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如此爱情

    200如此爱情  “小子再打下去,咱们可要有麻烦了,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医药费。”孟寻语指了指邵卓群一脸灿烂的说道,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狼狈的模样,意外的她心里看的痛快的很。

    看到孟寻语那一副嬉笑的模样邵卓群脸上神色肃然,她竟然在担心那一点点的医药费,以前她是不会那样的,印象中自己手上一点点的碰伤,她都一脸紧张的帮着自己包扎,或者是催着自己去医院。

    “老婆~!”看着面前独属于孟寻语的小气模样,莫少扬神色激动的看着她,脚下快速移动,脸上终于挂上立刻笑容,那颗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长臂一捞将孟寻语紧紧的圈进自己的怀中,他想趴在那只属于他的颈窝儿处,可是,想到孟寻语双肩的伤,他脸上露出懊恼的神色,忽然在孟寻语的唇边快速落下一吻,下巴搁到她的发顶:“老婆,我终于找到你了,咱们不住医院了咱们回家住。”想着这两天中接连不断出现的状况,莫少扬眉头紧蹙,眼底滑过一抹嗜血的杀意,他们不该总是打她老婆的主意。心们了可。

    “好,听你的。”孟寻语微微一笑回到,只要有他在住在哪里都一样,意识到莫少扬那没处趴的无奈,她这才意识到,不知何时,这个男人竟然在她的身上养成了那么多的习惯。

    即使在中激动的情况下,他也不忘记小心照顾着自己肩头的伤,不让自己受到伤害,他在拥抱自己的时候,都是避开了自己的受伤部位,有种爱情是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中积累起来的,它不浪漫可是却能沁透人心,它不必时时提起,却让人刻骨铭心,想忘不能。

    “能走吗?我抱你下去。”说着莫少扬不等孟寻语反应就将她抱起准备离开这个令他厌恶的地方。

    “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不行,不能走。”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周围的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

    莫少扬神不爽的皱起,黑眸阴鸷的转头瞪向那个声音的方向,孟庆祥那一头白发瞬间冲进了他的视线中,眼底滑过一抹惊诧,瞬间被他很好的压制住:“怎么上次的教训还不够?你还想进一次医院。”语气冷凝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

    “我.......我只是有事情要跟小语说。”想到当时医院的情形,孟庆祥心中一抖,看着莫少扬眼底滑过一抹骇然的神色,想着刚刚他那狠辣的手段,身体有点儿发颤,这个男人就是一只吃人的狼。

    “你说.......唔........”莫少扬脸上神色不善的看着孟庆祥那一脸瑟瑟的模样,刚要出声反驳便被怀中的人捂住了嘴,莫少扬诧异的看向怀中人。

    “我也有话跟他说为了以后咱们清净的生活,先等一会儿嗯?”孟寻语声音温柔的劝说道,语毕,拿开手,从他身上下来,踮起脚在他那紧绷的唇线上印下轻柔一吻,这个男人根本就是霸道的代名词,刚刚问她能不能走那句话根本就是废话,自己还没有回答他就被他霸道的抱在怀中

    孟寻语的吻让莫少扬脸上那紧绷的弧线,瞬间放松了下来,他环住孟寻语的腰身不语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几人,当视线落到一脸微颤的看着自己的林雪晴时,莫少扬诧异:“这是被谁打的?老婆是你吗?”那个女人的额头上都流血了,看来自己没有来的时候,老婆也没有吃亏。

    “那个吗?嗯~!自伤吧算!”孟寻语看了地上被那职位牌儿打伤额头的林雪晴,思量了一会儿认真的说道,眼底闪过一抹讥讽。

    “自伤?”这词儿还真是新鲜,莫少扬眉头一扬,表示他很疑惑。

    “确切的说她是撞在门上受了伤,但是,最关键的问题是,这门是被你一脚踢开的。”孟寻语好笑的仰头看着莫少扬,他那一脚来的可是很及时,而且威力实在是不小,看了看这办公室的门,那么厚的门板竟然给踢凹了进去。

    “我?她没事儿拿着职位牌儿站在门后干什么?”莫少扬怔愣,感情这还是出自他之手,不,是之脚,歪头看向那个位置,在想到他们现在站的这个位置,莫少扬黑眸瞬间阴沉了下去:“我想我应该再用一点力气。”

    “一点就通!”孟寻语咯咯一笑,舒适的倚在莫少扬的怀中。。

    “卓哥哥,卓哥哥你怎么样?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孟娇婷那惊慌心疼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没事儿,小婷不用担心我没有事儿!小伤而以。”邵卓群接过孟娇婷手中递过来的纸巾将自己嘴角上的擦干净,深深的看了抱着孟寻语的莫少扬一眼,那家伙的拳脚好像很厉害:“刚刚有没有哪里伤到?”

