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16章:还是真金白银好

    李海想干嘛?他冲着陈雅洁笑了笑,伸手把陈思维脖子上的金链子拽住:“陈姐,这链子,真是假的,你可得教教陈思维,买东西要认准了!”

    这条链子,重量超过一百克,按照市价来说,价值大约是四千元,入手感觉就很爽,李海甚至能听见钱神吸气的声音,在脑海里大声嚷嚷:“还是真金白银的舒服啊,钞票什么的,滋味总是不大好!”

    想不到你还挑嘴呢——李海无语,只是催着钱神,把链子上的神力都给抽走了。他留了个心眼,让钱神只是从链子上内层抽取神力,大约只是抽了三分之二而已,所以这链子的外表还是黄金无误。

    手上一抖,把链子从陈思维的脖子上扯了下来,他拿着断口,往陈思维的眼前一伸:“呐,瞧见没?”

    陈思维一手捂着嘴,还在那里挣扎呢,一看之下顿时傻了:那断开的茬口上,分明是灰白的光芒!怎么看,都不可能是黄金吧?他还不相信,赶忙抓过来,伸手又是一掰,从另外一边又断开一个茬口来,看过去,还是灰白色!这串花了自己几千块的链子,居然是镀金的!

    惊怒之下,再加上刚刚一跤摔得不轻,陈思维大脑都空白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陈思豪和另外几个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围观之下一起无语,今天这人可算是丢大了,五个人打不过一个,还被人掀出来戴着假货链子!至于陈思维为啥会好好的金链子不戴,换成了镀金的,这就不是几个人关心的事了,谁知道他是不是拿去卖了钱给姘头打胎?

    陈雅洁一直在旁边看着,也没有像寻常女子一样拉架啊尖叫啊,眼看局势平静,她才走过来,冷冷地看着李海:“挺能打啊!眼光也不错!”

    李海直起身来,带着微笑,盯着陈雅洁的眼睛:“陈姐,都是老同学,彼此斗气没啥,不过这假东西,我既然看见了,眼睛里可揉不得沙子。就像王冬用了一张假钞,就被陈家兄弟指出来了一样,我想,大家都是好心——陈姐,你说是吧?”

    陈雅洁微微眯了眯眼睛,就这么笑了起来,眼神中却毫无笑意:“好,说得不错!李海,真是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啊!我记得,你是学法律的?暑假找到事务所实习了没有?”

    这女人打什么主意?李海对陈雅洁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印象,可是人家帮亲而已,他也只能挺着:“还没定,可能去天平所吧。”

    陈雅洁扬了扬眉毛:“哦?天平所,不错!过几天,你去实习的时候,我会找你,到时候看你的了。”说罢,带着几个男女,就这么走了,头也不回。

    王冬在后面,冲着还带着惊恐和不忿回头的陈家兄弟扬了扬拳头,大大出了今晚的一口气,然后才顾得上看李海。周身上下扫描过,发现李海居然是没让对方五个人的手指头沾身,王冬的小眼睛都瞪得大了一圈:“我说大海,你这是怎么练的?回家这半个月,没闲着啊!遇到高人了?”从小到大的死党,搭伙打架不晓得多少次了,李海的战斗力如何,他当然是心里有数,今天这表现,说是什么特种兵什么杀手,他就信了,李海?变异了吧!

    李海能怎么解释呢?下意识地,他不想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任何人,即便王冬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可是面对这样超自然的现象,真是说不清的麻烦,还是自己保守着吧。所以,他也就用自己在老家好好练了几天拳,随便把王冬给忽悠过去了。

    其实,能打几个整天玩乐,什么都没练过的年轻人,真的不算什么,这又不是当真性命相搏,那几个人都没有受多重的伤。任何一个经受过训练的特警或者练过一两年拳的,都能达到这种效果,在王冬看来,李海也就是出招准反应快,脚底下移动灵活而已,除此之外也没啥特别的。

    相比起来,李海一眼看出陈思维的链子是假的,这才更让王冬在意。关于这一点,李海也指出来,其实陈思维的链子上,镀金层已经磨掉了一些,里面的质地看起来颜色就不一样了,他是眼尖,所以看见了。这么鬼扯,他是一点顾虑都没有,不信王冬还能去找陈思维要了那链子来验证?

