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无耻的交易

    147 无耻的交易  雷丹彤听着电话中传出的铃音声,那天的人久久不接电话,坐在厕所中马桶盖上儿上的她,左手紧张的握起,脸上露出慌乱着急的神色。

    刑弘泽看着手中在不断的一遍遍的催促着自己接电话的铃音声,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哼,这个女人,当初说的那么笃定,不会跟自己合作,现在......刑弘泽嘴角勾起,手指慢慢悠悠的滑动了接听健,眼中闪着一抹慵懒的神色将手机靠近耳朵,目光紧紧锁住电脑上的莫少扬,露出一抹轻蔑的神色,以为有结婚证儿就万无一失了吗,莫二少还真是傻的可爱呢:“喂~!”慵懒邪气的声音轻蔑的响起。

    本来脸上一脸焦急的雷丹彤突然听到电话那头儿的声音,神色一顿,另一只手也慌张的抚上话筒,神色激动的应和道:“喂,喂喂~!是邱少吗,我,我是雷丹彤。”雷丹彤额头渗出汗珠,呼吸不畅,整张脸上写满了紧张。催中声传。

    刑弘泽眼中露出讥笑,他当然知道她是雷丹彤,听到她那紧张的口气,刑弘泽不耐的回道:“说事儿。”

    “我,答应你们的要求。”听到刑弘泽那不耐烦的口气,雷丹彤心中一紧,这怎么不像一开始他们那些人跟自己谈话的口气,难道他们是要变卦不想跟自己合作了,一想到可能会这样雷丹彤的心紧紧的揪起,这是她唯一的希望,要是这里不行,她根本就无法破坏掉他们的婚姻,因为那个人......脑中chu现一张成熟稳重的容颜,她心中一热,那个人根本不给她接触他的机会,他来看她的次数也是十个指头能数过来,而且每一次都是待不到一个小时,确认她们母女没事儿就走,连饭也不留下吃。

    刑弘泽并没有急着给她答复,起身拿起桌上的一个飞镖,对准标靶射le过去,‘砰’正中红心,嘴角勾起满意的笑容。

    那头儿久久的静默,更是让她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特别是电话那头儿传来的一阵微妙的声音,她以为是邱少生气,怪自己当时不识好歹的拒绝了他们的提议,她全身紧绷,眼神大睁紧紧盯着面前的门板,脑子有着一瞬间的放空。

    刑弘泽听着那边快要凝滞的呼吸声,嘴角勾起,觉得震慑的差不多,那个女人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他的帮助对于她来说的重要性,而......这也并不是非她不可的买卖,她该知道怎么摆正自己的位置:“条件!”刑弘泽冷冷的丢出了两个字。

    “.......”突来的声音让雷丹彤身体一惊,整个人的身体一抽搐,有点儿回不过神儿来。

    “我在说一遍,条件,不说话就挂掉电话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刑弘泽语气冷凝,不耐的说道,嘴角却是勾着讥讽的笑容,他才是主宰者。

    现在他们之间跟自己派人主动找上她合作,给出的条件当然不会一样,她已经丧失了自己的主导权。

    “不,别,邱少,我说,我说,那个咱们的条件不是一开始就讲好了吗?”雷丹彤回神压抑着脸上兴奋的神情,冷静的追问道,现在,为什么又要问她条件,她自己的要求他们应该清楚。

    “哼,之前那个是我给你的条件更加确切的说是给你的最高最丰厚的报酬,可惜你没有好好珍惜,现在......是你主动在求我,你以为这兴致是一样的吗?我要做的事情可不是非你不可,不过,你算得上是一条捷径而以。”刑弘泽拔下那根飞镖拿在手中把玩,脸上的神色在讥讽不过。

    “我......”雷丹彤脑子一嗡,脸上露出后悔的神迹:“我想要莫二夫人的那个位子。”她一咬牙迅速的说道。

    “哦?那个位子太高太重要,想要让你完完全全的得到这会是很困难,很麻烦的事情,给你最高的交换条件,是让他们夫妻之间出现裂痕,仅此而已。”刑弘泽,不耻,就她那样儿还想坐上莫二夫人的位子,总裁夫人的交椅,她未免太看不清自己,或者是太看轻了莫启涛。

    就他对莫启涛的了解,那个男人叱咤商场这么多年,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关于跟女人的绯闻,那只老狐狸荤素不进,不知道让他老爹费了多少心血,这次......哼~!定然让他们莫家家史上涂上一大笔黑迹,海市,就该刑家一家独大才对。

