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他,就是个笑话

    201 他,就是个笑话  孟庆祥听到孟娇婷那激动的询问声,那双沧桑的眸子赫然睁开,瞪着那张脸上挂着喜色的容颜,她的贪心让他都感到心惊,可是.......以小语的性子是不会让她得到任何的好处的,最令他在意的一点儿那就是,遗嘱中他记得清楚,那就是他是不可以有除了小语意外的其他的孩子的,要不然这么多年他也不可能让她一直挂着继女的头衔儿。

    “你什么意思?”孟寻语眼神危险的眯起看着孟娇婷那突然异样的神色。

    “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好奇,我只是问问,你说的跟我之前听说的遗嘱内容好像不一样!”孟娇赫然回神,压下自己的那抹激动的很色,眼神虚晃辩解道。

    当她对上邵卓群那一直瞪视着自己的视线时,她心神一怔,心底涌起一抹懊恼的神色,刚刚自己:“卓哥哥我只是......我只是好奇而已。”她的解释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邵卓群深深的看着面前着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孟娇婷:“我知道。”说完便看着孟寻语说道:“我想看看遗嘱,我只是想知道里面的内容,并没有别的意思。”邵卓群难得的想要给孟寻语吃一颗定心丸儿。

    可是孟寻语并不领他的情,讥笑出声:“没有别的意思,我看着你的意思已经再也明显不过。”看了他身边的孟娇婷一眼。

    “老婆,真的有遗嘱吗?”莫少扬也好奇了,究竟是一份儿什么样的遗嘱竟然让他们这些人痴迷成了这样,甚至罔顾人道,不理亲情。

    “有~!那是我妈妈留给我的护身符,可是这份儿护身符也让我受了不少的苦,看清了我身边的很多人。”孟寻语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

    “老婆~!既然是让你受苦的东西那就不是好东西,以后我就是你的护身符,永远的守护着你!”莫少扬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言语虽然极轻,却包裹了孟寻语的整颗心。

    “我并没有要霸占的意思,只是想看看。”邵卓群听到孟寻语的话,心中一紧,出声强调道。

    坐在大班椅上一直低着头的孟娇婷,听到邵卓群这急切的解释,眼底滑过一抹隐忧,双手不甘的握紧,她可不是想看看就结束,她想要那份儿庞大的遗产,要不然她这么多年的忍气吞声为的是什么?

    “哼,你就是想霸占也没有那个能力,我母亲的遗嘱并不是孟氏。”孟寻语冷笑看着他说道,他以为她会相信他吗?可笑~!任那声激。

    邵卓群顿住,对于那份儿遗嘱他知道的不多,所以,究竟是怎么运作的他却是不知道,看到孟寻语那一副自信的模样,看来那份遗嘱是有着自己的保护锁的。

    “既然你们那么想要得到遗嘱我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今日过后我不想看到你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因为,这也是遗嘱上的条款。”孟寻语看着孟庆祥说道,心底滑过一抹撕裂的疼痛,为聂青岚也为了自己。

    “什么意思,你难道想要跟我断绝关系吗?我可是你的爸爸,你有义务赡养我的!”孟庆祥脸上一惊看着孟寻语激动的说道。

    “是吗,现在你知道你是我爸爸了!”孟寻语伸手到莫少扬的口袋摸索起来。

    “嘶~!老婆,你找什么?”感觉到那个贴着薄薄的口袋传到自己大腿上的手温,莫少扬倒吸一口凉气,赫然抓住那只纤细的柔荑,低头趴在孟寻语的耳边儿,沙哑低语。

    “我找电话!”听到莫少扬那不同寻常的声音,孟寻语抬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无辜的眨眨眼睛呐呐出口。

    “在这里!”莫少扬从另外的一个兜儿里拿出电话将她那只在自己兜儿作怪的温热小手儿拿出来,深吸一口气将电话放在她的手上,这个时候不是在这折磨他吗?她到是没事儿人一样。

    孟寻语奇怪的看了一眼莫少扬,熟练的在手机上拨了一个号儿:“喂~!吴妈吗?我是小语啊~!我现在在孟氏,嗯,已经全都不一样了,你把妈妈的遗嘱哪来吧~!今天咱们该做一个了断了,嗯,坐车小心点儿。”语毕,孟寻语便挂掉了电话,静静的看着面前孟家的三人,果然,在他们脸上看到了那震惊的神色。

    “吴妈?是我们家的那个吴妈吗?”孟庆祥吃惊的看着孟寻语问道,刚刚电话让他有点儿消化不了,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却多年总是无法找寻的遗嘱,竟然一直在孟家,还是在一个家佣的手上,任他想破脑子也不可能想到那个老婆手上会有一份这样价值连城的遗嘱。

