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冷艳男VS狂傲女

    208 冷艳男vs狂傲女  莫少扬神色一噎,黑色的眸瞳紧紧的盯着孟寻语:“老婆,你终于肯相信我是第一次了,我是不是应该高兴,要不咱们出去庆祝一下。”莫少扬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开心异常,至少老婆这次并没有反驳自己。

    “是吗?可是我觉得最好的庆祝方式也没有这个来的喜庆你觉得呢?”孟寻语突然拉下莫少扬的脖颈,嘴角勾出一莫邪魅的笑意,便咬上了莫少扬的薄唇,声音沙哑的出口问道:“喜欢这样的庆祝方式吗?”

    “嗯~!老婆,我只喜欢这样的你,可是,你今天好像格外的热情。”莫少扬享受着自己的老婆的吻,眼色迷蒙声音沙哑的说道。开黑着的。

    “怎么?不喜欢?”孟寻语接着莫少扬的臂力翻身骑坐到了莫少扬的身上,怕在他身上,眯着眼打量着他的模样这个男人,眼底划过一抹诡异的弧度:“要是你不喜欢我可以去找邵卓群听听他解释解释今天的那几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你说你呢,嗯?”感到自己的地上那快速升起来的低气压,孟寻语的嘴边勾起一抹奸计得逞的弧度,这样才能让这个男人彻底的失去理性不至于胡思乱想。

    “你敢~!”莫少扬高高喝一声看着,眼底滑过一抹深沉的厉色,一个天旋地转之间孟寻语已经被他压在身下,夺走了呼吸无法正常的喘息。

    而就在此时,楼下传来莫少杰那惊天吼声,莫少扬脸色一黑,恨不得将那个敢踩他疼脚的莫小弟给就地正法:“那个可恶的臭小子,他是怎么知道的,他不是被我挡在了门外。”现在竟然给他高喊出声,整个莫家怕是没有人会不知道,邵卓群几天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勾引他的老婆,挑战他的威严的事情了。

    “呵呵……咱们家莫小弟可是骨灰级小白脸,又长了一张比蜜甜的,咱们吴妈当然不是这少爷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就得败阵,不过,那小子好像也没有说错什么呢,是不是老~公?”孟寻语一脸的幸灾乐祸的模样看着莫少扬。

    “哼,是吗!收拾那小子之前我看最先应该收拾的那个人应该是你。”说着莫少扬便将孟寻语湮没在他的吻雨当中,身上的衣服在拿狼爪之下瞬间化成布雨,一块块,一条条飘落在房中那柔软的地毯上。

    在这张属于他们的king大床上两人浓情的结合,那久违的热情萦绕着两人,莫少杨不同于以往,此时的他,周身散发着一股强烈的霸道侵占因子。

    孟寻语左手揽着的他的脖颈,直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这疯狂的家伙撞出身体,手臂无力的滑落拿脖颈,身体却跟他靠的更近,在这整整维持了一夜的大战中,孟寻语深深地总结出一个答案那就是这厮,是不能在床上得罪他的,心底更是将邵卓群那没事儿找事儿的混蛋,骂了个千便。

    这个夜对于孟寻语来说是无止境的疲累,但心却是热的,是两个相爱之人的心脏的又一次接近彼此的碰撞,可是在城市的另一个小公寓中,一个男人一身颓然满身酒气的坐在那数不尽的画册堆中,脸上的双眼被无尽的黑影掩盖,,眼底蕴藏着撕心裂肺的疼痛,其中的苦楚一言难喻。

    邵卓群身体依靠在床上,看着眼前满地板的画册,脑中不断的浮现出孟寻语的一颦一笑,他的目光在这为数不多清晰的回忆中渐渐有了暖色,可是画面转换现实的残酷,莫少扬的身影赫然出现,无情的撕毁了他美好幻想,邵卓群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挥舞着手中的酒瓶,企图将莫少扬那霸道出现的影像给砸裂:“她是我的,小语是我的,我一定会将她抢回来,让她重新回归我的身边,小语,我爱你,我爱的始终都是你,不要走转过身来,听我一句,不要走,求求你小语~!不要将我抛下。”夜很深沉,空旷的房间中,邵卓群感觉到周身异常的寒冷,他迷醉的眸子,茫然的四下探索,好像要找一个能给他带来温暖的热源,可是…….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无边的孤寂和冷漠:“小语回来,莲子粥很好喝,我一直都记得。”邵卓群喃喃自语,回想着记忆中那莲子粥留在自己的口中的味道,满是温暖,那时候他的心是热的。

