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登门造访

    195登门造访  “琪琪,你看到什么了?”李哲寒一惊这孩子一直这样看着他们多久了?他那光辉的男人形象,就这么被毁了,莫家人就是个诅咒啊!

    莫少景看向一脸好奇看着他们的颜梦琪:“既然你那么想,那么这个孩子以后留在你身边也不错。”莫少景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意看着李哲寒说道。

    “喂,你什么意思,不要吓唬我啊~!我比你小的,我现在没有打算成亲的意思,我觉得单身生活很适合现在的我。”李哲寒背后隐隐感觉到一股阴冷的寒气,这个人又在想什么坏点子:“我不跟你在这儿发疯了,我得去看看你们家的那个病号儿。”李哲寒快步走向颜梦琪想要赶紧遁走,他今天不上班来自己这里不会就是来消遣自己的吧!

    “小语的身体怎么样了?”莫少景看着李哲寒那慌忙逃窜的身影问道,今天他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他们知道了小语跟扬子的事情了,想到自己母亲要是她知道小语的身体状况,指不定会闹腾出什么幺蛾子来,所以,必须在他们回来前,将小语的身子调整好。

    “虽然那些药不好喝不过她一直在积极的配合着治疗,你也知道这并不是什么立即见效的症状,所以,这不仅仅看药材,还得看个人的体质,药是见效了,至于,效果怎么样,这个得看他们夫妻两个了,怀孕这种事情我说的也不算。”李哲寒大概知道这里面的事情,莫少景不会无缘无故的问自己这个事情的。

    “嗯~!还需要什么药只管列出来,我会让人给你送来。”莫少景听见有疗效,心也渐渐放下,只有有好转就是喜讯。

    “放心我不会客气的,是莫大伯那边儿听到消息了?”李哲寒抱起颜梦琪看着莫少景问道。

    “嗯~!不知道是谁说的,他果然在这边儿放了人,无时无刻的在监视着我们兄弟二人,哼。”莫少景冷笑出声:“自己在那么远的地方还不忘想要控制着这边的人。”

    “不是还有莫爷爷在,其实你也不用这么担心语小姐跟那个女人毕竟不一样,只要有莫爷爷做后盾在后面支撑着,就是莫大伯也不能怎么样。”李哲寒看着莫少景安慰道,这两兄弟跟莫大伯的之间的芥蒂他是知道的,与其说他们是父子,倒不如说他们是冤家。

    “你不懂~!扬子肯定不希望小语在莫家受到任何的委屈!这事儿以后再说,你只要将小语的身体调理好就帮了扬子的大忙。”莫少景看着安静的待在李哲寒怀中的颜梦琪,他们会有一个健康的宝宝:“我们一起去看看小语~!”

    “好,孟氏被邵氏强行买下,你准备怎么做?”李哲寒看着莫少景说道。

    “什么都不做,小语什么都没有说,孟氏被邵氏吃下那是早晚的事情,从他这次的整个公司的快速运作上来看,他分明就是早有预谋,这件事情只不过是在他的身后推了一把给了他一个良好的契机而以,邵卓群这个人一直不是个可以让人小看的人物,这就是为什么他这个吃人的商圈儿中能占得一席之地,受到那些商场老将追捧的原因,他该是谋定而后动的人,不动则已,一动扼人咽喉,经过这次的事情,他在圈儿中的士气只会高涨,毕竟有能力的人才能得到人们的赏识。”莫少景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商人果然冷血,为了利益可以六亲不认,那可是他的laozhang人的产业,竟然说吞就吞了。”李哲寒咂舌,眼底滑过一抹讥讽的光泽。

    “你不也是冷血动物,解剖起标本来,眼皮都不眨一下,在别人害怕不适的时候,你骨子却是兴奋异常的。”要不然他们两人怎么会成为朋友,某些时候,他们是极其相似的。

    正在赶往警cha局路上的莫少扬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看着来电莫少扬眉头一皱,接了起来:“你不好好上课给我打的什么电话。”不等那边儿反应,莫少扬劈头就教训道。

    “扬子哥是我浩宇。”殷浩宇被那声音震的耳朵一嗡。

    “浩宇,少杰的电话怎么在你那里?”莫少扬眉头舒展开,疑惑的问道。

    “扬子哥,邵卓群去了孟小姐的病房中,你现在在哪里赶紧过去看看,我跟少杰正在往那里赶,哲寒哥电话打不通,现在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殷浩宇话还没有说完,那头儿的莫少扬就挂断了电话。

    “嘶啦~!”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车流不息的马路上响起,莫少扬在单行线上的急速刹车让整个马路上出现了一瞬间的惊魂,连环中后面的车辆那此起彼伏的刹车声逐渐响起,这般的混乱场面也惊动了前方红路灯处的警察。

    军营中,正在听战士们讲述那天战斗情况的莫博洋兜儿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正听得津津有味的莫博洋看也没看便笑呵呵的接了电话:“喂!”