    “可是你们上次明明说......”雷丹彤脸上出现着急的痕迹。。

    “你也说这是上次,还有......女人放聪明点,动动你的脑子,想想求人和被人求的差别在哪里。”刑弘泽眉头皱起,这个愚蠢的女人,不过,这样被妄想冲昏了头的人更好控制。

    “可是,就算他们夫妻出现裂痕,对我来说也没有实质性的意义,因为,我根本见不到他,他一个月甚至是两个月只来看我们一次,时间......非常短。”不得已她只有说出自己的苦衷,心中有这强大的不甘。

    “哼,如果连一个勾引男人的手段都没有,我劝你还是放弃,跟我合作,老老实实的过你的日子。”刑弘泽脸上划过鄙夷的神色,没想到那个人那么谨慎,也是,就这个浪荡的女人,莫启涛又怎么能看的上眼。

    “不邱少,给我一次机会,你告诉我怎么做我都听你的,就那个条件,我不再贪心。”雷丹彤抓着电话就像是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紧张的说道。

    刑弘泽嘴角勾起一抹诡笑,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你,不是身边有一颗非常有利的棋子吗,为什么不加以利用。”

    “你是说......”雷丹彤抬起头视线看着门口的位置。

    “我想你已经知道了该怎么做了......据我所知莫启涛是一个非常重情义的人,你......他可以不管,但是......那个他兄弟的孩子,他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他相信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绝对会做到,通过那些资料看,这个女人绝对是一个只为了自己而活的女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她......真的是什么都能干的出来。

    “可是......她是我的女儿,就没有别的办法了的吗?邱少。”雷丹彤眉头皱起,要是不到最后关头她不想利用自己的女儿,毕竟,她是自己现在无忧生活的保障,她当然知道莫启涛对待那个孩子好,每次去看她们,他也只是跟那个孩子玩耍一会儿。

    “女人,别跟我在这儿装什么贤妻良母,你不是就因为她能给你带来优厚的生活,才带着她那个拖油瓶的吗?办法只有一个,你自己看着办吧!”刑弘泽轻嗤,贪婪的女人想要跟他耍花招儿吗?

    “好,我答应。”听到刑弘泽那想要甩手的语气,雷丹彤身子一震,赶紧应道,他怎么会那么说,他调查过自己?不过,只要她让那个男人爱上自己,还用的着什么筹码儿吗?

    “好,今天想办法让莫启涛去你那里,最好是深夜......”刑弘泽脸上勾起一抹狞笑。

    “可是,我们现在在医院!小琪身体不好能不能改天。”雷丹彤为难的说道,她没想到会这么快,今天就得行动,她心跳突然加快。

    “在医院不是正好儿吗,这样见到莫启涛会更加的容易,你以为我要让你干什么,我只是需要你们两个待在一个屋子里而已,记住,从这一刻起,你的女儿她就是......莫启涛的私生女,知道了吗?我不想从你的口中听到任何否定的答案。”刑弘泽声音冷寒,厉色说道。

    “好,我知道。”雷丹彤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惊骇神色,她到希望颜梦琪真的是那个男人的私生女,因为,他对孩子好像真的很喜欢,那样他就会为了孩子给她一个名分吧,而不是像颜宏毅那样。

    莫家别墅中。

    莫少扬像是蔫了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的斜身靠在沙发上,手中拿着削了一半儿的苹果,双眼看着门口儿的方向出神。

    莫少杰,从楼上下来,心情不错的赏给了刚刚从厨房出来的佳文一个大大的笑脸,只是,他得到的回礼却不怎么样,郁闷的看着佳文朝他翻了一个白眼儿。

    佳文好像的看着莫少杰那遭受打击的样子,抬手指了指莫少扬的方向。

    “咦?”莫少杰一脸奇怪的轻脚走了过去,看到的就是莫少扬那发呆愣神儿的模样。

    看了看坐在另外的沙发上对弈的自家老爹和爷,在看着犹自看着晚报的自家大哥,奇怪他们都没有察觉到这里有一个失常的人吗?

    莫少杰环绕三百六十度将莫少扬打量了一圈儿,最后,目光落在了他手中的那个苹果上,他悄悄的探着身子,眼神盯着莫少扬的脸,迅速的将他手中的那个苹果给拿到了自己的手上。

    ——+——+——+——+——+——+——+——+——+——+——+——+——

    一更送上 二更十点 阅读愉快 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