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霸仙混世

第七十七章 与少妇一起回家

    这一声嫂子叫的是那么自然,没有丝毫的做作,直听得大哥如有嗑了一粒蓝色小药丸似的,从头爽到脚,从里爽到外。

    怎奈一道颇为无情的话语打断了他的享受,把他从飘飘欲仙的状态中拉了回来。

    “跟你过日子?请问这位大哥,我认识你吗?你姓甚名谁?再说了,在十分钟前,甚至我都没有听说过这世上还有你这么一号人物,试问我怎么可能和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居家过日子呢?”虽然女人说得很委婉,语气也很轻柔。

    但落在大哥耳里,却很不是滋味,或许他从来没有过像此刻认为自己是个大###一样如此强烈的念头。

    自己的一番含情脉脉,深情告白,没有换来想象中的一声“你好讨厌”,更没有换来一个飞奔而来的拥抱,也没有对方的真情回应,没有鲜花,没有掌声,却是换来自己心爱之人无情的拒绝,此时的他觉得自己就像一颗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没有人爱的小草,是那么的脆弱。

    如果可以选择重来一次的话,我想他会在向女人表白前,先报上自己的大名,如果非要在大名前加上几个形容词的话,我想他会连着说上一万个。

    可惜,时光无法倒流,过去的终究不会再回来,所以大哥只有带着女人无情的拒绝,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往家走去。

    此时的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回家,躲在被子里大哭一场,好好发泄一下心中的委屈,要不然他可能会就此患上表白恐惧症,从此以后不敢再向人表白,甚至可能一辈子找不到老婆,郁郁而终,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看着大哥落寞的背影,蹒跚的步伐,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众人的脑海之中:为什么?

    是啊,到底是为什么呢?是何种打击,让一个前一秒还是恶霸级别的人物,在下一秒就犹如斗败了的公鸡。

    又是何种讽刺让一个坏人可以忘却自己的本性,没有暴走,而是选择灰溜溜地离去。

    看着黯然离去的大哥,超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唯有感叹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女人看着大哥离去的背影,心里却是有点过意不去,自己只是实话实话,却硬生生地浇灭了一个“好汉”的满腔热情,心地善良的她当然会为此而感到愧疚。

    不过,如果还可以重来一次,她也会这样说,甚至比这还要狠,为了自己的“名声”,即使伤害别人也在所不惜,只为那一生名节,只为那一世忠贞。

    对于这些问题,黎泽川也很想知道。

    本一心想着英雄救美的他,如今却是连一个展示身手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连自己在心里酝酿很久的戏码也没能得以成功上演,你说为何上天要如此对待一个好打抱不平的年轻人呢?

    尽管这个年轻人也是抱着“不怀好意”的念头才去做的英雄,可是这也没错啊,毕竟男人嘛,也就那么点尿性,更何况他还长得这么帅,难道就不应该有点特权?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或许答案只有大哥自己知晓吧,但不可否认的是,大哥是真的喜欢上了女人,因为只有动了真情,才会变得如此“莫名其妙”。

    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嘛: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瓜,或许同样的话也能用在男人身上。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唉!又是一个被情所伤的可怜人啊!”三位“好汉”中很少发言的那哥们,临走时却是来了句感人肺腑的轻叹,或许这三人都是性情中人吧。

    周围之人见没戏可看,顿时一哄而散。

    见三位“好汉”走远,女人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在她的女儿脸上用力亲了一口,看起来颇为高兴。

    似乎感到还有人站在自己身旁,女人抬起头来,就看到了一脸笑意的黎泽川,路灯反衬下,帅气的脸庞仿佛染上了一层光晕,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女人就这样盯着黎泽川的脸,一秒,两秒,三秒,直看得黎泽川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红晕,女人才收起她“狼”一般的眼神,略显羞涩地对着黎泽川笑了笑,仿佛在为自己刚才的无理道歉。

    殊不知,女人在观察黎泽川的同时,他也在观察着女人。

    女人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被简单地束在一起,显得干净利落,动人的五官,标致的脸庞,凤眼狭长,明媚妖娆。丰唇微厚,涂抹上淡红色唇彩,像一朵盛情绽放的玫瑰,让人忍不住想扑上去咬上三两百口。

    丰胸纤腰,臀部浑圆,极为火爆的身材却是被一件宽大的白色t恤给遮掩住,让人想看又看不到,更增添了几分瘙痒难耐,也难怪那三位“好汉”会对她下手了,这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大姐,你没事吧?你女儿没事吧?”为了能在美女面前留下个好印象,黎泽川顿时变为一个翩翩君子,对其展开了攻势。

    帅气的外表,阳光的笑容,亲切的问候,关怀的语气,就如同光线透过雾霾,给人希望;又如同同胡琴拉过轻弦,回荡耳边;如同清

    风吹过麦田,亲抚心田;如同留声机搁上针尖,令人留恋。

    原本这一招使出,定可以掳获对方的芳心,谁知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招,却是在对的时间用在了错的人上,注定只能是一场心伤。

