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190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啊~!什么意思?”莫少杰小心的将枪放在桌子上枪口儿朝着门口的方向。

    “呵呵,这枪就有一颗子弹。”莫博洋一脸赞赏的看着自家的孙子笑呵呵的说道。

    “啊?感情刚刚那个女人是被一把没子弹的抢给震唬住了啊!”莫少杰这才肆无忌惮的拿起枪来把玩儿拆卸,果然,弹夹儿是空的,枪膛中唯一的一颗子弹也被二哥打了出去。。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会的?”看着自家小孙儿那熟练的拆卸技术,莫博洋吃惊的说道。

    “嫂子教的啊!”莫少杰一脸得意的翘起下巴。

    “语丫头?什么时候教的?”莫博洋吃惊的看着孟寻语,她竟然会教授少杰这个这很让他吃惊。

    “去救二叔的途中教的,只是演练了一遍,莫小弟很聪明啊!”孟寻语脸上不以为意的一笑,口中赞叹道,眼神却是深深的看了莫少杰一眼,这个小子才短短几天手法竟然就这么快速熟练了。

    莫少扬则是狼眼泛着绿光,锁住自家的老头儿,口气危险的说道:“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平安救出二叔回来,有话也跟我交代啊,不,应该是解释才对,那么,老头儿......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我老婆会开枪的,还有......将这样的一个大局交给来到咱们家不久,职业是漫画家的孙媳手中,这......是不是有点儿奇怪啊!我的好爷爷,那么你想怎么跟我解释呢。”

    叫爷爷了,莫博洋身子一抖,胡子乱颤,这事情好像不妙啊!眼神看向眯缝着眼看着自己嘴角潜藏着一抹诡异笑意的孟寻语,心下一抖,那个丫头在翘首看好戏了,这戏要是自己演砸了,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相较之下还是得罪孙子比较合算。

    正在莫博洋白发下面渗出一片薄汗的时候,一声天籁之音救了他。

    “小语,我听扬子说你一开始就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怀疑是刑家在后面做了手脚是吗?你是怎么知道的?”尽管莫启涛也很想知道自家老父怎么会将莫家还有自己的姓名交托在孟寻语的手上,显然他的作法是正确地,但是若没有对着人完全的了解是如何也不能做出这种决定的,可是......跟孟寻语的并肩战斗,他见识到了孟寻语那强大的力量,看道孟寻语那静默不语还有对于此事儿完全不知的莫少扬的样子,她......有些事情并不想太多人知道吧!

    孟寻语听到这话头儿指向了自己,神情一愣看着替她隐瞒的莫启涛,嘴角露出一抹战友般感激的笑容:“这事儿其实不难猜,海市除了欧家这个私企娱乐商报大亨,再跟娱乐新闻这块儿有联系的就是刑家,而他们刑家并不是自行开的公司,而是注资在海市的早报和电视台这些产业链儿上,二叔出现在早报的报纸上,必定不是偶然,按照二叔的话中意思那个孩子已经度过危险期,你是不会再去的,从二叔的态度上完全可以看出,你根本对那个孩子的母亲没有什么好感,更不可能去再制造这种见面的机会,再加上我这人本身就有一种时刻潜存的危机感,所以......看到佳文那天塌下来的样子,意识自然是想到夜间没有归家的二叔身上。”孟寻语微微一笑看向林瑛,二婶儿的谎话可骗不了她哦~!

    孟寻语的话让众人心中惊骇,只是佳文那一瞬间的惊呼,她就脑子竟然就转了这么多圈儿了吗?

