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22章:直觉

    其实他明白,自己可能是想多了,朱莎这种档次的人,平时随手就能获得很多自己想不到的资源,对于她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比方说这个手工西装的招待券,她单身一个人就用不上,送别人又可能引起误会,给自己就没啥了不起了,还可以当成是给自己帮了她的忙的奖励。

    不过,人是有所谓直觉的,李海反正就是觉得,这次慈善拍卖会,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当然他肯定不觉得朱莎会有意害自己。

    吃饱喝足,有节目的去赶下一场了,委托人公司派了许多商务车送人回家,李海和赵诗容都还是住在学校附近的,于是作了一路。车上人渐渐少了,剩下赵诗容和李海俩人,眼看离学校还有一公里左右,赵诗容忽然叫了停车,拉着李海下了车。

    这里正是李海家楼下不远的大排档,上次李海刚从老家回来,和王冬在这里宵夜,就遇到了赵诗容,接受了那个考验。不过今天,他却不知道赵诗容拉着自己到这干嘛?

    随便叫了点东西,要了一扎啤酒,赵诗容动手给俩人都倒上了,满面欢笑:“来,庆祝你首日实习大成功!”

    对着赵诗容这张笑脸,大概很少有人还能憋着气的,李海也是一样,他只是看了看赵诗容,就摇了摇头,端起酒杯来和赵诗容碰了一下:“学姐,总是要谢谢你。”

    俩人喝了一杯,赵诗容用面巾纸擦了擦嘴,又要倒酒,李海哪能看着她动手呢?抢着给满上了,赵诗容笑道:“好吧,这可不生气了?”

    李海失笑道:“学姐,我是那分不清好歹的人吗?要不是你想着我,我连这个实习的机会都没有呢,别的都不用说了。”

    他是言者无心,赵诗容的脸却红了红,啐道:“呸!没皮没脸的,谁想着你了?没想到啊没想到,李海你个浓眉大眼的也学会油腔滑调了?”

    李海嘿嘿笑了笑,不解释了,干嘛要解释呢?这会的赵诗容多好看呐!脸上红扑扑的,带着点羞涩和小不乐意,半嗔不怪的,所谓的****,莫过于此啊!他二话不说,端起酒杯来自己就干了一个,这可算体会到古人所说的“秀色可餐”是什么意境了,可餐不可餐先不说,反正下酒是绰绰有余啊!

    赵诗容白了他一眼,赌气也不说话了,俩人就这么你一杯我一杯的,对干了几杯,她忽然发起感慨来:“哎,过得真快啊,当初接你们新生的时候,还像在眼前一样,转眼都两年过去了,我都大四快毕业了。”

    李海嗯了一声:“对了,学姐,你毕业了什么打算?”也不知怎么,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关心一下这个问题啊!

    赵诗容闷了一会,摇头道:“还没决定,考研,或者去国外念书,或者就找个工作——哎,你说我选哪条路好?”

    她一边问,一边就用眼睛来盯李海。李海心里莫名地就是一阵慌乱,赵诗容的眼睛怎么能这么大,这么亮呢?看得我心里都发慌啊!他定了定神,摇头道:“我觉得,学法律的,以后学历还是很重要,不过专门读书又挺浪费时间的感觉,边工作边念书挺好的。我今天在所里和宋婷学姐聊天,她这么跟我说,我听着挺有道理的。”

    赵诗容原本很专心地听他说,一听提到宋婷的名字,咦了一声:“宋婷学姐,是不是研究生院二年级,跟陈主任的?美女学姐哦!”

    李海闷了一口酒,吃了一口菜,心说这土豆丝怎么觉着有点酸呢:“老板,少放点醋啊,这酸的——”

    他还没说完,赵诗容陡然变色,又啐了他一口:“好你李海啊,今天欺负定我了是吧,说话老是这么阴阳怪气的,你好大的胆子!”

    李海正莫名其妙呢,心说我就是说说老板的酸辣土豆丝里面放醋太多了,又哪阴阳怪气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赵诗容忽地站起来,甩手就要走,李海反应快,立马伸手拉住,放软了声音道:“学姐,你这可冤枉我了,咱们好好说着话,你这又是何必——”

    事实上,这完全是言者无心听者也无意,但是人一旦心里有点什么小心思,就会变得很敏感。赵诗容对李海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吗?反正她自己觉得,是没有的。可是赵诗容从小生长的环境和别人不同,她几乎是刚刚上小学的时候,就开始要躲着男孩子了!这使得她从小就养成了,一旦和某个男孩子的接触多一点,就要注意这方面界限,这样的一个习惯。

    当然,她这么想的时候,也没反应过来,李海提到宋婷的时候,自己怎么会把吃醋当成了敏感词呢?

