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莫少扬采花贼

    212 莫少扬采花贼  “你说我要是成为园丁,会是什么样子?”孟寻语一脸古怪的看着佳文说道。

    “那个......语小姐咱们家有人修理草坪跟花木。”佳文认真的想了一会儿,看着孟寻语说道:“还有,你要是去当园丁二少爷他肯定会疯的,后果不敢设想,你果然还是适合跟着二少爷去上班。”

    “佳文......我一直觉得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怎么现在突然变得这么无知,是被殷家那小子给传染了吗?不行以后我得让他少来咱们家,给多少房租都不能敢,这好好的一个人就让他这么给拐带傻了,太不划算了。”孟寻语满脸的严肃,眼底写满了担忧的神色。

    “额......那个语小姐,你说的园丁是......”佳文神色疑惑的看着孟寻语,她难道说的不对,园丁?

    “佳文我一直以为你是花朵儿来着,看来祖国的未来是不能交给你的。”孟寻语微微叹息,深深的感到痛心。当园子丁。

    “我.......语小姐是要去我们学校教书吗?”佳文一脸兴奋的看着孟寻语说道。

    “嗯......之前考虑过的,可是现在看着这么笨的学生,我有点儿担忧了,为了不毁坏我的名声,我觉得需要慎重的考虑一下。”孟寻语瞄了佳文一眼看着她说道。

    “语小姐你的意思是.......要去教着我们的班吗?”佳文脸上的笑容再也掩盖不住,一张小巧的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这是她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呵呵......语小姐,你什么时候去啊。”。

    “我有说要去吗,你究竟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孟寻语皱眉一脸不高兴的模样瞪着面前的佳文,这孩子突然就便聪明了。

    “呵呵......语小姐别逗了,你眼底那笑容快要溢出来了,你既然说出来那就是一定会去了,什么时候去啊~!”摸透了孟寻语脾气的佳文一脸笑嘻嘻的看着孟寻语说道,有了语小姐在她再也不用去偷偷的看少爷的卷子了真好,只是她心底有的更多的是感动。

    “后天吧~!不能那么快,有些手续需要办办,也不是说进就能进的。”孟寻语思索了一会儿说道。

    “后天~!”佳文惊呼一声,看着孟寻语,这还不快,她还想怎么个快法儿,怎么看着她比自己还要着急呢,她虽然知道她决定去学校大部分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但是她选择的是她们的班级这让她很高兴,也不能说跟自己丝毫没有关系吧~!佳文很是自恋的想到,至少,少爷在学校的上课,她就从来没有想过想要去学校教学这样的事情。

    “对!就后天~!怎么不乐意,不乐意那就算了。”孟寻语掀开被子躺进了被子里,凉凉的说道,心底忍不住思索,这丫头的成绩到底怎么样呢,要真是一个吊尾班的学生,她对那么迫切才找寻跟高一层的知识吗,莫小弟那个笨蛋,身边一直潜伏着这样一个校友他竟然会一直没有察觉。

    “不要,乐意当然乐意,语小姐你先休息,我先下去了。”佳文嘴角大大的扯开,脸上的笑容像是一个得到糖果的孩子,那样的满足,轻手将门关上,还不忘将房间的们反锁上,她可是记得,今天得防着二少爷进房间的,明天语小姐可是有大事儿要办,绝对不能在蒙着头睡觉了。

    心底小小的跟莫少扬致歉,二少爷对不起喽,谁让这是全家人的意思,她只是个按照指示办事儿的小童而以,敬业就是她心底的职业准则。

    半夜,在莫家人都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别墅的灯光都暗了下去,一个行踪灵巧的身影,在黑暗的走廊上行走,只见他轻手轻脚的来到孟寻语的房间门前,手中不知道拿着一根细长的铁丝,伸到锁眼儿中,突然他的动作停住,只见他将那铁丝慢慢的从锁眼儿中拿了出来,手上一用力,那门便被轻轻的推开,那黑影在门打开的瞬间,快速的闪身进入了孟寻语的房间,将门迅速的反锁上。

    黑暗中本来应该沉浸在睡梦中的孟寻语,眼睛赫然睁开,耳朵竖起听着黑暗中那细琐的衣服摩擦的声音,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

    突然那脚步渐渐的靠近窗边,孟寻语只感觉被子一轻,一个身体赫然栖进自己,一双有力的臂膀将自己圈住,胸前一阵热气隔着衣服传到了她的皮肤上,几乎是在那瞬间她的耳朵便听见一阵叹息声。

    “老婆,你怎么没有脱衣服。”莫少扬咬着孟寻语胸前的衣服,很是哀怨的说道,本来以为他一进来就能享受到美好的福利,现在......他伸手摸索着孟寻语的身体,她是什么衣服都没有脱下来,下午在下面的时候什么样儿,现在还是什么样儿,他掀开那衣服宽大的下摆将手探了进去,幸好这衣服够宽大,他的动作没有那么受限。

    “当然是防狼用的就像是现在......唔~!你不知道痛吗?把手拿开。”胸前突然传来的一阵轻微的带着酥麻感的疼痛,让孟寻语身体赫然紧绷,声音沙哑的呵斥道,这个混蛋肯定是故意的!