    “现在已经好多了,卓哥哥让他们走好不好,我不想见到他们。”孟娇婷看着站在门口儿边上的那对人说道。

    孟寻语脸上好笑,当她愿意见到他们呢!

    “小婷,乖我们还有事情要处理,一会儿他们会离开。”邵卓群拉着孟娇婷让她坐在大班椅上,远离被伤害的范围,他站直身子看着那一脸笑容的孟寻语。

    “嗯~!那快一点儿!卓哥哥小心。”孟娇婷一脸担忧的看着邵卓群,她的母亲受伤流血她却没有关心上一句,完全无视满眼心痛看着她的林雪晴。

    林雪晴看着躲避着自己视线的孟娇婷,脸上一片死灰,这就是跟自己相依为命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女儿吗?

    “小语,你刚刚说孟氏在小婷的名下究竟是怎么一会儿事儿?”在看清了孟娇婷的脾性后,孟庆祥对于她的这种反应丝毫不感到意外,直视这件事情他很在意。

    “我想邵总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孟寻语笑着看着他说道:“邵总你说是不是,这事儿早晚得向外界公布,不如,现在这里说出来让我们先恭贺着你的未婚妻,你觉着呢!”

    看到孟寻语那扫过来的视线,想着自己刚刚的那些言辞,邵卓群眼底有些微微的歉意,他无法直视那双清澈的黑眸,转头看向孟庆祥:“孟氏现在是被收归邵氏,但是,我将它给了小婷,已经将孟氏落在了她的名下,当然名字不会再是孟氏,除此之外一切都会随着小婷的心意改变,而且邵氏不会给任何人将孟氏从邵氏挖走的机会,孟氏将彻底消失。”邵卓群发现自己每说一句话,孟庆祥那脸色就暗沉一分。

    当邵卓群将自己的意思全数表达出来的时候,孟庆祥已经在也支撑不住,双腿一软跌倒在沙发上,依靠在沙发上,看着邵卓群的视线中满是愤恨,捂着自己的胸口,他深深的闭上了眼,脸上残留着惨败的悲凉,终是认命。

    “庆祥你没事儿吧!”林雪晴看着突然跌倒的孟庆祥脸上神色一惊,不顾自己头上那刚刚捂住的伤口,奔向他的身边担忧的问道。

    孟寻语眼神一眯,别有深意的看着林雪晴,孟庆祥那么对她,她竟然还记挂着孟庆祥,或许,她,确实是爱着孟庆祥的,至于,爱的究竟有多深这个她就不知道了。

    “孟小姐我想知道关于遗嘱的事情,现在的整个孟氏乃至孟家的别墅都是我邵氏的资产,那么那份儿跟孟氏有关联的遗嘱,我想我有必要知道里面的内容。”邵卓群声音冷酷的看着一脸深思的孟寻语说道,他其实是想知道聂青岚的那份儿遗嘱中,有没有关于当年那支股份儿的处理,她当年执意将那股庞大的资金留在邵家企业,不可能不提一句的。

    “遗嘱?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份儿遗嘱?谁告诉你的?”孟寻语周身寒冷气压低沉,黑眸犀利的看着邵卓群,这就是他将自己带到这里的目的吧!遗嘱,他竟然也妄想着她母亲的遗嘱。

    “想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是一件难事儿。”邵卓群脸上神色平静并没有要回答孟寻语的意思。

    “哼~!却是不是一件难事儿,是孟娇婷吧!林雪晴那个女人可是心心念念的都是遗嘱的事情,她都知道,那孟娇婷知道又有什么奇怪。

    看着孟寻语射过来的视线,孟娇婷心虚的底下头。

    “哼,一个孟氏还满足不了你,竟然还打着我母亲遗嘱的主意,孟娇婷,你虽然姓孟,但是你可不是孟家的血脉,这姓氏是孟家借给你遮丑的,那份儿遗嘱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孟寻语冷笑看着闪躲的孟娇婷说道。

    听到孟寻语这样说孟娇婷眼神突然亮了起来:“要是跟孟家有关系,那么就有权分享那份儿遗嘱吗?”她突然的惊呼声,和那兴奋的声调惹来邵卓群诧异的回眸,眉头微微蹙起,孟娇婷脸上那一瞬间的贪婪,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他的黑瞳中。

    ——+——+——+——+——+——+——+——+——+——+——+——+——+——

    四更送上 五更十点前 阅读愉快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