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霸仙混世

第八十章 只要你想,我就敢

    第八十章只要你想,我就敢

    当自己期盼多年的事情真的发生时,有的不仅是梦想成真的喜悦,更多的是对帮你实现梦想的人的感激。

    现实社会中,被利益熏心的人,大多数都是辜恩的。

    在他们穷困潦倒时,他们渴望着别人对他们的雪中送炭,而在他们飞黄腾达时,却忘记了给别人锦上添花,甚至为了利益而恩将仇报,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挺有责任感的,他们把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作为自己的一个行为准则,并为此而努力着。

    就如同现在的陆怡,多年来为自己父亲的病操碎了心,为此也失去了很多,唯一的心愿似乎也就是希望父亲能够好起来。

    而今晚不经意间结识的一个年轻人,本来对他也没抱很多希望,只不过抱着急病乱投医的念头,把他带到家里,让他试一试。

    也不知是上天的怜悯,还是好人有好报,这偶然结识的年轻人居然治好了她父亲的病,这让她感到很不可思议的同时,又感到很激动,总之此时她的心情很是复杂。

    黎泽川摸了摸被陆怡亲吻过的脸颊,似乎还没回过神来,露出一脸的傻样,直看得陆怡连翻白眼,观其神情,貌似还在责怪黎泽川没见过世面。

    “姐,这也不能怪我吧,好歹你也是个迷人少妇,你是不知道那对我们这些小处男来说,是有多大的诱惑!我表现成这样,已经算很矜持的了。”黎大屌丝的这一番想法,倒也说得过去。

    如果一个风情万种的少妇,表现出一副很“急色”的模样,甚至还付诸行动,你难道不会想歪了?你难道不会有别的一些想法?这么一想,黎泽川的表现也颇为合情合理。

    正当黎泽川想与陆怡打情骂俏一番,一道微弱的声音响起,顿时吸引了三人的目光(小欣欣也跟在陆怡后面,想看看黎大哥哥是怎样给她姥爷治病的,所以说是三个人)。

    “水...水...我要喝水...小怡...”声音嘶哑难以入耳,像是钢铁摩擦所产生的声音一般,让人很不舒服。

    寻声望去,原来是从躺在床上的陆明辉口中发出的,想想也是,如此怪异的声音也只能属于那个在床上躺了七八年,只靠营养液维持生命的病人陆明辉。

    “爸,你醒了,真是太好了,爸,你终于醒了,呜呜...”此刻陆怡的心情又怎能只用激动和兴奋来描述呢。

    那是喜悦中又带点心酸,高兴的同时又夹杂着几分委屈,既有拨云见日般的晴朗,又有柳暗花明般的开拓,或许更多的还是对黎泽川深深的感激。

    “水...我要喝水...”陆明辉继续说到,大概这也是昏迷太久,偶然转醒的人的相似情况,一开口就是找水喝。

    “哦,好的,爸,你等等,我这就给你倒水去。”陆怡急忙回答到。

    而正当她要起身去倒水时,黎泽川已经把水递到她跟前。

    感激地看了黎泽川一眼,陆怡就接过他手中的水杯,要给陆明辉喂水,可她忽略了此时她父亲是躺着的,要在这种情况下给他喂水,貌似是挺难的。

    黎泽川摇了摇头,走过去把陆明辉扶了起来,好让陆怡给他喂水。

    或许再聪明,再稳重的人遇到此类情况也会跟陆怡一样,激动难耐吧。

    不得不说,黎泽川这两个小的举动,却是给他又加了几分,让陆怡对他的好感又深了几分。

    黎泽川深谙泡妞之道大家已经有所了解了,却不曾想,这货连一些细节都考虑进去,如此逆天的手段,谁要是说他把妹不成,或者欢好未遂,貌似不是嫉妒,就是羡慕,再者就是对黎泽川连绵不绝的恨意了。

    在两人的精诚合作下,陆明辉喝下了满满一杯子水,状态也慢慢恢复着。

    黎泽川拿了杯子从屋里出来,想留给他们父女俩一个单独交谈的机会。

    本来黎泽川想留在里面,陆怡也不会拒绝,但一些话就很难说出口了,所以不管是为了不在黎泽川面前丢脸,还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一些小秘密,陆怡都不希望黎泽川留在屋里。

    毕竟在自己对其有好感的人面前,都不希望对方看到自己不坚强的一面,或者说是很脆弱的一面。

    只因以前陆明辉没醒时,这个家的一切负担都压在陆怡一个人的身上,她不敢软弱,或者说是没时间去软弱,不仅要为父亲找药方,求医生,还要为一家人的生计而奔波,所以说她努力使自己变成一个女汉子,打不倒,累不垮,坚强勇敢,任劳任怨,对此也毫无怨言。