    邵卓群的别墅忠,孟娇婷脸上全然是数不尽的狰狞和不甘之色,蜷缩在卧室的大床上,就在昨天她还在这里跟那个男人温存西语,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她就从天堂跌入了深渊,孟寻语都是那个女人,在数个小时之前自己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有男人宠着,有庞大的资产,可是…….现在,想着邵卓群那想要杀掉他的狠戾手段,她的周身就是一抖,她不明白只是吃了一顿饭,他进了一趟厨房,怎么就会瞬间变成那个摸样,他究竟是听到了什么话,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他这一前一后的态度绝对可以用冰huo两重天来形容。

    抓着手中的电话,看着屏幕上的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那个男人是真的不会回来了,他竟然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留给自己,感受到这冰冷的房间,她不能沦落到以前那种日子,孟寻语都是孟寻语那个贱~人,邵卓群在孟家别墅那悲戚的惊天呼吼声,重重的冲击着她的神经,她脸上划过一抹恐怖狰狞的神色,终于将手中那个酝酿了很久的电话给拨了出去。

    “喂~!”刑家别墅中,杜心蕾看着坐在客厅沙发上一直静默不语的两个人男人,古怪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来电,起身接起了电话。

    “你上次说的对付孟寻语的那个计划准备什么时候实施?”孟娇婷的口气中有着深深地迫不及待,孟寻语必须消失,一定不能让她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儿,只要她能消失,她就有办法让邵卓群回心转意。

    “怎么?那个女人又找你麻烦了,听你这口气好像是急切的很!”杜心蕾站在走廊拐角儿处看着客厅中那个沉思的男人,眼底眯起,这个男人只能是自己的。

    “杜姐~!咱们ming人就不说暗话了,你可能还不知道邵卓群将孟氏放在了我的名下,但是,现在这一切受到了不该有的威胁,我需要你的帮助,事成之后,咱们五五分,我想你现在肯定很需要这样的进账。”孟娇婷语气严肃的说道。

    “五五?我好像记得你名下的资产有的不只是孟氏这一个,邵氏你应该还有股份吧,听说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相对于现在被收购的孟氏来说,你觉得它会比一个健康创造着资产的企业更加的吸引我的吗?”既然她自己已经开口,那么自己又何必跟她客气。

    “……好~!但是事情一定要快。”孟娇婷眼底滑过一抹异色,这个女人竟然这么的贪心,平时还假装是一副好姐姐的模样。

    “这么着急?你知道事情完美达成是需要好好计划的。”杜心蕾眼底滑过一抹思量。。

    “我们之前已经训练了很多了不是吗?就在我的生日会上吧。”孟娇婷一脸的急促的说道,她不想再等了,在等下去她不敢保证,邵卓群那边儿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呵呵……你的生日会?你以为孟寻语现在会去?你究竟知不知道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情?没事儿别光想着怎么套牢男人,好好看看周围发生的事情。”杜心蕾言语中的鄙夷毫不保留的显露了出来。

    “我……!”孟娇婷眼底滑过一抹厉色,这个女人竟然这样说自己,那么她自己做的那一切还不是为了讨好男人。

    “别嫌我说话难听,我想你应该知道,孟寻语现在受了伤,你以为以莫少扬的性子会让她出席你的生日宴会,还有你现在根本就是失了邀请的筹码,你们孟家倒闭了,孟庆祥现在自己都泥菩萨过江了,难道你还指望他以父亲的名义给你们姐妹举办生日宴会,你觉着现在名声臭成这样的孟家谁会愿意给面子,莫家什么样的宴会不能给孟寻语举办,非要她去那种上不得台面的宴会上过自己的生日。”杜心蕾的话字字珠玑,十分的刺耳难听,但是,却又都是事实。

    孟娇婷心中恨得要死却无法反驳:“那么按照杜姐的意思是?”

