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老公,我们结婚吧

    180 老公,我们结婚吧  医院中

    莫少杰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床上的孟寻语给她削着水果儿:“嫂子你可终于是醒了,你不知道你可是睡得有够久的把我们吓坏了,特别是我哥,他差点儿将自家的医院给拆了。”莫少杰好不夸张的描述着当时的情况。

    “你哥他去哪里了?”孟寻语声音因为睡得太久的缘故有点沙哑,眼神打量着面前一脸嬉笑的不止的莫小弟,这小子自己一睁眼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往外冲,进来以后就是这副样子,太可疑了。

    “我哥啊~!一会儿就来,咱这不是轮换着吗,这会儿正好儿到我,我刚刚电话通知了,嫂子等一会儿就成。”莫少杰笑看着孟寻语,打着哈哈说道,他二哥干的那事儿他可不能给说走了嘴,会被杀的。

    “莫少杰皮痒了是不是,骗谁呢,你可别说那个臭小子现在在做班儿,我能信吗,他不在这里二十四小时守着就不错了,说吧到底干嘛去了?”孟寻语眼神危险的眯起,不是她自恋,她家那小子的脾气她实在是太清楚,只是这本来威慑力十足的语气,让她用这种嗓音说来,实在是威力降了不少。

    莫少杰心头一惊,就他家二哥那一副德行,他嫂子还真是有够了解的,不过:“嫂子我就是现在皮痒你也没劲儿帮我松快不是,来咱们先吃着水果,一会儿呢我哥来了,您亲自问不就成了嘛~!”潜意思莫少杰这就算是将莫少扬给出卖了,他的还是担心他那一层皮的,毕竟死在嫂子手上比死在那黑心二哥手上强的多了。

    他看了一眼房门的位置,这电话打出去也有那么一会儿了,怎么还不来。差脸床笑。

    “嗯!”孟寻语听着莫少杰那暗示,心下了然,那小子肯定是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去了,只是,他去干什么她不管,但是,她从醒来以后没有看到那厮,心中竟然有些失落,梦中他的声音一直在陪伴着自己,听少杰说她好像是睡了三天了,这三天她睡得很安稳,在梦中她听到了他的那浓浓的爱意,感受到了来自与那双大掌的温热,孟寻语勾了勾左手的手指,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视线看向开着的窗户,纱帐在微风中飘扬,那是一种她一直在寻求的安逸。

    “老婆~!”病房的门赫然被大力推来,一个惊恐声音在奔跑中急促的冲了进来。

    莫少杰后背一怂,立刻弹掉而起,在那个人的视线还没有看到自己的时候,偷偷的摸出了病房,紧紧的带上了房门,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刚出门就看到王厉轩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孟寻语被这突来的声音喝的心头一颤,转眸看过去,只是还没等她看清楚眼前的人,那张樱唇便被霸道的侵占,火热的长she探入自己的檀口与她的丁香纠缠,急切的争抢着她口中的氧气,她被这突如其来的热吻吻的无法喘息,想要抬手推开伏在她眼前的人,她却因为疼痛无法将手抬起。

    莫少扬刚刚那颗受到惊吓的心,在看到孟寻语安好的躺在床上的那一瞬间,顷刻瓦解,他现在太需要感知身边人的真实性,他太想念她了,这个让他提心吊胆三天的女人,此刻的他不知道什么是退,深情的拥吻着身下的人儿,他想要更多的感受到她的气息,他要知道她已经醒来,沉浸在自己渴望中的他并没有发现此时孟寻语的不适。

    孟寻语感受到自己快要的窒息的时候,心下一狠,利牙咬了下去。

    “唔,嘶~!”突来的疼痛让莫少扬下意识的缩回了舌尖儿,眼神雾蒙蒙的看向孟寻语,他这才发现孟寻语的双唇已经被自己吻的红肿,那本来有些苍白的唇色现在竟然像玫瑰花一样艳丽,他伸手拇指抚上那嫣红的唇瓣,喃喃自语:“就是该这个颜色,这个颜色才健康。”莫少扬双目灼灼的锁住孟寻语那被憋得通红的脸颊,倾身上前又再那唇瓣上落下一吻。。

    当孟寻语已经准备好要回应他的时候,谁知他竟然只是浅尝一遍,便悄然离开,美男半途放弃让已经做好准本的孟寻语心头一阵失落:“去哪里了~?”孟寻语看着面前这张憔悴的面容,语气关切的问道,心脏某处滑过一抹心疼,她好想触碰一下这张脸,扫去他脸上的那疲累的痕迹,他该是容光焕发意气风发的样子才对。