    女人本就有点自卑,再加上生活的艰辛已经让她忘却了自己还可以拥有美好的爱情,岁月的洗礼早就让她丢掉了少女的情怀。

    所以可想而知,当一个长相不俗,浑身散发着一股贵气的美男子无意间闯入她的生活中时,不是想象中美好的邂逅,而是无颜面对的黯然。

    “陆怡啊陆怡,你究竟在想什么?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是一个七岁孩子的妈了,那些少女情怀早就不应该有了,还渴望人家会看上你吗?你还是醒醒吧,别白日做梦了。”如此没有自信的一番自嘲,倒也符合女人此时的心境。

    察言观色,注意对方的心理变化,这可是泡妞把妹必备的一项技能,因此黎泽川只一看到女人原本带点喜悦的表情立马又暗淡下去,就知道了其症结所在。

    此时若想改变女人的想法,那就得具备另一项技能––三催不烂之舌。

    “虽然这么叫会显得有点唐突,但我实在找不到任何一个词可以来形容我们之间的关系了!”黎泽川立马抛出一个话题,那认真严肃的表情,却是让人不免心中一紧,以为会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发生一般。

    “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又是哪个字可以形容?”女人顿时被勾起了好奇心。

    “我们在前一秒可能没有任何关系,但就在这一秒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定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想喊你一声,姐。”一个简单的字,却饱含了满满的深情,以真心换真情,何来换不成之说。

    似乎是被黎泽川的真情给感染了,女人眼角闪过一抹泪光,不着边际地擦拭了下,对着黎泽川说到“什么嫌不嫌弃的,我痴长你几岁,你这一声姐倒也叫得合适,再说了你还救了我们家欣欣,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嫌弃,反倒是你,不要嫌姐年纪大才好呢,呵呵!”

    如果非要找个词来形容的话,那么此时可以用满面桃花来形容女人的神情,风姿摇曳,媚眼**,好一个动人少妇。

    看了一会儿,直到女人收起了那令人浮想联翩的荡漾的笑容,黎泽川这才回过神来,为了掩饰刚才的“丑态”,黎泽川又接着说到。

    “姐,人们都说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可是我在你脸上找不到任何因岁月流逝而留下的痕迹,有的也只是成###人的风情万种,正应了那句老话,一笑百媚生。所以我不得不感谢上天,让我在这喧嚣的凡世中遇见了一位美丽的仙子。”

    一番夸奖虽然夹杂着半荤半素,有点调戏的成份在里边,却不得不承认,女人被逗得很是开心,这从她那笑得直不了腰的模样就可以看出。

    “小弟啊,你也太会说了,这要是有人说你用嘴哄骗了几个女孩子,我肯定第一个相信,呵呵!”此时的女人似乎已忘却了刚才的惊心动魄,恢复了本来开朗活泼的性格。

    “姐,刚才的情况你也见了,我也没什么机会做自我介绍,就现在补上吧,我叫黎泽川,黎明的黎,恩泽的泽,川流不息的川,好了,现在轮到你了,姐!”黎泽川很有礼貌地说到,如此彬彬有礼的他还真是很难见到。

    “哎呀,你看姐这一高兴就给忘了,不好意思哦,姐呢叫陆怡,陆地的陆,静怡师太的怡。这是我们家欣欣,随的我姓,欣欣来,快叫叔叔。”陆怡简单地介绍了下自己。

    “我才不要叫大哥哥叔叔呢,我就要管大哥哥叫哥哥!”小欣欣丝毫不买她妈妈的帐,小鼻子一皱,娇声说到。

    “为什么啊?”陆怡不解地问到。

    “哼,没有为什么,你交你的朋友,我认我的哥哥,咱们各论各的,两不相干。”说完还像陆怡吐了吐舌头,一脸的可爱相。

    陆怡摇了摇头,却是没有与欣欣计较,可见她对欣欣很是宠爱。

    黎泽川却是被弄得有点哭笑不得,看着那一脸得意的小欣欣,黎泽川只能在心里暗暗感叹一番:又是一个逆天的娃。

    随后两人又聊了几句,期间也免不了一些欢声笑语,更何况还有一个小人鬼大的萌孩子,此中欢乐却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陆怡也没有了摆摊的心思,便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正想着怎么与这个绝美少妇来点进距离接触的黎泽川,见陆怡要收摊,顿时急了。

    这人一急,就容易乱说话,这不,黎泽川情急之下,居然来了句极为劲爆的话语:姐,要不我跟你一起回家吧。

    话只一出口,黎泽川就后悔了,这才认识不到一小时,就冒昧地提出与人家一起回家,这节奏会不会太快了点?

    你们觉着这节奏快吗?嘿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