    “喂,莫老吗?我是刑明达。”电话那头儿传来的声音让莫博洋的脸瞬间冷却了下去,他一脸寒肃的起身,离开了战士们的bao围圈儿中:“刑老可是大忙人,怎么会突然给我老头儿来电。”莫博洋嘴角讥讽的勾起。

    “莫老严重了,我也只是闲人一个,闲置在家中不问世事的,喝喝茶下下棋,全是那些小子在外面主持着,呵呵~!老了!那些小子们在外面做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听说莫来很喜欢下棋品茗啊,约个时间咱们老哥俩儿出来坐坐啊!”刑明达听出了莫博洋言语中的那毫不避讳的讥讽之意,但他现在只能陪着笑脸,装作不懂,言语中说说笑笑一团和气,脸上的神色却是狰狞骇人,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丧气的儿子,没用的东西,竟然从警ju弄出个人来都不行。

    “呵呵~!刑老你看我现在在部队上呢,我这军务缠身实在难以脱身啊~!我看要辜负刑老的美意了!”莫博洋心底嘲讽,眼底滑过一抹精芒老东西,将自己的干系脱离的干干净净,他的意思是,刑家对莫家做的那些事情都是小辈儿不懂事儿吗?他不管刑家的事儿,难道自己就管莫家的事情了,自己现在管的是军营的事情,在他们莫家那更是小辈儿说的算,莫博洋摆明了是告诉他,他没有他的好命,他没有那个闲心,更加没有那个闲情。。

    “你瞧瞧我怎么将这事儿给忘了,莫老可是在为国家服务的人,不知莫老可是住在部队上,莫老现在还住在部队上,我还真是羡慕莫老的好身体啊!”刑明达在电话那头儿赞叹道,心中却是很清楚莫博洋在故意推脱,不跟自己的见面,他为什么会打这个电话两人心中可是清楚的很。

    “呵呵,刑老谬赞了,我这身板儿也不能跟队上的小伙子们比了,自然是得回家去住。”莫博洋不知道这老东西怎么将话绕到了这里,不愧是奸商出身,恭维的话一句句的往外扔。想李孩哲。

    “今晚我会上门去拜访莫老,还望莫老不要嫌我唐突才是。”刑明达语气真诚的说道。

    “呵呵......怎么会呢,欢迎欢迎,刑老到我们莫家,定然是蓬荜生辉啊~!”莫博洋被他这突然的话语噎的差点儿背过气儿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老东西竟然会给他老这么一手儿,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呢,他只能笑着应和道,确实得生灰,等他走了,他得让人好好的打扫一下家中的卫生。

    孟氏的总裁办公室中。

    孟寻语眉头紧皱,难受的蹙起眉峰,缓缓的睁开迷蒙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环境,努力的支撑着身体从自己躺着的沙发上起身,眼睛环视周围的环境,看着这新旧掺杂的环境,孟寻语嘴角勾起,讥讽的喃喃自语:“妈~!这里原来早就不是你心中的那个梦园。”看着墙上那被换掉的墙体照片,眼底滑过一抹苦涩:“你的那份儿遗嘱根本就没有必要存在!你知道吗妈妈,因为那份儿遗嘱,女儿看清的事情太多太多,要是我不知道那些丑陋的本性,我是不是在虚伪的假面下ti会那早就不存在的父爱。”

    孟寻语深深看了一眼,那面贴满了林雪晴和孟庆祥照片儿的墙体,眼底滑过一抹凛冽的光泽头也不回的走出休息间儿,按照小时候的记忆,往总裁办公室走去。

    孟氏的总裁办公室内。

    “哭哭哭,哭什么哭,你这个dang妇,这就是你口中说的好女婿!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畜生的预谋。”孟庆祥身体因为被过度抽血的缘故本来就没有养好,说完有气无力,现在林雪晴的绯闻和孟氏的双重打击让他头发一夜华白!明明是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却像是八十岁的高龄一般。

    ——+——+——+——+——+——+——+——+——+——+——

    二更送上三更 六点多 阅读愉快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