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24章:吸取神力

    李海吓了一跳,连摸都摸不得这么严重?那你还说去除这上头邪神的神念,吸取其神力,怎么吸?

    钱神的反应是相当凝重:“旁人摸得,你摸不得,你乃是通神的体质,可以与本神交通的,也就有可能与这邪神的神念交流。此等*祀产生的邪神,并不似本神一般,乃是因你一家的祈愿祭祀而开启神智,故而其通常是有神力而无神智的。只是如今近距离神念感应,本神发现这枚古钱之中,业已有了朦胧的神智,只是混乱不堪,无法明智,便也不能成神。你这神使一旦伸手触摸,却不知会生出什么变故来。”

    “那该怎么办?”李海这可有点没辙了,先前说得很叫人激动的,现在告诉我,你搞不掂?这未免太掉链子了吧!

    钱神好似也有点不好意思,硬着头皮坚持:“不可轻举妄动,你将这钱先收好了,待本神想个万全之策,好好收服这邪神。”

    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李海随手把那盒子一合,往兜里一揣:“赵学姐,这钱我带回去,请家里的老人看看,顺便问问这毛病要怎么个调理法。”

    赵诗容眨了眨眼,心说你把钱拿去不打紧,那盒子是我用过的粉盒啊,怎么就揣上了?但是这话又不好明着说,只能是白了一眼,憋气不说了。

    李海压根就没想到这个茬,他本来也不算是个很懂得女孩子心思的人,要不怎么会被蒋艳耍的团团转呢?

    不大功夫到了地头,这里是本市一家老字号,建国前就有了这家铺子,后来公私合营过,**后落实了政策,那家裁缝的后人重新打起招牌来,专门订做手工服装,不过一直没搞大,就是一间铺子几个裁缝,还基本都是自家人。

    二十年前,刚刚搞活经济的时候,这家店是没什么生意,惨淡经营而已,那会流行的都是些洋垃圾衣服,后来人们才渐渐懂得追逐品牌。再后来,到了最近几年,不少人都出国见过世面了,才知道真正的上流人士,都是穿那种没牌子的手工订做服装。于是这家老店才重新又火了起来,服装的价格也是一路攀升。

    当然这方面,李海就是懵然无知了,他到现在也不知道朱莎随手给他的招待券价值几何,还以为就是类似一张超市购物卡之类。

    赵诗容对这里显然比较熟悉一些,大约是来过的,一进门看见裁缝正在忙,请迎宾的经理查了一下登记簿,李海在旁边瞄了一眼,倒吸一口凉气: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名字,光是预约今天量尺寸做衣服的就有十几个!幸好,朱莎显然是做好了预约登记,经理很快查到了记录,很有礼貌地请俩人到一边休息区等着。

    李海多嘴问了一句“请问要等多久?”,得到的回答让他满头黑线:“不好意思,大约需要两个小时。”

    光是排队就要两个小时!他咧了咧嘴,知道自己这多半还是靠着朱莎的预定沾光了,否则要是临时来,不晓得要排到哪一天去。

    休息区不小,七八张咖啡桌错落有致,半人高的植物穿插其间,基本上人一坐下来,就看不到周围的人,环境相当雅致。李海转了转头,感觉自己好像是和赵诗容单独坐在树林里一样,赞道:“这地方不错啊,挺舒服。”

    赵诗容憋着的气还没消呢,不搭理他。李海没得到回音,自己也不晓得哪里出毛病了,正讪讪地,忽然听见植物后面传来人声:“哟哟,这是谁啊?”

    听着耳熟!李海一皱眉,植物被人推开,两个年轻人走了过来,正是前几天刚被他揍过的陈思维和陈思豪兄弟俩,陈思维还被他毁了一条金项链呢。

    李海站起身来,迎着陈家兄弟,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原来是陈家哥俩,巧了啊!”

    陈家兄弟看着他,简直是咬牙切齿,可是又不敢动手。上次五个打一个,都被李海收拾得满地找牙,后来托人打招呼请警察去抓人,听说又被人摁下了。这兄弟俩也还在念书,自己又没什么势力,还没到那种可以任意整人无压力的地步,眼看着李海就在眼前,一时脑瓜发热跳出来,结果却发现好像拿李海没什么办法,这下可是有点坐蜡了。

    二陈兄弟在这磨牙,李海也不当一回事,施施然地正要坐下,二陈兄弟两边一分,中间走出个男人来。这男人大约三十出头,生得一副好皮囊,温文儒雅,带着副金丝边眼镜,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李海一看就心生警惕,尼玛这小子气势不小,前几天那个庆功餐会上见到的白领精英,好多人就是这副嘴脸!

    那人上前来,拍了拍二陈兄弟:“怎么,有朋友?”说话是对着二陈兄弟,眼神却看着李海,然后一飘,然后一呆。

    李海立马就看懂了这人的心思,他那眼神一飘,显然是看到了自己背后的赵诗容了,一呆就很正常了,第一次见到赵诗容的男人,还极少有人会只看一眼就若无其事的,最多的就是这种,看上一眼,条件反射地要再看清楚一点:这女孩子实在是长得太漂亮了!