    本身存在的危机感,莫少扬低头深深地看了一脸不以为意的带着浅笑的孟寻语一眼,她就是现在也有这样的感觉吗!明明每天嘻嘻笑笑,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让她有了这种习惯。

    “你......是怎么知道的?”震惊中的莫启涛脑子突然一凛,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家的侄媳,这些事情他好像只对自己的妻子说过,眼睛扫向嘴角勾起邪笑,眼珠乱转的莫少扬,想到他之前那一番话,眼神犀利的扫视着他。

    “呵呵~!在某一天一个自称是蒋少雯的年轻人在某人的办公室中装了一个监控,还很好心的通知我们观看里面内容,画质果然很不错,内容丰富精彩,那小子果然是个中好手,莫家果然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不过,两位尽管放心,那个小子很是遵守偷窥者的素养,在关键的时刻将电脑直接给黑掉,老公,这事儿没有啥好保密的都是自己人,二叔也不会怪罪那小子的,是不是二叔?”孟寻语笑眯眯的看着莫启涛说道。

    莫少杰嘴角抽搐,‘偷窥者的素养’可真是新鲜,他或许知道他那次为什么被自家二哥揍了,看着自家老妈那羞红的脸色,想着他被揍的那惨戚戚的模样,他眼底闪过一抹活该光泽。

    莫少扬眉头一扬,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加的理解不是不报时机未到这句话的真谛了,她老婆原来一直没有忘记那个小子坏了她好事儿的事情,这心里面一直记着呢。

    “当然......不会~!”莫启涛脸色僵硬,原来是通过那个知道的,那个臭小子,不好好的跟在他爸待在队上,跑来这里干什么?

    林瑛的脸早就红的能滴出血来,抬头满眼的担忧看着孟寻语问道:“他真的给关掉了吗?”那孩子什么时候来的,她们都不知道。

    “反正我们是看不见了,不过,他那里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孟寻语眼底闪过一抹阴损的光泽,一脸真诚的看着林瑛说道:“我想他一定是关上了,他看起来像是一个老实孩子,不像咱们莫小弟那么有心眼儿。”孟寻语夸道。

    莫少杰身子一歪,原来自己在嫂子心目中就是那么一个形象啊~!真是越来越不济了,只是那小子究竟是怎么得罪自家的嫂子了,嫂子这言下之意可是危险的很啊。

    “哼,老实孩子还能装这个。”莫启涛看着自己妻子那没脸见人的红脸,心中一恼看他怎么修理那小子,连他舅舅舅妈都敢偷窥,跟他老子一个德行,好的没有学点儿。

    此时正在跟他老爹一起探究新型探测器的蒋少雯身体凉飕飕,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他诡异的缩缩脖子,这种阴森的感觉有点儿熟悉啊!想着自己在莫少扬办公室中受到的凄惨待遇,脸色骇然,往事儿不堪回首啊!

    “喂,你开门啦,这样我怎么进去。”一声清脆的抱怨声音从外面传来进来,隔着门板屋内众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来自这个声音的中那压抑的怒火。

    “什么人?少杰去看看。”莫博洋的眸子瞬间阴暗了下去,对于雷丹彤的不请而来他心中已芥蒂,眼神凌冽的看着颤动的门板。

    “认识,认识,爷不用紧张。”莫少杰快步上前去将那迟迟不开的门打开,开门果然看到气喘吁吁额上冒着汗珠儿,抱着颜梦琪一脸不爽的季麦冬,心下叹息,真是个苦命的丫头,竟然惹到了栗子哥。

    “人间果然还是有真情在的,好人占多数,兄弟赶紧搭一把手,我快要没气儿了。”季麦冬看到莫少杰的一瞬间,两眼放光,二话不说便将颜梦琪塞到了他的怀中,自己踉跄的冲劲门内,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看清屋内的人,就朝着孟寻语的那张病号儿床冲了过去,脸朝下埋在了被子里。

    莫少扬在她冲过来的那一瞬间,眼明手快的将孟寻语抱起,退后几步离开那张被突然间飞过来的不明物体霸占的床。

    人杰放小。莫少杰抱着颜梦琪木讷的转身,看着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宛如纸片儿似的季麦冬:“我跟她什么时候成了兄弟?自来熟也不是这样的吧。”莫家长辈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个突然冲进来的年轻姑娘。

