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霸仙混世

第九十六章 八卦之是是非非

    第九十六章八卦之是是非非

    人们对于未知的事情总是抱有一定的好奇,甚至还会有一种恐惧感,只因未来是不可预知的。

    而有的人妄图掌控自己的命运,探索自己的未来,不仅是为了避凶迎吉,更是为了好给自己一个交代,知道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好提前制定一系列的计划,毕竟人都是怕死的。

    之所以有人试图掌控自己的命运,为的不就是不想被人抓住把柄,不让别人掌控,或者是染指自己的未来。

    再者这类人主要还是因为怕死,这才拼了命的追寻那虚无缥缈的传说,即可以凭借人力掌控自己的命运,探知未来会发生的事情,人没有不怕死的,所以他们这样做也无可厚非。

    当然,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好是好,但生活却像少了什么一般,变得索然无味。

    试想一下,我们在前一秒就知道了下一秒将要发生的事情,未来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的新鲜感,没有了一种神秘感,生活就没有了激情,没有了刺激,这样的生活就像一杯白开水一样,没有任何味道,为何还会有人去追寻呢?

    或许是对死亡的畏惧让这些人放弃了激情四射,充满挑战和激情的生活,从而选择了一种可以预知未来的安逸生活,两种人想法都很有道理,我们不能说谁对谁错,毕竟只是他们的选择不同罢了。

    ......

    对于黎泽川来说,生活还是要充满挑战,这样才会有意义,虽然他妄图达到长生不老,可以预知未来的境界,但他骨子里还是更倾向于那种激情澎湃的生活的。

    而所能达到的境界只是他的一种追求,一种对强大力量的渴望,并不是他人生的全部,他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大仇得报,兄弟安好,与心爱的人一起过平凡而又不平淡的生活。

    一次军训,一次对别人很难对他很普通的体能训练,只是他人生中的一个小插曲,虽然他也和同学们一起以各种理由逃避过训练,和同学们一起说教官的不是,与他们一起讨论哪个女生最漂亮,胸部最大,身材最好,但这一切只是他生活中的一些调剂品,只是他无聊时一种打发时间的手段,或许也是他追求入世的一种方法罢了。

    对于燕大校领导和狼牙部队领导的决定,黎泽川很是支持,这种打破常规的做法与他身为修仙者所追求的境界有种不谋而合的意味在里边,所以他个人对于各位领导的做法是持肯定态度的。

    阳光透过树与树之间的缝隙照射下来,光线下那仿佛发霉的落叶散发着丝丝腐朽的气息,这也告知了人们这是一片无人踏足的地域,那高耸入云的大树向人们透露了这里的危险性,只因这是一片人们尚未征服的原始森林。

    然而伴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和剧烈的喘息声,划破了整个森林的寂静。只见一个衣裳褴缕,满身是伤的小男孩急匆匆跑进了森林。

    紧接着便是一阵破空的声音,只见三个身穿夜行衣的大汉从天而将,却在森林入口处停了下来。"竟然让这小子跑了,都怪那个糟老头子,什么时候大赵多了个这么厉害的怪老头,你们听说过吗?"只见站在中间的,背负开山刀的汉子说到。

    “算了吧,进了荒林他也活不了,况且他还不会武功,又受了那么重的伤。最近大赵确实多了些怪人,肯定是为了那宝贝。哎,你们说这宝贝真的有那么厉害吗,据说不管受了多重的伤都能很快恢复,还有的人说能断肢重生呢,你说这邪不邪乎?”手拿一把铁扇的人说到。

    “算了,这事还轮到咱们管,咱们还是回去复命吧”。背负开山刀的汉子说道。“走吧,追了这么久,也累了,回去要好好快活一番,醉香院我可好久没去了,嘿嘿!”手拿铁扇的人又说到。“你早晚死在娘们的肚皮上。”站在中间的那人说到。“这也没办法啊,谁让咱好这一口啊,嘿嘿。我说,杜老九,你也发表点意见啊,男人找点乐子有错嘛?”手拿铁扇的人转向那未发一言的人问道。“行了,走吧,别啰嗦了。”背负开山刀的汉子催促道。

