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一份儿遗嘱换一条命

    173一份儿遗嘱换一条命  “扬子,不要这样,她又不是医院高层,你跟她说这个也没用啊,现在救语姐要紧。”失血这种情况.....按理来说,莫氏后备资源这么充足的医院,是不会出现缺血的情况,除非......

    “还不赶快走,抽我的。”莫少扬高吼一声拉着那个吓傻的小护士就要去抽血。

    ”那个......二少,不行啊~!”小护士脸色一僵眼睛一闭蹲地不起大声吼道,这个二少是要逼死人吗,这血是说抽就抽的吗?还又你是。

    “什么不行,还不赶快,你不想在莫氏待了吗?”莫少扬双眼怒睁大吼一声,活像要将这个小护士给射-穿。

    “扬子,不知道血型怎么能抽血,再说了,语姐的血型也不可能跟你一样啊。”欧诺头疼的拉着莫少扬,这家伙是慌张过了头儿了,开始蛮不讲理了。

    “二少,欧少说的不错,你跟语小姐血型确实不一样,不但是你我们这里所有人的血型都不一样,现在,最快捷最安全的方法就是找到她的家人,二少你联系一下吧,这针管儿不等人,那一包血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滴完,现在语小姐已经严重贫血,在耽搁下去可不容乐观了,抓紧时间吧,手术还在进行,流血是一定的。”从手术室zhong出来的李哲寒,脸上什么严峻没有一丝温度,心中也有着隐隐的不安,要是这丫头真的出了事儿,他可真是没发儿跟少景交代了,那小子为了他这个弟媳不知道从哪里搜罗了各种的名贵药材,可见他对这个弟媳的重视程度,虽然他不是主刀医生,但是,他肩头上的担子也不小。

    “特殊血种!”莫少杰神色一顿,肯定的说道,怎么会在这关键的时候。

    “嗯,是特殊血种,所以医院才会不足,这种血种很是稀少,、不过,只要她还有亲人在就没有多大的关系。”李哲寒看了眉头深拧正在一脸阴鸷的找着电话号码儿的莫少扬说道,为什么会是那种神情?

    “......”莫少杰不语,听到李哲寒这么说,他紧紧的咬住了下唇,眼底一片冷肃:“哲寒哥不能从别家医调吗?多少钱都不是问题。”莫少杰一脸紧绷的说道。

    “少杰。”李哲寒为难的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他知道莫氏实力雄厚,要是能调到他早就去安排,可是现在唯一有这个血液的也是在别的省市的大医院中的寥寥几包,现在根本就是来不及了,等到血液到了他不敢肯定孟寻语会是个什么样子。

    “我知道了,难道海市就再也没有人有这样的血型儿了吗?”莫少杰一脸期盼的看着李哲寒,有吧,他不敢保证嫂子的那个父亲是什么样的一个态度,上次宴会他将他们之间的剑拔弩张,和孟庆祥那虚伪的嘴脸尽数收到眼底,在多一条路总是好的。

    看到莫少杰这样就是李哲寒也看出了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事情,在看看莫少扬脸上那因为那头儿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的而露出的怒燥神色,他心底一沉。

    “哲寒哥,语姐是什么血型?”欧诺手中紧紧攥着电话,脸上神色严肃的看着李哲寒。

    “kell—kk血型。”李哲寒眉头深皱看了欧诺一眼说道。

    莫少杰眉头深皱,双拳紧握这样的血型他根本就是第一次听说,抬眼看向莫少扬,希望都在那个人的身上了:“哥,我派人去将他抓来。”反正部队已经出动,也不差这一件事情,爷爷肯定会同意他的观点的。

    “喝,我知道哪里有这种血。”欧诺脸上的神情复杂说出去是想哭还是想笑。

    他的一句话成功的引来了三人的希冀的目光, 莫少杰双眼一亮上前拉住欧诺的胳膊:“哪里?哪里还有这种血诺哥哥。”

    “刑家,刑家的私人血库中有这样的血,而起还很充足。”欧诺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他的答案却让三人同时黑了脸,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希望,更是绝望才对。

