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霸仙混世

第四十七章 彪悍的小女仆

    “土匪?人就这么逆天了,没想到啊,连名字都特么这么逆天。不愧是人才啊,看来我得向她学习了,学习如何变得再无耻些,嘿嘿!”听见小女仆报了姓名,黎泽川那是一阵由衷佩服啊。

    毕竟不服不行啊,谁让人家这么牛逼呢。

    “土匪,好名字,果然是什么样的人配什么样的名字。”黎泽川假意夸奖到。

    “你也认为好啊,开始我还挺担心呢,生怕你会不喜欢这个名字。”小女仆一脸高兴地说到,此刻却是在意起他的看法了,或许在她心里,这家伙肯定占据着一个极其重要的位置。

    “怎么会呢,确实是个好名字,高端,大气,上档次。不过顺便问下,你怎么就叫‘土匪’了?”黎泽川好奇地问到,或许这一个名字跟她的来历有关也说不定。

    “不是土匪,是涂菲。” 小女仆争辩到。

    “这不都一样嘛,嘿嘿...”见小女仆有暴走的迹象,黎泽川急忙改口到“好好好,涂菲,这总行了吧,你还是赶紧说说,你怎么就叫涂菲了?”

    “呵呵,这是我刚才为自己取的,这里面还有一定的含义呢。”小女仆献宝似地说到。

    “哦,什么含义?赶紧给我说说。”黎泽川追问到。

    “涂字带水,意为梦湖,余字则说明了我是唯一剩下的一个,这菲字嘛自然取的会飞之意,但我觉得飞翔的飞貌似很爷们,所以就换了成了涂菲的菲。

    怎么样,我有才吧,呵呵!”小女仆貌似对自己取的名字很满意一般。

    “你说了一大堆,我并不是太明白,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算了吧,我还是别再深究了,头痛啊!”黎泽川摇头晃脑地说到。

    “不过,我对你的来历很是好奇,你敢不敢把你的来历告诉我?”黎泽川使了个小小的激将法。

    “这有什么不敢的,就是让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你听好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只觉着突然有一天自己就有了意识,但那时的我还很弱小,只能有些简单的思维。

    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自我有了意识之后,来梦湖旁的男男###们,他们所发的誓言所汇聚的一股信仰之力,我居然可以吸收,而且吸收的越多,我成长的也就越快,思维也渐渐丰富了起来。”说到这小女仆比划了起来,似乎想让自己表达得更清晰些。

    “原来这小妹妹是那信仰之力所化,怪不得浑身散发着一股圣洁的气息,可是信仰不都是纯洁的嘛,怎么她会如此另类?”黎泽川立马联想到了杨老所讲述的故事。

    “那然后呢?”黎泽川问到。

    见他似乎对自己的经历很有兴趣,小女仆也来了兴致“然后我就继续吸收着那些信仰之力,希望可以快点长大。

    可是就在我成长的同时,居然还有另外两个意识形态也在成长着。

    其中一个好凶的,经常欺负我,还想要吞噬我呢,可老娘是谁,那是令无数人崇拜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小的鬼魂给吞噬呢。

    另外一个更坏,见老娘是女的,居然不知死活地来调戏我,虽然他长得挺帅的,可是老娘就是看不上那种娘娘腔,所以没搭理他。

    我们三个就这么互相争斗,共同成长,不免有了点感情,当然不是那种感情,而是一种类似兄弟间的友谊。

    往后,虽然我们时有争斗,但都没有像以前那般拼死相向,而是随意的比斗,纯粹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

    我本以为我们的友谊可以这样一直下去的,可惜那死鬼...他真是太可恶了。”说到这,小女仆貌似很激动,那难以掩饰的悲伤,使得黎泽川一阵感慨,再彪悍的娘们,她始终是个女人,也有脆弱的一面。

    听了小女仆说了这么多,黎泽川对于整件事也能猜出个大概,但为了照顾小女仆的情绪,还是继续追问,也真难为他了,受了小女仆那么多欺负,居然还在为她着想,其之贱仿佛已深入骨髓,真是不可救药啊。

    平复了下情绪,小女仆继续说到“那个死鬼原来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能吞噬我们,他假意接近我们,努力讨好我们,跟你一样是大坏蛋。”见黎泽川偷笑,小女仆对着他骂了一句。

    “靠,我他妈真神了,原来那艳鬼真的叫死鬼,嘿嘿!”就在黎泽川听到死鬼这称呼时,心里闪过一丝自得,却被小女仆认为是在笑她,立马做出回击,又让黎泽川上演了一次引火烧身。

    “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这死鬼哪能和我比,他有我帅吗?有我能力强吗?比我有情趣吗?居然拿我跟他比,莫名其妙。”黎泽川极力争辩到。

    “呵呵,你别激动嘛,我只是这么随口一说,没想真拿你和他比,不过要真比的话,你可别不信,他确实比你帅那么一丢丢。”小女仆被黎泽川的夸张说法给逗乐了。

    “好了,你还是赶紧讲你的故事吧,天都快亮了。”黎泽川催促到。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听,我就大发慈悲成全你,可别让你说我小气。”小女仆打趣到。