    “呵呵,她现在是有nai便是娘,你能帮她解除痛苦,自然就成了她的兄弟,救命恩人。”李哲寒笑着从外面走了进来,很是同情的瞄了一眼床上死鱼一般的季麦冬。

    “啊~?”莫少杰一头雾水的看着,一脸邪笑的王厉轩,看着莫少扬那冷冽黑沉的脸色,心中暗叫不好:“栗子哥我觉得你还是将你的欠债人拖起来比较好。”莫少杰好心的提醒道。

    “哼~!丫头感紧起来,你要是这么喜欢医院的床,我不介意想法儿让你住进来。”王厉轩脸上的笑容更浓,口气凌冽的威胁到,这不用他去拉她自己自然会起来。

    果然,在众人诧异的目光,只见,床上的那个单薄的身体,条件反射一样,赫然弹起身,小脸儿上没有任何惊恐的痕迹,反倒是一脸恶狠狠的瞪着王厉轩:“喂,你这个人面兽心的黄世仁,让我稍微休息一下能掉你块肉儿啊~!恶债主做到你这个份儿上算是到了头儿了。”季麦冬一声高吼最后无力的坐在地上,随手从兜里拿出一个本子给自己扇着风,抬起袖子豪爽的擦着汗水。

    “栗子这是怎么回事儿?”莫博洋原先脸上的凛冽淡去,颇有兴趣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季麦冬说道。

    “这就是洗澡的那个小姑娘,没看出来这么年轻,似乎跟我们莫小弟配对儿才适合呢,栗子,你这是吃嫩草呢!”孟寻语窝在莫少扬的胸膛上,嘴上勾起一抹坏笑看着王厉轩说道。

    “语姐,你就放过我吧!我再怎么眼拙也不会看上这个咸鱼干儿一样的黄毛丫头啊!”王厉轩身体一抖,一脸苦相儿看向孟寻语,他的眼光得是多差,才会看上这小泼妇,无奈王厉轩将自己那悲惨的遭遇跟大家分享了一下。

    坐在地上的季麦冬听着不乐意了,抬眼反抗道:“这能怨得了我吗,谁知道他戴个手表会那么贵,再说欠债还钱那不是天经地义吗?看不上我,本姑娘还不看上你呢。”季麦冬看向一脸眯笑看着自己的孟寻语,她发现了,这家伙好像很怕这个被称作语姐的人,上次打电话,本来冲着自己乱吼一通的恶魔,听到电话那头儿的声音,立刻成了小白兔。

    当她看清了孟寻语的面容之后,脸上瞬间露出了惊艳的神色:“你是明星吗?”

    “我是无业游民。”孟寻语很喜欢这个口快心直的丫头,一脸灿烂的回到,这个丫头很好玩儿啊!

    “那也是最美的无业游民。”季麦冬脸上露出傻傻的一笑,看着孟寻语回到,看到孟寻语对着自己露出的那抹笑容,脸上竟然露出了害羞的神色。

    莫少杰赞叹,嫂子竟然还是少女杀手啊,他似乎已经知道她当初在紫竹林做服务员时,那些学生们脸上的神色了,这不就是真实写照吗?

    “很高兴你这么想。”孟寻语爽朗的一笑,看着地上的季麦冬说道:“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可是你的精神损失费为什么只有五千块?要是你出价儿高过那块儿表的价格,你就不用这么做苦力还债了。”孟寻语好奇的问道,也暗暗提醒着她王厉轩很有钱。

    莫少扬眉头一挑刚刚对季麦冬的怒气降下了不少,很明显他从自己老婆的身上闻到了一股不同寻常恶趣味儿,她取悦了自己的老婆。

    “我需要那五千块,况且那不是已经很多,怎么也是讹人家的钱。”季麦冬到最后的声音越来越低,看着孟寻语她便将自己心底的一只藏着的想法说了出来。

    全场的众人一愣,看着面前这个一头大汗的女孩儿眼中多了一抹异样,王厉轩眼底幽深,原来她是这么想的,精神损失费算得上是讹诈吗,只怕只有她一个人会这么想。

    “是吗?那么我希望你能将这条还债的路走下去,做你自己的心中认为对的事情。”孟寻语很好的将王厉轩眼底的那一抹异样收入眼底,嘴角勾起别有意味的说道。

    ——+——+——+——+——+——+——+——+——+——+——+——+——+——

    二更送上 三更在三点阅读愉快 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