少而已——但是她能确定的是,林惊涛这家伙肯定没什么好意!其实林惊涛本身条件很好,职业体面收入可观,风度家世也都不错,可是赵诗容最反感的就是一点,这家伙在有了婚约,当着自己未来小舅子的面,居然还对自己大献殷勤,处处表现!就冲这一点,赵诗容嘴上不说,心里对他可是腻烦透了,要不怎么能那么卖力帮李海呢?

    现在林惊涛好心让李海去挑石头,看上去是没什么陷阱的,可谁知暗藏着什么?她正想开口阻止,李海已经站了起来,做惊喜状:“真的?那就谢谢林哥了,我也真是挺好奇的呢,学姐,一起去呗,让我也沾沾你的福气。”

    赵诗容翻翻白眼,心说你这么傻么,这人的话你也信!有心不理他吧,又放心不下,干脆也站起来,瞪了李海一眼:“我可没什么福气,只会看着人不许赌博!”

    李海看着赵诗容这模样,她带着气,瞪着眼睛,看着是对自己没有好脸色,可是透着一股子关切,心里真是好温暖!只不过,自己有自己的打算,也不好明着告诉赵诗容说自己“可能”有金手指,只好陪着笑,连声答应,绝对不掏钱出来。

    林惊涛一面带路,一面看着这俩大学生在自己的面前耍花枪,赵诗容这般轻嗔薄怒的模样,叫他这个自诩风流很多年的老手都看着心里痒痒,对李海就越发恨之入骨了,你个穷酸吊丝何德何能,居然能有这样的美人垂青?不掏钱,哼哼,知道赌博是有瘾的吗?到了那就由不得你了!

    会场左边,放了一大堆石料,乱七八糟地堆在一处,大部分都不大,是那种就算有翡翠也掏不出镯子来的散料,所以就不上拍了,就这么堆着任人看,旁边放着两台解石的机器,不少人围着在那七嘴八舌地议论。

    林惊涛的公司是这次参展的单位之一,凭着证件进了内围,他呵呵笑着让李海上去:“随便挑两块玩玩,都不值钱!”

    李海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先把手里的放大镜端起来。玩翡翠石料的,****放大镜,这都是必备物件,所以一点也不引人注意。

    右手放大镜,左手拿起一块石料,李海满心期待地用手里的放大镜一照,只见镜框中间,显出一枚铜钱的模样,四四方方的钱眼之中,先是呈现出那石料的外形,然后飘出一行字来:两元!

    “啥意思?”李海苦于没有使用说明,这法器也不讲究个心血祭炼神马的,只好咨询出品厂商——钱神。

    钱神懒洋洋地答道:“还有啥意思?这块石头,就是一块石头而已,可能蕴含的神力,就只有两元。”

    李海敏感地抓住其中的字句,追问道:“什么叫可能蕴含的神力?难道不是固定的?”

    “自然不是固定的!”钱神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钱神神力,只在与钱有关的物事中存在,金银铜钱,这都是古时用来买卖东西的;钞票是你们现在用的钱,也是可以买东西的。这石头哪怕再值钱,你也得换了钱才行吧?卖不出去,就是废石头一块,就算是真翡翠也一样!”

    李海这才明白,赶紧又看了几块料子,他倒并不着急要看到什么好料子,不过一件法器新到手,总得试试怎么用不是?无奈这堆料子果然是垃圾中的战斗机,一连看了十几块,全都是纯废料,最高的一块也只有五元神力,那还是因为这一块比较大,比较沉!

    正无奈,赵诗容捧着一块石头走过来:“李海,你瞧瞧这块怎么样,我看着不错,上面有花呢。”

    有花?李海心说石头还能长出花来?一看这石头圆溜溜的,也没花啊。林惊涛好容易逮到机会,凑过来看了看:“不错,表皮带癣,如果能沁进去,倒是可能有翠,开开试试吧,反正输了都是我的!”

    李海这才明白,花啊癣啊,都是翡翠这方面的术语,那石头上倒真是有一片绿色斑驳好像癣一样的花纹。他接过来,用放大镜看了看,钱眼里飘出一行字,让他心里陡然一跳:好多个零!数了数,四后面有五个零,四十万元神力!赵诗容有这么好的本事?

    不管那么多,先开开,看看这钱眼法器好不好使呗!他点了点头,抓着石料迫不及待地冲到解石机器那里排队去了,赵诗容看他这么上心的样子,顿时皱了皱眉,林惊涛的注意力大半可都放在这小美人身上,当即做淡定微笑状:“呵呵,我刚开始做这行的时候,也是这么毛毛躁躁的,李海这样子,看着很亲切啊!”

    这话明着是开脱,实际是贬低李海,林惊涛做起来是驾轻就熟,谁知赵诗容完全不为所动,就跟没听见一样,跟着李海后面就去了,恨得林惊涛在那里咬牙切齿,越发恨起李海来。

    前面一个人在那里慢慢吞吞地擦石头,一会看一眼一会看一眼的,李海只好等着。赵诗容过来,拽了拽他的袖子,悄声道:“李海,我跟你说,林惊涛送你几块料子玩,你有兴趣的话,玩玩就好,可别动心,这一行不是你能玩的!人家都是做这些买卖,或者有闲钱投资的,才在这里收料子,你明白不?”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李海心里欢喜,点了点头:“学姐,你放心吧,我有数,就是好奇,想见识见识。不过学姐,你说你挑的这块料子,能不能有翡翠?我看你好像也懂呢。”

    赵诗容笑了笑,伸手掠了掠飘在额前的散发:“我哪懂啊,就是跟着我妈开过几回眼而已——哎,到你了!”

    李海一回头,果然前头那个小胖子已经从解石机上下来,手里一块石头分两半,垂头丧气地,看来是解垮了。不过这人心态倒是挺好,没一回就扔了手里那俩废料,对着李海的石料品头论足起来:“咦,这块料子品相倒是不错,看这癣,多半能沁进去,就不知道是什么种水——哎哎哥们,你怎么这么切啊!”

    他忽然大叫一声,倒是把正要下刀的李海吓了一跳,懵然回头:“怎么了?”

    赵诗容从后面推了李海一下,脸色微红:“怎么了,你不懂别乱切,这块料子不能一切两半,得看着癣的分布,先擦个窗——算了还是我来吧!”

    李海大窘,赶紧把机器让给赵诗容来操作,才知道自己差点闯祸了!有钱眼是不假,可是不代表能看到里面的石料核心啊,这要是真有翡翠,一下切坏了可也不值钱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