    这下子被李海拉着手了,赵诗容也就不走了,要不然俩人在这公共场合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她刚想让李海松开,本来不大点事,所以说无巧不成书,俩人就听见不远处有个女生冷笑起来:“好亲热啊!李海,我还真小看你了,想不到居然搭上赵大校花了,难怪啊——”

    难怪什么呢?当然是难怪会甩了她了。这个女生,就是李海的前女友蒋艳。赵诗容眉头一皱,她最怕的就是这个,那天在图书馆门口撞见蒋艳,对方神色不善,她是先走了,避免了一场尴尬。可是后来听说,李海就那天就和蒋艳分手了,赵诗容心里就嘀咕,自己会不会是这中间的一个因素呢?没法子,赵大校花从小实在是太受男孩子欢迎了!

    看着赵诗容站着不走了,李海本来已经要放开手了,哪知就在他放手这瞬间,蒋艳开口说话了。这下可好,他还没转身过来面对蒋艳呢,蒋艳已经很是得意,更快意地冷笑起来:“心虚什么呀,好容易牵上了赵大校花的手,怎么能因为我看见就放开了呢?”

    李海心里这个火大,你自我感觉太好了吧,我牵人家的手,是想解释点误会,又不是趁机占便宜啊什么的,我有那么下作吗?还因为你看见就放开了——知道蒋艳挺自我感觉良好的,可是居然有这么好,连李海都要为之惊诧!

    他索性也不去管蒋艳说什么了,对着赵诗容摇头苦笑了一下,招手示意:“老板,菜打包,买单吧。”

    赵诗容心中稍定,对于李海这样处置也觉得不错,反正她既不希望在这里和蒋艳纠缠不清,但是也不想看着李海对前女友疾言厉色。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他们息事宁人,蒋艳不就寂寞了吗?声音中已经多了几分尖利:“怎么,自己也知道见不得人么,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走?”

    李海叹了口气,终于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曾经迷恋了很久的女友。此刻月下相逢,看着蒋艳的脸,李海忽然发现,自己心中一片平静,甚至还有点惋惜:“蒋艳,你好。蒋艳,再见。”说完,还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给了钱,拎起打包的饭菜,径自走了,赵诗容稍稍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了,方向正是学校大门。

    蒋艳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李海的背影远去。她见过生气的李海,见过哄她开心的李海,更见多了向她献媚的李海。往昔,她都是以一种轻松,甚至于轻佻的态度面对,觉得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围绕在身边,就好像自己是个公主一样高高在上,无比荣耀和尊荣!可这一刻,分手之后第一次见到李海,李海八风不动,淡定如水,何其陌生,又是何等的力量内敛!

    你好,再见。短短的两声寒暄,蒋艳竟然呆住了。过往的种种,点滴流过心头,她的脸上,终于流下了分手以来,第一次的泪水。这霎那,她才隐约明白,自己好像真的失去了一件宝贵的东西。

    身后人的眼泪,李海和赵诗容都不知道,他们只是这么踩着月色,走向赵诗容所住的宿舍。走了一半,赵诗容偷眼看了看李海的脸色,不想被李海发现了,也有点局促,李海却只是微笑:“学姐,我没事,真的,就像做了一场梦,醒来感觉就很遥远,虽然只是上一分钟的记忆。”

    赵诗容看着他,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却又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分手都是这样的吗?昨天还是亲密无间,今天就可以形同陌路?”

    “别人怎样我是不知道,反正我是这样——咦,学姐你不曾分手过吗?”李海这话刚一问出口就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这么问出来,等于是当面挖掘了赵诗容的一桩**啊!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无数人仰慕、瞩目的之大校花赵诗容,居然从没谈过恋爱?!

    赵诗容一言不发,低头疾走,李海暗自叫苦,今天这是怎么了,老是说错话,以前和赵诗容在一起,哪怕是让她吃过几次瘪,可也从没这样啊!要是赵诗容明打明放地和他斗嘴,输赢都好,他都很自在,可今天这样,动不动转身就跑,这路数,李海可是从来没在大气开朗的赵诗容身上体验过呢。

    他跟着赵诗容到了女生楼下,赵诗容还是没停留,噔噔噔直接上楼去了。李海没辙,只好转身走人,哪知刚走了两步,今天几乎没和他交流过的钱神,忽然传来一道神念:“这楼里有古怪!有种诡异的神力波动!”

    几乎是同时,李海就听见女生楼里传来一声尖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