    “刑家,你是说刑弘泽那个混蛋的血跟我嫂子是一样的?”莫少杰脸上一黑,眼底闪过一抹阴鸷的神色。

    “是~!大学的时候我们是同学,他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体检报告上写着,当时有一位同学好奇问了一嘴,他自己说的,应该不会有错。”欧诺眼底闪过一抹死灰,他们刚刚将那个混蛋送进警察局,他们刑家又怎么可能将血拿出来救人,何况还是毁了他们计划的人,况且以那家人自私的劲儿,就是换做一般人需要输血他们也不会有所动,他们不缺钱,只却缺命。“喂~!孟庆祥吗?我是莫少扬。”那头莫少扬终于接通了电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克制着自己现在想要发火儿的冲动,刚刚久久不接电话,不知道浪费了多少时间。

    “莫二少?”从楼下锻炼回来的孟庆祥,接到来电深感讶异,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心中泛着一股凉意,声音却很平静的压制住“不只莫二少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情?”眼底波光流转,在思考着什么。

    “我老婆生病了需要输血你现在立刻来莫氏医院来,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莫少扬不想跟他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小语住院了?”孟庆祥心中一怔,无缘无故怎么会住院,还要输血这么严重,他明明在电视上看到她跟那个莫家的总裁一起回去了啊,现在却出现在医院还有莫少扬竟然死而复生这一切的一切太过于奇怪了。

    从楼上刚刚下来的林雪晴正好听见这个让她振奋的消息,加快脚步来到了孟庆祥的身边,夺下他手上的电话按下了扬声器。

    “对。”莫少扬听到孟庆祥那怀疑的声音,手上青筋暴起,这是父亲听到女儿生病该有的态度吗?“我派车让人去接你,你现在到外面等着,现在血液坚持不了多久,时间很紧迫,希望你不要浪费时间。”他现在没有时间跟他发火儿。

    莫少杰看了莫少扬一眼转身向着电梯走去,他不能坐以待毙,他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到血才行。

    那头儿的孟庆祥一听莫少扬那口气心中很是不快,脸色僵硬了下去,虽然那小子的家中是财权浑厚,但是按照辈分上怎么他都得叫他一声岳父,他竟然敢这么跟他说话,相比之下邵卓群在他心中的低位又上升了不止一个层次,可是听到孟寻语生命受到威胁,他的心中还是担忧的,就在他想回话的时候,林雪晴突然将电话拿了起来。

    “想要输血行,让那丫头把遗嘱交出来,一份儿遗嘱换一条命值了不是吗?”林雪晴脸上挂着得意的笑靥,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不是送上门儿的好机会吗?她给脸色吃惊的孟庆祥递了一个眼神儿。

    孟庆祥本来担忧的脸上瞬间平静了下来,坐在沙发上低着头,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痕迹,这样的事情通过林雪晴的口说出来也好,反倒是他总找不到好机会跟小语开口。

    “什么遗嘱,我不知道,把电话给孟庆祥,让他听电话,那可是他的血亲女儿。”莫少扬双目寒光冷冽,口气森然宛如来自地狱的夺命使者。

    孟庆祥交叠的双手一紧,眼底眼光虚晃,却还是没有吱声儿。

    “莫二少莫家那么多钱,还养不了她一个丫头吗?何必贪图那点儿蝇头小利,他的女儿可不止一个,还不是个白眼狼儿,关键的时候会拿出钱来就家里,她呢现在想起她爸爸来了,当初干什么去了。”林雪晴将孟庆祥的动摇看在眼里,嘴上努力说着一些话来刺激着他,让他将那点儿残存的骨血情踩到脚底。

    果然,孟庆祥脸上的神色赫然转变,露出了黑沉厌恶的狠戾的神色。

    “这是他的意思吗?没有遗嘱就不来输血?”莫少扬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欧诺、李哲寒两人听着他的话脸上的神色也凌冽的起来,那是一个怎样的父亲,尽管他们不知道那遗嘱究竟是什么,但是,这种情况下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当然~!”林雪晴声音高昂丝毫没有一点儿关心孟寻语死活的意思,眼中满是笑意,要是那丫头这样死了更好,虽然没有遗嘱,但是孟氏还在,到时候自己女儿认祖归宗,这些还是要留给她女儿的,再说她女儿现在还有邵氏的股份,她现在以后的生活已经有保障,不必在担心些什么。

    “小语她现在昏迷不醒,你们的遗嘱是无望了,让孟庆祥记住他今日的所作所为。”莫少扬一脸凶狠的挂掉了电话。

    “扬子,要不我们去刑家试试!大不了跟他那老头儿谈谈条件。”欧诺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不能就这样放弃。

    ——+——+——+——+——+——+——+——+——+——+——+——+——。

    二更三更在三点 阅读愉快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