    “哎,杜老九,你倒是说话啊!”却只见那被唤做杜老九的已腾空而起,几起几落之后就已不见了人影。“你说,这杜老九也真是的,整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不过这轻功到是挺不错的。”说完也起身追那杜老九去了。

    “荒林里从没有人走出来过,这次也不会例外吧,唉!但愿如此。”背负开山刀的汉子说完也运起轻功离开了。

    再说那孩子,跑进了森林就一头跌倒在地,仿佛已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只依稀听见,什么老头,什么宝贝,还有杜老九,便晕了过去,不醒人事了。

    与此同时,在离荒林约五百里的地方,一个老头站在路上自言自语道“终究是老了,连三个后辈也挡不住了,唉!但愿那孩子能吉人天相,追风杜老九果然名不虚传。”说完便一抬腿,却只见下次落地时已行了数十里,难道这就是传说###现的缩地成寸吗?

    日落月出,荒林依然那般安静,只是偶尔划过几声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叫声,而幸运的是没有野兽或动物来到小男孩的身边。

    阳光再一次透了下来,照在了小男孩的身上,忽然一只小兔子跑了过来,在离小男孩有十米多的地方停下,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危险,就跑了过来,来到小男孩的身边,左看看,右嗅嗅,甚至伸出舌头在小男孩的脸上舔了舔。忽然,小男孩的手指动了一动,紧接着,小男孩挣扎着扭动了起来,小兔子被这突然的举动吓坏了,急忙跑开了。

    小男孩很费力的爬了起来,仿佛已没有力气再去做其他的事情。

    忽然,小男孩抽泣起来,双手不断地胡乱挥舞,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场景:漫天的鲜血,到处都是支离破碎的肢体,喊声,哭声,笑声汇聚在一块,这一幕幕的悲剧让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孩子怎么去承受呢,他也只有哭泣,才能抒发一下内心的悲痛。

    一夜之间爷爷奶奶没了,父亲母亲没了,哥哥姐姐也没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这还是由于他目标小,又被哥哥拼死保护,才侥幸逃了出来,但也受到了追杀,幸好被一名老者所救,才能勉强逃到了荒林,但也受了一身的伤。

    伤,“咦,我的伤呢?”小男孩从悲痛中清醒了过来,看见自己身上的伤已经好了,连疤痕也没留下。

    忽然他想到了父亲曾得到的一个宝贝,据说能治疗伤势,但最后却不见了,小男孩只记得他拿起来玩了一下,当时好像触电一样,小男孩就赶紧把它扔了,还因此受到父亲的责骂,而那宝贝在晚上就不见了,他还记得父亲称它为生命之星,也正是由于它的神奇与强大,才导致人们对它的觊觎,所有人都对它趋之若鹜,最终小男孩一家遭到了灭门,只因他父亲拿不出那宝贝。

    “难道我的伤与那宝贝有关吗?”小男孩不禁这样想到。“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现在家都没了,亲人也没了,我该怎么办呢?”小男孩又伤心起来。

    忽然一只像獆猪一样的野兽冲了过来,撞向小男孩,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撞飞了出去,野兽又冲向了他,也许是求生的本能使得他有了勇气,他用双手抓住了冲他而来的野兽。

    可他哪里是野兽的对手,只见野兽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獠牙,一口咬住了小男孩的手,巨大的疼痛使小男孩手足无措,只顾大哭,用另一只手不断拍打野兽,可这对于野兽来说,就好像在给它挠痒痒。

    就在野兽把口对准他的头时,小男孩瞬间绝望了,停止了挣扎,闭上了眼睛,只见野兽快要咬到小男孩头部时,一阵耀眼的白光从小男孩身上发出,瞬间就把野兽吞没,一眨眼,野兽就被吞噬了。

