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3章:极品美女投怀

    作价一百万?什么意思?这钱神还带给活人作价的吗?

    李海刚刚有点低落的情绪,被钱神这么一搅和,倒岔开了,也用神念传递过去:“我说大神,你这没头没脑的是说什么?”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揣在兜里,而不是拿在手上,钱神的声音听着有点不大清楚,就好像收音机没有完全调准频道一样:“此女给自己作价一百万,若是神使你告知她仅带回八十万,小心此女翻脸!”

    李海顿时一个激灵!他身上确实带着一张八十万的支票,那是爷爷去世后,各房议论分家的结果,原本他是可以分到一百万的,可是几个叔叔婶婶以他得到了爷爷临终最后的体己为理由,硬是一人扣了他五万作为补偿。李海是个大学生,而且是个学法律的大学生,也懂法律,也有口才;可是在这个问题上,口才和法律在胡搅蛮缠和厚颜无耻面前完败!最终他也只能心寒地带着这八十万回来,他甚至感觉自己是把对老家的感情,就这么卖掉了,换了八十万回来一样!

    可是,这笔钱和蒋艳有什么关系?蒋艳作价一百万,又从何说起?买卖人口么?

    他还想问得再清楚一些,蒋艳却有点不耐烦了,翻了翻眼皮:“哎,大海,我问你呢,这是古董吗?”一边说,一边拈起那枚印章来看,嘴里嘟囔着“手感倒是凉凉的挺舒服,可这颜色不怎么样啊,也不是田黄,也不是鸡血大红袍——”

    李海憋了憋气,说道:“不是什么古董,就是爷爷的几样玩物,留给我做个念想。”

    “哎呀!”蒋艳失手把那印章就丢在盒子里了,好像触电了一样,李海顿时心里一紧,他刚才拈起五铢钱来,和钱神用神念交通的时候,不也是有种手指触电的痛觉吗,蒋艳这是又触发了什么神神叨叨的东西了?

    他是有心理铺垫了,所以才会这么想,可是在旁人眼里,那就是另外一种解读了。王冬可有点看不下去了,干巴巴地丢过来一句:“老人家的东西,轻拿轻放,丢坏了可就没得挽救了。”

    李海正想来问蒋艳出了什么事,被王冬这话说得一愣。蒋艳脸色也有点发僵,对李海赔着笑脸说:“大海,我不小心啊,这幸好没扔在地上,盒子里软的,软的,没事哈——”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摸了摸那盒子里的锦缎。

    “原来是嫌这印章是死去的人的玩物,而不是有什么发现——”李海这心又是往下一沉,他忽然觉得,现在身边有了女朋友,又有好哥们,怎么比刚才一个人的时候还要累,还要冷呢?

    蒋艳似乎被王冬的眼神戳的有点坐不住了,她站起身来,推着李海到了房间里,把门一推,也不管外面的一男一女如何,搂着李海的脖子上去亲了一口:“哎呀,别生气了,我是一不小心吗,知道你爷爷对你很重要,哈?”

    不得不说,对于血气方刚的大二男学生来说,一具青春活力的女性身体扑在怀里,这治愈作用还是相当强大的,李海被这一搂一亲,顿时又暖和了过来,他顺手抱着蒋艳,往怀里用力搂了搂,好像要深入感受一下蒋艳的体温,一面含含糊糊地说“没事没事”,一面嘴巴轻车熟路地凑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安抚他的缘故,蒋艳显得特别温顺和配合,俩人进行了好一阵子“口舌之争”,直到李海的身体某部分发生了明显的且不完全由大脑支配的变化时,她才敏感地把李海推了开来,喘着气白了他一眼:“逮不着了啊?气都喘不过来了!”

    李海先前的怨气这会已经被压到箱子底下去了,他俩手紧紧抱着蒋艳那青春的身体,一边上下其手,一边笑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算算咱们都多少年没见了。”

    蒋艳又翻了个白眼,忽然堆起笑容来,伸手在李海的胸前拍了拍:“哎,说正经的,这回去老家,你分了多少家产回来?”

    这正在男女亲热,耳鬓厮磨的当口,蒋艳忽然提起这个茬来,李海顿时扫兴无比。然而,随即,他就想起了刚才钱神那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来:“作价一百万!不能说实话,否则会翻脸!”

    真的会这样吗?钱神的神力,是用在这个方面的?一时间,李海心里杂沓沓地,也不知多少念头转来转去,鬼使神差就说出了一句:“嗯,我分了一百万。”这话一出口,他自己都吃了一惊,严格说起来,蒋艳可是他认真谈的第一个女朋友,算是初恋了,中学那些单相思和朦胧憧憬的不算哈!追蒋艳有多辛苦,他自己最清楚了,追到手以后,李海对于蒋艳几乎是百依百顺,什么事都放在明处,从没瞒过她什么,这甚至是李海对蒋艳说的第一句假话!