    见黎泽川没搭理自己,于是接着说到“刚才说到那大坏蛋死鬼,跟我们玩了个无间道,把我们耍得团团转。

    就在我和怨气大哥又一次比斗时,死鬼他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趁我们两败俱伤之际,突然向我们发动攻击,直接把我们给打成重伤,接着又要吞噬我们。

    我当时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不顾我们之间的情谊。

    那死鬼居然回答我说,他以前都是装的,接近我们只是为了要吞噬我们,增加他的实力。

    我当时那个气啊真想暴起,把他给痛扁一顿。

    可是谁让我受了重伤,无力还击呢,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为所欲为。

    就在我要被他吞噬之际,几乎要被抹去存在时,怨气大哥他牺牲了自己,救了我,使我可以免遭此难。

    而怨气大哥却是从此消失,再也不复存在了。”说到这,小女仆一脸悲伤的神色。

    黎泽川也能明白她此时的感受,因此没有再出言反击,而是静静地站在一旁,做出一副我懂你的表情。

    稍微平复了下思绪,小女仆接着说到“虽然怨气大哥救了我,使得我没有被那死鬼吞噬,但是却被他囚禁起来。

    你是不知道,我那段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一方面在为怨气大哥的离去而伤心。

    另一方面不仅要防备那死鬼的偷袭,还要每天遭受他的调戏,我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过。

    甚至好几次我都想一死了之,但又觉得如果不替怨气大哥报仇的话,那他的牺牲就没有意义了,所以我只能咬牙坚持着,过着那种非人的生活。

    也是从那时起,原先那个天真烂漫的我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满心只想着报仇,心里似乎都已扭曲的变态。”

    那语气中的自嘲,却是使得黎泽川一阵心疼,仿佛想到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一步步变成如今这个逆天的娘们,这中间的艰辛和痛苦,又有几人能够懂的。

    人们只知道责怪,却是忘了宽容,想到这黎泽川也满是自责和懊悔,自己貌似不应该那般对待一个可怜之人的。

    “好了,小菲,那些不愉快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要做的是展望未来。

    说来也是咱俩的缘分,在你饱受磨难时,上天就派了我来,解救你于水火之中,我不要求你有所回报,只希望你能放下心中的执着,重新变回那个天真无邪的小丫头。”黎泽川的这番鼓励听着确实挺感人的,这货猥琐的内心里也是有几分真性情的。

    “哼,别以为我会有多感激你。不过...我真的要谢谢你,不是因为你救了我,而是因为你帮怨气大哥报了仇。”难得小女仆也有难为情的时刻,真是不容易啊。

    “我也没指望你的感激。不过我还有个疑问?”黎泽川突然问到。

    “你哪来那么多问题,真是的,跟个好奇宝宝似的。”小女仆撇撇嘴,颇为无奈地说到。

    “保证是最后一个了,为什么你一开始就认定我是个坏人呢?”黎泽川那急切的模样,似乎表明了他对这个问题已经纠结很久了。

    见他一脸的疑惑,一阵大笑从小女仆的嘴里发出,似乎是碰到了什么高兴的事一般。

    小女仆的这一阵大笑倒是把黎泽川弄得莫名其妙的“难道我提了个很###的问题?可是我怎么不觉得。”

    “你...还不...明白吗?不行了,笑死我了,你真笨。我刚才不都说了嘛,我被死鬼给囚禁了,所以你们两个刚才的对话我可是都听见了哦!”小女仆打趣地说到。

    看着小女仆那似笑非笑的神情,黎泽川一阵郁闷,貌似自己真的有点反应迟钝了,尤其是遇见了这彪悍的小女仆之后。

    “难怪呢,咱俩第一次见面,你就对我有那么大的戒心,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那死鬼的名字不会也是你盗用我的吧?”黎泽川弱弱地问到。

    “当然,我觉得这个名字挺不错的,就采用了。比原来那什么艳鬼的可要好听多了。”小女仆一副理应如此的表情。

    黎泽川却只觉世界抛弃了他,连幸运女神也仿佛跟别人私奔了一般,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可怜孩子。

    忽然,一抹霞光自东方贯穿整个天际,随着那白茫渐渐拉长,大片的黑暗逐渐消退着,东方既已破晓,黎明还会远吗?

    黎泽川急忙对着小女仆说到“好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要是被人看见我们在一起,我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呸,谁跟你在一起了,我说你的思想怎么这么复杂啊,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坏了。”小女仆一阵鄙夷到。

    “我靠,貌似斗嘴我就没赢过她,还是别自讨没趣了。”黎泽川不觉这样想着,人却是向着公寓走去。

    小女仆见黎泽川不搭理自己,跺了跺脚,一副生气的模样,本想一走了之,似乎又有什么放不下的,便跟在黎泽川的后面,追他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