    小男孩等了一会儿见自己没事,慢慢睁开眼睛,却不见了野兽的踪影。

    小男孩坐在地上喘息着,看着手上的伤,回想着刚刚的情景,不禁一阵后怕,忽然感觉自己并不想死了。

    人们都说人在经历了濒临死亡的境地后,会大彻大悟,有所顿悟,或许在这一刻,小男孩一下子长大了,明白了今后要做的事,他把仇恨当做一丝执念深埋心中。

    只因他知道,现在的他,还很弱小,什么也做不了,唯有先放下一切,强大自身,才有报仇的可能,也从这一刻起,小男孩身为仲家仅剩的一人的身份也将被隐藏,顺便说一句,小男孩姓仲,名天骐。

    而此时天骐所要面对的就是如何在这片原始森林中存活下来。古语有云:一入荒林,尸骨无存。面对紧接着的挑战,小天骐该如何面对呢?

    虽然黎泽川不在乎能不能得第一,貌似这家伙也就是属于那类对军训这件事满不在乎的无所谓哥,可是能让自己所在的小分队获得第一名,他还是打心底喜欢的,或许是因为和这个小分队的人有了感情,不希望看见他们失望,又或者是暗地里挺佩服被他打败的古云教官的,而不管是哪一方面的原因,黎泽川都希望自己所在的小分队能够获得第一名。

    当然,凡是黎泽川支持的事情,就会有人出言反对,那就是总与黎泽川作对的温龙,温先生。

    这家伙只一见领导的决定刚刚下发时,黎泽川就暗自点头这一情况,立马就出言反对。

    “真是###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如此脑残的决定,你们怎么看?”黎泽川只一听就知道是温龙的声音,毕竟除了他也就没人能发出如此讨厌至极的声音了,而且此人一出声就在与各位领导叫板,也只有咱们的温大英雄才会如此无畏,换了他人,估计也不敢对着各位领导如此叫嚣。

    苏春亚虽然不喜欢温龙如此牛逼哄哄的感觉,但也没有出声阻止,或许在他看来跟温龙已经没话可说了吧。

    “你小子不装逼会死啊,我看你要是每天都这样装逼一回,才会好过是吧,领导的决定怎么招惹你了?你知道不知道你说难听话只会降低你的档次,我都替你感到丢脸,我怎么会女你这样的舍友呢,难道是上辈子我造的孽太多,这一世,上天派你来惩罚我?天呐,你为何会如此对待一个有上进心,有理想,有抱负,有追求,永不满足的大好青年呢?”听了温龙的话,黎泽川立马做出了反击。

    难得黎泽川如此舍得大骂一回,听得众人是如痴如醉啊,很难想象,平时对一切满不在乎,总表现出一副无所谓态度的黎泽川会有如此毒舌的一面。

    这一番骂人都不带脏字的话语从黎泽川口中说出来,顿时把众人给惊呆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为什么黎泽川会因为温龙对领导的不满而有这么大的怨气呢,难道他是领导的私生子?还是另有原因?这值得我们思考。

    “靠,算你小子狠,虽然你的一番说法让人无法忍受甚至不可反击,但我还是要说,我想问你,我说两句怎么了?我就是骂领导又怎么了?嘴长在我脸上,我想说就说,我想骂就骂,凭什么要经过你的同意,你不爽又怎么样?跟我有关吗?再说了,我说的又不是你,你那么激动干嘛,好像在平时你对教官也不怎么样吗?对军训也不怎么热情吗?为什么现在我说领导两句,批评军训汇演的结果不可理喻你那么激动呢?”温龙依然发挥着他的优势,如此能说会道的一张好嘴,真的让人是又爱又恨啊。

    众人都在一旁偷笑,似乎黎泽川和温龙两人的舌战满足了他们特殊的心里似的。

    “其实我不是很在乎,但他们的决定我是支持的,所以对于那些反对的人我自然是要出言教训的。”黎泽川淡淡地说到。

    “好伟大啊,不过,拜托你先考虑清楚,你是以什么身份说这番话的。”温龙反击到。

    黎泽川没有出言反对,而是选择了转身离开,如此更牛逼的做法,顿时惊呆了很多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