    而如今,自己的父亲醒了,压在她身上的担子也随之减轻,更是因为醒来的人是她父亲,所以她可以像小时候那样,躺在父亲怀里寻求保护,卸下身上的伪装,做一回软弱的小女生,这也是她不希望黎泽川留下的原因。

    正想着用什么借口把黎泽川给支走时,没想到这货很自觉的主动离开了,陆怡心里高兴的同时,对黎泽川能懂人情世故又大肆赞赏了一番。

    “对了,姐,伯父刚醒,还是别让他太劳累,更不能让他受刺激,来日方长,呵呵!”走到门口的黎泽川突然说到。

    看着黎泽川那帅气的脸庞,迷人的微笑,听着他那温柔的话语,淡淡的关怀,陆怡只觉心里暖暖的,前所未有的喜悦。

    这一而再再而三地加分,或许在陆怡心里,黎泽川已经是个百分百的好男人了吧。

    闲来无事,黎泽川就打开了电视,颇为无聊地选择自己所喜欢的节目。

    这货不喜欢言情剧,因为他觉得很狗血;同样他也不喜欢看历史剧,因为他觉得很假,什么伦理片啊恐怖片那就更别提了,经过这么一筛选,貌似符合他看的节目就寥寥无几了。

    百般无聊地看着电视机里的人笑着,哭着,闹着,打着,一股莫名其妙的孤寂感突然涌上黎泽川的心头,是那么的突兀,又是那么的澎湃。

    想到屋里的一家三代正有说有笑,有哭有闹地说着,聊着,黎泽川为他们感到高兴的同时,又为自己感到难过。

    或许亲情在他心中就是一份很难填满的遗憾,每当有所触及,就会跳出来,影响自己的心情,自己的思绪,就会感到莫名的烦躁,就会忍不住想要伤心。

    内心中的柔软,偶然被触及,的确很痛很痛。

    不知何时,泪水已模糊了黎泽川的双眼,忧伤已经席卷了他的整个身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黎泽川从来不是一个煽情的人,但他不会否认此时他正在做着煽情的事。

    或许哭始终是懦弱的表现,但不得不说,却也是一个人真性情的体现。

    有哭有笑,又吵又闹,这本就是人类应该具备的属性,何必虚伪地想要去逃避。

    正当黎泽川沉浸在忧伤的氛围中时,房门被打开了,他的思绪也被打乱了。

    “小川,看电视呢?困了吗?要不你就先休息吧!”陆怡来到黎泽川跟前,亲声说到。

    “伯父怎么样了?好点了吗?”黎泽川没有回答陆怡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提了两个问题。

    陆怡见他对自己父亲如此关心,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灿烂了。

    “父亲他说好多了,说话也变得利索了,你出来后也没出现什么特殊情况,不过,可能真的是太累了,这不,还没说几句呢,又睡着了。”对于父亲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陆怡还是能够做出判断的,只因两者虽然状态相同,却也有一些细微的差别,稍加注意就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又昏迷了。

    “那就好,我还当心自己医术不行,不能把伯父给治好呢,听你这么一说,我现在才真的放心了。”这货一个没注意,又把自己给卖了。

    陆怡也听出了他话的意思,收起了笑容,淡淡地说到“这么说,你对自己的医术不是很有信心?”

    “那当然,我这可是第一次给人看病,怎么样?厉害吧。”黎泽川大言不惭地说到。

    “很好,你没信心,你就说你能把我父亲的病给治好,你第一次给人治病,就碰到如此难治的病,却被你给捣鼓好了,我该说你具有大无畏的精神呢?还是该夸你运气好啊?”少妇要是斗起嘴来,貌似几个黎泽川都不是她的对手。

    听了陆怡的一番话,黎泽川心里充满了委屈,自己这大嘴巴的臭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你看,这嘴一块,又把人给得罪了,真是不长记性啊。

    “姐,我其实不是这个意思,我主要是那个意思,我真的没有这种意思,我想说的是我要表达的是那种意思,哎呀,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此时的黎泽川一脸的郁闷,似乎是被人给欺负了一般。

    看着黎泽川在那作怪,陆怡好不容易紧绷起来的脸,立马又垮了,站在那笑也不是,哭也不是,一股无力之感袭上心头,都不知该拿黎泽川怎么办了。

    风情万种地白了黎泽川一眼,对着他说到“好了,别贫了,赶快去睡吧。”

    听到一个睡字,黎泽川立马来了精神,闪着绿光的眼睛猛盯着陆怡看。

    直把陆怡看得小脸微红,一副娇羞可爱的模样,此情此景,何等销魂,何等诱人啊。

    “姐,那我睡哪呢?是跟你睡吗?”不觉黎泽川已被陆怡的魅力给迷得找不着北了,一不小心,露出了本性。

    “好啊,只要你想,我就敢,嗯?”陆怡露出一副迷死人的笑脸,亲声说到。

    猛一听陆怡那极为劲爆的话语,黎泽川却有点不知所措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