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舍弃 离婚

    198舍弃离婚  “啊~!”这狠戾一脚的痛疼和冲击让孟娇婷惨叫出声,身体被孟寻语踢得向后飞去,正好儿撞进了冲过来的邵卓群的怀中,她脸色惨白,肚子的绞痛,和那突然被截断的气息,让她眼珠上翻喘不过气儿来,她觉得在那一瞬间她全身的内脏都撞击到了一起。

    “小婷,你怎么样了?啊~!不要吓我!”邵卓群看到怀中一脸痛苦的孟娇婷,紧张的大吼出声,这一切发生的抬过去突然,他有点儿回不过神儿来,她竟然那么狠,刚刚小婷撞到他身上那强大的力道,可以看出她用了多么大的力气。

    “我......!呼~!喝~!”孟娇婷难受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大口的呼吸,每一次呼吸,身体中的各个器官都疼痛难忍,她只能长大了嘴巴用喉咙喘息,脑子中一片晕眩。。

    “哼,放心死不了,最多,疼一会儿就没事儿。”孟寻语看着孟娇婷那难受痛苦的模样,嘴角上扬,凉飕飕的说道,心下一片舒爽。

    听到孟寻语那不以为意的声音,邵卓群抬头,眼底一片冰凉:“为什么下这么很的手,她只是个女孩子。”

    “邵总你眼神儿不济吧~!我难道是个男人,还有,我好像用的是脚不是手,你可别冤枉我,最重要的是我这是在正当防卫,她,这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按照你的意思我是应该站在那里乖乖的让她打?”

    孟寻语那字字如针的话让邵卓群一阵语塞。

    孟寻语讥讽的斜睨了邵卓群一眼,孟寻语不理会办公室内那些惊愕的视线,径自走了进来,眼神慵懒的环视了一眼四周的陈设:“果然都换了啊~!也是,那么多年了,谁愿意总是看着旧东西,是该换换了。”

    要说那个休息室中还有着一点点母亲在的时候的影子,那么这个办公室在她的眼中已经完全是个陌生的地方,看了一眼那个隐形门的位置,要不是自己从里面出来,站在现在这个办公室中,自己根本找不到它的位置,瞄了一眼逐渐缓过来的孟娇婷:“孟小姐对这个环境挺熟悉的啊~!身为一个继女,看起来没少来啊!”绞痛孟疼。

    孟娇婷心底气愤难挡,想要开口反驳,却只能张了张嘴,她的手被邵卓群紧紧的窝在手中,用力一握,她心思一转看向一脸担忧的看着她的邵卓群最终没有说话!

    她,一定会将今天的苦还给她的,脑中想到杜心蕾那天的嘱咐自己的话语,孟寻语你的下场会比我惨。

    “小语?你......?”听着孟寻语那轻蔑的语气,孟庆祥心中微颤,他知道她的那些言下之意是什么意思,这个办公室以前是聂青岚跟自己一起布置的,不过,林雪晴来了以后就将这里给整改了,对于装修这种问题,他不是很考究,也没有在意,现在的孟寻语是在嘲讽他有了新人忘了旧人么!

    “我怎么了,我很好~!不过,你看起来好像不大好啊,孟总。”孟寻语眼神一眯,声音凌冽,喉咙中发出冷笑,这才多少日子不见,他竟然变成了这副样子,看来被打击的不轻啊!

    孟寻语的一声孟总,就像是锥子一样扎进了孟庆祥的心底,他知道孟寻语这是故意刺激他,他现在还是什么孟总,公司都被人给霸占了,他什么都没有了,不,他还有,还有救,他突然抬头一脸激动地看着孟寻语:“小语,救救爸爸,孟氏那也是你妈妈的心血啊~!救救爸爸,你不是说给爸爸一个机会吗,爸爸现在想用,帮爸爸将公司夺回来,啊?小语,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的。”孟庆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乞求的看着孟寻语。

    孟庆祥的话让林雪晴心中一惊,下意识的远离孟庆祥的身侧,眼底闪过一抹心虚的神色。

    听到孟庆祥的话语,邵卓群赫然抬头看向孟寻语,他记得这件事情好像听莫少扬说过,在那个餐厅中,原来真的是有这么一件事情吗?想着当时孟寻语去见刑弘泽的情景,眼底有着不解,小婷不是说这事儿孟庆祥和林雪晴都知道吗?可是,看着孟庆祥这个样子好像不知道自己的那个机会已经没有了,到底是谁在说谎,真相又是什么样儿的。

    看着这样低声下气求着自己的孟庆祥,孟寻语眼底闪过一抹阴霾,踱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的右侧墙壁上倚靠在那里,她要是没有记错,这个地方原来有着母亲亲自画的几笔图腾,现在已经被这白色给覆盖,她静静的看着孟庆祥:“没有了,我给你的那个机会已经被用了,没有了,我不会再帮你的,从此以后不会再有孟氏。”这间公司早该跟着母亲一块儿离去的,要是知道孟氏现在落到这样一个下场,母亲会不会后悔呢!