    “等着我的消息的吧,我这边儿已经有了一场非常精彩的宴会。”想着今天刑明达的话,她脸上露出一抹奸邪的狞笑。

    “好~!那杜姐有时间咱们一起出来吃个饭,我看到那家珠宝店又来了一批新的珠宝,我们一起去看看,听店中经理的描述,我觉得那珠宝很适合杜姐。”孟娇婷一脸笑靥的说道,声音甜腻,眼神中却没有任何的温度。

    “珠宝吗?你也知道我平时也不大戴那种东西,你上次送我的那套我也就戴了那么一次就再也没有佩戴。”杜心蕾眼底滑过一抹别有深意的光泽,手指放在自己现在那空荡荡的脖颈上,那个男人在看到自己佩戴的那套珠宝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那是杜姐为人低调,不过,杜姐不是说又要有宴会了吗?我想着反正都是要买,不如就一起买了,这也是我对杜姐的一点儿心意,你看海市这么多的大家,杜姐组织的宴会肯定比我的生日宴会高了不止几个档次,咱们这次得选一套能让那些大家们亮眼的珠宝才行,杜姐那么漂亮一定会成为全场的焦点。”孟娇婷语气真诚的让人听不出任何的瑕疵。

    只是杜心蕾并不是一般的女人,听到孟娇婷那恭维的话语,她固然高兴,但也只是当做心情的调味剂一洒而过,只听她语气淡淡兴致缺缺的说道:“从上次开始我也好久没有出去逛过了,既然你想看那我就陪你逛逛也行,权当做散散心了,你也知道最近这些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我这边儿也难得能够有喘息的机会,至于,珠宝你自己选就行,我的.,…..我自己会买,毕竟,到时候要陪同约瑟夫一同出席的,我得找一套能够配上他的珠宝。”这也间接的告诉了她那个宴会是多么的重要。

    听着她的话语孟娇婷神色一怔,她的意思已经很明确,找一套让约瑟夫能够看上眼的珠宝:“杜姐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知道有一套珠宝绝对能够衬得上约瑟夫。”孟娇婷咬了一下下唇,眼中闪过一抹心疼不舍的神色。

    “嗯,到时候再说吧~!没事儿的话我先挂了。”杜心蕾看了一眼手腕儿上的表针,淡淡的说道,眼底却滑过一抹亮色。

    “杜…….!”孟娇婷话还没有说完,杜心蕾那边就挂断了电话,孟娇婷听着电话中的忙音愣神儿,杜心蕾那兴致不高的语调儿让她心中惴惴不安,现在这个时间不睡觉她是在干什么?刚刚那个电话她只是心中焦急存在着侥幸心理按下的号码儿,可是杜心蕾接电话的声音中没有一点儿睡觉的感觉,她也跟自己一样没有睡,想着她刚刚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她眼前一亮,周身的血液突然的沸腾了起来,她难不成是在为除掉孟寻语的事情做准备。

    “奇,还没有结果吗?已经这么晚了该休息了。”杜心蕾看着全心身埋入电脑中的奇问道。

    可是奇,根本没有要回复她的意思,眼神依旧盯着屏幕看也不看杜心蕾一眼,全然将她当成了空气。

    亚瑟看着无动于衷的奇,心底低笑,这家伙面对这样一个美女,他竟然眼皮都不眨一下,要不是他自己说想要要孟寻语那个女人,他还真就以为他是标准的同性者,哦~!不对……看了杜心蕾一眼,他没有反应是因为,看自己的脸看麻木了吧!一个比女人都要美的男人。

    奇的冷淡让杜心蕾脸色一僵,他们的身份上怎么说她也比他高,他竟然敢一而再的这样对自己无理,杜心蕾脸色不善,继续盯着奇:“你是哑巴吗?你给我说话!”杜心蕾看着面前这个冷艳的男人,想到奇对他的暧昧,心中就有气,挥手就要打向那张让她都嫉妒的容颜。

    “你找死!”亚瑟眼底涌现出一抹骇人的冷澈寒意,大掌狠戾的牵制住杜心蕾那娇柔的手腕儿。

    ——+——+——+——+——+——+——+——+——+——+——+——+——+——+——+——+——

    一更送上了先借了同学的笔记本熬了一晚上才磨叽出这么些字那键盘 笔记本真心不会用啊!太别扭了等我回到家下午用自己的电脑奋战给大家二更可能会在六点了 阅读愉快o(n_n)o~明天加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