    二陈兄弟正坐蜡呢,一看这位出现了,似乎马上有了主心骨一样,上赶着叫:“姐夫!这小子可嚣张了,上次说我戴的项链是假货,还打了我们呢!你瞧我这门牙!”

    李海一看,好悬没笑出声来,二陈兄弟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露出牙齿来,门牙少了一个,大概是上次自己勾了他一跤,在大理石地面上磕掉了,还没来得及去补起来,漏着风呢。

    那人听见这么说,才有点依依不舍地收回了落在赵诗容身上的目光,对着李海伸出手来:“你好,我是林惊涛,怎么称呼?”

    林惊涛?李海一边琢磨着刚刚二陈兄弟叫的那声姐夫,一边跟他握手:“李海,跟陈思维陈思豪都是认识好多年了,中学同学。”

    俩人一握手,李海就知道不妙,这家伙阴的很,居然使暗劲!别看他上次一个打五个,那一来是仗着神打,二来是陈家兄弟那几块料也不是能打的货色,披亢倒虚,几下也就打倒了。可这家伙大概是练过的,手上好大的力气!把李海的手指头捏的咯吱咯吱响,疼得他直咬后槽牙,好悬没叫出声来!

    林惊涛一边手上使劲,察觉到对手好像没什么功底的时候,又狠狠捏了一把,李海差不多都能听见自己骨头惨叫的声音了,他才松开手,淡淡笑道:“听说了,我是雅洁的未婚夫,刚从国外回来,以后咱们有机会见面的。”

    “这个混蛋!”李海这也怒了,手指好痛!为了不在这个家伙面前丢份,他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可是额头上都出了冷汗了。这个场子亏大了,李海岂能咽下这口气,眼见这家伙手上带着一块金表,表面上全是洋文,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是只要是金属的,李海就有办法。

    他索性甩了甩手,勉强挤出笑容道:“原来是陈姐的未来老公,手劲不小啊!”一边甩,一边“不小心”碰到了林惊涛的手腕上,点金手瞬间发动,就在林惊涛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将里面的黄金机芯中的神力都给抽了出来。

    这一下他可没留情,除了表盘没动之外,那里面的机芯但凡是有黄金的部分,全都变成了废铁,这块价值不菲的瑞士金表,可就算是废了,外表还看不出来!盯着林惊涛的眼睛,李海心中暗爽:叫你小子得意,这是我给你的见面礼!记着,这事没完!

    赵诗容这会也看出不对来了,哪有人一见面就赞人家手劲大的?她赶紧站起来,抓着李海的手一看,脸色就变了:那手指尖都已经变得青紫,显然是被大力挤压过的!她狠狠瞪了林惊涛一眼,心说这个人怎么这么可恶?

    林惊涛可没管那么多,赵诗容这种美人,发脾气瞪人的时候也是格外的养眼,看得他双眼发亮。他长得好,事业也算蓬勃发展,素来自负风流,也是花丛里打滚的人物,哪怕已经有了未婚妻,见到赵诗容这样极品,而且还是正在走向成熟的大学女生,哪有不动心的?

    连忙露出迷人的微笑,俩眼使劲放电:“这位美女怎么称呼?我是林惊涛。”一面手已经伸了出来,眼睛瞥向赵诗容白生生的小手。

    哪知赵诗容只是看了他一眼,半点握手的打算都没有:“不敢,你手劲太大,我怕受伤。”

    李海心里这个爽啊,这耳光甩的屁啊屁啊的,比自己抽到林惊涛的脸上都舒服,因为这是他自己凑上来的!林惊涛不愧是花丛老手,吃了这记耳光,却是依旧微笑,还趁机套近乎:“这话说得我不好意思了,本来是听说李海挺能打的,应该手劲不小吧,谁知道用力过猛了,呵呵,李海你没事吧?瞧你朋友都记恨我了,你给说说啊!”

    我说你老母!李海心里一面骂,一面暗自警惕,忒么白骨精就是白骨精啊,场面上真有一套,自己纠缠下去,没准要吃亏。他转了个念头,便顾自坐了下来,握着自己的手,顺便也抓着赵诗容的手,一边无所谓地冲着林惊涛说“没事没事”,然后苦着脸对赵诗容:“你帮我看看,好疼啊,别是骨折了吧?”

    赵诗容脸上一红,却被李海拉着又坐了下来。凡是漂亮的女孩子,对于身边男人们的暗战,那都是很有经验的,称得上久经沙场,林惊涛看她的眼神,她一眼就知道对方的心思了。像这种青年才俊,赵诗容一年下来少说都会见到百八十个,普通女孩子看到林惊涛这样的精品男或者会脸红心跳不知所措,她却完全没当一回事。反倒是李海吃了这个暗亏,让赵诗容很有些不平。

    也正因为不平,再加上这男人嘴里说着自己是有未婚妻的,却又对自己这般放电,赵诗容心中很是不齿,所以居然就乖乖地坐下来,好似配合着李海一样,嘟起小嘴,在李海的手上吹了两口,柔声道:“疼得厉害吗?要不咱们去医院吧,下次再来量尺寸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