    “没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可能没有了?你当初明明说给我最后一次机会的,你是在耍我吗?”孟庆祥脸色不善的看着孟寻语。

    “耍你?我不屑。”孟寻语鄙夷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他太看得起自己,她没有那个闲心去逗弄他,凉凉的看了一眼躲避着自己视线的林雪晴,嘴角勾出一个讥讽的弧度:“你该去问问你的夫人,她会很清楚的告诉你她是怎样将那个机会在我的身上用掉的。”说着孟寻语嘴角勾起一抹轻笑,瞟了一眼看着自己的邵卓群:“谎言总是有揭开的一天,你说是不是?邵总。”余光讥讽的扫到神色惊慌的孟娇婷。

    看着孟寻语的眼神,邵卓群眼底滑过一抹深思。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最好给我把话说清楚。”孟庆祥转身一脸阴鸷的看向林雪晴:“你瞒着我究竟干了些什么事情?你将那个机会用到哪里了?”

    “我.......我,我没有,我不知道,这个丫头在撒谎,我根本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也没有让她去干过什么事儿,庆祥你不要听她胡说,这个丫头一定看孟氏现在的这个样子,来落井下石的,你看看她之前从来没有要帮孟氏的意思,现在她肯定也是在推脱。”林雪晴怒瞪着孟寻语辩解道,她哪里知道那个承诺这么重要,竟然还能就孟氏,要是早知道......早知道她就想别的方法了。

    “是啊!我就是来落井下石的留着医院那舒舒服服的特级床铺我不待,我穿着病人号儿服跑来陪着你们疯,你女儿倒是在孟氏有难的时候出手帮忙了,可是现在的孟氏是什么下场,不错啊,孟氏进了她的腰包儿中,还有啊~!林夫人,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是打电话通知的我了?”孟寻语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这个时候还想狡辩用她那破烂的名声儿。

    邵卓群眉头紧蹙,看着眼底满是慌乱的林雪晴,眼睛微眯‘不打自招!’

    孟庆祥这才注意到孟寻语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就算她再怎么急切的过来想要看自己的笑话儿,也不会穿着这种衣服来的,那么......想到之前她对邵卓群说的话,心中也有了答案,是那个畜生将她弄来的,她是被掳来的吧!<g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让你在孟家过了那么多年的舒适日子,你竟然事事拖我的后腿,从今天起你不准在踏入孟宅一步,马上签离婚协议,净身出户,我孟庆祥跟你丢不起那个人。”看着面前这张脸,孟庆祥心中懊悔,他当年究竟是怎么瞎了眼才会让这个女人生下他的孩子:“小语,她做了什么事情我一点都不知道,她是她我是我,我这就准备离婚协议,她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她用掉的哪次机会不算行不行,那个机会不是给我的吗,小语帮帮爸爸!爸爸不能没有孟氏,那是你妈妈的心血啊!”

    “不要再提我妈妈,你不配提她,现在才想着这是她的心血,拿她来跟我说事儿,你要是真的记着她又怎么会将孟氏改的面目全非,将孟宅中关于她的点点滴滴尽数儿抹去,呵~!你们还真像是一家人,将自私那个词简直发挥到了极致,大难临头只想着自己。”孟寻语看着狠心抛弃林雪晴的孟庆祥,眼底闪过一抹厌恶,心也更加的冷了下去,就算林雪晴做了不好的事情,她在他身边陪伴他那么多年是事实,就算是养一条狗也会有点儿感情,可是他竟然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就提出了离婚。

    “不,不能,你不能这样对我,庆祥我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怎么忍心,现在这样的局面你让我一个人怎么活?”林雪晴踉跄着抓着孟庆祥的胳膊,乞求道。

    “你怎么会一个人,你的好女儿现在可是有的是钱,不但有邵氏的股份,现在孟氏也在她的名下,她那么孝顺怎么会让你流落街头呢!”孟寻语冷眼看着这凄惨的场面冷笑道。

    ——+——+——+——+——+——+——+——+——+——+——+——

    二更送上 三更三点半吧 阅读愉快 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