    只是这么小露身手,就要想这么多借口来解释,李海越发下定了决心,不能把真相告诉王冬。在这个社会里,当一个异类是非常可怕的,当周围的人发现你和他们是那么不同的时候,即便是最亲的亲人,最信得过的朋友,还能用原先的态度来对待你吗?设身处地地思考一下,李海的结论令他自己都不寒而栗:假如自己的身边,出现这么一个异类的话,他最好的态度,也就是敬而远之,而不可能和这个异类亲密相处,像原先一样。

    这,就是人性,人性就是喜欢和自己相似的人,排斥和自己不同的人,中国外国,好人坏人,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例外!所以,李海决不要自己成为一个人群中的异类!

    更何况,他是钱神的神使,神力的累积,是要通过自己赚取的钱财来实现的,不在人群中厮混的话,要如何赚钱?所以,谁都不能说!

    各种激动完了,也没了唱歌的兴致,严格说起来,是胡倩吓得不轻,这女孩胆子小,从来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到打架事件,跟王冬李海这俩从小闯祸惹祸的祖宗不能比,好半天了还是手软脚软的。这还怎么玩?王冬当然是抓紧机会,不能唱歌,正好找个地方好好安慰一下,那李海就不方便跟着了。

    结果,到最后,所谓的考前放松,倒真是放松了一把,只是他放松了筋骨,却没怎么放松精神,反而又多了一些疑问。

    就是关于今晚这扭转乾坤的神打了!神打这东西,李海也是听说过的,当初有一部什么公鸡吃蜈蚣的功夫电影,由某位华人巨星主演,一上来主角打了三个妖人,那就是玩神打的,哇哇几句咒语念过,就能请来什么二郎真君啦齐天大圣啦什么的上身,耍大刀的耍大刀,打猴拳的打猴拳,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耍猴拳的,被主角打翻在地之后直抽抽,样子好笑之极。

    这种东西,居然自己也会了?李海都想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用起神打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因为神打这玩意,好像都会变得像是那位请来上身的神灵一般,自己玩的是钱神的神打,会不会变得圆脸方口,好像一枚铜钱一样?或者,如今是人民币的时代,自己脸上会变成某伟人的样子?这都说不准呐!

    一边从tv往外走,李海一边在脑海中和钱神神念交流,交流的结果,倒是让他放心不少,不过也有点失望。据钱神的解释,这确实是神打不假,是升级到草头神之后出现的神术,不过只是最低级的神打,他只能用神力强化李海的神念,而不能强化李海的身体。其结果就是,运起神打之术的时候,李海反应很快,看别人的动作都很慢,自己可以从容应对,找出对方的破绽来,可是他挥出去的拳头,踢出去的脚,仍旧只是原来的力量和速度,并没有增加。

    简单说起来,打打陈家兄弟这样的生瓜蛋子,那是不成问题,要是真遇到练过的高手,有功夫在身的,那可就不是对手了,你神经反应再快,无奈手上动作还是慢的,又怎么是人家的对手?

    李海好生失望,照这么说起来,只有等到钱神再度升级之后,成为夜游神了,才能用神打之术强化自己的筋骨肌肉,使得实战威力真正增加到高手的地步。现在吗,还是老老实实低调做人吧。

    他走在街头,正在踅摸着打车,一辆警车从身边开了过去,忽然停住了,接着又倒了回来。“咦,这是怎么回事?来找自己麻烦的?”

    李海的第一反应,就是刚才自己打了陈家兄弟,他们不服气,又不敢自己来找场子,于是报警了。严格说来,七个人打架,这事也够行政拘留几天的了,只不过警察一般不会闲的蛋疼来管这种小事。若是有人打了招呼,那就不同了,恰巧陈家兄弟的叔伯们,有一个就是在公安部门工作的——

    想到这里,李海下意识地提高了警惕,只见那警车倒回来,停在自己的面前,车窗摇下来,司机冲他招了招手:“还看,上车吧!”

    “咦,居然是她?”李海定睛一看,大出意料之外,居然是当日那个击毙了一级通缉犯的女警,朱莎是管她叫橙子,自己后来注意到,她是叫林沐晨的——这还是从电视上知道的,这位女警似乎是立了大功,受到了公安部的嘉奖,一时间名气不小。不过俩人自从那天之后,这还是第一次见面。

    “咳,林警官好!这是干嘛呢?”叫我上车我就上,警察的车是那么好上的吗?李海只是打哈哈,站着不肯动。

    林沐晨撇了撇嘴,指指后面:“我跟你说,有人报警,说你在那家tv打人了,出警来抓你,怎么着也得把你弄进去关一晚上,整治整治你呢!算你运气好,这事我听见了,我可见不得这种事,你上来不上来?不上来,就等着别的警察来抓你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