    “当然,能让我妈妈和我如此信任的我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同名同姓的吴妈!怎么,难以置信吗?是不是后悔没有审问过吴妈?”孟寻语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看着孟庆祥:“想要我给你养老吗,在我生命的遇到危险的那会儿,你好像并没想到吧,放心,你的事情那份儿遗嘱中自会给你安排的妥妥当当,你也不用担心受苦,我妈妈不是一个狠心的人,尽管,她已经对你的品性做了最坏的猜想,但是她仍然给你留了一条活路。”

    “你妈妈竟然选择相信一个帮佣也不相信我。”孟庆祥想着那张美丽的容颜,眼底滑过一抹懊恼的神色。

    “吴妈她究竟是什么身份?”林雪晴不敢置信的看着孟寻语,让她能将一份儿这么重要的遗嘱放到一个家中的帮佣身上吗?

    “相信你?你好像没有听清楚,这份儿遗嘱是妈妈留给我的护身符,如果交到你的手上还有什么意义,怕是在林雪晴进门的第一天我就会莫名的失踪在家中了吧~!”孟寻语看着林雪晴眼底闪过一抹厉色:“被谋杀或是被卖掉!”孟寻语声音笃定,那根本就不是在假设。

    要是这份儿遗嘱被这个女人拿在手上,她太相信她会迫不及待的将它里面的不利内容想法儿毁掉,再让自己这可眼中钉消失在她的世界中。

    孟寻语的话在莫少扬耳中那就是她现实生活的陈述,他心头一拧,这就是她当年失踪的原因,她该是被卖掉的吧~!那个可恶的女人,怪不得她会那么憎恶那对母女,他的老婆啊~!究竟是受了多少的苦难~!那个该死的女人,他只觉得自己对她的那些惩罚还是太轻了。

    “你......你胡说什么?我可没有你那么恶毒,竟然用断指在订婚宴上恐吓我们。”孟寻语的话让林雪晴心中咯噔一声,掩着眼底的那抹骇色反驳道。

    林雪晴那过激的反应惹来了邵卓群那探究的视线。

    孟庆祥并没有多想,只是以为这是孟寻语的假设。

    “胡说?你怎么知道宴会上那个断指是我让人放的,你为什么口口声声咬定那个人就是我,我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那样做不是太奇怪了吗!还是你我之间有什么怨恨,还是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才一直以为这件事情是我做的想要报复你!还是你做了什么亏心事儿,在宴会上你可是被吓得不轻啊~!一个断指儿而以,其他的千金小姐可是都只是受了惊吓而以,并没有狼狈的晕倒呢!”孟寻语眼睛紧紧锁住林雪晴,那气势汹汹的语气将林雪晴压得无法喘息。

    “我......是你怨恨小婷抢走了你的男人,所以你才怀恨在心。”林雪晴后背渗出一片冷汗,话锋一转将矛头转向了孟娇婷的身上。。

    邵卓群心神一凛看向孟寻语,正好迎上了孟寻语看过来的视线。

    “他?哈哈........你在讲笑话儿,还是冷的!不说他有没有那个资格,值不值得我那样做,那个时候我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很爱的我的人,我有必要为了他放着我的老公不要,去做犯法的事情吗?”孟寻语冷笑出声,看向邵卓群的眼神就是在看一个笑话儿。

    莫少扬听着孟寻语的话满意的搂着她,轻蔑的看向邵卓群,这就是差别~!

    这个办公室瞬间平静了下来,邵卓群耳边儿一直回响着,孟寻语那嘲弄的没有任何温度的笑声儿,笑话儿?这就是自己在她眼中的形象吗?

    时间在等待中消散,当吴妈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儿的时候,视线正对着门口的孟庆祥眼神赫然亮了起来,视线锁住她手上的那份土黄色的牛皮纸包,情绪激动了起来:“快,快拿给我看!”双眼大睁看着吴妈命令道。

    “吴妈来了吗!”孟寻语拍了拍莫少扬抱着她的手,等到那双大掌松开,走出他的怀抱给了吴妈一个温情的拥抱!

    “老婆,小心伤口~!”看着自家老婆的动作,莫少扬神色一紧提醒道。

    “小姐~!我终于可以跟在你身边了是不是?”吴妈拍着孟寻语的后背~!眼中含着泪光,她等了那么多年,终于让她等到了。

    “是~!吴妈,你终于可以在我的身边了,我从此安全了~!我身边有一个十分可靠的男人!他会好好的保护着我们!”孟寻语趴在吴妈的肩头,嘴角高兴的勾起,更多是被时间蹉跎的辛酸。

    五更了亲爱哒们~! 阅读愉快 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