    “不要,反正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手感真好老婆,不是说经常按摩有利于它的生长吗?现在它是长了吗?看来我得努努力,要不然这效果不明显。”莫少扬不理会头顶上孟寻语传来的低吼声,自顾的做着自己的事情,竟然说他是狼,那么他不做点儿狼应该干的事情,实在是糟蹋了这个称呼。

    “唔......莫少扬,我喊人了啊~!堂堂二少爷,晚上做采花贼你羞不羞人!说出去让人笑掉门牙。”孟寻语咬着自己的下唇,努力不让自己的呻吟出声儿,只是她不知道她说话的语气已经绵延的让人听着骨子酥麻。

    “我堂堂莫家二少,被全家设计不能进房间的门,不能搂着自己的亲亲老婆睡觉那才是会笑到他们背过气儿呢~!”莫少扬嘴里气愤的反驳道,谁像他半夜三更才能偷偷抹回自己老婆的床上的,要是让那几个小子知道了,自己这脸......以后就用它走路算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房门好像是被佳文反锁了吧!”孟寻语努力克制着自己身体的异样,左手想要伸进衣服中将在自己衣服中作乱的手给扯开,却被他紧紧的握在一直手中,动弹不得。

    “能拦得住少爷的东西还真就是不多,以为将钥匙藏起来我就进不来了,小看少爷我了吧!老婆,没用的,就是他们将你藏到保险箱中我也能进去将你给弄出来。”莫少扬嘴角挂起一抹邪肆的笑意,探出身子咬着孟寻语的耳垂说道,手下赫然用力,果然听到身下人儿那一声美妙动听的娇喘声儿:“老婆,今天的药也喝掉了吧~!”

    “莫少扬我明天还有正事要办,今晚不准胡闹~!”孟寻语小腹窜起一阵暖流,声音沙哑的抗议道:“你就不能休息一下,你不累?”

    “老婆,明天有什么正事儿老公全程陪着,要是没力气老公背着你,再说了这怎么能是胡闹呢,我在迎接我的女儿呢!”莫少扬咬上孟寻语的樱唇,大掌在她身上煽风点火儿,他知道她已经动情,只是......不愿意配合自己而以,明天能有什么事情,不就是在警察局那个混蛋的事情,他怎么能让老婆一个人去见那只恶狼,那才是一只真正的豺狼。

    “你女儿不那么急着见你,你就消停一个晚上吧~!”孟寻语声音极其魅惑,她心中一惊,她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心底暗暗叫糟,这不是更加的刺激这个家伙么。

    “老婆~!我要是累了消停了你就该哭了。”莫少扬伸手快速的将孟寻语的衣服除掉,低头暧昧的在她的耳边低语:“老婆,其实你是故意等着我回来给你脱的吧~!老公给你脱是不是更加的有qing趣!”

    听着耳边那很是欠扁的声音,孟寻语心底抓狂,那柔嫩的皮肤被那大掌燃的火热,迫切的想要跟身边的人更加的贴近:“莫少扬~!”孟寻语动情的呼喊出声,声音中充满了魅惑人心的ke望。

    “老婆~!不要担心我不会让你太累,一切有我,交给我。”莫少扬声音诱惑着孟寻语双唇爱恋的落在她的眉眼,轻柔且浓情。

    孟寻语的心在莫少扬的爱抚中醉成一汪春水,口中没有了反驳的的语义,双眼微米,享受着莫少扬的浓浓爱意。

    莫少杰的房间中,在他的书桌上接着月光的传进来的余晖,一大串儿钥匙静静的待在他的书桌上,那上面的钥匙大小不一,却有的样貌相似克隆,这一大串儿的钥匙正是整个莫家别墅的所有钥匙,大大小小的门全部在这之中。

    “呵呵......进不去了吧~!”梦中莫少杰躲在走廊的一边儿,猫着身子伸出头去看着一脸怒气神色懊恼的被所在门外的自家二哥。

    翌日,早上莫少杰一脸清爽的冲出房间,兴奋的来到孟寻语的门口儿。

    ——+——+——+——+——+——+——+——+——+——+——+——+——+——+——+——

    二更送上三更七点吧阅读愉快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