    可是现在双臂受伤的她根本没有那个力气。

    “老婆,你刚刚咬的我好疼。”莫少扬双臂放在孟寻语两侧撑在床上,语气中含着委屈,眼中盛满灼热的爱意,他不想她知道那件事情来毁坏她的心情,他伸出舌头摆在孟寻语的面前,让她看看他没有说谎都流血了,他刚刚在自己口中尝到了血腥气息。

    “活该~!”孟寻语没好的气的说道,眼睛却自己的看着他舌头上的伤是不是严重,她也没有用多大的力道啊~!她的思维被很好的转移,刚刚问的那个话题就这样揭了过去。

    看着孟寻语那认真查看的视线,莫少扬心中乐翻了天,老婆果然是爱他的,仗着孟寻语的关心,莫少扬变本加厉身体小心的趴在床的一侧,双臂搂住她的腰身,小心的不让自己触碰到她受伤的双肩,将头埋在她的xiong前闷闷的说道:“老婆,你是真的醒了吗?”声音中有着一丝丝的后怕,他真不应该让她睡得那么沉,只是这事儿也不是他能说的算的,幸好她醒过来了。

    “没有~!你做梦呢!”孟寻语好笑的看着孩子气的莫少扬,好像现在该脆弱的应该是她吧,怎么被安慰的倒成了他了。

    莫少扬赫然抬头,双眼灼灼的盯着孟寻语的黑眸,一字一句的说道:“要是这真是梦境,那我再也不要醒来。”

    孟寻语在那双能穿透人心的目光下,心头一怔,随后嘴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有你的梦好像也不错,不醒就不醒吧!”

    听到孟寻语的话莫少扬瞳孔收缩,烟波荡漾着激动的神色,她是说有她的梦一定有自己吗?两人一同如梦不分不离吗?真好~!他终于等到了,这不算表白的表白,他可以这么理解吗?

    看着莫少扬眼中那满满的爱意,孟寻语声音沙哑的说道:“你知道吗?在我们过高架桥的时候,我脑中忽然间出现一个我认为在我身上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出现的念头。”孟寻语看着莫少扬那英俊的容颜,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意,她的话说的那样轻淡,却让莫少扬提起了心。

    “老婆~!”莫少扬心底紧张不知道他将会听到一个怎样的消息,环着孟寻语的双臂赫然收紧。

    感受到身上人那双臂赫然绷劲的动作,虽然难受孟寻语也没有出声阻止,她喜欢他这种出自本心的重视,这样的事情以前对她来说完全是奢望。

    孟寻语看向窗外那已经染上秋季色调儿的树叶,眼中一片平和,语气柔柔的说道:“我那个时候想,如果我们能安全的通过,我也想穿一次婚纱试试,你说我这个想法儿可不可行呢?毕竟我也是一个女人,人生总得圆满是不是。”孟寻语像是询问一般的看着莫少扬。

    “......”莫少扬就这样趴在床上抬着头看着孟寻语久久不能回神,看着孟寻语脸上那平静的再也不能平静的神色,他木讷的张了张口终于发出声音:“老婆,你刚刚说什么呢,再说一遍行吗?”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出现了幻听了,可幸福来得是不是有点儿太过于突然了。

    孟寻语看着眼前似乎痴傻的人,眉头一挑,心中滑过一抹狡黠的笑意:“我刚刚说我想喝水,你去帮我倒啊!”这个臭小子自己跟他结婚有那么不敢相信吗?

    “啊~!?”莫少扬瞬间从天堂之路跌倒水泥地,果然是他幻听啊,他一脸失落的起身,乖乖的给自己的老婆去倒热水。

    孟荀语歪着头看着那个正在给自己凉水的人,这样的画面好像之前有过一次啊,看着那个一脸认真的男人,她心中股股暖流交汇在心田:“老公,我们结婚吧。”

    “砰~!啪~!”一阵暖瓶杯子碎裂的声音瞬间在这个空间响起,莫少扬站在那里看着床上的孟寻语,这次他确定他没有出现幻听,他是真的听到了。

    “混蛋,你没有知觉吗,赶紧去冲凉水!”看着莫少扬那被热水浸湿的裤子和鞋,孟寻语脸上划过一抹怒气说着就要挣扎着起身。

    “老婆,你不能动。”莫少扬心下大惊,一脸紧张的扑到床前,小心的定住孟寻语的肩膀不让她起身,那起枕头给她垫好右侧肩头儿,这可不是一个肩膀的问题了,现在怎么躺都必须严格的调节,右面肩头后面可是有伤口呢。

    “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看医生。”孟寻语眼底滑过一抹着急的神色,这小子是死猪吗?

    二更~!三更三点多 阅读愉快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