    他都开始后悔了,为了这虚无飘渺的钱神,和这钱神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就对自己的女朋友说了假话,虚报数目,这行为是有多渣!

    可是,就在他刚刚后悔的一霎那,蒋艳已经拍手笑了起来:“哎呀,真有一百万啊!真好!”又给李海的嘴上来了一口。

    李海和蒋艳交往了这么久,对她的脾气也很了解了,通常蒋艳在他面前都是有点骄傲,有点居高临下的姿态的,要亲热啊要干啥的,总是带着些恩赐的意味。有时李海心里也觉得不舒服,不过一来这是他的初恋,二来大学里面漂亮女友很给人长面子的,所以李海也就不当一回事了。

    一般来说,蒋艳会主动亲他,这就代表着她心里很高兴,这是一种奖赏了。可是,李海自己知道,这个奖赏是用一句假话换来的,是他从来没有对蒋艳说过的假话换来的!他的心里涌起一个念头,几乎是下意识地说道:“艳艳,你不知道,他们差点就只给我分八十万呢!”

    蒋艳顿时眉毛就竖起来了:“好不要脸啊,凭啥扣你那么多?”

    “各种理由呗,好在被我说回来了。”李海胡乱应付过去,他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艳艳,要是我真的只拿了八十万回来,你怎么想?”

    蒋艳白了他一眼,鼻子顿时翘了起来:“能拿一百万,却只拿了八十万,你这法律算是白学了,还是系辩论队的呢!我告诉你啊,要是你今天只拿了八十万回来,咱俩就掰!”

    李海吓了一跳,更加不敢说真话了,赶紧去跟钱神求证:“大神,大神!你是不是就是说的这个,一百万?如果八十万,就掰了?”

    钱神的神念传来,这会可是趾高气扬了:“此女作价几何,本神一看便即知晓,算不得什么!不过本神要告诉你,适才为你衡量此女的作价,已经耗费了本神一千元的神力,你刚刚给本神留下的那些钞票上的神力,已经都被本神收取——”

    后面的巴拉巴拉,李海也顾不上听了,此时他这一颗心真是哇凉哇凉的:就因为自己在分家当中少拿了八十万,蒋艳就会和自己分手!这是什么道理?两个人大半年的感情,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李海甚至已经想要把蒋艳带给自己老爸看看,商量一下双方家长见面的事情了,谁知道这份感情在对方的眼中,居然就只有这么一点份量!

    他勉强挤出点笑容:“艳艳,你可不能这样啊,分家产能分多少,那也不是我一人说了算的,按理说我从小在老家吃用上学,都是爷爷的,老爹也就是过年的时候给爷爷寄点生活费回去,也没尽到多少赡养的义务,这分遗产是要扣点份额的。再说,咱俩的关系,你哪能为了这点事就跟我掰了呢?”

    蒋艳哼了一声,鼻子翘的更加高了:“我才不管你该分多少呢,反正你回家的时候,我就想好了,这次你要是不能带一百万回来,就说明你没本事,本姑娘大把的高富帅在后面追着呢,凭啥吊死在你这一棵树上啊!”

    李海脑子嗡的一下,他能看出来,蒋艳这话虽然是带着点玩笑的成分,可是大部分绝对是认真的!以往,蒋艳也经常说些类似的话,什么好多人追我呢,那谁比你帅,那谁谁比你舍得花钱,那谁谁谁比你有情调,这些,李海都当作是蒋艳的小傲娇,哄哄就算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听着蒋艳的话,看着她翘起的鼻头,看着她翻起的白眼,一股凉风就这么吹到心底里,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连那原先看着很喜人的翘鼻头,也显得是那么碍眼,那么高不可攀!

    他在那发愣,蒋艳还没看出来,兴致勃勃地摸着李海的胸口,说着:“不过嘛,大海还是争气的,真带了一百万回来,说吧,要我怎么奖励你?”

    难得的热情奖赏,蒋艳本以为李海会像以前那样嗷地一声扑上来,谁知竟然没有得到什么回应,她定睛一看李海的眼神,居然没有聚焦在她的身上!蒋艳和李海在一起时,向来是颐指气使的,这下热脸贴了冷屁股,哪里受得了,顿时就拉下脸来:“大海,你在干嘛呢?”

    李海被她叫了一声,又推了两下,才缓过神来,却是再也没有了任何兴致,摇了摇头:“艳艳,我这些天都在忙,这又刚坐了七八个小时的火车回来,累都累瘫了——”

    蒋艳这可受不了了,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本小姐好容易有兴致来行幸你一回,你居然摆这种脸色给我看!“累,你累我不累!我上街去!”她把李海用力一推,转身开了房门,蹬蹬走到门口,还想着李海要追上来和自己道歉,哪知回头一看,李海就站在卧室的门口,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就这么看着她。

    从卧室到大门,只有几米远;可在李海的眼中,俩人之间的距离,却是前所未有的遥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